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4億人在看他們的作品,但他們中98%月收入不足2000

一代武俠宗師溫瑞安先生,曾評價他作品為:“八方風雨,溫柔與悲壯。”對他的評價則是:“我見他,如直見君子,日月閑閑,鳥飛馬鳴,奇俠仙劍,一奇士也。”他是管平潮,本一代武俠宗師溫瑞安先生,曾評價他作品為:“八方風雨,溫柔與悲壯。”對他的評價則是:“我見他,如直見君子,日月閑閑,鳥飛馬鳴,奇俠仙劍,一奇士也。”

他是管平潮,本名張鳳翔,中國仙俠代表作家,中國作協會員,浙江省政協委員,浙江省網絡作協副主席,代表作:《燃魂傳》《仙劍奇俠傳》《仙風劍雨錄》等。

《第一次親密接觸》《仙劍奇俠傳》《花千骨》《瑯琊榜》《盜墓筆記》《擇天記》……不管是80、90后亦或是00后,或多或少都伴隨著網絡文學成長。

今年,是中國網絡文學(以下簡稱“網文”)橫空出世的第20個年頭。20年間,網文經歷了從青銅時代、黃金時代再到IP時代的轉變,誕生了一部部里程碑式的作品。這些類型豐富、充滿瑰麗想象的海量網文展現出蓬勃的生命力:擁有超1300萬作者、1600余萬部作品、超3.78億讀者。

如今,網文已突破早期的“單向度”運營模式,邁向影視、動漫、游戲的“全版權”開發,截至2017年底,網文改編為電影、電視劇、游戲、動漫的數量分別為:1195部、1232部、605部、712部。其中,僅影視市場的IP改編收入就超過340億元。

中國4億人在看他們的作品,但他們中98%月收入不足2000

▲由網絡小說《花千骨》改編的同名電視劇曾創下周播劇新高峰,累計播放量超180億(骨朵數據/圖)

站在風口上的網絡作家,收獲名譽的同時,也賺得盆滿缽滿。據中國作家富豪榜發布的網絡作家榜顯示,唐家三少以每年超1億元的版稅連續六年蟬聯富豪榜榜首,天蠶土豆、月關、天使奧斯卡、跳舞等網絡作家的版稅也達千萬級。

這些鮮艷亮麗的數字,彰顯了網文市場的巨大潛力。然而喧囂背后,大批網絡作家的實際生存狀況卻不容樂觀。“我們有1300萬的網絡作家,其中98%的人月收入低于2000元。”

管平潮向記者道出了自己的擔憂。作為仙俠小說鼻祖,他創作的小說《仙劍奇俠傳》改編成的電視劇,捧紅了胡歌、霍建華、劉亦菲、劉詩詩、楊冪等一眾明星。

中國4億人在看他們的作品,但他們中98%月收入不足2000

如今,全國各地大力扶持文創產業,人才依然是創意型產業的核心資源,地方筑巢引鳳,網文作家的未來又何去何從?在杭州文創產業孵化的“中國網絡作家村”,管平潮接受了的專訪。

網絡作家金字塔

98%月收入低于2000元

走進管平潮的“仙風劍雨樓”,古典園林風格的內室讓人眼前一亮。謙遜隨和、睿智沉穩是記者對他的第一印象,大概與長期寫作古典仙俠小說有關,聊天間管平潮時不時便流露出仙俠的風骨與柔情。

管平潮是跨界奇才,當年是江蘇省高考語文單科狀元,卻又在中科大選擇了工科,留學日本回國后進入網易工作,直到去年9月才辭職完全投入自己的武俠夢。

十五年的網絡文學創作歷程中,他看著身邊一路同行的人在慢慢消失,“有的人因為錢少走了,有的人因為錢多(轉行)跑了。”管平潮告訴記者,即便是在九年的互聯網高壓工作下,他也始終堅持寫作,

“最艱難的時候也是兩三天寫一次,一定要堅持。因為很多機會不堅持就沒有了。”

在這期間,他創作了《仙劍奇俠傳》《血歌行》《仙路煙塵》《九州牧云錄》等上百萬字的優秀作品。

機遇青睞有準備的人,管平潮的執著讓他遇到了IP風口,他的所有原創小說,都出售了影視游戲版權。“可以說,這是對我的獎勵,讓我可以體面的維持生活,不用為了生計奔波,而是為了夢想努力。”時至今日,《仙劍奇俠傳》游戲出到第六代,小說也出到第八本,電視劇拍攝了兩部,捧紅了劉亦菲、胡歌、霍建華、劉詩詩、楊冪等一眾明星。

其新作《燃魂傳》也將被影視化,由萬達影視新媒誠品打造,請來了之前參與執導《仙劍奇俠傳1》以及打造了爆款劇《楚喬傳》的香港地區資深導演吳錦元。管平潮透露,“《燃魂傳》是我的首部短篇小說,總長度26萬字 。”據記者了解,這部劇版權價達千萬級,除了拍成電視劇,后期不排除朝電影和游戲轉化。

從作品商業變現來說,管平潮已然是網文世界的“大神”。與之比肩的還有唐家三少、天蠶土豆、月關、天使奧斯卡等單部作品就能賣出千萬級版稅的作家。不過,談及網文作家的生存,管平潮表示,“大神”并非俯拾皆是。

“不要以金錢來衡量網絡文學的價值。首先各行各業做到頂尖的人才,收入超過頭部網絡作家的比比皆是。其次,大家不要把目光一直聚焦在頭部、頂級的網文作家身上,其實底層作者幾乎沒有議價能力,大批作品賣不出去。坦率說,作為自由職業的網絡作者,生活沒有太多保障,一病返貧是行業現狀,這個群體需要大家的關注。”

管平潮說,自己的日子算是過出來了,但很多同行的日子還很艱辛。“我們有1300萬的網絡作家,其中98%的人月收入低于2000元。”在管平潮看來,網絡作家的生存現狀,金字塔結構異常明顯,因此,他也在和一些文學網站商討,試圖解決以寫作為生的青年網絡作者的社保、醫療等的問題。

管平潮關愛同行,扶助弱小既是出于仙俠仗義的情懷,也是為了整個行業的發展。

“我在很多同行身上看到我當年的影子。其實,網絡文學的空間很大,我們不要盲目地分蛋糕,而是該想如何把這塊蛋糕做得更大。”

不忘初心

不急功近利反而是最大的利益

與只會寫作的網絡作家不同,管平潮在杭州、橫店等地開有多家工作室,還身兼中國作協會員、浙江省政協委員、浙江省網絡作協副主席等數職。

專訪空隙,管平潮熱情地帶記者參觀了“仙風劍雨樓”——這間正處于軟裝階段的四層獨棟小樓,是“中國網絡作家村”為簽約“大神級”的網絡作家免費提供的工作室,整片區取名為“神仙居”。管平潮是第一個入駐的“大神”,他的鄰居還有四位“大神”:唐家三少、蝴蝶蘭、貓膩和月關。

“十年無憂,后憑碧水隔紅塵。”管平潮用詩句告訴記者這棟工作室的使用期限是十年,同時他還向記者透露,“‘中國網絡作家村’對入駐‘神仙居’的作家有門檻要求,主要是交稅流水額方面。”

如今,全國各地都在做文創產業園區,從作家的角度來講,哪些因素會成為真正影響“落戶”的要素?

“首先是優惠政策,成了名的網絡作家收入高,優惠政策很重要。其次,是軟環境生態要好,整個城市的文化基因以及地方政府的開明程度和管理水平、執行效率。都是我們的考量標準。”

管平潮認真思考后向記者表示,選擇一個好的生態很重要,與此同時,還會重視第三產業生態。

“IP不是新鮮事物了,但網絡作家作為內容源頭,在IP浪潮下的全版權開發時代里,我們更看重全產業鏈配套的生態環境。”

如果文創產業園有配套的影視制作公司,那對作家而言將占非常重要的選擇權重,這便于作品轉化。

管平潮絲毫未掩飾自己的考量,“雖然游戲賺錢,但我更希望作品盡量朝影視轉化,真人或者動漫的都可以。”對于各地陸續打造網絡文學基地,管平潮認為是好事,“有競爭才會促進雙方都更好的發展,而不是一枝獨秀。”

從管平潮的作品類型上能看出,他偏愛古典仙俠題材,“不排除未來嘗試現實題材,但還是會以仙俠作為創作重點。”在管平潮看來,不忘初心很重要,要有自信和定力,不要盲目跟風。

“我認為古典仙俠題材的作品,是傳承中國本土優秀文化很好的載體,能夠將中醫藥、功夫、詩詞歌賦、音樂、民俗等統統融入進去。希望我能通過作品讓中國文化在互聯網時代煥發新的生機。”

管平潮告訴記者,中國網文正行駛在快車道上,但“網絡作家是看天吃飯,這部作品賣出了,不見得下一部也會順利賣出。”要學會居安思危,網絡文學應該降速、減量、提質。

管平潮說,“網絡文學要開始向精品化發展,精品化是一個趨勢、一條新路。不急功近利反而是最大的利益所在。”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66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