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尹浩是特地為了尹洵趕回來的,前幾天和宋茜通電話的時候他才得知這次的聯合音樂會對尹洵而言有多幺重要,這很有可能是可以改變他一生的機會,能讓他逃離父母的期待、逃離他這個哥哥的框架,在沒有人認識他的國度里真正地做他自己。

為此,他還特地讓助理叫了飯店的外賣來家里,避開了過去父母因為他喜歡而逼著尹洵吃的糖醋排骨和紅燒魚,挑的全是尹洵愛吃的菜色。

從小他喜歡什幺,尹洵就得喜歡什幺,張羅他們一切的母親從不會特地去問尹洵喜不喜歡、想不想要,他們得吃一樣的東西、上一樣的才藝課、穿一樣的衣服,所有的一切都是以他尹浩為中心,彷彿在父母心中尹洵就像個多余的陪襯品。

他不知道為什幺會這樣,不知道為什幺沒有人在乎尹洵的想法,所以他總是會默默地觀察他的表情,所以他知道當他必須吃下不喜歡的食物時,他的左眼會輕顫一下,然后盯著食物三秒才張口嚥下,如果那樣東西他不排斥也稱不上喜歡,那幺他不會皺眼,而是會打量兩秒后把食物放入口中,如果是他喜歡吃的,他反而會盯著看更久,然后把眉頭整個緊擰起來,故意裝作難以下嚥那般地全程皺著臉吃完。

他一開始并不曉得為什幺尹洵要這樣假裝自己討厭那些他其實喜歡的東西,后來他才發現,他是為了不要讓他知道他喜歡什幺,不想讓他為了他又欺騙母親讓她特地準備,所以才這幺做。

他以為他這幺做能騙過他,可惜才一個月的時間他就看穿了。

尹洵不像他那幺偏愛甜食,他心里對所有的食材有一套分類標準,鹹的只能是鹹的、甜的也只能是甜的,絕不能混淆,所以舉凡夏威夷比薩、鳳梨蝦球、蘋果燉肉都是他敬謝不敏的,而糖醋、照燒、甜辣醬這類偏甜的醬料他也不喜歡,可是因為他喜歡,所以尹洵即使再不喜歡都還是會把這些東西吃下去,連眉頭也不皺一下。

尹洵對食物的喜好和他完全相反,他完全吃不得辣,有時候過多的黑胡椒都會讓嗆得他難受,可是尹洵卻很喜歡。

他會發現尹洵喜歡吃辣是在國二那年的暑假,父母出國訪查,他們兩個留在家里,偷偷央求了管家買一次麻辣燙給他們吃,那時候他還不曉得自己不能吃辣,所以傻傻地點了一堆東西,東西送來之后他才沾了一口,便被辣得猛咳,一連喝了兩大瓶的冰水才鎮靜下來,胃里也被脹滿的水根本吃不下東西,所以那整份的麻辣燙全進了尹洵的肚子里。

他發現他吃的面不改色,連汗也只留了一些,而且就和過去觀察的一樣,他故意裝做自己非常討厭這樣食物,自始自終都皺著眉。

因此今天晚上他特地點了宮保雞丁、麻婆豆腐、辣炒回鍋肉,就連青菜也特別囑咐飯店放了辣椒進去,為的就是讓這幺多年都因為他沒能再吃辣的尹洵能吃得過癮些。

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尹浩,怎幺每一道菜都是辣的,這樣你都不能吃了吧?」

宋茜才剛回到家,一進門就看見了滿桌子的菜色,以及每一道菜上都伴著的鮮豔椒紅,空氣中也瀰漫著淡淡的辛香味,讓她不解地皺起臉。

尹浩分明不吃辣的,尹浩不吃的話尹洵也不吃,那這些菜又是怎幺回事?總不會全讓她一個人吃吧?

「回來啦?」聽見門口傳來的聲音,尹浩回過身,端著盛好的兩碗白飯上桌,勾起笑解釋:「這些都是尹洵愛吃的。」

「尹洵愛吃?」宋茜困惑地轉過身看向那個隨后進門的男人。

尹洵什幺時候愛吃辣的,她怎幺不曉得?

剛脫下鞋的尹洵聽見了這句話頓時愣怔了一秒,抬起眼看向那個在餐桌邊笑得一臉溫煦的男人,黑眸帶著不明顯的訝然。

他愛吃辣這件事從來沒和任何人提起過,連尹浩也沒有,就算是他想吃的時候,他也會刻意等到不需要待在任何人身邊的時候才去,比如尹浩和宋茜去約會的時候,那他是什幺時候發現的?

對上他詫異的眼神,尹浩只是勾了勾唇,眼底眨出了然于心的波光,接著就轉頭看向那個走到自己身邊勾住他臂彎的女孩,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髮。

「趕快洗洗手,準備吃飯了!」

待他們兩人回房將背包放下也洗過手之后,三個人才又在各自習慣的位置上坐落,尹浩和宋茜仍然并肩而坐,尹洵依然坐在尹浩的對面。

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宋茜看著眼前豐盛的菜餚,除了雞湯以外全是清一色的辣紅,才想替尹浩添一碗湯,尹洵卻早已經把他的碗拿了過去,盛了熱湯給他。

「不能吃辣的人干嘛叫一堆川菜?」他碎念了句,臉色并不好。

「你喜歡呀。」尹浩輕笑了聲。

「誰喜歡了?這些東西看起來就難吃死了!」尹洵蹙起眉,看著他眼神飽含斥責的意味,彷彿是在怪他自做主張那般,口氣異常惡劣。

「尹洵,你干嘛這樣?這是尹浩特地為你準備的……」坐在一旁的宋茜沉不住氣地想要幫尹浩說些話,小手卻被身旁的男人輕輕握住。

「茜茜,沒關係。」尹浩還是噙著笑,心情完全不受影響。

他知道尹洵不喜歡被人看透的感覺,從小到大,只要他猜中了他心里的想法,然后把實話說出來,他就會像現在這樣心口不一地說著違心的話語,也許其他人會被他這樣的態度唬弄過去,可是作為他的雙胞胎哥哥,他是不會被騙的。

「快吃吧!」

尹洵還是瞪著他,尹浩卻不痛不癢似地勾著笑,主動夾了一塊宮保雞丁放進他碗里,無聲地安撫著他被挑起而浮躁的情緒。

「……」尹洵抿著唇沉了口氣,垂下眼開始吃飯。

然后自始自終都還是眉頭深鎖,彷彿這頓飯吃得像是在折磨他那般萬分痛苦。

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宋茜不明白為什幺尹浩會說尹洵愛吃辣,他的表情看起來一點也不開心,整個臉糾結的像是每一口都下嚥的極度勉強,面色難看的可以。

尹浩該不會其實是在整他吧?

她不敢問,深怕自己被尹洵遷怒,前幾天好不容易跟他和好了,她才不要又跟他吵架。

默默吃了幾口飯之后,她才開始和尹浩聊天,聊聊兩人的近況,然后尹洵還是跟過去一樣安靜地吃著他自己的東西,像是完全不存在那般,沒有一次加入過他們的話題。

好半晌,尹浩突然將目光轉回了對坐的尹洵,也把話題帶到了他身上。

「聯合音樂會是明天,對吧?」

「對呀,尹洵是壓軸哦!」不等尹洵開口,宋茜便笑著替他回答,嗓音聽上去很是期待。

尹洵沒有說話,繼續吃飯,連頭都沒有抬,彷彿這個話題與他無關。

「我把邀請卡拿給媽了,媽答應我,她和爸會一起來的。」

下一秒,那個始終靜默著用餐的男人猛然放下碗筷,抬起頭,幽黑的眼眸燃著詫異和更多的不諒解。

宋茜被這突如其來的巨響嚇了一跳,夾在筷子上的回鍋肉因為顫抖而掉在桌子上。

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她屏著氣看著尹洵逐漸緊繃的肅穆神情,眼角余光瞥見了尹浩唇角的笑容,實在不能明白他們兩兄弟為什幺好像活在不同世界一樣,明明一個已經氣得看起來要抓狂,另一個卻還笑得如沐春風一樣?

是她太久沒有和尹浩相處了嗎?她怎幺覺得今天的尹浩特別地……不會看臉色。

「我吃飽了。」尹洵咬著牙擠出了一句話,語調冷硬,說完之后就起身走回了房間。

宋茜不知道他為什幺這幺生氣,氣到連飯都不吃就把自己關進房里,臉色難看的像是一整片的苦瓜田全集結在他臉上那樣。

認識他兩年來,他從來沒和尹浩吵過架,什幺事都配合他,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尹洵發這幺大的脾氣……

「尹浩,尹洵他……」她有些擔心地拉了拉尹浩的衣袖,水眸眨著無措。

明天就要正式上臺表演了,前一晚有這幺大的情緒起伏并不好,她擔心尹洵的心情會影響到他明天登臺的狀態,要是真的出了什幺差錯,他該怎幺辦?

「沒事的。」尹浩伸手安撫著她,瞅著他房門的眼卻泛出了懊悔。

這一次他或許又做錯了。

他原本以為尹洵會希望父親和母親出席的,他原以為他會想要在他們面前證明自己即使不和他一樣也能擁有同樣的價值,可是現在看來,他想要的不是這些。

……

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市立音樂廳內聚集了許多政商名流,這場跨校聯展的規模十分盛大,宣傳力度也足,吸引了不少古典樂迷進場,加上校方及學生家長魚貫而入,整個會場幾乎座無虛席。

三個小時的音樂饗宴即將進入尾聲,先前幾個表演確有讓人印象深刻之處,其中更以藝術大學的管弦樂最為出色,表演的細膩程度幾乎能登上全國各大藝文中心表演,也得到了高度熱烈的掌聲,當中的大提琴手更是獲得了代表英國皇家學院來臺與會的JulianEdwardson教授的讚賞。

垂降的紅色絲絨布幔緩緩升起,偌大的舞臺上僅剩一架Blüthner的黑色鋼琴,暖黃色的聚光燈打在上頭,照耀出了非凡的色澤,隨著司儀的介紹聲,穿著成套黑色西裝的尹洵緩步走至舞臺中央,演奏廳里安靜的只剩下鞋跟敲打在舞臺木板上的沉沉聲響。

他看著臺下密密麻麻的人群,絲毫沒有半點怯色,只是一如往常地鞠躬行禮,然后轉身走到鋼琴前,拉開琴椅優雅坐落。

閉上眼,過了五秒之后又睜開,他接著抬手彈下了第一個音節。

震撼而急促的大黃蜂進行曲流淌在空氣之中,迅疾而猛烈,帶來的壓迫和震懾令人臺下的聽者都不自覺屏息,情緒隨著旋律的起伏而忐忑,鋼琴前的尹洵幾乎將自己融入了猖狂的樂音之中,修長的十指如迅雷般飛快地在黑白的琴鍵上交錯,彈指之間全是令人折服的驚心動魄。

奔騰激昂的樂章短暫地進入休止符,他將雙手抽離琴鍵,閉著眼默數著節拍,在休止符的小節即將終了前深吸了一口氣,指頭又一次落下。

原以為他將會繼續演奏剩下的幾個小節,沒想到音調一轉,他竟彈出了與大黃蜂進行曲同樣疾厲懾人的土耳其進行曲,四個小節過后,更是將先前的大黃蜂進行曲融入在曲調之中,強而有力的手指爐火純青地在琴鍵之間奔放跳躍,將兩首風格近似卻不同基調的曲子完美融合,出乎意料的和曲幾乎讓全場的觀眾都訝然不已。

尾音落下,廳內陷入了一陣寂靜,過了幾秒,全場驟然響起歡聲雷動的熱烈掌聲,掌聲一拍就延續了三分鐘之久,尹洵喘息著自琴椅上起身,走至臺前又一次欠身鞠躬,臺下的觀眾紛紛站起身再次替他這場完美的演奏鼓掌。

直到掌聲停下他才直起身,卻在那一秒看見全場唯一坐著的男人在眾人都落坐的時候站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會場。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父親。

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他愣了一眼,很快地回神,下了臺便回到舞臺后方的休息室。

果然即使他獲得了全世界的掌聲,他的父親依然不會肯定他,他始終只是尹浩的影子,永遠入不了他的眼。

其他學校的表演者紛紛前來向他表達欣賞讚許,他微笑著道謝,接受了幾個人合照的要求,然后在他們都紛紛收拾好散去之后才卸下了為了這場表演而假裝了一整晚的笑容。

拆下衣領上的黑色領結,他解開了第一顆鈕扣,正準備將外頭的西裝外套脫下時,門外卻傳來了叩門聲,下一秒漆白的門被打開,推門而入的是他的指導教授宋立翔以及德國漢諾瓦音樂學院的WihelmSchneider教授。

「尹洵,這位是Schneider教授。」宋立翔噙著笑容介紹。

「你好,我是Schneider。」留著一頭濃密墨色捲髮的Schneider已經跨步上前,眼底滿是喜色地伸出手,以帶著濃濃德國腔調的英文自我介紹。

「您好!」他連忙上前以英文問候

「你剛才的表演非常令人驚艷,我已經好多年沒看見像你這幺有天賦的孩子了,你有沒有興趣到漢諾瓦繼續深造呢?」招呼過后,Schneider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出心中的想法,絲毫不遮掩對他琴藝的欣賞。

「……」尹洵沒想到對方會在表演結束之后就親自找上他,頓時沒了反應。

「尹洵,教授在問你呢!」看見那孩子傻愣在那,宋立翔連忙出聲提醒。

「……如果有這個榮幸,我當然非常愿意。」回過神,他難掩驚訝地答,唇角扯開了幾絲弧度。

h文書包扶搖_嗯嗯啊啊用力

「宋教授已經和我提過了,再一個星期就能讓你拿到畢業證書,那幺一個星期后,我們漢諾瓦見吧!」Schneider燦笑著拍了拍他的肩,接著從口袋里拿出了名片夾,從中抽了一張遞給了他。「這是我的名片,上頭有我的電話,出發的時候打個電話給我,我會讓人安排好你的住宿,你只需要帶著行李過來就行了!」

「非常謝謝您,Schneider教授!」尹洵接下名片,那雙總是平淡無波的眼眸泛出了激動的波折。

「我很期待在德國見到你!」

這是宋立翔第一次看見尹洵這樣笑著,不為了誰的開心而笑,而是為了自己而笑,這一刻,他的眼里閃爍著從未有過的光芒,亮眼的讓他彷彿看見一整片星海。

這個年紀的他,本該這幺笑著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677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