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中h文_沉睡中h文

山路慢慢開,路上栗原語帶不悅的問她:「最近是怕我?還是躲我?」

她垂下頭沉默一段時間后才小小聲的說:「都要怪太受歡迎的你上回故意惡整我。」

「惡整?像這樣子嗎?」故意的,他抓過她手指佯裝用力咬,被她氣得用力拍開。

很好,終于恢復成平時的她。

微怒的,她認真瞧栗原先生側影。「可能是日本男性比較會裝扮吧,但你知道你很帥嗎?」

「嗯。」這點他厚臉皮的沒否認。

他的確很受歡迎,因為D大學的官網及招生簡章用的就是當年他年輕時的帥相片,當然也跟他是栗原家族有關,省錢,不用白不用。

「有個別科的學姊……」見栗原先生一臉煩,她簡單說明:「其他人就算了,不過美美最近因為你上回像吸血鬼的惡行而不理我,這讓我很傷心。」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栗原一副不甘他事輕描淡寫的說:「那是高同學自己的問題。」

「你這人真是的,有人喜歡你還擺高姿態。」

「沒想到你們的友情如此脆弱。」

「亂講!我們好得很。」

俊眸微睨她一眼,依舊用淡冷的口氣說:「高同學父親權高位重且管教嚴格,若她想繼續當她的千金大小姐,就必須付出一些自由,難以自行決定往后的一些人生大事。」

單純目光凝望被對向車燈照得一亮一暗的栗原先生,覺得他離她有點遠。不加思索地開口問:「你也是嗎?」

「怎幺說?」

沒猶豫,她直接了當地問:「栗原先生,你是栗原學園的繼承人嗎?」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栗原輕笑一聲。「為何問?」

「你不是別科的職員或老師,但藤林老師特別倚重你。」她停下話思考一會兒后又說:「我們的班導渡邊老師有一次跟成久老師聊天,以為學生都離開了,不小心說出將來D大學應該會由你接手。」

大手,伸過去拉拉她秀氣耳朵。「呵,沒想到妳小耳朵這幺會偷聽。」

「美美說你是栗原家族的人;李洋說你一句話就能決定學校聘請他當約聘的英文老師;阿香說你隨時跟在理事長身旁……而我,最好奇的是,若開進口車的你是富二代,為什幺會同意藤澤太太的要求住在沒浴室的破藤澤莊,天天去泡公共溫泉?」

「為了與妳相見啊。」

哈哈哈,她大笑三聲。「不想說就算了啦,編那什幺爛理由。」

可栗原沒笑,在昏暗光線中靜默瞅著她,直到她停下笑聲后,才緩緩別開臉,專心開車。

車子越開越偏遠,最后彎入一處拿兩顆巨石當大門的碎石子道。「到了。」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這哪里?」別看外頭像廢墟,里頭車子停得還不少。

「遠近馳名的地雞炭火燒。」

踏入滿是燒烤味的店內,琪琪立刻看到她認識的銀行職員佐藤先生站了起來跟他們揮手。

「唷,栗原,原來是去接琪琪小朋友。」

佐藤一雙眼充滿問號,擺明對兩人關係極度好奇,無聲舉起左手正欲翹起小指頭問栗原時,栗原直接塞根菸到他翹起的手指上,用菸封住他的問題,懶得解釋。

什幺朋友聚餐?被拉到座位時,很明顯的,琪琪發現自己破壞了栗原先生與朋友成雙成對的大人聚會平衡。

原本四男四女,因她的出現而形成四男五女,讓她有點不好意思的垂頭乖乖坐好。雖然有人不承認,但喝著烏龍茶時,她還是忍不住認為自己實在太幸運了,竟然能親眼目睹日式大人的看對眼「聯誼」!

抽菸回來后的栗原先生,一坐下就對大家說他今天開車,滴酒不沾,讓男生那邊發出一陣哀號。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看到栗原先生如此遵守規則,她投他一眼讚許目光,誰知他竟靠過來就坐在她身旁不動,不管她要不要聽,像教科書般的一本正經說明日本酒駕的嚴厲處罰。

酒醉駕駛,吊銷駕照三年內不得重考,併科五年以下徒刑或一百萬日圓罰金。帶酒氣駕駛,酒精濃度超過零點一五未滿零點二五,停止駕照九十天,併科三年以下徒刑或五十萬日圓罰金。酒精濃度超過零點二五以上,吊銷駕照且三年內不得重考,同樣併科三年以下徒刑或五十萬日圓罰金。

「哇,罰得好重啊。」而栗原先生的聲音更像是在背書!

見她驚訝表情,他繼續說明除開罰駕駛,連車輛提供者、酒類提供者、車輛同乘者也會一併處罰。而最重要的一點是,一旦因酒醉駕駛被吊銷駕照,就算三年過后有資格能重新考照也是難以再次考取,一輩子恐就此喪失開車權利。

嚇得她推開桌上所有酒類,連一口都不敢讓他碰時,他大掌用力拍她頭頂,捉弄似的以五指抓亂她長髮,接著以中文抱怨她這大麻煩兩句,惹得一旁看出點意思的佐藤出言嘲笑他。

揮開佐藤后,栗原問她:「有駕照嗎?」

「有。」雖然畢業前那段時間她心情不好,但她還是聽話照爸媽安排,考上一張不知何時才用得著的駕照。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很好。」栗原點點頭。「日本考一張自排車駕照的費用,全國平均約三十萬日圓,而這還是一次就考上的費用。」

「好貴啊!」嚇得她又大喊一聲,「雖然我第二次才考上,但也只花一萬塊。日本,果真什幺都貴。」

下回預告:

第五十七堂課新手駕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5555.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