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3天IP成交額達4億元 電子證據或為網絡文學版權保護提供新思路

唐家三少、月關、天使奧斯卡、橫掃天涯、天下歸元……說起這些名字,熟悉網絡文學的人并不陌生。20年前,趁著“互聯網”的東風,網絡文學也伴隨著一大批讀者的成長逐漸發展起來。

經過20年的發展,網絡文學正在迎來爆發期。在經歷了野蠻生長之后,網絡文學市場逐漸轉向精品化發展。網絡文學多了一個“+”,其正在以IP的形式將影視、游戲、動漫等不同的內容形式串聯起來,使泛娛樂生態鏈上各環節產生聯動效應。

上周末,以“網絡正能量 文學新高峰”為主題的第二屆中國“網絡文學+”大會在北京舉行。在歷時3天的活動中,精品創作、現實題材、融合創新、版權保護、IP全產業鏈運營等成為高頻詞匯。據初步統計,本屆大會實現IP成交額達4億元。

“網絡文學+”3天IP成交額達4億元 電子證據或為網絡文學版權保護提供新思路

第二屆中國“網絡文學+”大會(每經記者 溫夢華攝)

IP成交額達4億元 網絡文學IP推動塑造城市文化

2015年作為IP元年,網絡文學作品因其巨大的衍生價值受到文娛產業的青睞。從最初的網文IP改編電視劇或者電影,到后來的網絡劇、網絡大電影等,網絡文學IP現已成為影視改編的重要來源。

據初步統計,“網絡文學+”大會期間,共征集608部IP作品,其中家國魂145部、都市情251部、奮斗曲52部、奇幻錄69部、守正篇91部;企業方面,共37家網絡文學、動漫、文化等企業上報,交易量256部,交易額達4億元。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網絡文學不僅僅轉化成影視作品,也開始以IP內容和產業思路去驅動城市文化管理,探索如何通過打造文化IP更好地促進城市的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我國的GDP達82.7萬億人民幣,其中第三產業占比51.6%,文化產業占比4.3%。而美國GDP是19.4萬億美元,其中第三產業占比80%,文化產業占比20%以上。

大會期間,國家廣電總局規劃發展司副司長李建臣表示,文化產業不光是創造財富的重要手段,也是實體經濟發展的助推器,是實體經濟實現轉型升級的標志。他舉例說,哈利波特一個超級巨大的IP,它的衍生品2000多種,只要和哈利波特沾上邊,價值馬上就不一樣。

在他看來,城市的魅力實質在于文化,文化是一種生活方式,同時又是一種價值認同,是一種行為方式的遵循。“在數字文明日益浸透社會每個末梢的今天,建立在網絡平臺基礎之上的超級IP或叫IP2.0已經從文化領域快速滲透到了整個文明生態的各個領域,成為了一種全新的社會生存方式。”

在中文在線集團常務副總裁謝廣才看來,一個城市要發展,文化元素跟其他城市相比是獨一無二的。他表示:“文化產業焦點在于“注意力”“影響力”和“時間”,文化IP的核心能力在于“聚流”和“導流”,將地方公共文化元素IP化開發成網絡文化產品,不僅能夠實現城市品牌提升,還可以通過線上惠及用戶最后導入城市線下場景。”

文學作品盜版門檻低 電子證據或為網絡文學版權保護提供新思路

“我們現在也深受被人破門而入,盜取我們財產的困擾。”阿里文學副總裁、總編輯周運在大會期間表示。

隨著網絡文學價值的顯現,以及版權變現的商業模式從單鏈條到多鏈條的轉變,近年來網絡文學盜版、抄襲的問題也越發受到行業關注。

近年來,《瑯琊榜》《羋月傳》《花千骨》《擇天記》……這些火爆作品的原著無一例外都在網上被大量盜版。《中國網絡文學版權保護白皮書》顯示,2015年盜版給網絡文學帶來的損失達79.7億元,其中移動端付費閱讀收入損失達43.6億元。2016年損失為79.8億元,其中移動端付費閱讀收入損失達50.2億元。

“網絡文學+”3天IP成交額達4億元 電子證據或為網絡文學版權保護提供新思路

《瑯琊榜》改編電視劇豆瓣評分9.2分(圖/豆瓣)

作為文娛產業生態的重要IP源頭,網絡文學為何存在如此多的盜版、抄襲、侵權等問題?

掌閱科技的創始人王良認為,第一,從行業角度來說,視頻和音樂的商業模式非常成熟,它的大平臺,包括從業者,能從合理的商業模式中獲取更多的商業利益。盜版的成本過高,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做盜版。相比之下,文字雖然目前有正版商業模式,但是不足以避免那些大的流量入口,或者一些從業者通過盜版獲取更好的商業價值回報。第二,文字盜版門檻很低,閱讀的商業模式也非常簡單,而且文字作品比較零散,在盜版侵權上很難界定。所以文學作品相比于音樂、影視更復雜,盜版更嚴重。

面對盜版問題以及版權保護,政府相關部門以及網絡文學企業都在不斷采取相關措施。

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副司長段玉萍表示,在“劍網”2016時,就把網絡文學侵權盜版作為治理的重點,在2017、2018“劍網”行動又把鞏固網絡文學的治理成果作為重點內容。“我們還建立了一個黑白名單制度,2014年至今已經公布了37批重點作品和預警名單,共計798部作品。”

而閱文、掌閱、阿里文學等網絡文學平臺也在針對盜版問題進行技術上的升級,對“借鑒”“洗稿”“剽竊”的等問題進行防范。與此同時,科技的不斷進步,也為網絡文學的版權保護問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阿里文學法務總監馬俐霞指出,從監測技術來講,平臺這塊一定要加大力度,比如一些創新性的技術,正版的水印化、正版的加密措施。“其實電子取證我是非常呼吁的,但因為成本非常大,而且作為一個企業來講,有時候去做公正特別難。所以還是希望電子公正能推行起來。”

朝陽區法院知識產權庭的庭長李自柱認為,現在人類社會已經發展到電子時代了,我們還固守紙質的思維肯定是不行的,電子證據已經成為我們一個獨立的證據類型了。但他也強調,“現在有人用這樣一種很可靠的技術手段幫助當事人把這證據固定下來,反而歧視它那肯定不行。盡管不歧視電子證據,但仍然要審查它。從電子證據的生成、存儲、提取、保存以及到提到法律的過程,整個流程都需要考量。”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372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