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隔日火神過來學校的時候,嘴里不斷的碎碎念著。

畢竟昨晚自己被那兩人盯著就不自禁選擇逃跑了,這大概歸功于自己那求生的野性本能吧?

然后就忘記自己要拿票夾的事情,害得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需要再另外購票搭車回家。

「到底在干什幺啊我。」

火神這幺嘆氣的時候,昨天本來以為很無害的柑凪,還有可能是自己即將進入的球隊經理,看到她的出現就讓自己嚇愣了。

當然柑凪也發現火神那像是看到怪物的眼神,輕蹙眉頭的向他詢問。

「火神同學有事嗎?」

「啊、沒事!」

然后趕緊坐下來不再跟柑凪對上眼,當然柑凪也坐到位置上預習功課。

今天放學便是預定好的籃球部新生入部體驗,柑凪看到手機上里子傳來的經理召集令后,把在隔壁班的熙抓到二年級的教室。

作為經理的兩個女孩在下課的時候就來到二年級的教室找隊長和教練,雖然作為教練的里子去洗手間不在。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看到日向的身影,熙就拉著柑凪跑到他面前。

「學長,我和可愛迷人的小柑凪來了。」熙一如既往地俏皮,但這讓人看了超想打下去的。

「我怎幺攤上這幺個蠢蛋?」柑凪神色顯些無力,突然冒出想要轉回椚丘的想法——如果留在那里的話是不是……不!我才不想在處理那兩個學神之間的糾葛——然后馬上打消轉回去的念頭。

「筱崎,雖然妳是女孩子,這幺欠揍我可是會毫不留情地揍妳。」日向印堂發黑的折手指,顯然已經忍不住要揍下去了。

「咿呀!學長打算欺壓學妹嗎?」

「先給我閉嘴熙。」

柑凪一記肘擊順利將熙暫時打啞,剛好里子從洗手間回到教室,看到他們對待熙的狠毒非常無言。

不過還是迅速地交代事項后就讓兩位后輩離開,而作為球隊經理,第一項的任務就是通知新生集合;第二項便是,在放學前準備好所有人要用的毛巾和水瓶。

「那幺第一項就拜託妳啦!我就去處理第二項的工作,畢竟我好歹也是前帝光籃球部的經理呢!」熙得意洋洋地抬高下巴。

「那還真是厲害。」柑凪用著棒讀的語氣回應。

「妳那種語氣又是什幺意思啊!」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熙在吐槽后,踏著輕快的步伐前往下個目的地,而柑凪也跑去各班通知新生入部體驗的活動。

不過柑凪在回到班上后,看見火神已經睡死在座位上,只好拿紙條寫下通知后壓在他的鉛筆盒下方,當然也告訴坐在后方的黑子。

兩人合力分工將事情都拉在放學前完成,放學約略十人站在體育館中央準備參加入部體驗。

「好!一年級都到齊了呢!」小金井的聲音貫徹全場,不管是社團顧問還是部內的前輩也都到齊了。

這時看到里子正在跟伊月討論事情的一年級也開始有些小碎動,「我說,不覺得那個經理很可愛嗎?」

「是二年級吧?」

「只要在性感一些的話──」

聽到他們的發言,日向毫不猶豫地揮出拳頭揍向在小聲交談的兩個一年級,降旗光樹和河原浩一。

「大白癡,才不是這樣。」

揍兩人的后腦后,里子也走到一年級前方。

「我是男子籃球部的教練,相田里子,請多指教。」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對于里子的自我介紹,讓人不禁詫異的發問教練不是坐在大門旁邊的老人嗎?

「那邊是我們部的顧問武田老師。」

「這有可能的嗎?」

「要說經理的話可只有這邊的兩位喔,學妹先自我介紹一下。」里子的視線移向兩個少女,拿起哨子嗶了一聲。

熙跑到一年級前面,將伸有兩只手指的右手放到眼睛前方,十分俏皮的開始自我介紹。

「我是一年C班的筱崎熙,是帝光中學籃球部前經理,今后請多指教。」開始說話的瞬間,原本黏住的食指和中指分開成「數字二」。

聽到眼前的女孩是傳說中的帝光籃球隊出身,所有的一年級都發出驚嘆聲,畢竟能讓帝光中學的經理來的話,就代表這間學校也是有實力的不是嗎?

很可惜的真相是熙只是擔心柑凪還有想要跟她再同校才來的,畢竟很擔心她在那件事后就變一個樣了。

「一年B班的緒方柑凪,請多指教。」柑凪較為清冷的自我介紹,并向一年級鞠躬,看起來是非常乖巧又有禮貌的孩子。

聽到柑凪的自我介紹,又有人開始碎動了。

「緒方柑凪……不是那個新生致詞的嗎?第一名考進來的。」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火神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非常驚訝原來柑凪不只是暴力而且還很聰明!在這之后聽到火神的第一印象的柑凪,直接用暴力來對待他。

熙聽到柑凪簡短俐落的自我介紹,不太高興地幫忙補充,「誒?柑凪你應該要說可愛迷人的前校花才對啊!」

「如果現在時間允許的話我希望能夠好好跟妳到旁邊談談人生。」

柑凪面無表情地看向熙,熙只能扁著嘴別過頭低語:「真不可愛,以前那個超活潑的柑凪去哪啦?」只不過當事人倒是沒有理會熙的抱怨。

「好了,兩位可愛的學妹經理和武田老師都介紹過了,首先你們就──」背對一年級的里子瞬間轉身,「把上衣給脫了!」

「誒?為什幺?」

驚訝歸驚訝,大家還是乖乖地脫下襯衫裸露上半身。

光看身體就知道體力數值,這就是運動訓練員的女兒,相田里子自幼所鍛鍊出來的能力,可當里子走到火神面前時,只是傻楞楞的看著火神精壯的身體。

「教練,妳在發什幺呆啊?」日向喚回里子的意識。

發現自己走神,里子趕緊繼續接下來的動作,「抱歉,那幺我看看……」

「全部都看過了吧?火神是最后一個。」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是嗎?誒,黑子同學在這里面嗎?」

當日向說出帝光中學時,又有不少人議論紛紛。

「筱崎,妳們有看到黑子嗎?」伊月向經理們詢問,得到的答案是否定。

「那看來今天請假了呢,那好了,可以開始練習了!」

才剛說完的當下,頂著一頭淺藍髮的黑子就出現在里子的前方。

「不好意思請等一下,黑子是我。」

因為黑子突然出現,里子果斷被嚇到,在驚呼聲準備發出來時,柑凪已經迅速上前摀住嘴。

「能不能再多點存在感阿哲也?」一樣沒發現黑子存在的柑凪沒好氣的說。

「怎幺回事?什幺時候在那里?」日向顯然也被嚇到。

黑子感到有些無辜,「一開始就在了,還有柑凪同學那樣的請託我很困擾。」

「這就是天賦嗎?」柑凪無奈扶額。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因為這存在感實在太過薄弱,被眾人當作不是奇蹟世代,而且還是沒上場過的部員,不過黑子到是否定眾人的第一印象。

「黑子可是有上場過的喔,還是有和奇蹟世代一起。」熙右手插腰替黑子呻冤,「時間也差不多我們先去準備毛巾吧柑凪。」

柑凪點點頭后兩人就暫時離開體育館。

「上、上衣脫掉。」好不容易平和自己的情緒,里子讓黑子脫下衣服,可在看到黑子的身體后非常訝異。

那并非正式球員才有的數值,幾乎都到最爛的極限值,完全就不適合參加運動型社團。

這兩天熙一到下課就會到B班蹭兩人,先不說黑子本來就很冷淡,本來賢淑(中二)又有點小活潑的柑凪變得十分高冷,這讓熙非常的不滿。

就連現在,柑凪也是面無表情的聽著熙說話,這倒是讓熙很受傷。

「柑凪,妳就不能有多一點的笑容嗎?」熙走到社辦門口,沒好氣地的翻白眼。

「妳沒有繼續白目下去我說不定就會有笑容。」

清冷的聲音有些點燃熙的不滿,這讓熙不禁聯想到上個月的事情,當然也想到全中運的事——

「還在介意嗎?全中運的那件事情……」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熙原本和氣的眼神瞬間變的冰冷,「妳要將這不滿的砲火集中在其他人我可沒有意見,只不過,想對征君動手我可是不會同意。」

「你認為我會隨隨便便就跑去找人干架嗎?況且赤司從頭到尾也沒惹到我。」柑凪睨眼熙。

熙在心中腹誹:之前聽到全中的事情后還不是跑去找青峰胖揍他一頓嗎?

「而且妳不覺得他們在全中那時候太過火了嗎?」柑凪越過熙打開社辦的門。

「實力就是一切,這不是我在離開前妳和千紗教的。」

熙說起當時合宿是柑凪裝逼時說的話。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王牌就由我來拿下了,有我在妳是不可能贏我的。』

「既然實力差距這幺大根本不可能贏,那樣不是很無聊嗎?所以為了追求有趣才這幺做的不是嗎?」

熙悶聲的抗議,雖然當時自己也因為這件事情和赤司爭吵過,現在為了維護戀人,暫時跟他站在同一陣線。

「先回應妳在體育館說的話,人總是會變,我不認為改變是壞的,但奇蹟世代做的那件事情是真的很過分。」

才剛走進社辦,熙便冷笑:「妳不也一樣嗎?全中那場總決賽,做的可跟他們一樣殘忍。」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柑凪垂下眼眸,沒有任何反駁,想起當時被好閨蜜擾亂心神,最后那場比賽打的十分不痛快——柑凪從未承認那是比賽,那不過是最惡劣的游戲罷了。

被劃分到不愿回想的黑歷史當中,連同當時要脅自己的照片。

「我……只是被莉櫻他們逼迫的,而且不那樣做的話,也就沒辦法追尋『真相』。」柑凪抱起放在門旁邊的裝有白開水的箱子,「從頭到尾我都不曾想過要靠這個來復仇。」

說到這里,就讓柑凪想起了去年八月全中后所發生的事情。

──『老師要是不說的話,我不介意將自己的性命奉獻出去喔,畢竟我可是有留下能讓人誤會的遺言。』

「嗚……雖然我看到千紗吃鱉的模樣是挺開心的啦,但是……」熙憂傷的看著少女說道,「一個月前的那件事不就只是個意外嗎?那之后征君也有讓青峰跟妳道歉的不是嗎?妳未免也太糾結了吧?」

她們少女倆說到的是,距今將近一個月前的事情,也是超生物死后兩天的事情。

*

三月十五日,那天夜晚柑凪過度換氣發作,前三天才因為恩師的去世而發作過一次,對于柑凪的身體狀況來說,事實上并不好。

而誰又會知道自那天開始,柑凪陷入無盡的后悔、痛苦與HVS發作,直到淺野學秀插手并解救柑凪離開那個循環當中。

帝光中學畢業是在十四日,也就是昨天。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還處于低潮期,想要散心的柑凪下意識地來到附近的公園,剛好碰上正在公園球場里打球的奇蹟們。

「柑凪!」比任何人都更早意識到周遭狀況的熙,理所當然率先發現柑凪。

「什幺什幺?小柑凪來這里?」黃瀨拿著水興奮的喊著。

「帝光的……」

柑凪有些傻楞楞的看著眼前的五人加上作為經理的二人。

「小凪──」桃井毫不猶豫地撲上柑凪,后者被因為撲倒而摔在地上,「好痛啊五月。」

久違打場籃球的青峰拿下放在頭上的毛巾,實際上是因為被赤司命令才來的。

畢竟熙隨口說一句:「希望能給奇蹟世代的大家在畢業后能夠一起打一場。」

有隱性護妻行為的赤司就命令其他四人一定要到,卻排除早早退出帝光的幻之第六人。

不是赤司沒發訊息給黑子,而是黑子回絕赤司的邀請。

黑子是唯一一個敢拒絕赤司邀請并且不受到任何懲處的人,畢竟從很久以前開始,他與他們的理念就漸漸的不合,赤司也沒有特別想強迫黑子答應。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因為道不同,而不相為謀。

「我說五月,你太重了。」青峰走過來拉起還在蹭柑凪的桃井,「柑凪快被你壓死了。」

「阿大好過分啊!」桃井淚眼汪汪的說,「人家可是體重適中而已喔。」

「體重適中嗎?」柑凪有些怨念的看著桃井,「跟桃花一樣,可能還更大呢,那個胸部。」

「誒誒?怎幺連小凪也這樣!」

「先不說那些了,要不要一起打球?」青峰直接無視桃井在鬧彆扭,向一旁的青梅詢問。

「好啊,反正現在挺閑的。」柑凪伸懶腰,開始進行暖身。

沒有人去問前幾天發生的事情,好像那件事是未曾發生過的。

熙興沖沖的拉著綠間去買飲料。

(那時候如果只是看著他們打球就好,我從未想過會被大輝給狠狠打壓,還從他身上看到「那個人」。)

青峰向柑凪提出Oneonone等兩人回來,只是原本打的不分軒輊的二人在青峰蓋柑凪火鍋后徹底改變。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實力就算再強,只要為師蓋你的火鍋不就好了嗎?畢竟這是身高差距阿。』

彷彿聽見熟悉的嘲諷聲,柑凪恍惚的鬆開球,在蓋火鍋的霎那陷入過往的記憶。

──『不要以為比我高就可以一直蓋我火鍋!我絕對會用我的籃球戰勝你的!』

正是因為看到自己永遠景仰的人的身影,柑凪彷彿落入冰窖里,身體突然間無法動彈。

(是殺老師,為什幺會突然出現?)

(等等,如果我這時候超越他,是不是他就會離開?)

(那種事情,我才不要!)

放棄進攻的柑凪就這樣跌坐到地上,這時候的青峰還沒有意識到她的異常。

(我不想要他消失,我想要他繼續留在我們的身邊。)

「柑凪你還好嗎?」桃井跑過來想要拉起柑凪,可惜后者抬起手阻止,「我沒事。」

(連柑凪也贏不了我嗎?)想到這的青峰不爽的將球甩給黃瀨。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白癡峰你在干什幺?」桃井氣呼呼地踹青峰一腳。

「早知道會這樣,我就會收手啊!」青峰踹一旁的椅子,「果然,能贏過我的只有我自己。」

聽到青峰的話,柑凪只是不甘心的咬住下唇。

(老師……)少女眼底充滿的思念與不甘。

有別于青峰的黃瀨與赤司一樣意識到柑凪的異常,黃瀨大步走到柑凪身旁安慰,只是說出口的話卻給予她二次傷害。

「小柑凪,是小青峰太強了,別介意他沒放水阿。」

「我──算了。」柑凪不想要這點上多說,本就不存在放不放水的問題,如果真的放水,柑凪剛才就會直接翻臉。

赤司當然也意識到青峰和黃瀨說的話過分傷害少女的心,不想讓熙生氣、自己也看不下去的臉一沉,要求兩人道歉。

「大輝、涼太,向柑凪道歉。」

「誒?為──」

「我的話誰也不能違抗。」

雙胞胎h全文閱讀_莊園乳奴

發覺赤司隱約要發怒的前奏,黃瀨只能帶著苦瓜臉向柑凪道歉,而青峰倒也沒有任何反應的走到柑凪身旁。

「沒關係,我沒放在心上。」柑凪垂下眼簾,「我要回家了。」

沒有再多說什幺,柑凪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這樣不堪的自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886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