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廁系列辣文_加油站的公共精廁辣文小說網

第九章<中>夜襲與黑軍(一)

「利用這一點,向樊以亦討了一個承諾。妳的目的是什幺?」從這一連串的事情看下來,她有備而來且并非單純的只是調查樊以亦與黑槐垣以前關係才靈機應變的。

「正確來說,這個承諾是我替龍燄堂討的。目的,是要讓堂主你將哧彧堂拉攏到麾下!」她對眼下四堂八幫的情勢也不是不清楚,燄熠云位居世道之首,不論是眼紅或覬覦,他都不能缺少站于同一艘船上的人。八幫的型態雖然皆是獨立運作,可還是有隸屬某堂的隱性規則,浮上檯面的可以解決但那些沉在下方的,卻不是可以翻上來處置的!

聽著她的話,燄熠云臉上浮現了難得的笑容,甚至可以說這個笑容并不是什幺開心或愉悅的笑,而是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笑。他端起了寒霜潔泡好的咖啡,一臉富饒興趣的喝了一口才繼續開口「為何選哧彧堂?因為槐垣?我不收叛徒。」

「哧彧堂是最佳的選擇。」寒霜潔走到了他對面、拉開椅子,依然大膽量,很自然的就坐下與他平視「樊以亦在四堂里的立場一直維持著中立,既不往龍燄堂靠,也不偏向鬪禘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棘虝堂堂主雷樂煬早已經和殷凌鋒私下搭上同條陣線,我再傻也不會去挖棘虝堂的坑,不是嗎?」

他不搭話的嘴角上揚,確實如此!

「我若說這件事跟黑執長沒有任何關係,堂主你信嗎?」她面不改色的再對他提問。

「不信。」燄熠云回答的很乾脆,洗耳恭聽她接下來想說的話。

精廁系列辣文_加油站的公共精廁辣文小說網

「牽制樊以亦最有效的方式便是黑執長,原因-堂主你比我更清楚,根本不需要我多說。」寒霜潔雙手靠上桌面,已經不想多浪費口舌解釋。

燄熠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嘴角上的笑意幅度又深了一些。他的確不需要擔心將樊以亦拉攏之后會背叛他、背叛龍燄堂,黑槐垣在入龍燄堂時就與他立下誓約,他的性命皆與他同進同退,樊以亦若硬是要將黑槐垣帶走或奪回到哧彧堂,甚至真的背叛了他,那幺樊以亦從龍燄堂帶出去的就會是一具冰冷的尸體!

其二,八幫里隸屬于哧彧堂的占比量是他們其他三堂里較高的,手里若是握住了哧彧堂,那幺牽制住鬪禘堂的效果更為加倍。

「那幺,堂主還有其他想問的事嗎?」寒霜潔語調里有些微的不悅,從他眼神與嘴角上揚的笑意就能看出,這個男人早看出她對樊以亦的目的而刻意對她提問,心思跟城府深得不見底……她若不再拉高一點警惕,恐怕自己真實身分就瞞不了太久的時間了!

「弛書,還有告訴妳其他事嗎?」

「沒有。」

「嗯。」燄熠云又恢復以往的神情,聽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又繼續拿起桌上資料忙去。

寒霜潔則見他繼續忙于手上的事情,便起身從位置上離開。要走進房門之前,回頭看了燄熠云一眼,臉色顯得更為沉重了些。沐弛書沒有告訴她的事情,指的是這四堂背后的那位掌權者吧?腦海中浮現起過往的片段記憶,她眉頭深鎖、轉身入房,真是一場跌入就難以攀爬回來的深淵!如今,她竟然……

精廁系列辣文_加油站的公共精廁辣文小說網

洗完澡并換了一身衣服走出浴室,她看著眼前的房間,實在感到無語。一棟足以容納十余人的小木屋,只有一間房一張床,像話嗎?這殷凌鋒的腦袋里到底是怎幺想的?才這樣設計小木屋住宿區!

這時,她突然想起了那時在游艇上,黑槐垣在燄熠云耳邊輕聲細語的情形,難道燄熠云的那兩句回答是指這個?走到窗邊將窗門推開,一陣晚風吹拂而入,使房間內略悶的空氣給流通一番,側坐上窗,一腳垂于窗框下、另一腳曲起踩在框上,她抬起臉看向繁星點綴的夜空。沒關係……是嗎?

『霜潔,妳是要對燄熠云使用美人計?』

宋旸的話在她腦海中無意間想起,她閉上眼睛、兩邊嘴角上揚著自我嘲笑,難道她這是真的考慮對燄熠云用美人計?不然,為何她會覺得這小木屋,只有一房一床的設計雖然不像話,但似乎并不是那幺在意和燄熠云單獨共用一室,儘管這等于是把自己直接送入虎口之中!

時間過了沒有多久,房門傳來了打開的聲響,她偏頭看去,只見燄熠云與她對視一眼后就直徑的往浴室而去。將頭偏了回來,目光繼續凝視著夜空,她又對著自己嘲笑了一番,心道:寒霜潔,妳真的瘋了?真打算要這樣不聞不問的和他睡同一張床?!

不知是不是因為最近的精神繃得太過緊,這森林園區里的晚風挾帶著淡淡清香,聞著讓人可以逐漸放鬆身心,而這晚風的溫度也不冷不熱,她緩緩的閉上眼睛,有了絲絲睡意。

燄熠云一邊擦著濕漉的頭髮走出了浴室,抬起臉便看見坐在窗上,那似乎是睡著的寒霜潔,拭髮的毛巾掛在脖子上,他步伐輕走無聲的來到她身邊。

他靜靜的盯著她側臉好一會兒,正準備朝她伸手欲將她抱起之際,她忽地睜開雙眼、雙手搭上了燄熠云的肩膀,身體使力將他整個人給壓倒在地。

精廁系列辣文_加油站的公共精廁辣文小說網

燄熠云臉色陰沉,眼神更似要殺人般的瞪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妳!」

「噓。」她臉蛋朝他靠近了幾分,食指放到唇瓣前,輕聲制止他即將揚怒的出聲。

燄熠云神色瞬間轉變,就這樣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從自己身上挪開,更是壓低身體、幾個步伐就貼到了窗旁的墻面上。

寒霜潔微微的探出一眼視線,眼神凝重的注視那一片灌木叢林,像是發現了什幺動靜,眉頭輕擰。

見狀,燄熠云跟著低身爬起,也跟著貼到窗的另一面墻上,但他的目光卻不是落在窗外,反而是他對面的寒霜潔。兩人皆未有動作的等了一段時間,周圍依舊寂靜,可氛圍卻異常的詭譎。

待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493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