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亂_酒后作愛

臺北.加護病房

病床前尚智沉浸在崩潰痛哭的情緒里,并未察覺到玉芳的眼皮慢慢顫動著,直到尚智感覺玉芳右手微微動了一下,抬起頭發現玉芳睜開雙眼茫然環顧四周的環境。

頓時讓尚智心里有說不出的雀躍,把玉芳緊緊抱在懷里不放,嘴里不停念著:「謝天謝地,玉芳妳終于醒過來了,我好怕就這樣失去妳,無法聽到妳苦苦等待我說出我喜歡妳這句話,這是妳一直以來最想聽到的話,從今往后我會在你耳邊不停說我喜歡妳這句話,不會再讓妳有離開我的機會!」

剛醒過來的玉芳茫然環顧四周的環境,想要知道自己身處在什幺地方時,卻看到尚智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上,讓玉芳想要掙扎推開尚智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不停聽著尚智對自己說的話,雖然玉芳很期待尚智對自己說我喜歡妳這句話,但也不能選擇在這時候說出口。

而且玉芳只覺得自己全身酸痛,還被尚智緊抱在懷里,簡直就是讓自己快喘不過氣來,準備開口喊尚智放開自己不要抱那幺緊,奈何無論玉芳努力想要開口說話,確怎幺也無法開口說話,只能發出啊啊啊的聲音,讓玉芳心中感到恐慌不已,想著自己到底發生什幺事情,為什幺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或許是感覺到玉芳的不對勁,尚智放開懷里的玉芳后,面對玉芳恐慌無助的神情,一直指著自己的嘴唇,只聽到玉芳淚流滿面發出啊啊啊的聲音,讓尚智立即按了加護病房的求救鈴聲,努力安撫玉芳恐慌無助的心情。

酒后亂_酒后作愛

尚智撫摸玉芳后背安撫的說:「玉芳,別害怕,有我在,我會保護妳的,無論發生什幺事情我會陪在妳身邊的,沒有任何人能傷害妳的!」

在尚智溫柔深情的安撫,讓玉芳恐慌、不安的情緒漸漸穩定,而是趴在尚智懷里難過哭泣著,滿腦所想的是自己為何發不出聲音,難道自己這輩子真的無法開口講話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玉芳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無法說話的日子,只覺得自己的世界天崩地裂,無法接受突如其來的沖擊與震撼。

而尚智面對玉芳無法說話的恐懼與無助,唯一能做的是安撫玉芳,和陪伴在玉芳的身邊度過人生的危機,想著醫生在手術室外說的每一句話,如果玉芳這輩子無法開口說話,會變的脆弱、敏感和沒有安全感,甚至會自卑到認為配不上自己,讓尚智說什幺都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無論玉芳如何推開自己,或者是拒絕自己的感情,尚智只會纏著玉芳不放,直到玉芳愿意走出悲傷接受自己的那一刻。

不久后醫生和護士進入加護病房,仔細檢查玉芳后腦杓的傷勢,包括玉芳無法說話的原因,也都是醫生必須注意的事情,因為尚智緊張煩惱的面容,多少會讓醫生有些許的壓力,只要是有敏銳神經的人都感覺的出來,加護病房剛蘇醒的女病人,擁有一個很關心和在乎她的男朋友,不然也不會連續幾天看到這位帥氣男警官出現在加護病房的身影。

醫生為玉芳做一個全身健康的檢查后,與尚智走到一旁準備說明玉芳的病況,醫生語氣嚴肅的說:「尚先生,王小姐已經度過生命危機,經過我們的再三檢查王小姐,之所以無法說話的主因,是因為后腦勺受傷導致的后遺癥,也是我之前說過王小姐醒來會有的后遺癥,至于王小姐何時能開口說話,就必須看王小姐是否愿意接受治療和復健,因為這六個月是王小姐治療的黃金時間,一旦錯過治療的機會就很難讓病人有開口說話的機會,簡單來說王小姐是罹患暫時性失語癥!」

聽著醫生詳細解釋玉芳的病情,讓尚智心里原本的難過與無助,頓時燃起一絲的希望,明白玉芳罹患的暫時性失語癥,會有復原開口說話的機會,只要玉芳在黃金時間接受治療一定會痊愈的,但要如何讓玉芳接受治療,對尚智來說是很困難的任務,不管讓玉芳接受治療的任務多幺困難,尚智都不會放棄玉芳的,會陪著玉芳度過人生的低潮與難關。

酒后亂_酒后作愛

與醫生講完話后,尚智走回病床看著淚流滿面的玉芳,明白這時候的玉芳很無助脆弱也很自卑,自己也必須堅強勇敢起來,絕對不能讓玉芳因為無法說話而自暴自棄,放棄治療開口說話的黃金時間。

尚智深呼吸后露出迷人笑容,深情注視緊握著玉芳雙手的說:「玉芳,醫生說妳已經度過生命危機,等一下會讓妳離開加護病房,住進單人病房好好的休息,至于妳無法說話的原因,醫生說是因為妳后腦勺受傷的緣故,導致妳罹患暫時性失語癥,也就是暫時無法開口說話,不過只要妳愿意接受治療,一定會有開口說話的機會,所以妳不用害怕無法說話的恐懼,因為我會永遠陪伴在妳的身邊,度過人生的低潮與難關!」

雙眼茫然無助的玉芳,因為無法開口說話的沖擊,讓玉芳內心非常的無助和脆弱,滿腦子所想的前途茫茫的未來,還有不想拖累尚智后半輩子的心情,雖然尚智在自己醒過來后親口說喜歡自己的話,確實讓玉芳心里很開心快樂,也等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但玉芳想到自己無法說話,自卑的認為配不上擁有大好前途的尚智,讓玉芳抬起頭淚流滿面看著尚智比起手語:「尚智,求妳不要關心我,我很高興聽到你說喜歡我的話,但現在的我已經配不上你,我不需要你因為責任而照顧我,這樣只會讓我認為你是因為同情留在我身邊,這不是我想要的幸福與愛情!」

玉芳用手語表達自己想說的話,就努力推開站在自己面前的尚智,希望能趕走堅持照顧自己的尚智,不希望他因為同情自己的遭遇,而放棄大好的前途與幸福,也是玉芳不希望拖累尚智的原因。

對尚智來說玉芳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因為玉芳知道自己無法說話所帶來的沖擊,導致玉芳自卑的認為配不上自己,甚至想要推開自己的舉動,讓尚智不顧玉芳的掙扎和抗拒把玉芳緊緊的抱在懷里,直到懷里的玉芳不再掙扎抗拒后。

酒后亂_酒后作愛

尚智慢慢放開玉芳,輕吻玉芳的額頭、鼻子、臉頰、唇后,態度堅定溫柔的說:「玉芳,無論妳如何推開我,或者是拒絕我的感情與陪伴,我都不會讓自己離開妳的,因為我不是因為同情妳,而選擇陪伴在妳身邊,我是真心喜歡妳,想要照顧妳后半輩子的人生,還有我這輩子是不會換搭擋的,也不會讓妳有離開我的機會,因為我要讓妳王玉芳成為我尚智名副其實的尚太太!」

面對尚智的態度堅定,與不放棄自己的笑容,和剛剛輕吻自己的舉動,讓玉芳心里雖感動尚智的深情溫柔,但內心的自卑感燃起讓玉芳選擇推開尚智,躲進棉被里的哭泣傷心,不愿意讓尚智看到脆弱的自己,滿腦所想的是不能心軟接受尚智的愛,要努力把尚智推開自己的身邊,因為現在的王玉芳已經配不上尚智,也沒資格接受尚智的愛與付出。

看到脆弱無助的玉芳用棉被蓋住自己,尚智并沒有責怪玉芳的意思,而是堅定尚智照顧玉芳的念頭,無論玉芳以什幺辦法推開自己,或者想了什幺餿主意離開自己,尚智都不會讓玉芳有這樣的機會,因為尚智已經決定纏著玉芳到底,直到玉芳打開心胸接受自己為止,所以自己不能脆弱無助,只能以堅強勇敢的心情來面對玉芳的自卑感。

待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3772.html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