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洗一天 八點就睡覺_不愛你的人洗澡洗丟了

二十分鐘后,他們離開了黑漆漆的咿啦貓頭鷹商場,離開了噗噗的拍翅聲和寶石般閃光的眼睛。

米歇爾手里提著一只大鳥籠,里面窩著一只漂亮的雪梟,牠把頭埋在羽毛里,似乎正在睡覺。這是哈利選的,雙胞胎一致認為他們只需要一份禮物,米歇爾倒是想要養只貓,但他哈利提醒了他,如果他們暑假還要回到德思禮家,那只貓很有可能會遭到達利的毒手——貓頭鷹畢竟還會飛。

哈利在出來的時候還結結巴巴地向海格一再道謝,聽起來跟奎若教授說話沒什幺兩樣。

「不用謝,」海格聲音沙啞地說,「德思禮夫婦是不會送你們像樣的禮物的。現在就剩下奧利凡德沒去了,只有奧利凡德一家賣魔杖,到那里你一定能買到一根最好的魔杖。」

一根魔杖——這正是米歇爾與哈利夢寐以求的。

最后一家商店又小又破,門上招牌的金漆已經差不多剝落光了,上面寫著——奧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製作精良魔杖。

灰塵滿布的櫥窗里,一塊褪色的紫色軟墊上孤零零地躺著一根魔杖。

他們進店時,店后面的什幺地方傳來了陣陣叮叮噹當的鈴聲。這間店的招待區很非常小,除了一張長椅之外,別的什幺也沒有。海格坐到長椅上等候,哈利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來到了一家管理嚴格的圖書館。他強壓住腦海里剛剛產生的無數幻想和疑問,開始看起那些幾乎堆到天花板的幾千個狹長的紙盒。而米歇爾則是兩眼空洞地待在進門處的玄關,盡可能不靠近那些搖搖欲墜的小盒子。

洗澡洗一天 八點就睡覺_不愛你的人洗澡洗丟了

為什幺奧利凡德和他印象中的模樣可以相差這幺多?不曉得被魔杖物理意義上地砸死會是什幺感受?他會死于一千根魔杖集體走火,還是被魔杖外盒上的灰塵活生生淹死呢?他們是怎幺做到能在這幺雜亂的地方生活的?難道沒有魔杖被自己的同類壓垮嗎?

米歇爾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潔癖。

「下午好。」一個輕柔的聲音說,把哈利嚇了一跳,米歇爾木然地抬起目光。海格也嚇得不輕,他連忙從長椅上站起來。

一個老頭子站在他們面前,他那對顏色很淺的大眼睛在暗淡的店舖里像兩輪明亮的月亮。

「下午好。」「你好。」米歇爾和哈利拘謹地說。

「哦,是的,」老頭說,他走到米歇爾面前,看著米歇爾相對柔和、中性的五官與綠眼珠,「是的,是的,我知道我很快就會見到你們倆,著名的米歇爾與哈利.波特,這不成問題。你們擁有和你們母親一樣的眼睛。當年她到這里來買走她的第一根魔杖,噢,簡直是昨天的事。十又四分之一英吋長,柳條做的,揮起來颼颼響,是一根施魔法的好魔杖。」

奧利凡德先生又走到哈利面前,哈利希望他能眨眨眼,他那對銀白色的眼睛使哈利汗毛直豎。

「你們的父親就不一樣了,他喜歡桃花心木魔杖。十一英吋長,柔韌,力量更強一些,用于變形術是最好不過了。我說你父親喜歡它——實際上,是魔杖在選擇它的巫師。」

洗澡洗一天 八點就睡覺_不愛你的人洗澡洗丟了

奧利凡德先生湊得離哈利越來越近,鼻子都要貼到哈利臉上了。哈利已經看到老頭混濁的眼睛里映出了自己的影子。「哦,這就是……」奧利凡德先生用蒼白的長手指撫摸著哈利額上那道閃電形的傷疤。哈利整個人都僵住了。

「我很抱歉,這是我賣出的一根魔杖干的。」他輕聲細語地說,「十三英吋半長,紫杉木的。力量很強,強極了,卻落到了……壞人手里。要是早知道這根魔杖做成后,會做出這樣的事……」

他搖搖頭,接著一眼認出了海格,這使哈利鬆了一口氣。

「魯霸!魯霸海格!又見到您了,真是太高興啦……橡木的,十六英吋長,有點兒彎曲,對吧?」

「沒錯,先生。」海格說。

「那可是一根很好的魔杖啊。他們在開除你的時候,將它折斷了吧?」奧利凡德先生說,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啊,對,是被他們折斷了,是的。」海格不安地挪動腳步。「不過,我還將碎片留著呢。」他又高興地說。

「你該不會還在用它吧?」奧利凡德先生嚴厲地問。

洗澡洗一天 八點就睡覺_不愛你的人洗澡洗丟了

「哦,不用了,先生。」海格忙回答。

哈利注意到海格在回答時緊緊抓住了那柄粉紅色的傘,他用眼神跟米歇爾示意,米歇爾輕輕點頭。

「唔……」奧利凡德先生應了聲,用鋭利的目光掃了他一眼。「好了,兩位波特先生,來吧。讓我看看。」他從衣袋裏掏出一長條印有銀色刻度的捲尺,首先望向米歇爾。「哪只是你的魔杖手,米歇爾.波特先生?」

「右手。先生。」米歇爾一邊說,一邊朝奧利凡德先生伸出右手。

「把胳膊抬起來。好。」他為米歇爾量尺寸,先從肩頭到指尖,之后,又從腕到肘,肩到地板,膝到腋下,最后量頭圍。他一邊量,一邊說:「每一根魔杖都具有超強的魔法物質,這也就是它的精髓所在了。我們用的是獨角獸毛、鳳凰尾羽和龍的心弦。每一根奧利凡德魔杖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沒有兩只獨角獸、龍或鳳凰是完全相同的。當然了,你如果用了本應屬于其他巫師的魔杖,就絶不會有達到它本應達到的效果了。」

當量到兩鼻孔間的距離時,他讓捲尺自動操作,自己則正在貨架間穿梭,忙著選出一些長匣子往下搬。

「好了。」他說,捲尺滑落到地上捲成一團。「那幺,米歇爾.波特先生,試試這一根。山毛櫸木和龍的心弦做的,十二英吋長。不錯,很柔韌。你揮一下試試。」

米歇爾拿起那根山毛櫸魔杖揮了一下,毫無反應。

洗澡洗一天 八點就睡覺_不愛你的人洗澡洗丟了

奧利凡德先生立刻把魔杖從他手里奪了回去。「楓木的,鳳凰羽毛,十又四分之一英吋長,彈性不錯,試試看……」這次米歇爾沒來得及把手舉起來,魔杖就又被奧利凡德先生奪走了。「不,不……試試這根,用黑檀木和龍的心弦做的,十一英吋半長,彈性很強。來吧,來吧,試試這根。」

哈利看著米歇爾試了一根又一根。他一點也不明白奧利凡德先生認為什幺樣的才合適,他很擔心米歇爾會找不到任何一根適合的魔杖,當然,他也擔心自己。

但米歇爾好像不是很在意自己沒有適合的魔杖,他甚至還跟奧利凡德先生閑聊起了魔杖的造型與鑲嵌與魔杖本身的魔力有沒有關聯,看得哈利都不知道要說什幺才好——他明白自己這位雙胞胎哥哥對任何有興趣的事都很積極,但這是在選魔杖啊!要是找不到,你就沒有魔杖了!哈利想要沖上去這樣告訴米歇爾。

然而轉念一想,哈利又放棄了。米歇爾不用魔杖也能隨心所欲地使用魔法,這他早就知道了,所以這對米歇爾來說,沒準還真是一場游戲和討論會來著……

有個天才一樣的雙胞胎哥哥真是打擊自信啊。哈利無奈地想著,但看到米歇爾在空閑時對他偷偷眨眼,還用嘴型跟他說「再等一下就好」的模樣,好像又沒有那幺郁悶了。

「看來你更適合這個組合。」奧利凡德先生也注意到了米歇爾和哈利之間的小動作,爬到了櫥窗上方的一個邊柜前面,拿出了一個刷著金漆描邊的細長木盒。「十三又四分之三英吋,鳳凰羽毛和雪松木,柔軟的……來,試試。」

米歇爾嘴角的微笑幾不可察地頓住。這個感覺太過熟悉,上面每一個紋路、每一個雕刻的象徵、每一個痕跡……他甚至叫得出那只提供羽毛給他的鳳凰的名字:洛維薩,與他同用路易之名的驕傲鳳凰。

米歇爾輕柔地握住他上輩子的伙伴,用他上輩子就特別習慣的手勢抬起手腕,旋轉著向頭頂上方一點。一串青綠色的煙火從魔杖的頂端噴濺出來,在他周遭折射出類似水晶或玻璃的稜光,輕快地圍繞在米歇爾身邊打轉,米歇爾的耳邊似乎還聽到了那只驕傲鳳凰的鳴叫。

洗澡洗一天 八點就睡覺_不愛你的人洗澡洗丟了

「我想,就是它了吧?」他在哈利的讚歎與海格的讚賞中對奧利凡德先生說,笑得特別燦爛。

他沒興趣猜測為何上輩子是由艾里森家做出來的魔杖這輩子會出現在奧利凡德的商店中。他更愿意相信這是某種命運的必然,或者是魔杖自己跟過來也說不定呢?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415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