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一起來第10章_淪陷的美

第六章<下>意外之舉

「嘖!真夠倒楣的!」少年的臉頰因為子彈擦過而劃出痕跡,一道傷口滲出了鮮血流淌。

寒霜潔回頭望去,燄熠云手中那把黑槍的槍口還有著些許因子彈而摩擦出白色的硝煙冒出,她將手中的刀收回刀鞘里,喚了一聲「堂主。」

燄熠云走到了她身邊,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后,將目光移到了少年身上,冷聲的開口「滾。」

「哼!女人,我們會再碰面的!」好漢不吃眼前虧,少年將臉上的血痕抹掉,落下最后一句話才消失在他們眼前。

小鬼!寒霜潔無言的嘆息。抬起臉,她正打算要和燄熠云說話,身上卻忽然披上了一件外套,令她一愣「堂主?」

「東西拿到了嗎?」他問著,目光也稍微朝她打量了一下。

「嗯。」寒霜潔應聲,被他目光打量的有些不自在,眼神便瞄往一旁。

全家一起來第10章_淪陷的美

「回去吧。」他的眼神閃過一絲異樣,將她刻意閃躲的模樣看進眼里,聲色不動的交代。

「是。」她沒有察覺的轉身走在了前面,跟在后面的燄熠云才同她走沒幾步路,突如其來的就將人從后一把抱起「堂、堂主,你做什幺?!」寒霜潔讓他這幺一抱,面露驚嚇與錯愕,手上的長刀還差點就脫手掉落。

燄熠云沒有回答她的話,抱著她的雙手稍加了點力道,就怕懷里的人掙扎而摔個底朝天。

「請你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寒霜潔面色艱難的盯著他,一如既往的冷漠與平淡態度居然在這種時候掉了甲,就連她自己也萬萬沒有想到過。

他并沒有放下她的打算,僅僅只用一個眼神就表達了意思,同時起了一個嚇阻威脅的作用,讓寒霜潔不再掙扎,而被他抱著的身體卻變得有些僵硬。

燄熠云就這樣抱著寒霜潔回到了別墅后門,鄒凡已經等在了門口「拿醫藥箱還有準備乾凈的水跟毛巾。」看了鄒凡一眼,他交代完后走了進去。

走進寒霜潔的房間,他讓她坐在床邊,跟在他們身后的鄒凡替燄熠云拉來了一張椅子,他就這幺坐在她面前。

她那僵硬的身體好不容易在被放下的那一刻鬆懈,卻立即又在下一秒被燄熠云的動作給驚著,差點花容失色又一次露出了錯愕的表情「堂主!?」

全家一起來第10章_淪陷的美

燄熠云的手掌從她的小腿肚碰上,順著往下滑到了腳踝處的同時將她的腳給抬起,無視她的震驚與錯愕,灼熱的目光盯著她腳上那些被樹枝劃出的傷痕,淡言「東西給鄒凡。」

寒霜潔的臉上浮現一抹薄紅,將放在襯衫口袋里的記憶卡交給了鄒凡,她看著燄熠云的模樣,試圖抽回自己被劃傷的腳,卻反而被他加了力道抓住「堂主,我……」

「不痛嗎?」抬眸看了她一眼,他另一只手接過鄒凡遞來的毛巾,替寒霜潔將腳上沾到的泥土殘葉與血痕給擦掉。

「……不痛。」她看著他動作輕柔,而他手掌的溫度透過肌膚傳遍全身,表情有些不知所措的回答。當時,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赤裸的雙腳已被森林里那些殘枝落葉給劃出傷口,傷痕大小不一、傷口深淺也不一,她的注意力都落在鬪禘堂的手下上,又怎幺會感覺到痛?一思考到這邊,她才驚覺,原來燄熠云剛才打量她的目光是因為雙腳上的傷。

接過沾了優碘的棉花棒,燄熠云依然只是看了她一眼,靜靜地替她腳上傷口涂抹著。

寒霜潔實在看不懂眼前的男人在想什幺?甚至連表情也有些摻不透,眼神里也察覺不出有任何異樣或思緒。明明燄熠云對她的戒備心一直都很高,怎幺會突然這樣對她?

「堂主,我自己……」

「霜潔!」

全家一起來第10章_淪陷的美

就在寒霜潔想開口告訴燄熠云她自己可以處理之時,宋旸一臉擔憂及慌張的出現在房門口,房間里的三個人都看向了他。宋旸先是停頓了一下,然后又看見燄熠云停下的動作,視線立刻注意到了寒霜潔那長襯衫下若隱若現的危險地帶,二話不說就去拿了件外套蓋在了寒霜潔的大腿上,再對燄熠云伸長了手

「堂主,剩下的讓我來吧!」

燄熠云看了宋旸一眼,沒有任何被他莽撞行為給惹怒的跡象,輕輕放下了寒霜潔的腳并將手上的棉花棒給了宋旸。他起身離開椅子,要走出房門之前,回頭看著寒霜潔交代「以后小心點。」

燄熠云與鄒凡離開之后,房間恢復了往常的寧靜,宋旸嘆了口氣的坐在椅子上,有那幺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的行為會引起燄熠云的怒火。他轉頭看向寒霜潔,臉上充滿了不解的問「霜潔,妳是要對燄熠云用美人計?」

「什幺美人計?」寒霜潔看著宋旸那有點好笑的表情,皺了一下眉頭,反問。

「剛才的姿勢,妳、妳差點都要被看光了!」就連現在都還只是單穿一件長襯衫,身材的好壞可不是遮掩的掉的!這一點也不像是寒霜潔的作風,而是伍澐媚的才對呀!

「呵!」她笑了一聲,這瞬間被宋旸的反應與表情給逗出笑意。雖然剛才她確實因為燄熠云的動作而感到困惑,但完全沒有思考到自己會有春光外洩的危機,而宋旸的動作大概也讓燄熠云反應過來了吧?

「霜潔……」宋旸無奈的又嘆了口氣,他是真擔心他的二小姐,結果、居然反而被笑了!

全家一起來第10章_淪陷的美

「宋旸,燄熠云身邊從不缺女人。你覺得我又會入他眼中幾分呢?」寒霜潔翹著腳,兩只手撐在翹起的那只腳的膝蓋上,她臉上掛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問著。

「是這幺說沒錯,可是、霜潔……我覺得在燄熠云的眼中,妳應該算是一個特別的女人。到底入他眼中幾分,哪說得準?」雖然他們剛進龍燄堂,接觸燄熠云也都還不夠深,但他和她交手了兩次,怎幺可能不覺得寒霜潔這女人特別?

「燄熠云這個人不是憑姿色或者展現特別就可以靠近的。」寒霜潔斂起了笑容,如果憑藉這兩樣東西就可以靠近那個男人,她也不用大費周章,甚至就連龍燄堂那也早就不存在了!

待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492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