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H全肉粗口_高H 古代辣文

江予恩承認自己是慢熟個性外加長個一副冷冰冰的臉,她已經很習慣剛開學總會是落單的那個人,

所以叫做吳宇衡的男生主動和自己搭話有些意外,因為對方看上去不像是個油嘴滑舌的人,怕被誤會而解釋模樣笨拙的有點可愛。

更多是王辰表明對人的有意思,第一反應出來并非是厭惡、排斥是很單純說出自己不知如何應對,

雖然是個應該難以靜下來的個性但應該也是個很溫暖的人,有如此反應的人無論是男是女都偏少數,畢竟她周圍除了媽媽、叔叔和簡志和的家人、交情深朋友外,所以她幾乎不跟沒多少交情的人談及哥哥事情,

或許眼前的人是可以讓簡志和忘記應該忘記的存在。

「怎幺了?」她收拾自己的思緒抬頭發現對面的王辰盯著自己。

「我以為像妳這樣漂亮的女生會討厭我。」對方舀起一匙炒飯放進嘴邊稱讚挺不錯吃只是有點偏甜。

「想太多。」她知道對方的意思是什幺注意到吳宇衡往自己瞧,挖了一口蒸蛋放進人的盤中。

「唉?」對方發個納悶聲音。

「不是想吃蒸蛋?」江予恩是排在吳宇衡前面那時蒸蛋所剩無幾。

「我以為只有我姊的蠻會吃,如果你和我姊去吃到飽肯定能回本。」吳宇衡莫名興奮的模樣簡直就像個小孩子。

小說H全肉粗口_高H 古代辣文

「我的食量本來就不算小。」自從那之后的江予恩食量變的都比同齡還要在大些。

「會不會說話真是的。」王辰出聲講下吳宇衡。

「可是你還是那幺瘦,都做什幺運動?」社工系女生一臉羨慕地問。

「跆拳道。」她認真回答卻聽見筷子落至桌面發出聲響。

「你是認真還是開玩笑?」另一個社工系男生繼續問。

「是認識長輩教的,說讓我防身。」江予恩緩緩抬起頭發現周圍投來無比訝異目光。

「那你會過肩摔嗎?」王辰興奮搖晃自己的手臂。

「只要抓到訣竅就算比自己高也沒問題。」她簡單的回答想著待會回宿舍兩小時能做些什幺消磨時間,印象中學校圖書館蠻大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你可以教我嗎?」最早開話題的女生眼中都是對江予恩的景仰。

「應該可以。」她其實有點想拒絕但認識第一天似乎不太合適。

「你還是放棄吧,等等現在幾點了?」另一個女生揮手直說主動要學的人大概就三分鐘熱度,驚覺附近有幾群收拾餐盤往外走。

小說H全肉粗口_高H 古代辣文

「還有20分鐘就要上課,我們吃快點聽學姊說那門課教授很難搞。」社工系男生小聲說道。

「我也知道,為什幺偏偏是必修超不想上的。」剛才說要學習的女生無力趴桌面。

「你們系有什幺畢業門檻嗎?」王辰已經吃下半盤多的炒飯。

「最麻煩應該就是志工時數了,要250還是300小時。」社工系男生拿出他們系的新生手冊。

「好辛苦,經濟學系主要外語檢定,實習採自由參加。」吳宇衡講完扭過頭問她。

「我跟你一樣。」方才寫分組名單時江予恩并無記住大家的科系。

「別說了,再怎樣都沒有獸醫系的慘吧,實習若沒有運氣就選中歷屆最刁難的地方。」王辰第一次露出哀怨神情。

「不過仍時常動物相處蠻不錯啊。」吳宇衡的模樣就是羨慕。

「是沒錯,若選中蠻差的地方可是無比折磨,反正實習還久就先不管。」王辰伸個懶腰,有幾個陌生男女遠處發現對方舉高手打招呼。

「你認識這屆學生會長?」三個社工系摀住嘴張大眼。

「喔,是因為加入系學會關係,我們的公關長和學生會長蠻熟的,話說你們有想好要加入哪個社團嗎?」王辰把剩下炒飯都吃乾凈。

小說H全肉粗口_高H 古代辣文

「不知道學校有沒有魔術社。」吳宇衡很是認真思考轉問她。

「沒興趣。」江予恩真得參與社團毫無興趣,一來怕麻煩二來真沒特別興趣的東西。

「我以為予恩可能會參加吉他社之類的,如果自彈自唱樣子肯定很漂亮。」發出可惜的社工系女生說自己參加是攝影社。

「我不會唱歌,還有時間沒關係嗎?」江予恩指下自己腕上的手錶。

「糟糕,我們該趕去上課,下次再一起吃飯吧。」社工系男生慌張收拾桌上吃完的餐盤拉著另外兩個人奔出餐廳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好了,我也該回去睡覺。」沒幾分鐘王辰站起來說要回家。

「睡午覺?你不是說下午都沒課?」吳宇衡歪頭的問。

「嘿嘿,我晚上可是很多活動要一起來玩嗎?」王辰流出曖昧笑顏向他們提出邀請。

「不用了。」她和吳宇衡異口同聲一起回絕對方。

「嘖,都已經是大學生要過得精采才對。」王辰扁了嘴碎念后揮手向他們再見。

沒有王辰和社工系朋友的兩個人在吃完就各自說再見,江予恩一方面是覺得兩個人該是吃完說再見的時候,

小說H全肉粗口_高H 古代辣文

另一方面她想有個安靜的時間轉頭看直盯電視拼命說話的人,認真覺得自己再不走耳朵可能就要爆炸,

所以江予恩和吳宇衡吃完收拾餐盤各自往要去地方前進。

江予恩本有點猶豫要不要回宿舍但想到回去也無事可做,還是依據一開始想法往圖書館去,

興許已經是上課時間的關係沿路并沒有太多學生,而且大家步調都很輕鬆緩慢,恰巧路過發現學校禮堂前擺了一個個攤位,基于無聊消磨時間和一點點好奇心江予恩轉進去晃晃。

每個搭起的棚子里頭站有兩三位的學生熱情呼喊每個路過的人,她撇過整圈豎立長桌前的旗子文字才意識到是社團博覽會,

轉身打算離去卻跟某個人撞上,畢竟是自己突然轉過去抬起頭打算說抱歉,

卻見到和自己相撞的人就是幾分鐘前才跟她吃飯的吳宇衡。

「嗨!又遇到了。」吳宇衡見到她的模樣無比開心,讓她想起外婆家養的黃金獵犬。

「嗯,你有看到魔術社嗎?」她見到對方手中拿有好幾張宣傳單。

「是有啦,不過吉他社好像也很好玩,街舞社蠻帥氣的,對了,學校也有跆拳道社。」對方一陣喃喃自語塞給她一張宣傳單。

「謝謝。」江予恩盡管知道依據自己程度和學得太久根本不可能再加入跆拳道相關的社團,仍接下對方善意替她拿的宣傳單。

小說H全肉粗口_高H 古代辣文

「竟然還有電臺相關社團,我們去看看吧。」吳宇衡就像個小孩子興奮抓著她的手臂往另一個方向去。

「唉,等一下。」她其實想說自己要去圖書館但對方無比興奮未等她說完話。

「哈啰,同學對我們電臺有興趣嗎?我們會固定每個月有個主題會是採訪學校風云人物、教授們或者杰出校友,可以認識很多人喔。」柜檯內只有個冷棕色鮑伯頭女生親切的介紹。

「聽起來很有意義唉,是不是跟外頭電臺一樣會播歌、心靈雞湯橋段,唉唉還是你要不要參加這個?」吳宇衡就像個小朋友頻頻問她。

「再看看。」她其實想說沒興趣轉身就走但就對眼前電抬社團的女生有些傷人。

「沒關係,你們可以再考慮看看,我們這禮拜五有介紹茶會在社團大樓五樓第二間辦公室,可以過來聽聽會認識更深入。」女生還是拿出兩張宣傳單和入社申請單給他們。

「謝謝。」江予恩回給對方一個禮貌微笑本打算離開卻被熟悉聲音叫住。

「小恩!你怎幺在這里?」呼喊的人便是她的室友兼同學,李采婷。

「下兩節不是還有課就晃晃。」她停下腳步發現對方疑惑目光便將吳宇衡介紹給人。

「原來是外系朋友,你好,我叫李采婷,和小恩同班兼室友。」李采婷伸出手向人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吳宇衡,經濟系,住在勤勉樓。」吳宇衡同樣開心握住室友的手,說既然都認識就是朋友。

小說H全肉粗口_高H 古代辣文

「那不就也是新宿區,我們是住書香樓的,這樣可以時常一起吃飯那不然小恩都不喜歡說話,都是我一個唱獨角戲。」李采婷聽見吳宇衡完全忘記才初次見面的人,已經和對方談論要不要下次一起約看電影、出去玩。

「咳咳,話說你怎幺會在這里?」她并沒有故意打斷兩人培養感情,只是再講下去她就真不用去圖書館了。

「唉,我沒跟你說過,我加入電臺社,難道小恩有興趣,學姊我室友長得很漂亮對吧,如果她要加入要不要開個特別企劃比如可視電臺,肯定能吸引更多聽眾。」李采婷轉過頭就問上被晾在旁邊許久的學姊。

「唉,是可以開會時討論看看,不過也要看學妹有無興趣。」學姊望向她帶點期待的視線。

「不好意思。」她尷尬看向李采婷和吳宇衡,相同類型的人睜著眼期待自己的答案。

「為什幺不!」果不其然兩個人發出同樣唉嘆。

「明明小恩的聲音又好聽人又長得漂亮實在太可惜。」王采婷像個小女孩撒嬌般搖晃她的手臂。

「對啊對啊,就去聽聽看說不定你會有興趣。」旁邊吳宇衡也張嘴試圖游說自己。

「好的,我週五再過來聽聽看。」江予恩雖然臉上是笑的可內心卻是崩潰大喊,到底有誰能把這兩只纏人的狗狗拖出她的世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625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