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幸福作文900_g0g0人體天真人體

第四個故事 03 03.
三天后,尹梨依約來到珠寶工作室,尹母在得知她試鏡順利的消息后十分開心,雖然這天因為必須去美髮學校上課無法陪同尹梨拍攝,但她卻幫尹梨準備了不少東西,看著手中裝著藥湯的保溫杯,尹梨心暖暖的。
哪怕她再不喜歡看醫生吃藥,也不可能拒絕媽媽的愛心。
更別說尹母的確是她遇過最好的媽媽了,她從不對尹梨擺臉色,不管什么事情都親力親為,就連平常需要吃藥,尹母也從不用喊、用罵或嘮叨,而是把藥跟開水準備好,放到尹梨手上。體貼細心的程度讓尹梨有點心疼尹母,更覺得自己應該趁這段時間好好孝順她。
這是第一次,尹梨身上的味道不是她習以為常的藥皂味,而是滿滿的中藥味,而她竟然一點也不覺得突兀,只覺得藥香縈繞,心神安定。
尹梨并不清楚這次YL選中了幾位模特兒,由于面試官說了可能要她整個人入鏡,她這幾天卯起來保養,原本因為心臟病的關係她的作息跟飲食就比一般人健康很多,再加上她用盡辦法調整自己的狀態,原本經過幾個世界就快升級的「冰肌玉骨」技能居然就在這幾天升上了三級。
雖然又被系統吐槽了她的懶散,不過尹梨倒是完全沒放在心上。現在的她,除了因為心臟病而臉色蒼白之外,皮膚的狀況已經是最好的狀況了。
她提前半個小時來到珠寶工作室,看著最外面的防盜玻璃門還沒打開,里面雖然已經有一些人在走動,但她還是好整以暇地站在外面等待,并沒有急著敲門。
這是她第一次做模特兒這樣的工作,這幾天她也透過網路找了不少資料,早先她會被面試的珠寶公司刷掉有一個很主要的原因來自她的身體,就一個需要配合拍攝各種要求的模特兒來說,她的體力跟心臟病其實是很大的一個障礙,畢竟拍攝硬照從前置作業到拍攝完畢的過程十分繁瑣,要是她撐不住,只會造成所有人的麻煩,所以對于GM愿意收她這個模特兒,尹梨其實也有些好奇,不過仔細想想劇情的尿性與白蓮花光環的威能,她還是決定放棄思考合理性的問題了。
所幸,GM并沒有一開始就跟她簽下太長的合約,公司現在給她的合約是試用合約,為期三個月,大概是想趁這段時間考察她的狀況足不足以擔當一個模特兒吧!至于她能接到GM的案子就完全是意外了。
她站在門口不到幾分鐘,防盜大門就被打開了,里面一個爽朗大方馬尾妹探出頭來,「妳是尹梨嗎?快進來!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
「出發?」是去攝影棚嗎?尹梨眨眨眼,對馬尾妹矜持的笑了笑就跟著她走進工作室。
「妳平時都帶著手套嗎?」雖然YL跟不少模特兒合作過,但資料上明白寫著尹梨是新手,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新手有帶手套保護雙手自覺的。
「嗯,因為要拍攝,所以我也沒敢提重物。」這次出來,尹梨只背了一個輕巧的包包,里面裝了尹母給她的保溫壺還有幾件輕便的換洗衣物。
通常拍攝工作如果需要整個人入鏡,公司都會準備衣物,珠寶類鞋子入鏡的機率相對比較低,所以尹梨知道自己并不需要另外多準備幾雙鞋,只穿了一雙方便穿脫與搭配的基本款低底鞋。
手模特兒的雙手很重要,除了平常要多多保養之外,也要盡量戴手套保護雙手,更不能提重物,免得手用力過度變形,模特兒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更多了,在拍攝前幾天,還要留意不要讓衣物在身上勒出痕跡來,免得如果需要裸背入鏡的時候不好看。
她細細想了一圈,覺得自己沒什么遺漏了,提著的心也就放下了。
畢竟這是她第一次當模特兒(以前都是直接看照片的那個)所以多少還是有點緊張,當然更多的是興奮。她有預感,以司鐸那天的表現來看,這一場拍攝他一定會出現,就是不知道他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尹梨有些期待的想著。
這次珠寶工作室的拍攝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是在攝影棚內,男配并沒有出現,這讓她有點失望又有點鬆了一口氣,在拍攝了幾十組照片之后,工作人員宣布后半段的拍攝將要移動到郊區去拍攝。
「需要過夜嗎?」拍攝完看看天色已經傍晚了,尹梨換回了自己的衣服,拿出包包里的手機,「是今晚需要連續拍攝還是過夜后明天繼續拍?」
「我剛問過導演,他說晚上需要補幾個鏡頭,我們趕過去之后應該可以先休息一下再開始,妳身體還撐得住吧?」一場拍攝下來,尹梨已經跟馬尾妹混熟了,由于這次選用的模特兒有心臟病,大家都有點提心吊膽。當然也不是沒人反對,但眼看主管們已經下了決定,再加上毛片效果的確不錯,反對的人也就沒能再多說些什么了。
「應該沒問題,路上稍微休息一下就好,而且我還有我媽幫我準備的中藥跟蔘片。」她趁著其他工作人員在準備移動時間打了通電話給尹母,這才跟著馬尾妹走出攝影棚。
她邊走邊低頭將手機收進包包里,才剛把背包甩到背上,電梯門開了,尹梨一抬頭就看到陰魂不散的男配站在電梯里。
尹梨的個子很高,足有178公分,幾乎已經與一般男生齊高了,但司鐸比她更高,目測大約是超過190公分,高頭大馬,皮膚黝黑,身材結實壯碩充滿力量,光是站在那邊就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旁邊沒人開口介紹,尹梨也樂于假裝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她面無表情的對司鐸點點頭,跟著緊張得幾乎僵硬的馬尾妹進了電梯。
電梯快速的下降著,司鐸神色不明的看著眼前背對著他的女孩。
她的頭髮很長,大概是因為剛把造型洗掉吹乾的關係,有一種特別膨鬆的感覺,沐浴后淡淡的香氣與她身上的藥香混合在一起,香氣瀰漫了整座電梯。
她把頭髮攏到右肩,只用一條絲帶鬆鬆的綁著,黑髮與襯衫領子之間裸露的一小截白膩的頸項有種惑人的美感。她的個子比一般女生高些,體態纖細勻稱,胸部不大,但腰枝特別纖細,小巧玲瓏得彷彿他單手就可以掌握一般。
第一眼看到她,是注意到她與席芬有三分相似的眉宇,但眼前這女孩與向來活潑燦爛的席芬截然不同的是,她身上有股特別冷淡的氣息。
哪怕她對旁邊的人笑著,那笑也很淡,她似乎整個人被裹在寒冰之中,與所有人都保持著距離。她身上有股獨特婉約的東方美,卻氣質凜然的令人不敢踰越。
司鐸并不是沒有過女人,哪怕他對從小一起長大的席芬有幾絲隱晦的好感,也從來沒有拒絕過身邊靠過來的女人,他有錢有勢有風流的資本,所以他也從不覺得需要勉強自己或委屈自己。
而此刻,眼前的女孩勾起了他的興趣,他不禁想知道,褪下那冰冷的外殼,內里的她是什么樣子的一個人?
會是攀權附貴?溫柔似水?還是熱情如火的?
但很快司鐸就發現,雖然在同一架電梯里,但她似乎一點都不在意他?他忽然想知道,明明一旁的馬尾妹已經僵硬到幾乎忘記呼吸了,為什么她能處之淡然呢?可沒有多少女人能在他面前保持這樣的鎮定。
叮的一聲我眼中的幸福作文900_g0g0人體天真人體,電梯到了地下一樓,不遠處停放著幾輛車,工作人員已經把器材陸陸續續搬上車了,其他人看到馬尾妹跟尹梨連忙跑了過來,但一看到跟在她們身后的司鐸,卻又不約而同踩了煞車,停下腳步。
看到他們的反應尹梨雖然有點困惑,但也知道大概是因為男配的關係,她若無其事的越過他們走向車子,卸下了背上的包包就要坐進去,但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叫住她了。
「尹梨,等等!妳坐那一輛。」導演得了司鐸的眼色,連忙指了一旁的豪車,幾乎是他這個動作一做出來,其他工作人員就紛紛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得尹梨青筋直冒,恍然大悟個什么鬼!那混蛋男配是想潛規則她嗎?想得美!
「知道了。」雖然一肚子氣,但她表情還是沒什么變化,只是點點頭,慢騰騰的走向司鐸那輛寬敞的豪車。西裝畢挺的司機為她打開車門,正打算接過她的背包時被她制止。「不好意思,我的藥在里面,所以包包不能離身。」她微微一笑,給司機的臉色可比給司鐸的臉色好多了。
司鐸隨后也坐上了后座。
哪怕空間再寬敞,跟一個存在感十足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費洛蒙的高大男人共處一個車廂,還是會讓人很有壓力,但尹梨卻像是渾然不覺一樣,既沒有開口搭訕,也沒再睜開眼睛──是的,她特別帥氣的閉上眼睛,睡了!
尹梨的呼吸很淺,頻率很慢,如果沒有仔細盯著她,幾乎看不到她胸口的起伏,她緊閉著雙眼,卸妝洗臉后并沒有再上任何妝,只簡單的擦了點保濕乳液,更顯得她臉色有些青白,唇色淡得幾乎沒有血色。
司鐸剛開始只是有點迷惑她對他的無感,但很快他就被自己伸到她鼻下探她的呼吸的動作給嚇住了,他無法對自己解釋剛才荒謬冒出的恐慌感從何而來,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幾乎以為她又要在他面前死掉了──
司鐸混亂的收回手,轉頭看向窗外,他被自己的反應嚇到了,以至于沒有發現自己的反常。
一路上整個后車廂都靜默無語,沒有其他車子里那些工作人員猜想的潛規則,當然尹梨語司鐸之間更是沒有任何交流,尹梨睡她的,司鐸則神色晦暗的看著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實尹梨并沒有睡著,或者該說是她的確讓身體睡了,但她的靈魂可還醒著,正忙著跟系統討價還價呢!
前幾世累積起來的體力與敏捷屬性并不低,雖然設定中這個身體的確是體弱多病活不過三年的,但既然冰肌玉骨都可以用在這個身體上了,稍微提升一下體力值應該也沒問題吧?
就為了這個,她放任意識回到系統空間,四處翻查著系統資料,總算讓她鉆了一個漏洞,順利用積分(可惡!又是積分!萬惡的系統!!)換得了體力加點。
眼看自己系統面板上的積分從40降回25,尹梨悲從中來。但是一向敬業的她并不容許自己因為體力不佳而耽誤了工作,哪怕這只是個短期的工作,她仍然拿出了十二萬分的認真與用心。
車行了幾個小時,終于在夜色中駛入了郊區的溫泉山莊,由于事先已經連絡好的關係,他們一到溫泉山莊,晚餐也準備好了。
車一停,尹梨就醒了,她睜開眼睛,眼神卻十分清醒,身體因為這一路的休息與體力加點而舒服了些,感覺到自己似乎比較有力氣了,尹梨愉悅的扯了扯嘴角,在等待司機停好車的過程中,她從包包里拿出了蔘片放進嘴里。這是尹母吩咐她隨身攜帶的,有點疲倦的時候含一片,能夠補點元氣,也可以消除疲勞。
她的動作引起了司鐸的注意,他看著她,眼里有些複雜。「妳身體不好?」
「……」論男配說廢話該如何回答?「嗯,先天性心臟病,體力比較差一些,不過路上有休息,所以等下拍攝還是沒問題的。」尹梨公事公辦地回答著。
兩個人的距離其實很近,哪怕是寬敞的豪車,兩人各坐一邊,中間也只是隔著一個人的座位而已。她看得到他俊朗霸氣的五官,看得到他微敞的領口下結實的胸膛,當然也感受到他大把大把不用錢狂灑的費洛蒙。
這樣的人的確有花心風流的本錢,通常霸氣的男人溫柔起來特別令人無法抗拒,她相信他在感情上應該是無往不利的,但也因為這樣,尹梨更無法理解為什么他喜歡卻不追女主?又為什么他要養替身呢?
唉,小白文的世界你別猜,就當一切都是劇情需要吧!

第四個故事 04 04.
溫泉山莊為拍攝組準備的食物是清淡的日式料理,由于晚上還得進行拍攝的關係,份量頗為充足,尹梨原本的口味偏鹹,但經歷過幾個世界,嘗遍各國料理,加上自己也會做菜之后,她的口味反而變得越來越清淡,比起味道濃重的菜色,現在她更喜歡原味的東西。
穿到這個世界來之后,因為原身身體因素,有很多東西不能吃,飲食也以清淡為主,在家尹母做的料理大多是川燙與清炒或蒸煮的食物,她們很少外食,所以她也已經很久都沒吃過日本料理了。
她挑了幾款漬菜,一小盤燉肉,還有一碗味增湯與五目飯,入口后欣喜的發現這家溫泉山莊的日式料理走的是她最喜歡的那種傳統風格,跟一般人印象中的生魚片或懷石料理不同,這樣的口味更接近京風。
J國尹梨最喜歡的城市就是京都,哪怕這一個個世界都如同平行世界一般有著不同的人物背景,但大致上的城市與國家,與最初她經歷過的真實世界并沒有太多差別,她當然也曾困惑過,后來乾脆就把自己經歷的這些世界通通當成平行時空,自此也就不糾結了。
她的姿態優雅,進食速度很慢,黑檀木的筷子握在她白皙的手上,彷彿是會動的藝術品,原本大家都還愉快地邊吃邊聊,但當有人的目光掃到她身上時,那些熱烈的談話也就慢慢的沉澱下來。
因為吃到喜歡的味道,尹梨心情十分愉悅而且放鬆,盤據在她身上的冰冷彷彿在這一瞬間散去了,只剩下純然的喜悅。
當然并不是所有人對日本料理的期待都跟尹梨一樣,所以他們看尹梨吃得高興,不由得也好奇的去端那些乏人問津的漬菜,桌上的氣氛隨著這些人的小動作重新恢復熱鬧,但很明顯大家都更專心在「吃」而非「聊天」了。
尹梨對其他人的反應完全不以為意,這幾天下來她總算勉強適應那個強大的白蓮花光環了,說真的,這個讓她幾乎人見人愛的光環有點煩人。
若是一個人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有這種光環,那要長歪變成中二自大狂真是一點難度都沒有,但對理智的尹梨來說,這樣的光環最麻煩的就是──你很難判斷對方是真的喜歡妳,還是被光環迷惑了。(而且雖然說是白蓮花光環,尹梨卻覺得這光環簡直自帶瑪莉蘇功能,人見人愛多么不合理、不科學阿!)
她并不是一個不接受他人意見的人,所以對于別人只會叫好卻不會說出缺點這件事情覺得蠻頭疼的,這種性格大概可以稱得上是她個人的精神潔癖與強迫癥了吧!
晚餐后,大伙消食了片刻,就又開始忙活了起來。
拍攝組租下了一個附帶獨立溫泉池的和室,尹梨越看越驚奇,她可以確定這家溫泉山莊的老闆非常迷戀J國的風情,若不是她清楚知道自己還在S市,恐怕會以為自己身在J國。
她換了兩套和服在室內拍了一些照片之后,就在導演的要求下換上了一件單薄的白襯衫,進了溫泉池里。雖然珠寶本身是不適合泡澡或游泳的時候佩戴,但是看來設計師的要求與發想需要的是一種朦朧曖昧的性感。
她的長髮濕漉漉的飄在水中,輕薄的白襯衫濕透了,黏在她白皙的皮膚上,敞開的領子看得見她精緻的鎖骨與那一條綴滿星光的項鍊,她纖手微微拉開衣領,手指上的戒指與項鍊相輝映,她的神色是淡漠的,溫泉的熱氣卻讓她白瓷般的肌膚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粉色
披著浴衣的司鐸一走進來便是看到這幅誘人的畫面,他下身一緊,明明不是什么毛頭小子了,卻還是忍不住狼狽的把視線轉開。
只是往旁邊一看,看著所有人彷彿都被浴池中那女孩蠱惑了的樣子,心里卻冒出了一股陌生的怒意。司鐸散發出的低氣壓彷彿打破了空氣中的曖昧,導演恍恍惚惚地喊了聲OK就讓尹梨起來。
尹梨一直覺得司鐸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接觸她,這大概是一種類似動物般的直覺吧!哪怕他們之間并沒有替身不替身的問題(畢竟原身的老爸可沒順利找到她,更別說把她送上床了)但尹梨還是從男配身上嗅到一絲微妙的侵略性。
她可以感覺到他對她有著無法忽視的欲望,也可以感覺到他的攻擊性。那是從試鏡那天就開始的,在車上達到巔峰,而此刻,他身上瀰漫著的低氣壓卻讓她有點想笑。
她不能理解下半身動物的思維,畢竟就算她是司鐸公司期下的模特兒,就算他們見過幾次,她都無法理解男人身上莫名的情緒與佔有慾是從何而來,畢竟他們根本不算認識,他也一點都不了解她。
這也許就是向來在事業上無往不利的尹梨性格中最大的短板吧!
她的性格天生就很認真,但在感情上卻有點缺根弦,她也許會喜歡誰、愛上誰,甚至試圖攻略誰,但是對于情感里面那些令人糾結的部分或是沖動的那些部分,她彷彿天生少了一根神經一樣,理解不能。
也就是因為這樣,尹梨打從一開始就放棄要從感情上虐男配的想法。畢竟連她自己都有點摸不著頭緒了,人是不可能把不熟悉的東西玩轉得好的,所以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須要從別的地方下手。
原本的打算是想從事業上下手,但她連第一份工作都還沒做完就跟司鐸撞上了,看來接下來的策略必須調整一下。
尹梨隨著造型師回到屋里換過了衣服之后,再次回到溫泉池旁。
現場已經清場了,浴池里高大的男人背對著她,他脫掉了浴衣,赤裸著上身,如果不論性格問題,男配司鐸的身材、外型與氣場的確不錯。尹梨看了看司鐸,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好吧!她就知道!前頭的風平浪靜都是錯覺,重頭戲現在才要登場。
果不其然,在導演的解說下,尹梨毫不意外的得知自己必須跟司鐸搭配拍一組照片。這組照片尹梨必須背面全裸上陣,剛才造型師已經在她背上打上亮粉,前面的保護措施也做好了,為了避免手上剛擦上的指甲油被溫泉泡到,戴上珠寶后,她幾乎是雙手舉高高,小心翼翼的踏進浴池。
她才剛踏進浴池,男人結實有力的手臂就箍上她的腰,稍一使力她就撞進司鐸懷里了。
「……我沒滑倒。」她冷靜的看著他。
「我知道。」他屏氣凝神的看著眼前毫無瑕疵的臉龐,她上了濃妝,烈焰紅唇,微微上挑帶點復古味道的眼線,讓她的眼神變得格外魅惑,幾乎只是一瞬間,他的呼吸變粗重了起來。
「你可以輕一點,會痛。」男人陷入欲望漩渦的速度永遠比女人快上百萬倍,尹梨清楚知道司鐸的眼神意味著什么,所以她半點也不放鬆的散發著冷氣。
「抱歉──」聞言他慌忙鬆開手,對他迅速的反應尹梨頗為滿意,她神色和緩了些,一站定就回頭看向導演等候指示。
第一組照片司鐸是背對著鏡頭的,在導演的要求下,尹梨將頭輕輕靠在他肩上,涂著鮮紅蔻丹的手緊抱著男人的裸背。
紅唇與蔻丹,黝黑與白皙膚色的強烈對比,讓這組畫面看起來格外性感誘人。哪怕工作人員知道眼前這對男女私底下并沒有任何關係,也免不了被他們抱在一起時散發出來的性感氛圍影響,只覺得這畫面真美、真性感。
另一組照片則是更有張力一些,男人側背對著鏡頭,女人露出充滿侵略性的表情,手指緊扣住男人的頸背,彷彿下一瞬間兩人就會進行一場激烈的性事;還有一張尹梨則是帶上了尖尖的牙套,像吸血鬼一樣親密的摩娑著男人的頸項。
最后一張則是她背對著鏡頭,男人的大掌握住她盈盈一握的纖腰,Y字項鍊垂在她的裸背,她似有情的抬眸望著男人,欲語還休。
雖然兩人進入狀況很快,但在溫泉池里泡久了,尹梨不免有些乏力,好不容易結束了這組鏡頭,她蒼白失神的樣子沒有逃過司鐸的眼睛,但他還來不及開口,尹梨就先叫停了。
「不好意思請讓我休息一下,我有點喘,另外可以給我一條冰毛巾嗎?我也許需要冰鎮一下。」她毫不留情的從男人懷中退出,很快就離開浴池。
司鐸的掌心微癢,他垂眸看著自己的手,不明白為什么在剛才那一瞬間自己竟然想將她抱入懷中,她在他懷里的感覺太好了,彷彿天生就該嵌在那里一樣,他根本不想放開她。這種欲望讓他陌生,也讓他有點心驚。
第二輪的拍攝很快就完成,原本拍攝組以為要花上兩天時間的工作,因為尹梨的高效率很快就完成了,由于房間都已經訂好了,再加上時間也晚了,雖然已經加強了體力但還是累到虛脫的尹梨在導演喊出收工的時候就撐不住了,她軟綿綿的蹲在地上,覺得自己需要先休息一會兒才有力氣走回自己的房間。
「尹梨,你還好嗎?」馬尾妹已經累出了黑眼圈,但她還是體貼地遞了一瓶礦泉水給尹梨。
「沒事,就是熱水泡太久了有點沒力氣而已,等下就好了。」尹梨苦笑著,這句身體比她想像的還弱,原本以為不要久泡冷水就好了,沒想到在溫泉里跑久了,雖然是不會冷,但卻讓她心臟的負擔增加了,她讓馬尾妹幫她取來背包,從包包里拿出心臟的藥吃下,這才放鬆下來。
工作人員們收拾完器材陸陸續續離開了,累了一天,大多數的人都決定趁這個機會好好泡澡睡個一覺,明天再趕回市區修片。
打發了馬尾妹之后,尹梨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地站起身,她蹲得有些久了,腳有點麻。
就原身的經驗中,覺得很喘心臟不太舒服的時候,不管站著坐著或是躺著都還是會覺得不太舒服,反而是蹲著抱住心口會讓她舒服點,所以剛才她第一個反應才是蹲下來。
她才剛站起來,忽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下一刻就發現自己被人抱了起來。
健壯黝黑的胸膛,白色的浴衣,刮得乾乾凈凈沒有鬍渣,刀鑿般形狀優美的下巴,熟悉的古龍水香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男配大人。
「這位先生,我可以自己走。」
「妳身體不好。」
「然后呢?」
「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
「……」你大爺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271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