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濛卡已經離開了?」

直到即將展開對戰的第三天,殿契才從長青口中得知——那個讓自己留下慘痛教訓的少女已經啟程離開了。正常來說,他應該會因為不用跟那幺可怕的對手對戰而鬆了一口氣,但現在的他卻反常地有些失望,雖然不知道原因。

不過,這該不會是不小心被小嚮的熱血傳染了吧?他坐在沙發上并無奈的想著,他才不想當什幺對戰狂呢。

「她有要我傳話。」

雖然她看起來很不樂意跟他搭話就是了。一面回想著濛卡特地來找自己的情景,長青不禁笑了出來,面對飛特村最強的他,少女不曾有過懼色,反倒是十分彆扭,看起來是逼不得已才來找他的。后來想想也是,這里跟殿契熟識的只有他和小嚮而已,估計濛卡不太敢直接焰之四天王打照面。

『——我要去挑戰摩柯道館了,可以請你替我對殿契傳話嗎?』

記得開頭語是這樣的,看著殿契很期盼的眼神,他突然起了一點惡作劇的興趣,于是輕輕的咳了一聲,隨后露出了笑容說道:「今天的對戰如果贏了就告訴你,畢竟輸了的話就沒有轉達的必要了。」

沒想到長青竟然在這種時候選擇保密,殿契不滿的鼓起臉頰,他原本興奮到坐立難安的心情全被一桶冷水澆熄了。

他后來冷靜下來想了想,濛卡會不會藉由留言繼續說他的不足呢?一想到這點,他就開始覺得有點害怕了,后來覺得還是別再想下去好了。

「別露出那幺失望的表情,你能贏的。」

見了少年的神情,長青伸手拍了拍他的頭,隨后看了掛在床上的時鐘一眼,似乎已經到統一廣播的時間了。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飛特村每天都會在早上九點統一公布當天的對戰組合,幾乎所有的訓練家會在這個時間集合在神奇寶貝中心的大廳,被叫到名字的訓練家將會依序至對戰訓練場與對手進行對戰。而教練們會隨機在各個場地擔任裁判,這次長青也有裁判的工作,不過,他指定要當殿契那場的裁判,幸好其他人對他的決定沒什幺意見。

『各位訓練家、飛特村的工作人員,以及前來參觀的人士,早安,現在是早上九點鐘,為各位公布今日的對戰組合。』

廣播的起手式在開始練習的前兩天已經聽得很熟了,但這次勢必會叫到他的名字,殿契吞了吞口水,專注的聽著廣播內容。

『第一場地、殿契對上輕羽,裁判為教練長青。第二場地、緋陽對上……』

結果竟然被排到了第一場,真不知道是天意,還是長青偷偷把名單給改了,第一場的觀看人數通常是最多的,殿契馬上起了雞皮疙瘩,他在重要的場合總是會有不必要的觀眾,這會讓他很緊張,但名單都已經出來了,如果沒有重大理由的話是沒辦法改變的。

「輕羽是哪一個?」既然會參加對戰的訓練家都在大廳,那他的對手應該也會在這里才對,殿契左顧右盼著,希望能找到對方。

「你是殿契嗎?」沒想到是對方先找到他了,殿契抬起頭看向站在他眼前的少女,看起來年紀比他大一點,見他點頭承認便露出了親切的笑容。「我是輕羽,你好。」

「妳、妳好!」

殿契連忙站起身回應對方,隨后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小嚮和長青,長青僅是簡單的揮了揮手當作打招呼,小嚮則是將帽子拉低,似乎不想讓少女發現自己的身分,又或者只是他想打瞌睡?

「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去場地看看好嗎?」輕羽伸手將自己頰邊垂下的髮絲撥至耳后,同是黑色的雙眸瞇起,她對殿契做出了邀請。

?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為什幺要特地邀他一起走呢?殿契走在輕羽身旁,波加在他的腳邊跟著走,他偷偷的看著身邊的少女,第一場地根本就不遠,一出神奇寶貝中心的大門就可以看到了,距離比賽開始也還有一個小時,想不出任何需要一起走的理由。

「其實,我看過你的道館戰喔。」走到第一場地,輕羽轉過身與殿契對談,這話一出,后者馬上露出驚嚇的表情。「維亞俱樂部的派對我也有去。」

「我、我沒注意!」殿契一連退了好幾步,他慌張的解釋了一句,波加也躲到他身后并探頭偷偷看她,訓練家和神奇寶貝看起來如出一轍,俏皮的樣子讓輕羽又笑了出來。「妳說妳看了道館戰……那、那妳覺得我表現得怎幺樣?」

「很精彩,不過……」

「不過?」在最重要的地方停了?殿契眨了眨黑瞳,是想說缺點,還是有在意的地方,他不喜歡這種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停頓,會讓他的腦袋亂成一團。

「你在最后對小貓怪下了沖擊的指令對吧,但是那時候小貓怪使出的并不是沖擊,而是閃電才對。」

這個消息讓殿契一愣,當時因為漫起了煙塵,他的確沒有注意到小貓怪的異狀,記得沙塵中的確是閃過一陣又一陣青色電流,但他以為那是小貓怪自己附加的效果,現在想想真有那幺一絲不對勁,普通系的沖擊并不會自帶其他系的效果。

「閃電是怎幺樣的絕招?」察覺小貓怪可能早就學會了新招式的可能性,殿契連忙問了一句,他掏出了裝著小貓怪的寶貝球,然后把球拋了出去,把小貓怪放出來。

「將身體用雷電包覆并沖撞敵人,大概是這樣子。」輕羽想了一下,稍微對絕招做了解釋,話語淺顯易懂,所以殿契馬上就明白了,她轉而露出笑容。

「原來如此,立即來試驗看看好了。小貓怪,你對波加使出……不行!等一下就要對戰了,不能拿波加開玩笑,那對我使出閃電吧!」

當神奇寶貝學會新絕招時,訓練家會興奮是正常的,不過,興奮到讓神奇寶貝用招式直接往自己身上招呼就太夸張了,輕羽先是嚇了一跳,想要阻止卻來不及了,小貓怪已經蓄勢待發。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殿契先是跑到另一邊,留在原地的小貓怪躬起身子,牠的身體漸漸被細碎的青色電光包覆,有如藤蔓般從腳蔓延至全身,但電流不像藤蔓擁有形體,不規則的雷電中有很多相近顏色的光流竄動著,美麗的光芒甚至比陽光還要刺眼。當蓄能結束,小貓怪沒有因為對手是主人而留一手,牠全力奔出去直接把殿契給撞倒。

「哇啊啊!!」

少年似乎沒有想過接了電系絕招的后果,他不但被狠狠的撞倒,還被電了足足十幾秒,他悽慘的躺在地上,小貓怪這才知道自己闖禍了,牠垂下耳朵并從主人的肚子上跳回地面。

「殿契,你還好嗎?」輕羽小心的蹲下身子,打算伸手將他扶起,但是手一摸上殿契的肩膀就被余電掃到,她痛得縮手,結果又讓少年重新撞上地面。「對、對不起!」

「哈哈,我沒事。小貓怪,你真的會閃電耶!超帥的!」等余電散盡,殿契自己爬起身,他的黑瞳亮起了光彩,緊緊抱住身旁毛茸茸的小貓怪,后者發現主人在稱讚牠,牠開心的蹭了蹭他的臉。

輕羽無奈的笑了笑,她知道眼前的少年才剛出門幾天,但沒想到他這幺沖動,不知道是不是被伙伴影響的,又或者是他本來就是這個性子。待在這里的訓練家多半都知道焰之四天王在這里現身,知道的人多半也得知了殿契的存在,這也是她能這幺早找到他的原因。

她陪著殿契和他的神奇寶貝們玩鬧,直到對戰開始之前,見零散的訓練家開始聚集,她便和少年一同走到雙方該站的位置上,等待作為裁判的長青發號施令。

「小殿契,一定要贏喔!」小嚮走到殿契身邊,他將黃黑相間帽子摘下并隨意的戴到殿契頭上,不理會對方的怨言,他走到長青旁邊,對后者點了點頭,示意可以開始。

「現在開始殿契及輕羽的飛特練習賽,能使用的神奇寶貝為兩只,若其中一方的神奇寶貝全部失去戰斗能力則視為比賽結束,雙方都可以替換神奇寶貝。」

長青照慣例喊出對戰規則,見雙方都準備好了,他露出溫和的笑容,眼眸中的精光卻十足銳利。

「那幺、請雙方派出神奇寶貝,對戰開始。」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輕羽從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一顆寶貝球,隨后便丟了出去,紅光之下出現的是一只藍色的神奇寶貝,身形不高,肚子上就像是纏了繃帶般有兩條白色條紋,手掌的部分被黑色覆蓋,三指之中有一指是呈現橘色。

殿契已經決定好第一只是誰了,但他不急著放出神奇寶貝,而是先拿出圖鑒,查詢對方的資料。

『不良蛙、毒擊寶可夢。會鼓起毒囊鳴叫,讓四周響起詭異的聲音,等對手畏縮便施以毒擊,在神奧地方是很受歡迎的吉祥物。』

吉祥物?看起來不像吧。殿契看著站在輕羽身前的不良蛙,露出了怪異的表情,但現在討論這個似乎不妥,他打算晚一點再打電話問露這件事,就算露不是來自神奧地方,也有真司可以問,當然還要詢問阿銀是否跟他有一樣的怪異感。

「小貓怪,就決定是你了!」

?

「小貓怪,使出閃電!」

因為沒有指定誰先攻,殿契先是看了輕羽一眼,少女對他笑了,似乎是同意他先攻的意思,所以他就不客氣地搶下先機了。

絢爛的青色雷流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不知道為什幺,就在小貓怪準備發動攻擊的剎那,不良蛙卻在那個瞬間動了,牠一出手就把小貓怪擊飛,主電流消逝,后者身上只剩下殘留的余電。

「這招是突襲,只要你想攻擊就會被打斷。」等不良蛙跳回自己身前,輕羽開口解釋了一句,或許是殿契看起來太錯愕,她不想讓他不知所措的面對神奇寶貝對戰。

也就是說,沒辦法攻擊?剛開始就遇到了難題,殿契煩惱著,同時他也不敢輕舉妄動,一直受到攻擊可是會輸的。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不良蛙,使出劈瓦!」

輕羽不等殿契想好對策,在這一個空檔下了令,不良蛙的雙手亮起了白色的光芒,牠沖上前連續對小貓怪出掌。

小貓怪雖然嚇了一跳,但是不良蛙攻擊的時候都能準確地躲過攻擊,殿契注意到這點。那個閃避動作看起來就跟他們訓練時練過的一樣,因為在空中難以做出過大的動作,所以當時練的很辛苦。然而,如果是在地面上就讓難度下降很多,已經適應空中難度的小貓怪自然能夠完美的閃避不良蛙的連續劈瓦。

「小貓怪,使出挖洞!」

殿契的想法很簡單,不管什幺絕招都要靠神奇寶貝的反應,既然突襲的附帶效果是阻斷對手的攻擊,那幺只要不被看到就沒問題了。

小貓怪應了一聲,隨后便潛入土中,不良蛙的確沒辦法再使出突襲,牠警戒的四處張望著,輕羽倒沒有那幺慌張。

「就是現在!」

「不良蛙,使出影子分身!」

就在小貓怪破土的當下,不良蛙往上一跳,同時身影一晃,原地生出五個一模一樣的分身,小貓怪的視線不斷在各個不良蛙間游走,牠不知道哪一個是真身,這下攻擊又中斷了。

「全體使出劈瓦!」輕羽繼續下了令,包圍小貓怪的不良蛙們同時亮出了閃耀著白光的手掌,一起跳了出去,讓對方有根本無從躲避的錯覺,最后再化為一個執行攻擊,將小貓怪打倒。

還以為這是一個好計畫的,殿契嘆了一口氣,現在又陷入瓶頸了,小貓怪依靠著他的判斷閃避不良蛙的攻擊,但時不時會被不良蛙打到,傷口隨著時間越來越多,小貓怪的體力也慢慢的被消耗掉了。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長青的訓練效果明明非常出眾,但是他就只能發揮到這樣了嗎?除了閃避之外,什幺也做不到,若沒辦法給對手傷害就沒有機會贏了。

「最后一擊,使出毒刺!」

不良蛙的手掌這次亮起的是紫色的光芒,出掌的時候是以突刺的方式,和劈瓦不同,但殿契來不及去思考這些了,他不知道該怎幺辦,可是如果不說些什幺,絕對會輸掉的。

「小貓怪,反擊回去吧!!」

像是在回應他的吶喊,小貓怪赫然大吼一聲,殿契一瞬間竟然覺得牠的身形變大了,而且那聲吼叫和震懾人的樣子竟然讓不良蛙受到驚嚇,隨后陷入混亂。

「嗯……我看那是虛張聲勢?」小嚮摸了摸下巴,金色的眸子透著驚喜的光芒,他的嘴角彎起了好看的角度,初出茅廬的孩子就是好,每一次戰斗都能看到顯著的成長,他也許就是為了看到這種新奇的時刻才會選擇跟著新生訓練家的。

因為裁判是不能隨便開口的,對于小嚮的疑問,他僅是笑著點了點頭,現在才進行到一半就已經能看到在自己底下訓練的少年有明顯的成長,他覺得很欣慰。

「使出閃電!」即使不知道發生了什幺事,殿契也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他下令要小貓怪攻擊,就像是開場那樣,雷電在場地肆虐,有如散發著青色燐火的隕石撞上不良蛙的身體。

因為不良蛙陷入混亂的關係,就算想要使出突襲也只會傷害自己,在二重傷害下,牠被打回主人面前,雙眼也呈現漩渦狀,失去了戰斗能力。

「不良蛙失去戰斗能力,小貓怪獲得勝利!」確認不良蛙不能再戰斗下去之后,長青高聲宣布道,輕羽也在同時將不良蛙收了回去。

「好耶!小貓怪,你做得很好!剛剛那是新絕招嗎?」殿契抱住向牠撲來的小貓怪,他開心的問了一句,而小貓怪用力點了點頭,他將牠抱得更緊了。「謝謝你,先回去休息吧!」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早知道你這幺會運用絕招的話,我就不告訴你小貓怪的事了。」輕羽將手指抵在嘴唇上頭,她露出惋惜的表情,但很快就重拾了笑容,接著拿出第二顆寶貝球。「再來是我的第二只,椰蛋樹,登場啰!」

殿契看著波加的寶貝球,他還記得上次波加因為敗北而難過的情景,他認為那是他的問題,所以這次他一定要好好的看清場地上的所有細節,這樣才不會再辜負牠。

「波加,這次我們一定要贏!不能讓風采都被小貓怪搶走!」

這次輕羽還是表示讓他先攻,他點了點頭道謝,隨后便喊出拉開序幕之語,波加嬌小藍色的身軀很快就出現在所有人的眼中,牠一手拍著自己的胸口,隨后看向站在自己前方幾公尺的神奇寶貝。

椰蛋樹的身體和雙腿看起來就像是樹干一樣厚實,腳底各有兩個小小的爪子,頭頂長出了許多鮮綠色的葉子,三顆頭各有不同的表情,殿契覺得牠看起來有點嚇人,體積也太大了,波加那幺小一只,不知道會不會有問題。

『椰蛋樹、椰子神奇寶貝,蛋蛋的進化型。時常被稱為能夠行走的熱帶雨林,每一顆果實都有一張臉孔,而且都擁有自己的意志。』

「波加,使出啄!」

「波加波加曼!」波加飛身躍起,鳥喙化為純白的箭矢直直往椰蛋樹沖過去,后者身形笨重,根本無從躲避,這招可以說是正面命中,但因為椰蛋樹體型太大了,僅是被打退了幾步。

「椰蛋樹,使出騙術空間!」

輕羽的話語一落,整個對戰場地就被椰蛋樹施放出來的超能力包圍了,形成一個大型的方形牢籠,陽光依然能透進來,但被超能力的禁錮染上了詭異的顏色。殿契不知道這是什幺樣的絕招,他左顧右盼著,這次沒有人告訴他絕招的功用了,他必須靠自己摸索。

「使出木槌!」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波加也跟著主人查看這個空間,眨眼的時間,椰蛋樹竟然靠著驚人的速度來到牠的面前,巨大的壓迫感讓牠無法動彈,隨后就被椰蛋樹用散發著翠綠光芒的腿給踢了出去,草系的絕招對牠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波加,你沒事吧?!」殿契擔心的看著波加,后者努力的站起身,牠應了一聲以示沒事,這才讓少年稍微安心下來。

「雖然木槌會對椰半樹本身造成些微傷害,但是比起你的波加曼受到的傷害是小菜一碟。」輕羽看著椰蛋樹被綠色的細微能量碰傷,她開口說道。

「可惡!再一次使出啄!」殿契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選擇能夠造成最高傷害的絕招,見波加的動作變得緩慢,他的臉龐滑下了一滴冷汗。

「椰蛋樹,使出詛咒!」

椰蛋樹的身影一瞬間被紫色的黑影包圍,當影子消逝,波加已經來到牠面前并施予攻擊,但牠顯然不太在意的樣子,明明前一次看起來受到了很大的傷害,這次看起來卻沒那幺有效了。趁著波加在身前,椰蛋樹再次使用了木槌將牠打回殿契面前。

「波加!」難道是防御提高了?這次的攻擊看起來也比方才更加猛烈,行動速度也變得更快了。殿契咬著牙觀察著椰蛋樹的變化,一面看著波加的情況。「提升了攻擊和防御,速度又變得更快了……」

這個空間會不會消失,少年是不知道的,比起花時間等待,他應該要想出攻擊的辦法才會贏。如果說他能再更好的時機喊出指令,波加能夠反擊的可能性也會升高,統合出結論并選擇最好的方案,他可以辦到的。

「椰蛋樹,使出踐踏!」

「波加曼!」

椰蛋樹再次快速地來到波加面前,牠抬起發著白光的雙腿,正準備給波加最后一擊,后者沒有看向殿契,牠正在等主人的指令。

口述第一次和老外做_口述被男朋友啪的最爽的一次

「波加,就是現在,連續使出啄!」

可以的。殿契拼命地告訴又在胡思亂想的自己,相信伙伴不是百分之百有用,但是如果沒有信任,就不會有奇蹟發生,所以他相信波加。

波加抬起頭看著椰蛋樹,牠赫然往后一跳,在半空中旋轉起自己的身體,這次不是箭矢了,波加嬌小的身軀在伸長的鳥會加持之下化為一顆高速旋轉的鉆頭沖撞椰蛋樹,直接將椰蛋樹撞飛幾公尺,后者倒在地上,已經失去戰斗能力了。

「椰蛋樹失去戰斗能力,由波加曼獲勝,所以勝利者是殿契!」

「贏了!波加,我們贏了!」直接跑到場上抱住波加,殿契興奮的抱著牠一直轉圈,波加張著小手,感覺很享受飛起來的感覺。

「恭喜你了,殿契。」收回了椰蛋樹,輕羽走到殿契面前,她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紙遞給他。「我是濛卡的同鄉朋友,雖然是剛好對上的。這個是她的手機號碼,她記得請長青教練傳話給你卻忘記了留通訊方式,所以託我拿給你。」

「謝謝妳!」殿契接過紙張,波加跳上他的肩膀,看著那張紙上的號碼,他突然想到一件事,畢竟對于濛卡的資訊,他還算是一無所知。「既然妳是她朋友,可以告訴我濛卡有幾個徽章嗎?」

「如果拿到摩柯道館的螺石徽章的話,大概是第三個了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259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