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脫班主任的胸罩_gl小說h描述比較詳細的小說

第七個故事 番外篇 番外篇

尹韶忘記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做那些夢的。
他從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做著各式各樣的夢,夢里有時他是藝術家,有時是程式設計師,但大多時候他都是主持著很大的公司或集團,每天忙著處理各式各樣的公事。
剛開始他夢到的大多是工作的這一面,帶著一絲好奇,他把自己從夢中學到的東西應用到現實中,原本只是實驗,沒想到效果卻非常好,長輩們都說他是商業奇才,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這一切都是來自那些夢。
隨著年紀增長,夢境的內容也開始產生變化,他開始頻繁的夢到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每一次出現的樣貌都不一樣,氣質也有些差異,唯一的共同點是她們都叫「尹梨」,而且不管是哪一個世界,她似乎都很有才華,工作能力也很強,是一個能夠與夢中的他并駕齊驅的存在。
第一次夢到「尹梨」是在尹韶十六歲生日那一年。
一直不孕的三伯母透過人工受孕順利的生下了女兒,三伯與爺爺討論了很久,定下了她的名字──尹梨。
那個小得不可思議的嬰兒誕生后,尹韶就開始夢到「尹梨」。
隨著小女孩一天一天長大,他的夢也越來越仔細,那些世界里,大多時候他都順利和「尹梨」步入禮堂,他們彼此相愛,很有默契,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美好。若不是現實中小小的尹梨其實有點怕他,恐怕他也會誤以為這個尹梨就是那個尹梨。
兩人的關係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改變的呢?尹韶想著。
大概是從尹梨主動介入車禍那件事,并且聲稱自己已經「長大了」的時候開始的吧?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兩人相處的時間增多,他幾乎是無法克制的追隨著她的身影。
說話習慣、小動作,愛吃的口味,對于珠寶的興趣,他靜靜的看著她不自覺展現出自己過人的才華與才智,看著她沉浸在書中,一路跳級,看她設計出一個個美得不可思議的東西,她的能力太過耀眼,幾乎不像一個普通女孩,他不僅懷疑著,尹梨和夢中的她有關嗎?
她是不是也跟他一樣做著那些夢,并且從那些真實的夢中習得一切?
但尹韶畢竟還是個冷靜而理智的人,夢中累積的一切已經內化成他的歷練,他原本就比一般人沉穩,就算內心動蕩表面也不會輕易的表現出來。
他很清楚的知道血緣關係決定了他們之間絕對不能有什么,也知道兩人年紀差太多了,十六歲……若是他年輕不懂事,也能有一個像她這么大的孩子了。
尹韶幾乎是看著尹梨長大的,看她一心一意的追求著自己喜愛的東西,看她的雙眼為了創作而發亮,他以為自己可以一輩子這樣一直看著她,直到她私下調查唐越的事情被他發現。
原來,她有了在意的人。
聽著她牽強的說詞,他有些失落,但既然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懵懂無知的女孩又不可能喜歡上他,那么她關注誰又有什么差別呢?
懷著一點自暴自棄的想法,尹韶派人接觸了那個男孩。
那男孩的年紀只大了尹梨幾個月,是當時車禍肇事者的遺孤。
他還記得尹梨說對方如果失去父母很有可能被送去孤兒院,姑且不論女孩是怎么知道「孤兒院」的,但他還是上了心,在發現唐越真的被送進孤兒院后,很快就讓人安排了家庭收養他。
唐越被帶到他面前的時候,原本像狼崽子一樣充滿憤怒不信任的眼里,已經滿滿都是對他的崇敬與信任,尹韶平靜的看著他,心里并沒有多少觸動。
他在意的是,這樣一個男孩配得上他的女孩嗎?
好在后來唐越的表現的確是值得讚許,他的成績優異,實習表現也很好,而他的女孩已經飛到國外去進修,每個月他都讓人飄洋過海的將她的照片送回來,他的工作很忙,一年到頭沒幾個小時可以休息,但他還是抽出了時間去見她。
第一次去佛羅倫斯見她,她正好從學校回來,兩人吃了一頓正統的義大利料理,滿桌的淡菜在兩人安靜自在的氣氛中吃完,第二次去見她已經是兩年后,那次他是為了帶唐越去給她的。
出于私心,下飛機后,他把唐越打發到飯店去,自己去找女孩。
她像天使一樣睡在院子的搖椅上。
傭人已經都下班了,沒人知道他的到來,而屋子里主人在院子里睡得正甜。
他站在她身旁看了她好久,最后才深吸了一口氣,把女孩抱進屋里。
她的身材嬌小而輕盈,抱她在懷里的感覺特別的溫暖而充實,那樣的感覺與夢中的尹梨重疊在一起,尹韶幾乎不用思考就知道她們的確是同一個人。
只可惜,不管有多少心思他都只能壓抑著。
這次把唐越帶來,就是為了讓自己死心。
他知道唐越在他的引導下,對尹梨已經產生情愫,哪怕那是建立在恩情之上,這樣熱烈的感情總會打動一個人,只是,他不是有資格去打動的那個人罷了。
當晚她主動幫他擦乾頭髮的舉動讓他心跳失了規律,她特別為他找來的收藏盒很美,在知道那是經過她親手修復后的,心頭的感動幾乎難以言喻。
但就算是這樣,他還是得拉開距離。
再繼續這樣下去,他不曉得自己會不會變得更扭曲,畢竟現在的他只能依戀夢里兩人曾有的甜蜜,現實卻無法踰越半步。
車禍發生前,為了女孩三十歲的生日,他刻意撇開司機一個人開車去古董街買禮物。他為她挑了一支簪子,沒想到卻在古董店里遇上她。
直到后來發生車禍,為她擋去了災難,他也不曾后悔過。
奇怪的是,從車禍后他的靈魂就一直無法回到身體里,在加護病房里看著她哭得滿臉淚水他萬分心疼,但讓他驚詫的是,她竟然有著每一世的記憶。
他聽著她念出一個個熟悉的名字,心中的激蕩難以言喻。
而她最后的話給了他一線希望。

下一個世界,下輩子,他們還能遇見?

尹韶原以為,在他的心跳靜止后,他就會離開這個世界,但事實上,不知為何,他的靈魂一直飄在尹梨身旁。
他看著她為他張羅喪事,看著她爭取長輩們的同意接過家主一職,看著她熟練的處理著大小事情,唐越成了她的助理,她也很快扶植了幾個小輩起來,尹氏一片欣欣向榮。
整理遺物的時候,尹梨以工作需要為由,趁機拿走了他隨身的本子。
尹韶并沒有寫日記的習慣,本子里的紀錄大多是代碼,只有少數一些事情會特別記在行事曆上,像是家人的生日,或是待送的禮物等等。
他臨死前買的那支古董簪子,現在每天都簪在尹梨的頭髮上。

尹梨最后還是沒有嫁給唐越,唐越在一次應酬上,遇見了他的那個她,那是個有著小獸般單純目光的女孩,尹梨主持了他們的婚禮,自己卻終生未婚。
她死去的時候,尹韶的靈魂仍在她的身邊。
她平靜地躺在床上,似乎已經能夠預見自己的死亡,而他則沉默的虛抱著她。哪怕她并不知道他在這里,也無法感受他,他還是只想這樣陪著她。
──直到世界末日。


第八個故事 01 01


尹梨醒來的時候特別的昏沉無力,她盯著杏色的床幔發了好一會的呆才慢慢回過神來。跟過去經歷過的世界完全不同,這次她穿進的是一個古代的世界。
這是一篇穿越女重生復仇文,女主尹霜原本是二十一世紀的頂尖殺手,因為被同伴背叛,誤入埋伏,最后在爆炸中同歸于盡,再睜開眼便穿到了宸龍國太師府的尹霜身上。
尹霜是尹太師的嫡長女,她的母親因為難產過世后,擔憂沒人照顧女兒,尹父匆匆娶了尹霜母親的妹妹做為續弦。妹妹為尹父生下一對雙胞胎兒子與一個女兒。
嫡長子尹軒是太子伴讀,年紀輕輕卻天資聰穎,去年剛考上狀元進了翰林院,次子尹轅則投身沙場,跟在鎮國將軍我脫班主任的胸罩_gl小說h描述比較詳細的小說身邊歷練。
嫡次女尹梨則生得十分國色天香,比起姿容只是清秀的嫡長女尹霜,尹梨從小就嘴甜討人喜歡,她雖是嬌憨天真的性子,卻十分懂進退,懵懂乖巧的模樣頗得太后與皇后的歡心,因此早早便與太子定下婚約。
嫡長女尹霜的婚事原本也很不錯,她與威遠侯世子從小便是指腹為婚,但沒想到世子天生迷戀美色,偏好各種美人還男女不忌,才十六歲后院的鶯鶯燕燕、鑾童通房便多到裝不下。
在尹霜十六歲那年不慎落水,嗑傷了臉留下難以彌補的疤痕后,威遠侯世子便吵著要退親,尹霜因此撞柱自殺。
這一撞,再醒來的就是穿越來的殺手尹霜。
剛發現自己穿越的時候尹霜并沒有繼承原身的記憶,她還以為「嫡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以為尹家人對她是真心實誠的好,雖然被威遠侯世子退親,但在二十一世紀的新女性眼里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因此她一點也不以為意。
她不自覺的展現出自己與眾不同的想法,除了鍛鍊自己的體能,恢復自己身為殺手的能力外,她還大膽的跟表面低調卻充滿野心的閑散王爺合作,將龍門客棧開遍宸龍國,她設計了旗袍等大膽的衣著,甚至還搗鼓出高跟鞋,當然也免不了「發明」了像是炸藥與玻璃之類的東西。甚至她還建立了一個名為煙水樓的殺手組織,在暗地里蒐集情報、接受殺人委託等等。
由于母親生前的婢女來投奔她,她才知道尹母并非她的親生母親,甚至母親當年是被尹母害死的,婢女的嗓子也是被尹母毒啞的,為的就是不讓她有機會說出真相,對此尹霜恨極了,哪怕曾經受苦的并非她本人而是原身,她也受不了,因此她把威遠侯府與尹太師府列為自己報仇的對象。
她自恃自己能力強、身手好,視禮教為無物,尹家人對她的行為又憂又氣,幾次勸解都被她當做是狼子野心、見不得她好。尹霜認為她已經不會再受騙了!她再也不允許前世的背叛在自己身上發生。
閑散王爺長期灌輸她太子荒淫無道,私下虐殺了許多男女的事情,尹霜便同意以財力和人力幫助王爺奪權。她的行動為尹家惹來了滔天大禍,尹父與兩位兄長被下了獄,已經嫁給東宮太子的尹梨也被她陷害,下了絕育藥,雖然沒被關進大牢卻被軟禁在宮中,太子則被她派人暗殺,死在書房里。
大部隊殺回宮中,順利奪下王位后,原以為自己可以躍身皇后的尹霜沒想到轉頭就被閑散王爺一刀刺死了。
接著便是重生回當年她穿到這個世界來的那一天。
這年,尹霜十六歲,尹梨十三歲。
這一世的尹霜打從一開始就裝乖,她從昏迷中醒來后很快便接受了威遠侯世子的退婚,轉身就說要去廟里修行靜心、為家人祈福,實際上是打算變換身份,男扮女裝當「樓公子」行走江湖。
這一世她依然會將龍門客棧經營得風聲水起,也還是會創建殺手組織煙水樓,但她已經不會再受騙了,這一世除了尹太師府與威遠侯府之外,閑散王爺也成了她報復的對象。
十六歲這年落水的意外讓尹霜懷恨在心,跟前世以為是意外不同,重生后的尹霜認定她的落水與毀容是尹梨下的毒手,因此她在離開尹府前也設計讓尹梨落水,還是趁元宵節大家都上畫舫的時候使計將她推入水中。
所有人只看著蒙著面紗的尹家大小姐驚慌失措的伸手想抓住妹妹,卻沒撈到她的衣襬,十三歲的女孩就這樣頭下腳上的栽進河里。
哪怕元宵節大河兩岸都點亮了燈,河面上的畫舫也都燈火通明,但不識水性的尹梨還是沉了下去,好半天都沒冒出頭來。
「來人!快來人救我妹妹啊!」尹霜驚慌失措地大喊,很快就有船夫噗通噗通地跳進水里,其他人高舉著燈籠,希望可以照明昏暗的河面。
尹霜拿著帕子摀臉,雙肩一顫一顫的,像是擔憂得哭了起來,誰也不知道她帕子底下的臉正揚著滿意的笑。
哪怕淹不死妳,也要讓妳去了半條命!
古代的醫療環境這么差,隨便一場風寒或發燒就可以讓人死亡,哪怕尹梨能夠救回來,身體大概也壞得差不多了,她可一點都不擔心。
尹霜摸了摸臉上的疤痕,這次重生她才發現母親留給她的玉鐲竟然是一個有著靈泉的空間,靈泉可以改變身體體質,更能讓她原本清秀的容貌變得靈秀動人、毫無瑕疵,她這幾天只敢每天喝個一口,就怕臉上的疤痕褪得太快會讓人起疑。
等她到佛寺為家人祈福修行個幾年,編個遇到世外高人的說法就能讓她重新回到京城這舞臺,尹霜思前想后覺得一切都沒遺漏了,這才安心的繼續等待尹梨的消息。
尹梨很快就被一個男人救了起來,正當尹霜驚喜的發現這可以做為尹梨壞了名節的理由時,抱著尹梨的那個男人走到了所有人的面前。他懷里的女孩已經昏了過去,一臉蒼白的偎在他胸口
男人有著斜飛入鬢的劍眉,如黑曜石般漆黑的眸子以及年輕卻嚴峻冷酷的臉龐,他的身材高大,身上的玄色衣袍十分精緻華貴,此刻,他正帶著怒意掃視畫舫上的所有人,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被這威壓嚇得低下頭來。
尹霜前世并沒有見過太子,是以她幾乎第一眼就愛上這個英俊冷酷的男子,正當她隔著面紗癡癡地望著他時,旁人瑣碎的細語也傳到她耳里了。
「是太子……」
「太子殿下怎么會在這里?」
「是了,聽說太子定親的對象就是尹家二小姐,應該就是落水的這一個。」
「英雄救美……」
旁人的聲音壓得極低,但扛不住尹霜的耳力好,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么?眼前這人居然就是閑散王爺口中荒淫無道的廢材?這怎么可能?
如果是一個廢材根本不可能有這么犀利的眼光,難道王爺當初是騙她的?
是了,如果不是騙她,怎么能爭取她的協助呢?只恨那時她被愛情沖昏了頭,并沒有多加查證就派人暗殺他,如果能讓她先見到他,她絕對不會幫著王爺宮變,甚至讓人暗殺太子。
「妳就是尹霜?」宇文瀚抱著尹梨,居高臨下的瞪著尹霜。
「是。」他的聲音低沉有磁性,性感得讓尹霜渾身顫慄。
「妳就是這樣照顧妹妹的?將她推下船?」
「不!我沒有!是妹妹沒站穩,我想拉她卻沒拉住,」尹霜反應很快,立刻楚楚可憐的擠出淚水,「都是我不好,若是妹妹有三長兩短該怎辦……」
「不必了。」宇文瀚冷冷瞥了尹霜一眼,抱著尹梨逕自走了,很快就循著木棧離開了畫舫,剩下尹霜咬牙切齒的絞著手中的軟帕,滿心滿眼的不甘心。
她才不會讓惡毒的尹梨得到太子,她要把他搶過來!





接受完系統傳輸的資料,尹梨才知道自己醒來前居然發生了這么多事,老實說她對這種劇情有點無力,這女主尹霜一看就是打不死的蟑螂,看來這次的任務恐怕得跟她糾纏不清了,尹梨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古代啊……哪怕有前身的記憶,尹梨還是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漏餡。
這似乎是個架空的時代,因為上一個世界花了很多時間琢磨古物修復的關係,尹梨讀過一些歷史和工藝史,她撐坐起身,環顧室內,發現自己在一間特別別緻的廂房里,屋里的陳設有點偏向隋唐的風格,當然細節處不能講究,畢竟是架空時代,只可惜她過去累積起來的技能到了古代可能用不上了。
尹梨翻了翻系統商城,顧慮到在古代又牽涉到宮廷可能動不動就會中毒或是被下藥之類的,她很快兌換了兩顆百毒不侵丸(另一顆是為了不知什么時候能找到的男配大人而準備的),另外又把幾個光環裝備上,還一鼓作氣的把體力、敏捷跟力量的加點加到滿值。
令人高興的是,由于上一世最后那幾年她做了很多慈善事業,所以系統計算積分的時候,她的積分一下子翻了兩倍,看來任務途中順便做善事的投資報酬率很高啊!現在她也勉強算是脫貧了。
不過這里是哪里?
正當尹梨撐著下巴窩在床上發呆時,一個婢女正好走進內室,一看尹梨醒了她十分驚喜。「小姐妳醒了?我馬上去請太子過來。」
「……」太子什么的,這么快就出場了嗎?
「梨兒,妳現在感覺怎么樣?還會不舒服嗎?」高大的男人似乎早就已經等在門外,婢女出去不到幾秒他就走進來了,跟在后面的是一個有著長長白鬍子的老頭,看起來應該是太醫。
太醫很快幫尹梨診完脈,悄聲恭喜太子,尹二小姐沒大礙了,開了張調養身體的方子便退下了。
「妳真的沒事了嗎?」雖然太醫這樣說了,但宇文瀚還是一臉憂心,他幾乎是急切的看著眼前嬌小的女孩,就怕她有哪里不舒服。
「太子不必擔心,梨兒無事。」尹梨神色有禮而疏淡,這世她一穿來就有未婚夫,一想到可能得嫁給男配大人以外的人,她就有點意興闌珊。
「叫我名字。」
「啊?」
「我們是未婚夫妻,妳總有一天要嫁我的,事實上我恨不得現在就把妳娶進門。」宇文瀚緊握雙拳,好像在忍耐著什么一樣。
「?」尹梨滿頭霧水,「我才十三歲。」戀童癖也不是這樣的,大哥你快醒醒!
「我等妳十八年了。」宇文瀚忍無可忍的把尹梨扯進懷里,緊緊抱住她。「妳還記得嗎?認得出我嗎?」
「……」熟悉的溫暖讓她一怔。「尹韶?」
「嗯。」
「顧錦?」
「嗯。」
「……秦大呆?」
「咳,都是我,可以不要再叫我秦大呆了嗎?聽起來就很蠢。」
「你想起來了?不不不,你都記得了?」
「前世還只是斷斷續續的夢到一些事情,這輩子我似乎是從有記憶開始就記得一切。」在場沒有外人,宇文瀚也就沒有端著古人的架子,語氣輕快了起來。
「……我覺得我可能是在做夢,你讓我捏一下。」尹梨忍不住伸手揪了宇文瀚的手臂一把,看他不動聲色也不像會痛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不會痛啊!所以是做夢?」
「小梨,是真的,是我,而且我都記得。」男人目光深邃的看著懷中的女孩,看著那熟悉的眼神,尹梨鼻子一酸,一頭撞進他懷里,抱著他哭了起來。
「你超混蛋的!既然想起來為什么不告訴我?還為了保護我而死,要不是死前你抱住我我根本就認不出來……」想起后來那孤獨的二十年,尹梨就覺得很難過,她找了他二十年,好不容易找到他了,他卻丟下她一個人。
后來的二十年她只能依靠著回憶過去兩個人甜蜜相處的片段來讓自己撐下去,要不是任務沒完成不能離開那個世界,她真恨不得提早結束生命走人。
「我也不想,但是那時候沒辦法,我不能讓妳受到任何傷害妳懂嗎?」
「嗯。」尹梨哭得臉紅紅的,好一會兒才勉強哼了聲。
幸好系統雖然會監控她的行為,但似乎沒有對男配大人的存在發表任何意見,也沒有阻止他們相認,這個狀況讓尹梨有些困惑,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
「我不能告訴你我為什么穿越,也不能告訴你目的是什么,但你要相信我,不管穿到哪個世界我都只想跟你在一起,對不起讓你等那么久。」
「沒關係。」只要現在妳在我身邊就好,宇文瀚輕拍著女孩的背,低聲安撫著她。
兩人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事情,包含過去的想法跟這一世的家庭背景等等,坦白說宇文瀚之前曾見過尹梨,但當時的她似乎不是他追尋多世的她,他雖然有點焦急,卻因為想起了上一世也是尹梨做出了意料之外的舉動才比較像「她」的,也許這一世她也是這樣,因此就強迫自己耐著性子等了。
果然,從她落水而他潛下水抱住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她來了。
這一世他們沒有親緣關係,甚至還從小就有了婚約,想到可以光明正大的擁有她,他的心里就脹得滿滿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272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