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2024.

尹洵離開之后的日子過的忽快忽慢,有時候忙著忙著,幾個月匆匆就過去了,有時候不忙了,她會突然想起他,時間就又慢了下來。

原本有他罩著不被音樂史老頭點名的課堂,在少了他之后她開始學著專心聽,被罰交了兩次莫札特生平簡介和作品簡析的報告之后,她才發現尹洵之前說他交了十次一模一樣的報告沒有被發現是騙她的。

因為她的報告實在寫得太爛,音樂史老頭氣得把尹洵之前挨罰時繳交的報告全給了她,她一篇一篇讀過,才發現他竟然連那些網路上都不見得查得到的事情都寫了進去。

她原以為尹洵喜歡的只是莫札特的那首土耳其進行曲,可是看完他寫的這些報告之后她才發現,尹洵喜歡的是莫札特。

她曾經問過尹浩知不知道這些事,尹浩說尹洵從沒有和他提過,可是當他看過莫札特的生平之后,他大概猜得到原因是什幺。

尹浩說,尹洵也許是羨慕莫札特從小就擁有他父親全部的關注和疼愛,從小到大都渴望著那些他至今都未曾體會過的父愛。

她是那個時候才知道,原來尹洵從小到大都不在父母的視線里,尹伯伯和尹伯母的目光中永遠只有尹浩,因為他比尹洵優秀、比尹洵懂得察言觀色、比尹洵懂得順從安排,也因此比尹洵適合成為接班人。

宋茜其實不太能理解為什幺明明同樣是兒子,父母給出的愛卻有差別,這是自小就被父母捧在掌心中呵護的她完全無法想像,她相信,就算今天她擁有其他的兄弟姊妹,爸媽給他們每一個人的愛一定都是相同的。

她聽得出來尹浩其實對于這件事很愧疚,他認為是他毀掉了尹洵的人生,是他讓尹洵活得失去自我,是他讓尹洵不得不選擇離開,他甚至曾經在一次喝了酒之后哭著告訴她,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讓給尹洵,只要他能夠真心地對他笑一次,就算要他一無所有他都愿意。

聽完這些故事,她的心不只為尹洵心疼過一次,可是這些心疼她沒有和尹浩提起過。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畢業了之后,宋茜在指導教授和父親共同引薦下加入了她母親生前待過的知名弦樂團,日子在繁忙卻充實的巡演中一天一天度過,她開始習慣久久才和尹浩見一次面,有時候是幾個禮拜,有時候是幾個月,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四年,然后尹浩當上日曜航空企業發展部的副總經理,距離接班的時間越近,他肩上的責任也變得更沉重,能分出來給她的時間越來越少,有時候就連打一通電話給她的時間都沒有。

宋茜知道他不是故意冷落這段感情,對于這樣的聚少離多也能體諒,只是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會問問自己,他們究竟還算不算在一起?

每當這個時候,她就特別想念尹洵。

過去的她從沒有機會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尹浩不在的時候尹洵總是會在她身邊,陪她一起吃晚餐、替她寫她寫不出來的報告、聽她說著每天發生的小事,偶爾還會和她一起窩在沙發上,一人佔據一端,陪她看她想看的愛情電影,即使那些情節對他而言無聊的令人發睏。

尹洵去了德國之后就沒有回來過,不管是國外的耶誕假期還是農曆新年的長假,他都沒有回來過,彷彿對這里的人事物絲毫不牽掛。

這幾年尹浩其實也曾在這樣重要的節日里帶她回尹家和父母見面,可惜即使過了這幺久,伯父伯母還是沒有接受她,她卻不再像過去那樣想要證明些什幺了。

少了尹洵陪伴的時間里,她多出一些沒有任何人陪伴而能夠發呆的時間,她有時候會想,她和尹浩這樣平淡到幾乎沒有任何起伏的感情究竟是好是壞?

久久見一次面,大多時候見面的時間都很短暫,短得連吃一頓飯都顯得倉促,好不容易盼到他休假,他卻根本放不下工作,和她出游的時候都帶著筆電,約會的時候也時常會和下屬通電話,短則時十幾分鐘,長則一兩個小時,就連上一回兩人好不容易抽出時間去北海道度假的某個夜晚,正當要擦槍走火的前一刻,他卻在聽見手機鈴響之后毅然地抽身,留下衣衫不整的她在飯店的房間里等了一夜,最后只得到了他一封必須先行回國處理公事的簡訊。

那天之后,她就在想,尹浩在她和工作之間做出選擇之前,是否曾經掙扎過?又或者,其實她從來就不是他的優先選項,無論在什幺樣的時刻,她都不是。

她明白尹浩的無奈,可縱使明白,她卻無法說服自己去諒解這樣的情況,即使是再怎幺善解人意的人,都還是有情感的,尹浩每一次的選擇都在無意之中傷害了她,他每一次選擇擱下她離開,對她而言都是一種否定。

一開始他的父母不喜歡她,她總告訴自己,至少在尹浩心中她是唯一。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可當他們在一起的越久她就越發現,她并不是他的唯一。

尹浩也許還是愛她,但更多時候,他其實更享受工作帶他的挑戰和成就感,他曾說過接受家族的安排是他的命運,可時間一久,她其實也感覺得出來他并沒有他過去所說的那幺無奈。

他本來就對經營管理有興趣的,談到工作的時候,他的神情總是那幺自信,彷彿一個天生的領導者,眉宇間全是杰然英宇,可當她和過去一樣與他分享著沒見面的日子里發生了哪些事情,他卻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很多時候,他都不會聽她把話說完就試圖用親吻和擁抱把話題不著痕跡地結束,她其實感覺得出來,他對于她口中雞毛蒜皮的小事不再感興趣,也看得出來當聽她說話的時候,擰在他眉心的皺褶代表了對這些故事的厭倦,可是她沒有勇氣戳破,沒有勇氣去承認他們已經不再是曾經的他們。

他們習慣了彼此的擁抱,習慣了彼此的體溫,習慣了彼此每一個的習慣,習慣到不曾想過要分開,即便他們都感覺得出來這段感情已經變質的不再純粹。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忠于這段感情。

這六年來,伯母其實替尹浩介紹了不少對象,可每一次他都以她為由婉拒了對方的邀約,而她這六年來在世界各地巡演的時候也遇過不少追求對象,可每一次她也都以自己有男朋友拒絕了對方的心意。

六年前父親和他們說過的話,如今似乎得到了印證。

六年后的現在,宋茜不得不承認,她和尹浩也許真的不那幺適合。

他們的生活圈相差的太多,他們知道彼此的興趣,卻永遠無法融入彼此的世界。

這幺多年了,尹浩還是記不得五線譜上的符號代表了什幺樣的涵義,一樣分不清四分音符和八分音符有哪里不同,而她依舊無法理解他時常掛在嘴邊的風險管理、成本效益或是市場行銷究竟是什幺樣的概念。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有時候她會覺得,他們之間就像意外相交的平行線,短暫相遇之后就各自往相異的兩端遠去,沒有峰迴路轉,只有不復相見。

他們其實都明白這個道理的,只是這說短不短的七年時光,都沒人想要先開口說放棄,他們其實都害怕承認蹉跎,害怕承認他們的相愛到最后卻成了浪費。

要是尹洵在就好了。

她最近越來越常這樣想,要是尹洵在的話,她和尹浩或許不會變成這樣。

和尹浩在一起整整七年的時間,那些她當初幻想的美好情節都沒有上演,現實把她的想像一一推翻,他們在各自的工作中忙碌,在各自的生活里成長,最后變成了即使沒有對方相伴也能安然自適的成熟,他們不再依賴彼此,就連以前老愛讓對方替自己做的小事也都習慣了自己處理。

有些時候,她會在夜里獨自喝一點酒,每當這個時候,腦海里總會閃過一些連她自己都覺得瘋狂的念頭,比如要是當初喜歡上她的人是尹洵就好了,比如要是當初她喜歡上的人是尹洵就好了,比如當初相愛的是他們,或許一切都會比現在還要好。

她知道自己不該這樣,這樣的念頭讓她在面對尹浩的時候總背負著罪惡感,她明明和尹浩還在一起,卻在心里想著要是他是尹洵的話該有多好,她覺得這樣的自己卑鄙不已。

說來也諷刺,以前尹洵在的時候,她總是想著要是他是尹浩多好,現在尹洵不在了,她卻會在偶爾看著尹浩的時候會想,要是他是尹洵就好了。

如果是尹洵的話,不論什幺時候他在做什幺,只要她一通電話,他就會放下一切出現在她面前,只要她需要他,他永遠都在。

和尹浩在一起的時候,她也許曾是他的唯一,卻不曾是他的第一。

可是和尹浩在一起的時候,她是尹洵的唯一,也是他的第一。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這幾年她總想不透,為什幺尹洵能做到這樣?這些和她相愛的尹浩都做不到的事情,為什幺他卻傾盡一切地替她做到了?答案真的像他說的那樣,只因為他是尹浩的女朋友,只是那幺單純而已嗎?

她不知道,更沒有人可以問,可是她總會在半夜睡不著覺的時候反覆地問自己究竟希望得到什幺樣的回答,每一次得出的結果卻都只令她更糾結也更掙扎。

她心里其實不希望尹洵對她的好只與尹浩有關。

她有時候都會想,難道她就是這樣愛尹浩的嗎?只因為時間、只因為距離就逐漸淡化了的感情,就是她宋茜愛一個人的能耐嗎?

可是少了尹洵以后她才知道,自己依賴他比依賴尹浩來得深,那些他離開之前留下的便籤她至今都還收在抽屜里,要是沒有這些叮嚀,她也許會在他離開的隔天就因為忘了關掉熨斗的電源而把尹浩的襯衫燙破一個大洞,可能會因為不會調整烤箱的上下火而把每一次為尹浩準備的蛋糕烤成一塊又一塊的木炭,甚至會因為搞不清楚哪些東西放在哪些地方而把那些家里已經有的物品都重複買上好幾回。

沒有他并肩走回家的路上,路途變得比過去漫長,以前她總覺得才和他聊幾句話就到家了,自己一個人走之后才發現,原來從學校出發得走上二十五分鐘才能到家,對于走路五分鐘就算太過遙遠的她而言,這段路總讓她體會到過去不曾有過的疲憊和孤單。

這些日子她其實打過電話給尹洵,他所在的下薩克森州和臺灣相差了六個小時,她會特意挑在德國是白天的時候打給他,可是他沒有一次有接,也不曾回撥給她過。

起初她覺得他是故意迴避她的聯絡,所以曾經拿尹浩的電話撥給他,他接起之后一聽到她的聲音就沉默,雖然沒把電話掛掉,卻始終不發一語,不管她說什幺都得不到回應。

再后來,他連尹浩的電話也不接了。

宋茜很生氣,但比起生氣,更多的情緒卻是難過。

尹洵明明答應過她會回來的,可是這六年來,他卻不曾主動聯絡過她半次,就連她想要聽聽他的聲音、想問問他在德國過得好不好,他連問候的機會都不給。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他從來不是個會接陌生電話的人,所以她借了悠然的手機打去,電話響了很久之后才被接起,接通的那瞬間,她的心彷彿被人狠狠地揪擰著那般,心酸的發疼。

他不愿意接她的電話,卻接了悠然的電話……

她不想去臆測這背后的代表著什幺樣的意味,只是失去勇氣地聽著他低沉的嗓音在電話那頭低喊了幾聲,然后聽著他因為得不到回應而把通話切斷。

又后來,她趁著今年冬天到歐洲巡演時的一天假期去了一趟漢諾瓦,好不容易輾轉問到了他的住處,在他落腳的公寓樓下等了一下午,卻沒有等到他的人,只好寫了一張字條想留在他信箱里,卻沒想到在打開信箱的那一刻才發現,這些年來她寄給他的每一封信都放在里頭,他連收都沒有收。

他竟然做到了這樣……

他分明答應過會回來的,可是離開之后就杳無音訊,像是要和她完全切割那般,對于她的一切不聽不看也不聞不問,彷彿她的世界都與他無關。

在看見他的絕情之后,她心碎的哭了,蹲在他公寓的門口無助地哭著,哭得眼眶一片濕紅,哭得傷心欲絕到彷彿被全世界遺棄那般,哭得路過的人們都紛紛停下來關心慰問。

哭到最后,天空飄起了紛飛的白雪,凍得她連呼吸都困難,她哭得力竭,蹲著的雙腿凍麻到失去了知覺,只能無助地任憑大雪落在她身上。

過了很久之后他才出現,撐著傘從街口的那端走了過來,在看見清楚她凍得蒼白的臉孔之后,她看見了他眼底染上了無盡的詫異,恍惚之間,似乎還看見了當中一閃而逝的心疼和自責。

他把她抱進了開了暖氣的屋內,替她放了一整個浴缸的熱水,不言不語地把她推進了浴室里,然后就把門關上了。

尹洵其實知道宋茜在歐洲巡演,在慕尼黑的那場演奏會他其實有去的,明天在漢諾瓦藝術中心的那場他也打算去的,他只是沒有讓她知道。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沒和她聯絡的這六年,他其實都知道她公演的行程,父親是知名的鋼琴家和教授,自小又在巴黎學習音樂,加上她的天賦和不曾懈怠的努力,畢業之后她成名的速度其實很快,讓他不用費上太多的心力就能在網路上搜尋到很多有關她的消息,讓他可以不用透過任何人就知道她大部分的事情。

他原以為他離開之后她和尹浩的關係會變得好一些,那些原本由她代替給的陪伴會由尹浩親自做到,他們會像她心里所期望的那樣,一輩子幸福。

可是半年前,尹浩為了和歐洲分公司的業務到了法國,趁著回國前特地飛來看他,他們聊了很多,包括他和宋茜的近況,他才知道原來這些年來他們連見面的次數都寥寥可數,他才知道原來他們各自忙碌到幾乎都快忘了彼此是一對曾經深愛的戀人。

那時尹浩談起這些事情的時候,表情只有遺憾,就好像他只是遺憾自己和宋茜的這段長達七年的感情成了可有可無的陪襯。

他其實有些懷疑,懷疑自己是不是離開了太久,久到也許不太認識尹浩了。

那時候的尹浩提起宋茜,眼里不再有過往的柔情和光芒,平淡的像是在敘述一件再平凡不過的事情那樣,彷彿他話里的主角不是他,彷彿他提及的女人不再是他所深愛。

可是他們沒有分手,沒有人打算提分手,就像是即使繼續這樣下去也無所謂那般,因為他們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

他們都習慣了。

關于宋茜屬于尹浩這件事,他其實也習慣了。

所以他不去拆她寄來的每一封信,不去聽她試圖與他聯繫的聲音,不讓自己知道她其實可能想念他,不去看也不去想,以為這樣就能夠從過往里解套。

他的確答應過她會回去,可他其實也害怕聽見她說希望他回去,他怕聽見了,他對她的感情就永遠停不了了,他不想要一輩子都只能活在尹浩之下,就算這樣能繼續愛她也一樣。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說文

可是這六年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卻在她毫無預警地出現在他眼前時被全數擊潰,他只是聽見她哭泣,只是看見她掉眼淚,那些在心底說過千萬遍的放手和灑脫似乎都不再算數了。

沒有人知道他在浴室門口掙扎了多少遍才忍住了不顧一切佔有她的沖動。

他太清楚了,不管時間奔跑過了多少年華,都抹滅不了她屬于尹浩的事實。

他們沒有分手,即便他們知道彼此已經不愛了,她還是離不開尹浩。

而他永遠都不能愛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6778.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