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占有_特殊的婚俗完

Casper搭乘地獄電梯,從17樓到13樓,他看著各種刑場,17樓身體破壞處,16樓身體折磨場,15樓鞭刑場,14樓電刑場,11~13樓則是各個審判廳,惡魔們走出電梯往集合場地前進。

「Casper!」一個橙色短髮的男惡魔嘿的一聲撲上他

「Nokia好久不見」Casper把他推開,那顆頭用亮晶晶的黃眼珠看著他

「Casper我跟你說,今天我在拔一個人的手指甲的時候,罪犯居然還說我很殘忍,說我都拔那幺快很痛,不痛的話我拔干啥用的!」Nokia生氣的皺起眉頭

「嗯,做的好,他再嫌你就一次拔五只」Casper語調平淡的說

「好啊,下次有人再說,我就這樣做。」Nokia笑了笑。

強制占有_特殊的婚俗完

Nokia跟Casper是同一批生命樹生出來的惡魔,可說是兄弟,他們一開始一起在3樓餵食區工作,因為業績不錯,所以兩人慢慢的往低樓層升遷,去年Casper又從16樓的身體折磨場升遷到18樓的巖漿區,雖然兩人工作場所不同,但黏人的Nokia依舊會常常去找他,而且都找的到隨便跑的Casper,所以就有了"找不到Casper就去問Nokia"的話,又不知道從哪冒出"如果不靠Nokia找到Casper那天就會很順"這樣的傳說。

前幾天Nokia在拔犯人指甲的時候,就像他所說的,那個罪犯跟他抱怨太痛,他從處刑者椅子上站起來俯視著罪犯,手上握著鉗子,上面還夾著剛拔下來的指甲,黃色的眼珠越來越亮,像灼熱的太陽燒著罪犯,他語調平淡的說「你以為自己在哪?當這里是服務業?你當我是美甲師啊蛤?區區罪犯還敢發牢騷?膽子不錯啊……」

當他的眼神快把犯人燒掉的時候,罪犯哭了「嗚嗚對不起我錯了,還請大人原諒!我以后不會了嗚嗚嗚……」聽到罪犯的道歉,雖不知是不是真心,不過Nokia的眼神逐漸暗了下來,他坐回椅子,用像媽媽講故事給小孩聽的語氣說「你很幸運,你如果早個西元100年,就會遇到我那現在已經升遷的兄弟」他把一個五只嘴的鉗子夾在罪犯已經長出來的指甲上,剛好一只手指頭配一個鉗子。

「你想知道他為什幺可以升遷嗎?因為有一天一個罪犯說了跟你一樣的話,所以他就發明了這個東西」他看著鉗子「就對著罪犯說"我會慢慢來的,不會再像幾天前那幺快了"于是他開始慢慢的拔,慢慢的拔……」他邊說"慢慢的拔"邊動作,就如他所說的一樣,慢慢的慢慢的,把五只指甲一起拔出來,被拔的罪犯從尖叫到哀號最后是無聲的啜泣。

「今天的刑罰已經結束,你可以離開了」Nokia笑咪咪的把刑椅上的手腕固定帶解開,罪犯用自己僅存的力氣連滾帶爬的跑了。

「Nokia,你又用招啦?」在地獄電梯門前,一位16樓的同事問

強制占有_特殊的婚俗完

「沒什幺,只是借了一下Casper的方法而已」Nokia淡淡的笑著說,此時電梯門開了,里面站著Casper

「Casper!」Nokia撲了上去,兩人的親密,讓旁邊的同事看了心想"Casper啊Casper,你知道你家Nokia是個大腹黑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437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