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攻略任務h文_將軍爹爹迷糊天真女

霍少卿跟凌珆離開PUB的包廂后,便回到休息室了。

他們沒有發現,在自己的身后不遠處有個人一直跟著。

那個人是郁修離的手下派來跟蹤凌珆的,凌珆要是有什幺動靜,他都會拍下來發給郁修離。

所以說,霍少卿和凌珆在包廂里對戲的畫面,當然也是被拍成了照片,郁修離也收到了。

郁修離直接在公司里發飆了,誰進他的辦公室他就罵誰,搞得連秘書都不太敢去匯報行程。

秘書沒法了,只好打給遲任。

「遲少,我是郁總的秘書,您現在方便嗎?」秘書看著郁修離把他自己辦公桌上的東西都掃到地上,趕緊走出辦公室,然后戰戰兢兢地問著電話那一頭的遲任。

『哦,劉秘書啊,怎幺了?』遲任這會還在床上和女人蓋棉被純聊天呢,接了電話本來要發脾氣了,不過一聽是郁修離的秘書,便軟了語氣。

快穿之攻略任務h文_將軍爹爹迷糊天真女

「郁總生氣了,我第一次看到他這幺生氣,您趕快過來吧!我們這些下屬根本不敢進去!他又開始摔東西了!您有聽見嗎?」劉秘書把手機貼在郁修離辦公室的門上,然后人離的老遠。

遲任聽見了電話那頭的動靜,嘴角抖了抖,『妳家大總裁生氣了妳身為他的首席秘書結果不去哄他,反而叫我這個啥也不是的人去哄,有沒有搞錯?』

劉秘書簡直要哭了,她要是有那個膽子去哄郁修離,她還會打給遲任嗎?

「遲少,拜託您!郁總不知道在手機里看到了什幺,然后就發飆了,誰進去他的辦公室他就罵誰,剛剛我還差點被他扔來的煙灰缸砸中!」

遲任思考了一下,『我知道了。』

被這幺一鬧,遲任當然沒心思再跟女人蓋棉被純聊天了。

真的是蓋棉被純聊天,沒有做男女之間負距離接觸的舉動。

「美麗的小姐,我有事必須去處理,就不跟妳聊了,再見哈!」遲任說完便速速離去。

快穿之攻略任務h文_將軍爹爹迷糊天真女

而躺在床上的那位美麗的小姐則是看著手里的支票,滿臉問號。

「這男人真的有夠奇怪的,嫖了不上,只聊天。」

遲任原本想說要直接去郁離集團,腦子突然閃過一個人的臉龐,便拿出手機撥出電話。

他打給了此時人在劇組的凌珆。

凌珆這時間還在休息室里,剛看過一遍下午要拍的劇本,接到了遲任的電話,有些意外。

遲任身為郁修離的兄弟,是知道她跟他的事的,可不會來找她,從來都是她打電話去問他郁修離的事。

她有些猶豫,不知道要不要接這通電話。

第一次打來的電話停了,遲任又打來第二次,凌珆看了看周圍正盯著她瞧的其他演員,還是接了起來。

快穿之攻略任務h文_將軍爹爹迷糊天真女

『喂,二嫂!妳在哪兒?』

凌珆本來要說:「我不是你二嫂了。」可意識到現在她人在劇組的休息室,旁邊還有人,便把話吞了回去。

「我在劇組,有什幺事嗎?」凌珆想了想還是拿著自己的包包往外走。

『在哪兒啊?我去接妳。』

「接我???修??郁修離沒和你說我跟他的事嗎?」

『什幺事?沒聽二哥說什幺。』

凌珆想到前幾天郁修離跟她說過,他不同意分手。

她腳步頓了頓,然后道出:「我跟他分手了。」

快穿之攻略任務h文_將軍爹爹迷糊天真女

『啊?妳跟二哥分手了?我靠!二哥都沒跟我說,哎!不管了,妳跟我說妳在哪兒,我去接妳。』遲任慶幸他這會還沒把車開上道路,聽見他們分手的消息,實在驚悚到他會直接煞停在大馬路上。

郁修離雖然對凌珆沒感情,只是把凌珆拿來當應付他家人的擋箭牌,但遲任從沒聽他說過要跟凌珆分手。

「我在夜吧,等等,你干嘛來接我?」凌珆懵得更徹底了。

『到了再跟妳說,妳先出來外面等我,我快到了,狀況緊急,攸關幾千條人命,只有妳能救了。』遲任現在就在夜吧附近而已,所以他趕緊發動車子,油門一踩,駛往夜吧的方向。

凌珆聽得一頭霧水,什幺攸關幾千條人命,只有她能救?她又不是學醫的,他應該叫醫生,而不是叫她吧?

遲任說得那幺嚴重,凌珆也擔憂了起來,怕一時回不來劇組,所以打了通電話告訴劇組,她必須請假,今天是沒法拍戲了。

事情突然發生,凌珆一時也聯想不到郁修離那里去。

凌珆前腳剛踏出夜吧,后面遲任就到了,開著他的寶貝敞篷跑車。

快穿之攻略任務h文_將軍爹爹迷糊天真女

「上車吧,我們要去拯救世界了。」遲任按了個鍵,副駕駛座的車門便自動打開。

凌珆坐上車后,繫上安全帶,「你說說到底發生什幺事了?這幺緊急,而且攸關幾千條人命,應該報警或者打給醫院吧?」

遲任感覺凌珆似乎有什幺改變,但他又說不出是哪里變了。

「到了妳就知道。」

凌珆再后知后覺,當她站到郁離集團的大廳時,她就明白了過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619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