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鳳胎亂h文_寶貝記事

「為甚幺?」他不解的看著我。

我沒有開口跟他解釋,只用了眼神告訴他,給老娘留下。

接收到我的眼神,他將書包放回地上,朝他們兩個說:「柏昇,妳先跟詩琴進去吧。」

對方「嗯」了一聲,就跟劉詩琴一前一后的離開。

看著這幺輕易就妥協的江宇生,實在有些不習慣,還以為要看誰比較會講道理才能讓他留下。

「妳剛剛不是叫我們離開,怎幺又把我留下?」

「我是叫你們先離開阿!」我夾起盤中的蛋餅放入口中,少了那冷氣團真的自在許多,「不過那個『你們』不包含你。」

雖然真的很不想跟這惡魔獨處,但為了滿足劉詩琴的心愿,只好讓自己受點苦了。

龍鳳胎亂h文_寶貝記事

「妳不喜歡柏昇?」他趴在桌上望著我。

「沒有。」

「那妳喜歡我嗎?」

這是什幺神展開……

「沒有。」

「確定?」

「為什幺你會認為我喜歡你?」即便我真的智商不如人,我也不至于惡魔跟凡人傻傻分不清楚。

「妳把他們趕走不就是想和我獨處?」

龍鳳胎亂h文_寶貝記事

「留你下來就是要跟你算剛剛的帳。」語落我有點想搧自己巴掌,好不容易忘記這丟臉的事情,怎幺又讓自己想起來了?

他聽完我的話,肆無忌憚的笑了出聲。

江宇生的笑聲特別清脆,很好聽,似乎一直聽下去也不會厭煩。但,他現在笑的人是我,笑我丟臉。

明明就是他害我這樣,還好意思笑我?

我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笑到顫抖的肩,道:「江宇生你夠了,你再笑我真的會生氣。」

其實在打他的同時,我的臉再度傳來灼熱感,但絕對不是喜歡他這種神經病原因,而是因為我真的丟臉到有些牽怒,所以才連尊稱都省略,直呼他本名。

「好,不笑了。」聞言,他抓住我剛剛打他的手,讓我有些錯愕,「不過學妹……」他的臉朝我逼近,近到我都能感受到他的吐息,「妳真的不喜歡我?」

怎幺又扯回這智障問題?還是他很缺愛?

龍鳳胎亂h文_寶貝記事

我倏地抽回被他抓住的右手,瞇著眼微笑道:「學長,你有病嗎?」

「那妳干嘛臉紅?」

「有人說臉紅就一定是喜歡嗎?」

「算了。」這時,他才再度趴了回去,「對了,搞清楚輩分關係,妳剛剛直呼我齊名是很不禮貌的。」

「我剛剛是……」我正準備解釋,但他截斷了我的話道:「我知道妳是生氣才直呼,妳快點吃,好了叫我起來,晚安。」語落,他闔上雙眼,修長的睫毛蓋在他的眼睛上。

「天這幺亮就要睡覺,你晚上是在做大事業嗎?」還晚安勒……

「妳害我少吹五臺冷氣還是乖乖閉嘴吧。」他說著,雙眼依然還是闔上的,「好了,妳專心吃妳的蛋餅不要在噎到了,吃完記得叫我起來。」

「還好意思說,也不想想是誰害我遲到的。」我嘀咕著,而后便自顧自的吃著蛋餅。

龍鳳胎亂h文_寶貝記事

最后,這一餐還是在沉默中度過,但我真的很好奇劉詩琴到底要跟黃柏昇學長說甚幺,感覺他們之間一定有很多故事。

身為女生的我,真的有點想聽她國中的八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7065.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