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 控制班主任 是的主人_仙奴催眠控制

英雅昏沉的從昏睡中醒過來,暗沉的四周,隱隱香氣飄散,她吐出一口氣,確定自己還在風醉樓內。

她沒見到原本該在她身邊的人。

「大哥?大哥?」病弱中的她聲音柔弱,再也沒有平常的冷靜,帶上了一絲不安與著急。

「妳醒了。」

呂奕非的臉背著光,她看不清。

「大哥,我怎幺了?」她試圖撐起身子,卻軟弱無力,穨然躺下。

她落床的撞擊聲逼出呂奕非的心疼,不自覺忘了氣怒,放低姿態安撫她,「妳掉入水中,妳忘了嗎?」

英雅想起之前的事,驚覺她身上只著白色單衣,胸前的裹胸布已然消失不見,她才拉回神智。

催眠 控制班主任 是的主人_仙奴催眠控制

她護著胸前,驚疑不定的望著呂奕非,「大哥,你知道我的事了?」

她沒想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曝露她是個姑娘家的秘密。

她一直以為她不說,她就能瞞上天長地久,不用面對他的怒目相向,想不到永遠人算不如天算。

這樣也好,她不用再掙扎,她總算能坦白自己,真正的面對他,不用左閃右躲,就怕他發現。

可是當秘密在他面前揭發出來,她才發現她還是想得太簡單。

此時的她怎幺都無法制止心頭的顫慄,害怕他會說出絕情的話語,她對他的感情已放得太久太深,她無法想像割斷后的痛不欲生。

她慌亂無措的抬頭又低頭,「我……。大哥,我不是故意要欺騙你的,當年爹娘將我當男孩養是為了得子,還來不及還我女兒身,爹就去世了,為了妹妹和弟弟的將來,我……我怎幺也說不出口。……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說到后來已哽咽不成聲。

催眠 控制班主任 是的主人_仙奴催眠控制

呂奕非凝眸,不言不語。

英雅害怕極了他此時此刻的沉默,不管說什幺都好,就是不要這般彷彿與她毫無關係的冷漠。

「大哥,你真的生氣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你。」

她羞愧的低下頭。她騙他在先,欺他在后,她怎幺都沒辦法理直氣狀抬頭直視他。

他語氣喃喃,恍惚地說出內心一直以來的認定,「我一直當妳是個好弟弟。」

「我……繼續當你的弟弟。」她對自己的初衷不忘。

她對自己發過誓不會永遠依賴他,未來她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家人她都得學會自立自強,但他這份情她永遠記下。

宋英雅欠呂奕非的恩情,定當竭盡心力償還。

催眠 控制班主任 是的主人_仙奴催眠控制

所以他要她怎幺做她就怎幺做!

「妳是女的,永遠不可能變成男的!為什幺騙我?!」

呂奕非想到過往他對英雅的愛護卻被當個白癡耍,怒意再度涌上心頭。

他毫無保留的信任她,秘密揭穿后受到的打擊也更大,他痛恨自己的眼盲,也厭惡她的欺瞞。

他真的無法平靜地接受這項事實。

她一急,慌亂抬起頭,「大哥,請你不要說出去……。」一旦她是女兒身的秘密被世人所知,宋家的生意,宋家的親族會分崩離析,她承擔不起這些后果。

他喝住她,不讓她因為慌亂而口不擇的出言挑釁他已經瀕臨失控的脾氣。

「別說了!我知道,我知道妳沒辦法說出自己是女兒身的理由。」只是……只是他被騙的好窩囊。

催眠 控制班主任 是的主人_仙奴催眠控制

竟會把女的看成男的,即使年輕,即使經驗不豐富,也不能當作藉口。

更可惡的是他也不能算是經驗不豐富,他從小就在女人堆中長大,有眾多的姑姑、姐妹、姨娘圍繞在他身邊生活。

經歷過家里那一大堆女人的吵吵鬧鬧的經驗也更令他深刻感受到自己被她徹底地背叛。

他不要弟弟變成妹妹,他不要再有一個妹妹,他身邊的妹妹已經多到念到名字對不上人,見到人念不出名字的地步。

他要的是弟弟,渴望的是能跟他玩,跟他鬧,陪伴他一起同甘共苦打拼生意的弟弟,不是一碰即碎的瓷娃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3880.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