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h文短文合集_電車h文小說短篇

睜開雙眼,沒看見周奕辰。

童盼盼坐在床上,身上蓋著的薄被滑到她的腿上。

「妳醒了。」李玥涵見童盼盼醒來了,說道。

「周奕辰人呢?」童盼盼看著四周,沒發現周奕辰的身影,目光停留在李玥涵身上。

李玥涵和裴小雯對視了幾秒,最后開口的是裴小雯。

「他有點事要處理,等等就回來了。」

童盼盼沒有懷疑,下了床整理了一下儀容。

「對了,還沒跟妳自我介紹,妳好,我叫裴小雯,妳叫我小雯或非衣就好。」

強h文短文合集_電車h文小說短篇

「我是李玥涵。」李玥涵簡單的用五個字介紹自己。

「我是袁希舜,叫我蟋蟀也可以。」袁希舜接著說。

童盼盼見他們都挺和善的,「我是童盼盼,你們好。」

寒暄過后,幾個人待在私人飛機上等紀祥和周奕辰回來,童盼盼這人好相處,所以也和袁希舜他們聊了起來。

「周奕辰在學校可是出了名的摘花達人,連大學部的學姐都被他迷的神魂顛倒。」李玥涵說。

「嘖嘖,我當時也是被他那張嘴跟一束九十九朵的玫瑰給拐走了。」童盼盼回想起周奕辰和他告白的那一天。

「在說我什幺壞話?」周奕辰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見周奕辰回來了,童盼盼眉梢一抬,雙手環胸。

強h文短文合集_電車h文小說短篇

「說你學生時期拐妹子的風流歷史。」李玥涵說道。

周奕辰臉一塌,趕緊走到童盼盼身旁坐下來,一臉討好的看著她,「嘿嘿……那些都過去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家盼盼!」

童盼盼雖然表情平靜,但心里卻是百萬只草泥馬在草原上奔馳。

「對啊,都、過、去、了!我當然不會在意啊!」童盼盼將都過去了四個字咬的非常清晰,語氣也加重了點。

周奕辰直覺不好,以往童盼盼要是吃醋了,得連哄帶求的才肯消停。

恨恨的瞪了李玥涵他們一眼,然后哄著自家媳婦去了。

「對了,你剛才去處理什幺事?」童盼盼看著周奕辰,心想他會不會又去拐女人了,語氣有些危險的說。

「沒什幺,小事罷了。」周奕辰當然不會把自己的情況告訴童盼盼。

強h文短文合集_電車h文小說短篇

「為什幺不和童盼盼說?」紀祥湊到周奕辰旁邊,在他耳邊小聲的問。

「不能讓她知道,她要知道了肯定會自責。」周奕辰壓低聲音說道。

見童盼盼也沒再追問下去了,周奕辰無奈又寵溺的看著童盼盼,將她環在自己懷里。

A市郊區

一輛黑色的吉普車停在一間廢棄的工廠外,兩個外國男人慌慌張張的從車上下來。

「老大,完了!」其中一人沖進工廠里面,大聲嚷嚷道。

坐在沙發上品著紅酒的中年男人睜開雙眼,「完了?A市是完了,湯米、羅伊,你們可是功臣之一,來舉杯慶祝吧!」

「不是啊老大……我們的行動,還有一切都被洪門揭穿了,我們安排在C國政府的內線也聯絡不上了,我們剛才在準備慶功的時候,突然來了一批警力,把我們的人都給帶走了,我們兩個冒著生命危險逃了出來。」湯米急匆匆的說道。

強h文短文合集_電車h文小說短篇

「是啊老大!我們要怎幺辦?洪門那幫人沒想到居然老早就盯上我們了……」羅伊緊接著說。

被稱為老大的中年男人瞳孔一縮,「還在等什幺?趕緊徹了,飛機呢?到了沒有?」

「我馬上聯繫!」羅伊拿出口袋里的無線電。

「那一方的反政府非法組織,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趕緊將武器全部送出工廠,并且雙手舉高投降,山姆,別做無謂的抵抗。」頗為威嚴的聲音從無線電傳了出來。

中年男人一聽,整個臉都變了,「該死的!洪門……沒想到我居然會毀在區區一個洪門手下。」

正當他在思考怎幺脫離的時候,突然關的死緊的大門被一輛裝甲車撞了進來,由于這里是間廢棄的鐵皮屋工廠,大門輕而易舉的就被攻破了。

山姆自知逃不過了,心一橫,按下藏在袖子里的一粒按鈕。

爆炸的聲響此起彼落,山姆自殺了,身旁的下人,包括湯米和羅伊,也都被炸死了。

強h文短文合集_電車h文小說短篇

「現場檢查看看有沒有倖存的人,以及尸體還有散落的尸塊都得一併帶回去。」站在裝甲車上的指揮官說道。

山姆帶領的反政府非法組織在一瞬間全部滅亡,山姆早就有準備了,要是面臨被逮捕之時,他寧愿死,也不愿投降,就算投降了,C國的政府肯定會用一切的方法逼供。

沒有倖存下來的人,但是,山姆忘了一點,他曾經為了藏匿他們所做的那些非法的行動,把資料全都放在被他鑲進手下身體里的晶片里,他以為這樣就不會被發現。

但他太笨了。

「指揮官,已經聯繫好法醫還有團隊了,將證據送往軍事醫院便可以進行解剖。」小兵站在指揮官身后說道。

「收隊。」指揮官退回裝甲車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61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