懷孕h系列全集_首輔攻妻

第五十二章 今天揚宇哥邀我去他們學校附近吃飯,吃飽后,我跟著回宿舍,他說要給我聽前陣子譜的曲。
「果然我們家的人都有音樂天分呢。」送我到公車站的路上,揚宇哥這么說。
「不,我沒有……」
正想要反駁,他馬上皺起眉說:「我說有你還要懷疑嗎?你的想法給了我很大的幫助,這時候你只要說謝謝就好了。」
我笑了笑,順著揚宇哥的話說:「好吧,謝謝。」
「這樣才對嘛。」揚宇哥笑得燦爛,但下一秒,當他往我身后,一座有著幾張長椅的小公園看時,臉色忽然一僵。
我偏了偏頭,好奇的也往后看,「等等,別看!」揚宇哥拉住我的手臂想要阻止我,但一切已經太遲了。
在我眼前不遠處上演的,是一對坐在長椅上的情侶,正在深情的吻著對方,而那對情侶正是羽柔和邱澤亞,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但我還是撐起笑容對揚宇哥說:「沒事啦,這很正常吧,不用這么大驚小怪。」
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那就別笑得這么勉強啊,真是的,老是愛逞強。」
我沒說話,又看了會兒沉浸在兩人世界的他們,逕自往前到公車站。
「送到這就可以了,哥你先回去吧,還有事情要做不是嗎?」揚宇哥點點頭,說了聲路上小心后便離開了。
我拿出手機查了下公車時刻表,發現下一班車竟然還要等二十分鐘,「去買杯飲料吧。」我自言自語道,走回剛剛經過的便利商店。
伸手要拿平常喝的無糖綠茶時,眼角余光瞄到了另一柜的啤酒,腦海里閃過兩人接吻的畫面,我咬了下唇,一股沖動涌了上來,我拿了瓶啤酒去結帳。
「我在干什么啊……」一走出商店,我的理智就回來了,嘆了口氣,我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打開啤酒,畢竟都買了。
很快的,酒喝完了,我起身把空罐丟進附近的垃圾桶,在我要轉身的那剎那,我聽見了我現在最不想遇到的人的聲音,「阿陽,你怎么在這?」
我微微一震,僵著身子緩緩轉過頭,羽柔偏著頭朝我微笑。
「我……」才說出一個字,腦海里就開始不斷撥放著她和邱澤亞兩人的各種畫面,感覺頭似乎在隱隱作痛,我皺起眉。
看我這模樣,羽柔擔心的踮起腳靠近我,一手伸向我的額頭,「欸欸,阿陽你怎么了?看起來很不舒服耶。」
她,是不是也要丟下我了,這樣的關心是不是以后再也不屬于我了,我是不是要失去她了……
腦海里一條一條的可能性被列了出來,「我不要……」我小聲呢喃道。
「什么?」羽柔直視著我的雙眼,下一秒,我抓起她的手快步往前走,走到一條沒有人的走廊。
「阿陽你到底、唔!」羽柔的話被打斷了,因為我把她壓在墻上,伏下身吻住她的唇。
「唔、唔!」她掙扎著舉起手捶著我的胸膛,但那過小的力道完全影響不了我。
我沒有醉,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酒精大概是增加了我的膽量罷了吧,現在我的舉動,只不過是我的自私。他們都說過,總有天我的感情會失控,但我不以為意,我一直以為我克制的了,但我錯了,它真的爆發了。因為我的懦弱,我在傷害我最愛的女孩,而且我竟然不想停下來,我希望你是我的。
「不要……」羽柔在我喘息的時候,用微弱的嗓音想阻止我。
剛剛的她,肯定沒有拒絕吧……忌妒在我內心燃燒,我再次堵住她的唇。
我感覺到手臂有如雨滴般的觸感,我退了步,看到羽柔捂著嘴,淚水不停的滴下來,我最不想看到的畫面,竟然是由我親手造成的,我伸出手,「羽……」
「啪!」響亮的聲音伴隨著火辣辣的耳光響起,她眼眶還帶著淚,瞪著我朝我吼:「李雨陽我討厭你!」
看著羽柔消失的背影,我蹲了下來,像是要呼應她的心一般,本來就烏云密布的天空開始下起雨來,我失神的抬起頭,站起身往前走。
雨傘就在我的背包內,但我還是任由冰冷的雨水淋濕全身,我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回過神,我發現自己站在藍居朔家門前。
「你又干了什么好事!」藍居朔一大開門,看到我全身濕,馬上對我吼道,畢竟上個月才因為喝得爛醉給他添了不少麻煩。
「我沒帶傘。」我說了個謊。
他上下打量我一番,最后說:「雖然一定是騙我的,不過還是進來吧。」
踏進他家,他丟了雙拖鞋說:「我爸媽都在加班,我姊沒回來,所以家里沒人。」
我點了點頭,突然一個軟軟的東西砸在我臉上,「先去洗個澡吧,不然會感冒,等你好了再說說是發生了什么事。」
熱水淋在我的身上,我回想著剛剛的事,邱澤亞和羽柔,我和羽柔,我們的關係,我的感情,最后,把一切思緒整理完后,我下定了決心。
當我把一切打理好后,藍居朔馬上關起門坐下來問,「所以發生了什么事?」
「我吻了羽柔。」我輕描淡寫的說。
「噗!」他剛喝下口的水噴了出來,睜大眼問:「什么!又騙?」
「是真的,還有,」我頓了頓,別開視線,「我打算去國外念書了,二年級開始。」
「咦?」藍居朔一瞬間定住了,「這么……突然嗎?」
我點點頭,「是啊,正好可以逃避一下,所有事。之前教授就有問我,只是我還沒決定,現在……」
「這樣啊……」藍居朔沉默了,我們倆就這樣一直坐在那,「那……保重?」
我輕笑,「嗯,謝謝,還有,別告訴任何人。」
藍居朔點點頭懷孕h系列全集_首輔攻妻懷孕h系列全集_首輔攻妻,抱怨道:「你說得太突然了,害我反應不過來。」
「我也是剛剛才決定的。」我看向窗外。
對不起,我就這樣不負責任的突然離開了,羽柔……

第五十三章 「李,晚上Jack家有派對,要不要去?」門碰的一聲被打開,走進來的男生手上抱著一大堆厚重的書,碰的聲音又響起了,這次是那堆書被砸在桌上的聲音,那人甩了甩手,「好重好重。」
他是我的室友,Ken,我都叫他阿肯,和我同樣都是從臺灣來的。
「啊啊,我就不去了,我在看報告。」我的眼睛一直盯著眼前螢幕里的論文資料看。
「蛤,你這樣很無趣耶,剛開學來到新環境就是要多認識朋友啊,走啦,李……」阿肯不死心的搖著我的肩膀,直到手機鈴聲打斷了他。
我對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因為急著擺脫他,我并沒有看來電顯示就接起電話,但一聽到對方的聲音我就寧愿跟阿肯去參加派對,「李雨陽,我想請問你現在是怎么一回事。」
我無聲地嘆了口氣,「學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不知道我在說什么嗎?」邱澤亞的語氣帶著些慍怒,「你知道你這樣的不告而別讓羽柔多難過嗎?」
「她是你女朋友對吧,是的話你應該要自己想辦法啊,為什么來問我。」我的語氣很冷淡,不想跟他多談,儘管我知道是我對不起羽柔。
我的回應大概是激怒他了吧,「李雨陽你不要太過分了。」
「難道我連去哪里讀書也要你們允許?」我挑釁的問。
「你!」他一時語塞,我便趁著接下去說:「學長,國際電話很貴的,你別這么浪費,希望你不要再打來了,再見。」
「喂!羽柔她……嘟嘟嘟。」沒等他說完,我便把電話掛掉了。
阿肯沉默了下,「哇嗚,對話聽起來挺不愉快的。」
我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嗯,是啊。」
出國讀書這件事,我只告訴了藍居朔、思晴,和揚宇哥,其中,只有揚宇哥知道我人在哪而已,另外兩人只有我的聯絡方式,我不知道邱澤亞是怎么拿到我的電話號碼的,但這些已經不重要了,我想說的他應該明白意思,而他要是再打來,我也不會接了。
「我說李啊,你過年還是不回家嗎?可以請假的。」阿肯一邊看著航空公司的網站一邊問我。
我背對著他垂下眼眸,「嗯,不回去。」
阿肯看了我一眼,「我記得你從來都沒回去過吧?」
「嗯……啊,等等。」手機鈴聲響起,我看著上面顯示的名字,嚥了嚥口水。
「揚宇哥……怎么了嗎?」接起電話后,我心虛的問。
「沒什么,只是想問問弟弟今年回不回來過年。」他的話讓我不寒而慄。
我頓了頓,也只能老實的說:「沒、沒有。」
「這樣啊。」揚宇哥語帶笑意,但我已經聽出里頭藏著一把刀了,「雨陽,今年你就要畢業了,但你好像從來沒回來過,所以我想,如果你今年再不回來的話,那么乾脆就永遠不要回來好了。」
電話被掛斷了,我用著僵硬的表情對阿肯說:「順便幫我訂一張吧。」
回國的前一個月,我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寄件者是羽柔,我遲疑了一個禮拜才打開那封信,里面寫著:
嗨阿陽,好久不見,不知道你過的怎么樣,我有些話想跟你當面聊,聽說你過年會回來,能見個面嗎?
羽柔
我怔怔的看著那封信好久,最后只傳了一個字給她,「好。」
回完信的幾天,我有些輾轉難眠,于是找了思晴視訊聊聊,「你覺得她找我要說什么?」
「我怎么知道。」思晴懶洋洋的回我。
「唉,好吧。」我將背靠向椅子,望著天花板,「真是的,搞得我最近都失眠。」
思晴的聲音傳了過來,「既然這樣,跟你說件事吧。」
「嗯?」我將注意力放回她身上。
「我啊,曾經想過你是我的太陽。」思晴說這句話時,嘴角還帶著淺淺的微笑,「但我發現,雖然你是太陽,是我思念的晴天,但你終究不屬于我,而且,似乎也有人在等你的陽光。」
我不解的看向她,只見她回我一個不明所以的笑容,腦袋里瞬間閃過一些東西,但一下子又消失無蹤。
「啊啊,好累喔,我要關掉啰,掰掰。」思晴伸了個懶腰,對我揮揮手就把畫面切掉了。
「欸……」我愣愣的看著螢幕,干嘛要搞神祕啊。
再沒多久,就要回到臺灣了,說實話,有些害怕呢,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近鄉情怯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165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