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被男主人打光屁股_雙腿被分到最大用繩子綁住

**

永樂二十二年明成祖駕崩后太子朱高熾順理成章的繼承大統立年號洪熙,其實皇祖明成祖朱棣還年輕時多次想立二子朱高煦為太子,可由于朱高熾的王妃張氏頗有手段且生下的皇孫朱瞻基聰慧過人甚得成祖的心所以最后還是立了朱高熾為皇太子,而朱高煦則封了漢王,可朱高煦差點就能掌權哪甘心只做個漢王,一直到現在仍野心勃勃伺機奪權。

處州知府蘇堅年二五,因為人清廉正義年紀輕輕已當上知府,結交朋友從不論身分高低只論道德人品這才剛辦了毛商販做的歹事,在府上設了簡單的宴席款待摯友朱瞻墉,朱瞻墉是今年剛繼任皇帝大位朱高熾的嫡三子,年十九模樣不似父皇反倒神似皇祖明成祖,朱瞻墉身高七尺有余長相玉樹臨風論文論武皆不差,但傳聞他性格太過倜儻不羈所以未曾被當成繼承人選,而同胞皇兄朱瞻基過于出眾從小就倍受關注和栽培早從明成祖在位時就早早立朱瞻基為皇太孫欽定其成為未來的繼承人,朱瞻墉這邊也無心爭那把龍椅自幼沒受到過多管束的他遂順著自己的意愿長大成人。

蘇堅舉杯面朝朱瞻墉道「此次還得多謝三爺,若非你派人來報,我還不知道毛勇英那伙人在我管轄範圍眼皮底下做了那幺多壞事,敬你一杯。」

既是認識已久的好友朱瞻墉也不做作欣然大方的飲下了蘇堅的敬酒,隨后替蘇堅滿酒「也不完全是我的功勞。」

私底下蘇堅也不把朱瞻墉當成皇子般處處恭敬小心應答,自然的喝下朱瞻墉給他添的酒「愿聞其詳。」

「那人叫夏灼,確實是我建議他去給你通風報信的,但此次大功臣可是他。」

蘇堅似乎沒有很困惑,卻還是問道「聽你這幺說,難道夏灼真不是你的人?」

女仆被男主人打光屁股_雙腿被分到最大用繩子綁住

朱瞻墉繼續喝著酒笑著搖頭。

「難怪我看著眼生也有懷疑過他是不是你的人,在玉場他幫忙捉拿歹人時,我見他年紀還不大出手卻相當凌厲,不論招式或是處事方式也不像是你的人,雖他不是你的人但若非你在大多數私兵飯食里下迷藥我們也不能那幺順利。」

朱瞻墉沒著重于自己的貢獻倒是繼續聊著「夏灼雖不是我的人可來頭也不小。」

「難不成他身份還是什幺郡王、將軍之類的?」蘇堅是挺好奇從朱瞻墉這個王爺口中說出的「來頭不小」究竟是何方神圣。

見蘇堅很是感興趣朱瞻墉也不賣關子了「倒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夏灼和竹先生關係很不一般。」

「那還真是個傳聞中的大人物!你是怎知的?」蘇堅差點沒從椅榻上跳起。

「我先前曾親眼見過他和竹先生一起現身。」前段時日朱瞻墉為了調查京城的人口販子曾喬裝混入其中,他就是當時遇見了夏灼華并對她留下很深的印象以至于朱瞻墉在玉場一眼就認出女扮男裝的夏灼華,他說罷從懷中拿出一方帕巾,打開帕巾是一疊整理過的青竹葉「還有這疊竹葉是他的東西。」

未待蘇堅從訝異中回過神來,知府的小吏進來通報「稟告蘇大人,我們派去跟蹤的人被發現了,對方知道是大人派人跟蹤后,他說正好有事想找大人商量,如今在大廳候著。」

女仆被男主人打光屁股_雙腿被分到最大用繩子綁住

蘇堅示意小吏把人請進來,又向朱瞻墉道「是夏灼來了,說人人到,我因懷疑他的身分就先派人跟著,殊不知被夏灼發現了,不過他來了正好我有意將他納為己用。」

朱瞻墉起身走到內屋,蘇堅連忙問道「你與夏灼也算是見過幾次面,不趁這次機會介紹認識?」朱瞻墉人在內屋說話,聲音還是很渾厚具穿透力「且聽聽你們的談話再說。」

「也是,你身份較敏感。」蘇堅點頭自言自語。

**

跟著小吏進到知府內廳,蘇堅很是客氣招呼著我坐下喝茶。

「我讓人跟著你的事,夏兄弟可別生氣,我就是官當久了難免疑心較重。」蘇堅命人給我置酒杯、滿酒,我觀察廳內擺設、酒食來推測,在我還沒到之前蘇堅應是在宴客。

自從震雷出事后我就戒酒了,但礙于蘇堅算是難得的好官我也不好太不給面子還是意思意思沾了一點「不要緊,我也正好有事想找蘇大人。」

「夏兄弟好度量,只是夏兄弟說有事找我,敢問是何事?」

女仆被男主人打光屁股_雙腿被分到最大用繩子綁住

我不喜說話拐彎抹角且蘇堅為人我算欣賞便直說來意「想問問蘇大人會如何處置毛勇英和他雇的那幾個私兵?」

「他們做那幺多壞事,經調查后罪證嚴重的當然是斬首示眾,罪行較輕的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蘇堅頓了頓又試探的開口「夏兄弟是想替他們求情嗎?」

疾惡如仇的我親身經歷過他們的暴行又怎幺可能會可憐他們「天理循環、善惡有報,該怎幺處置便怎幺處置,只是我想保一人性命。」

「夏兄弟立了大功我理當答應你的要求,可我還是想知道為何?」

「此次我會知道蘇大人在春江樓也是多虧了一位私兵,所以心想他也許不是那幺十惡不赦之人,他身長挺高,聽人似乎叫他阿墉,還望蘇大人饒他一命讓他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蘇堅眼神有一瞬間不自然的飄移,又忙笑「既然如此那我自當答應你的要求。」

「多謝蘇大人。」作揖后便起身打算告辭。

「唐突一問,夏兄弟是否認識竹先生?」

女仆被男主人打光屁股_雙腿被分到最大用繩子綁住

我被蘇堅突如其來的問題給驚了下,還是故作冷靜「不認識。」

「可我的人說這東西是從夏兄弟身上落下之物,這可是夏兄弟的東西?」蘇堅把東西放在桌上。

走近一看,那確實是我的竹葉,可我已不記得是何時掉的,只是冷冷的反問「是我的東西,可依蘇大人所說,難不成身上有竹葉的都和竹先生有關係了?」

「自然不能一概而論。」蘇堅為愣后依舊笑著說話「竹先生十分神秘,我只是好奇說不定你和竹先生有什幺關聯。」

「沒什幺關聯,只是,若我真與竹先生有關,蘇大人是要將我斬首獻給皇上還是活捉逼問我竹先生的行蹤?」我反客為主的提出問題,我一向知道官府對義父的存在挺有芥蒂的,我也是真心想知道他們身為朝廷命官對義父的看法是什幺。

「夏兄弟說笑了,雖然竹先生與我們官府用的方法不一樣但一樣都是為了百姓好,說實在撇開立場不談我還挺欣賞竹先生的。」蘇堅說這話看起來不像謊話。

我話里雖是在褒蘇堅可反之也是在暗諷那些貪官污吏「若每個官員都像蘇大人這般愛民勤政恐怕也不需要竹先生了。」

「哈哈,我就當夏兄弟是在夸我了。」蘇堅又舉杯,而我依然意思意思的喝了一點,他又一問「我還挺欣賞夏兄弟的,不知夏兄弟可否愿意來我手下做事?」

女仆被男主人打光屁股_雙腿被分到最大用繩子綁住

「我自由自在慣了,實在不適合待在官場上。」說罷這回真告辭離開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771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