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客廳一片沉寂。

「請問你是王逸凱先生嗎?」首先回過神來的是Yuna姊。

「是的。」王逸凱以得體的笑容回應。

「那請過來一下。」Yuna姊請他靠近寫字桌,這一談,將近半個小時。

和我昨天早晨一樣,但是眾人的目光對王逸凱更是肆無忌憚的露骨,幾乎把他圍在中間像是參觀稀有動物一般。

沒錯。

把個性撇開不談,這個家伙,無論是長相、體型、聲音,都像極了王俊凱,若是靜靜站著不動,我實在沒有分辨出對方身分的自信。

傻眼的王源對王俊凱耳語:「是你雙胞胎哥哥嗎?連聲音都好像。」原本是半開玩笑的疑問,卻得到了回應。

「不可能噢。」我輕聲說道,他們三人聞聲轉過頭看著我。

「他比王俊凱大一歲~不會是雙胞胎。」我也給了一個半開玩笑的答案。

「哈哈哈…」我們幾個小聲地笑起來。

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怎幺有種遇到自己的感覺。」王俊凱還是愣愣地看著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修長背影。

正在應對Yuna姊的王逸凱,可能是聽見了我們的笑聲,突然微微轉頭瞥向了這邊。

可以感覺到王俊凱明顯身體僵硬了一下。

王逸凱用那張神似王俊凱的臉龐,牽動嘴角對我眨了下眼,隨即轉了回去。

「一個神奇的wink?!」王源嘻笑道。

「王源兒你也給他眨回去呀。」千璽愉快的出餿主意。

然而我卻發現了。

王逸凱揚起嘴角笑開的一瞬間,微露的白皙皓齒清晰可見。

沒有虎牙。

總算找到可以分辨他們兩人的方法了。

**********************************

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突然我終于想起了一個迫在眉睫的工作。

我今天要做晚餐!!!

完蛋了。

看一眼時鐘,下午五點……

這個時間黃昏市場漂亮的菜、品質好的肉……早就被挑光了。

頭痛不已的我收拾了一下隨身物品,拿了環保袋就要跑出門。

「欸妳去哪呀!」正要把行李拿去房間的王逸凱急忙叫住我。

「買菜呀!」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打開大門。

「好像很好玩,我也要去。」他不容我回話,迅速跑去房間放下行李就朝我走來。

「隨便你吧。」我急忙穿上麻綠色高筒帆布鞋。

他的一舉一動仍然非常受到矚目,我們兩個就這樣在眾人的注目下被送出門。

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好的食材果然都沒了……看著攤販上失去水分的蔬菜、看起來已經不太新鮮的魚、肥瘦肉不均的豬肉……我五雷轟頂的摀住臉。

一路上其實王逸凱也不怎幺講話,靜靜地陪著我趕路。

此時他從旁窺視了一下我的表情,提議道:「不然去全聯買好了?」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于是我們又踏上了前往全聯的路途。

「妳是負責煮飯的嗎?」他問道。

「對,煮飯跟打掃。那你是做什幺的?」突然,我慢一拍地對答案好奇起來。

「秘密唷。」他笑嘻嘻地說道:「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我不高興的撇開臉:「不說就算了,不稀罕。」

老爸從小就教導我,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讓人知,但是從見面到現在,對這個人不知為何我就是無法克制。

「蛤~生氣了?生氣了。」這個死小孩笑嘻嘻地說道,毫不在意地看著前方。

「別這樣啦,聽到妳的臺灣腔我覺得很親切耶,我們就好好相處吧。」

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這個人果然跟王俊凱一點都不像!超想揍他的。

**********************************

一陣雞飛狗跳,晚餐總算是順利地準時上桌。

今天的話題也順利地轉移到王逸凱身上,和昨天晚上不同,王逸凱游刃有余地和眾人應對談笑,直到晚餐時間之前,客廳的話題都相當熱絡。

「你幾歲?」

「你是高職生嗎?高職?是職業學校嗎?學什幺的?」

「音樂科?」

我對熱絡的氣氛置之不理,一心一意地做著菜。

眼角余光瞥到王逸凱不時會看我幾眼,但我都裝沒看見。

「有沒有人說過你很像我們小凱呀?」聽見這句話,我悄悄豎起耳朵細聽。

「班上女生常常會說,所以我也知道,哈哈~」

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王俊凱你放心,這家伙一點都不像你。

我看著人群中表情複雜的小凱,默默對他說道。

「吃飯啰!」隨手擺好碗筷,我一反昨晚的生澀害羞,對客廳的熱鬧喊道,迅速切斷了下一個話題的進行,大家用嚇一跳的表情看著我,我則是揚著下巴用犀利的眼光直直瞪著王逸凱。

「好,吃飯吃飯。」王逸凱識相地率先走向餐桌,乖乖坐了下來。

眾人似乎是回想起昨晚不好的回憶,行進的速度相當緩慢。

「咦,看起來好好吃!」王源突然說了這幺一句,迅速佔據了我旁邊的位子。

「嗯?」「哇。」眾人似乎逐漸發現菜色和昨晚不同,紛紛坐下,帶著濃厚的興趣開始動筷。

「好吃。」王源吃了一口夾到碗中的三杯雞,點點頭。

「這個好像也不錯。」小馬哥舀了一匙麻婆豆腐,配飯吃一口,露出滿意的表情。

眾人紛紛夾菜,交口稱讚。

我偷偷看了一下王逸凱。

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他看大家興致勃勃動著筷子的模樣,于是動手夾了一些炒空心菜。

當他一咬下去的瞬間,臉頰突然抽搐了一下,然后遮遮掩掩地吐在碗里檢視。

我在心中發出勝利的高笑聲。

哦哈哈哈哈哈!很鹹對吧!老娘就是要鹹死你!

空心菜是用大量蝦醬拌炒,味道可重了。

他立刻像是接收到我的電波似地,抬頭瞪著我,看起來又生氣又想笑。

「太鹹了吧!這是洗腎套餐嗎?」他斜眼看著我,高聲說道。

「我覺得還好呀。」小馬哥又夾了一大筷子的空心菜,滿意地配飯嚼著。

王俊凱吃著熱騰騰的紅燒魚,小口小口地剃著魚刺。

千璽迅速掃完一碗飯,瞬間又添了一碗。

早聽說過千璽飯量大,看來這才是他真正的食量。

屈原故里景區_王頂堤故里

大家都滿意地吃著,王逸凱看看這道菜再看看那道菜,最后拿一點點麻婆豆腐拌了整碗白飯。

明明找到同類該高興,偏偏我又看他不順眼,真是悲哀啊~

我對王逸凱投射過來的哀怨目光視而不見,低頭吃著和他一樣的麻婆豆腐拌飯。

晚餐的行進速度異常得快,像昨晚的晚餐時間一鍵按快了三倍。

眾人一一完飯離席。

我看著唯一還留在餐桌邊的王逸凱,對他奸詐的一笑。

餐桌上,一道菜都沒有剩下。

**********************************

(待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213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