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h黑人小說_和黑人做h

「還是去吧……,霓蝶說過要我給她稍信,但這些年我一封信都沒寫,也該去賠罪一下為好。」

「頭兒,妳就像釣魚的人,一會起竿一會落餌誘魚,才讓霓蝶不放棄一直追著妳。不過這樣也沒有不好,畢竟霓蝶也沒真造成什幺……困擾?」這一說出口讓他頓時驚然大悟,急忙朝她問:「我說霓蝶那時在花季樓綵廳上說要為頭兒守節、終身託付的話……應該不是故意的吧……」

不甚明白葉螫話中含義,她狐疑問:「為何說是故意?那時你也知道即將出隊根本沒多余時間留在花季樓,霓蝶應該是匆忙之間在人來人往的綵廳說出那番話。」

聽她這幺說很是有道理,但這是頭兒的見解又不是霓蝶本人的想法。不知為何現在仔細想想,感覺霓蝶是故意在綵廳上說的,那時候雖然頭兒因為她的話而困擾根本沒心思去注意周遭的人,但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周遭一張張驚訝到掉下巴的臉阿。

反觀頭兒那一副覺得沒什幺的模樣,不禁搖頭失嘆。「頭兒妳這樣是要怎幺嫁人阿……」

唉,肯定是被霓蝶給耍了阿。

不過說來霓蝶到底是何居心,是不想有人覬覦頭兒嗎?

「葉螫……葉螫……」

同人h黑人小說_和黑人做h

覬覦嗎?用覬覦這詞會不會太奇怪了,但是──

「葉螫!」一聲清晰大喊,讓沉浸在自己思緒的葉螫驚然回神。

「怎、怎啦?」他左右張望,心臟砰砰跳的。

「想什幺想得這幺出神,我說的話都沒聽見嗎。」

「說?說啥啦。」

見他一臉楞傻,她沒好氣的道:「我去張伯家,晚點直接在花季樓碰面就好。」

「張伯?」

見他就像九官鳥一樣,她說一句他又重複一遍,不禁逼她掄起拳頭。葉螫一見肚子又要受難趕緊退后三步,附和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們就在花季樓碰面就是了,頭兒慢走阿。」

同人h黑人小說_和黑人做h

瞧他邊堆著笑邊跑掉她才放下手,自行朝民街巷弄走去。

一路上她看見什幺民生用品或是玩食的東西變一律皆買,略半個時辰左右她兩手滿是東西的走來一條偏弄里的磚草屋,朝那斑剝步穩的木門敲了幾下,不一會一道低褸年邁嗓音響起。

「誰阿。」

「張伯!是我。」

木門咿呀地開啟,印入眼簾的是一名白髮蒼蒼身形佝僂的年邁人家。她望著他淺然揚角。「張伯,許久不見了,過得好嗎?」

張西山一見來人不禁驚訝,瞠眼望著她好半響才露齒言笑。「是百爺阿!還真是許久不見,真是好久不見了。」他笑得何不嚨嘴,那喜色表露無遺。「快,別在這站著,到里頭坐坐。」

「好。」跟著張西山走入屋內,手上採買的東西一併放上桌。「張伯,這些東西讓你留著用。」

張西山一見那琳瑯滿目的物品,不由得愧笑將茶水遞給她。「真是對不起百爺,每回都讓您破費了。」

同人h黑人小說_和黑人做h

伸手接過茶杯,她搖首,「別這幺說,這是我自己想做的。」語落她朝屋內左右細瞧,問:「良呢,好久沒看到他了。」

說到他的兒子張良,更是面露喜悅的說:「他在百爺離開守京半年左右就到一間大戶人家做事了,要晚上才會回來吧。」

「良也愿意跟外頭接觸了呢,是好事。」她亦同感到喜悅。

「是阿,那小子先天就是個啞巴,總是被欺負也無法做事,結果當起小偷,要不是好運遇上百爺,否則那小子這輩子都得官牢衙里吃苦了。」

張西山的話讓她想起那一段過往,現在見張伯那欣慰的神色不禁也感染了她。「張良本性本就不壞,只是先天上的劣勢讓他比較自卑,語言上無法對話就也自然而然無法與人聯繫,但是張良知道自己做的事是錯的,能悔改就代表他還有一片美好未來的。」

「是阿……」張西山深感寬慰的頷首,對于僅剩相依為命的兒子能振作,無論如何是在好不過的事了。

「況且我也是真心將張良當做自己弟弟看待,所以這趟來我另有一事要請張伯張良商量。」語落,她從衣襟內側拿出一張紙,隨而攤開在一堆黑默字跡上找到張良的名字,指著說:「張伯知道張良要入軍嗎?我不希望他入軍隊生活,那對他來說太辛苦了。」但張西山卻是不驚不訝,這讓她訝異。

「張伯,你難道……」

同人h黑人小說_和黑人做h

他默然頷首接著深嘆口氣,「知道呢,他并非偷去報名的,是在我也知情的情況下去的。」

「為什幺?在軍隊不是那幺簡單的,比起南征北討過著艱難的軍律生活,好好的在守京里過活不是更好嗎,況且張伯也知道他——」

「是個啞巴。」

聽他毫不掩飾的說出口,她頓感一股愧咎,語氣不由得放軟。「張伯,我擔心張良無法適應,軍隊跟在京中做事是不一樣的。」

瞧她避開神色,那歉意的神情讓張西山些許不忍心,便探手輕拍她背脊:「他是想還百爺一個恩情才自愿去的。」

「恩情?」

「是阿,那小子從遇上百爺開始就變得不一樣了,既不用每日為了生活而偷錢,也不會讓我這老人擔心他有朝一日被官府緝拿入牢,甚至哪日橫死街頭。不管是他還是我都真心感謝百爺的出手襄助,因此張良覺得能夠回報百爺的就是一起替百爺守護這個國家阿。」

如此話語讓她百感交集,心中多是安慰。「既然這是他自己想做的我也就不好阻止,但是不如讓他來我軍隊吧,這樣也好就近照料。」她不死心的說,卻見張西山緩緩搖首,「張伯……這樣也不行嗎?」

同人h黑人小說_和黑人做h

「百爺,他想自力更生,不靠妳也不靠我這老頭,他是想靠自己活下去的,所以讓他入妳軍隊也只會讓他像是得到特權,在同軍兄弟間會讓妳不好做人。」語落看她低垂著頭,接著道:「百爺您也別太辛苦了,就算他不在此時入兵,總有一天還是會因為國主的一句話將所有成年男子徵軍的,只是時間早晚罷了,況且那小子也成年了沒理由一直圈限著他,所以這沒什幺好讓百爺覺得自責或是愧意。」

聞言,她抬起頭無奈笑回:「可是只要有那幺一點時間,都希望能讓他更自在的生活,有這種想法的我也是害了他嗎……」

張西山望著那隱約藏著憂傷的笑意,口語間欲出口的話又吞入腹內。

不禁心想百爺是不是將張良看成是誰在保護了。

他想問卻怕問出口的話會讓百爺想逃開,只好沉默輕嘆。這位的心說是堅韌強實,但有時又是細膩憂郁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2891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