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和暗衛的肉_,

「啊…不是…嗯…啊…」碩大灼熱的肉莖熨過花瓣,身體敏感而誠實,花徑立時縮緊,穴口淌出蜜水,不住地吸吮收縮,夾住肉莖的根部。

瑟瑟不知道即便子胥以這姿態,如此脅迫的方式,也能勾得她內心深處微微震顫。

她喜歡他,喜歡他碰她,總要在他激進瘋狂的碰觸侵犯時,感覺最濃烈的愛意。即便子胥是個…淫賊。

對這樣的他,些許害怕,羞赧萬分,卻不得不坦承如此的歡愛模式刺激得要命。

子胥輕哼,緩緩磨蹭著貝肉,享受瑟瑟花瓣的裹覆,蜜水沾濕了肉莖,他斜挑劍眉,凝視瑟瑟,半是倜儻,半是邪佞地勾起笑:「怎幺?不過是磨蹭兩下,梁家千金便受不了地淌水了?」扮演這淫賊,倒是讓他發現,征服慾蠢蠢欲動,內心的慾望勃發,炙熱的情慾開始蔓延全身,只想讓眼前心愛的女人輕喘嬌啼,非要肏得她求饒不可。

「唔…別磨啊…」瑟瑟輕叫,仰頭拱起胸脯,還想抵抗,但卻更為深切地感受內心由里至外的渴求。

想要更多了。

不想子胥再這幺戲弄她,瑟瑟紅著臉,瞇著眼,喘息,悄悄地抬起臀。

子胥見狀,唇邊噙著滿意,握住猙獰昂揚的莖身,輕輕淺淺地往蜜穴內插入,僅進入方寸,便又迅速抽出,有意無意地搔撓瑟瑟的慾望。

蜜穴撐開一吋,又突然閉合起來的空虛感讓瑟瑟睜開眼,瞅著子胥欲訴難言。

子胥淺笑如月彎,雙眸如星,帶著戲謔與情意輕聲問:「怎那種眼神看我這淫賊?想要了?」

女主和暗衛的肉_,

瑟瑟發現子胥有意捉弄,羞恥地抿著唇不發一語。

「那種表情好像閨怨吶,瑟瑟。」子胥輕笑,灼熱的肉莖再度貼著瑟瑟濕漉漉的蜜穴上下緩緩擺動,非要勾得瑟瑟鬆口才肯罷休。

瑟瑟忽而彎起膝蓋,抬腳抵著子胥的腰腹,硬是把兩人隔開。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子胥來不及思考,憑著多年武學訓練出的本能雙手捉住了瑟瑟的左腿,伴著全身重量向瑟瑟胸口一壓。瑟瑟嚇得失聲尖叫,子胥也震驚于自己的本能反應,連忙鬆開了瑟瑟的腿,撐起身子,愧疚問道:「怎幺?弄痛你了嗎?」

「…沒有…」這一來一回,瑟瑟左腿繞在他的腰側,兩人下身緊密貼合,瑟瑟的頭顱頂在了車門上,雙手握著車窗窗沿,不管她要躲與否,都沒有躲的空間。子胥望著瑟瑟驚嚇的表情,被他壓迫成奇怪躬身的姿勢,心里有些憐惜,便挪動身子,想往后退開。

「淫賊。你想去哪?」

不過一瞬間,子胥讓瑟瑟揪住了衣領,左腿一勾,子胥又壓在了瑟瑟的身上,慾莖陷在了瑟瑟的貝肉中,猶能感受蜜穴口的濕潤溫暖與花瓣不住地吸舔。

「這是邀請嗎?」子胥與瑟瑟對視一會,唇瓣噙笑,有些訝異,卻更多歡喜。他的小蝴蝶羞澀矜持,哪時能拋開這些束縛,破蛹而出呢?沒料到這念想實現得如此之快。

瑟瑟雙頰染著淺淺的紅云,蹶著嘴似嗔更是羞,晶亮亮的眸子云霞流光,帶著期待與羞赧。

子胥低首點住了瑟瑟的唇。她馥郁甜香,津水如蜜,即使沒有回答,他已知答案。不再多語,緩緩將再次膨脹挺翹的男根滑入了蜜穴中,溫柔浪蕩地抽送起來。

「嗯…」層疊媚肉撐了開來,每一寸充滿著他,瑟瑟滿足地嘆了口氣,凝眸望著子胥。

她的男人,她的天。

女主和暗衛的肉_,

何其幸運他愛她,她也愛他。

「子胥哥哥…」瑟瑟甜膩低喃,抬手環住子胥的頸項。

如此溫柔主動,讓子胥軟了眉眼,款款擺動窄腰,軟聲低問:「怎了…」

只要瑟瑟如此喚他,他的心便綿軟似云,愛憐之意滿溢胸膛,云不會炸裂,但他的胸膛卻像要炸了似的,想掏出心肝讓瑟瑟瞧瞧,他有多愛她。有多愛,就有多想要她。

瑟瑟搖搖頭,隨著他的律動搖晃,每次的抽插都如此溫柔纏綿,硬挺的肉棒插入蜜穴深處,將他的愛傾注在每個抽送中,溫柔而深入,直抵花心,讓她難耐地輕吟。

「瑟瑟…」子胥加快了沖撞的速度,瑟瑟花壁層疊的媚肉吸吮著他的肉棒,濕暖滑膩,快感一分一秒累加,肉體交歡媾和是火星磨擦,愛慾野火蔓生,燒遍每一處饑渴。唯有交合處水漬飛濺,一片水濘,看似緩和卻是讓抽送的動作更無阻滯。他的肏干更發浪蕩,猛烈狂放地在水穴中抽插,增添了車廂內淫靡氛圍。

她的媚肉緊箍著肉棒,帶來無上的舒服爽快感,他放恣快意地旋弄肏干,次次至底,惹得瑟瑟綿軟細吟,嬌喘連連,還不愿放過她。

「說,說你愛我…瑟瑟,說給我聽。」子胥銀牙緊咬,擺動窄臀撞進了軟肉深處,他想要更多,不只有肏弄抽插,而要更多,更多。

更多瑟瑟的承諾。

「嗯…愛…愛你…啊…」那處軟肉讓他肏得舒服至極,腦袋里一片銀光閃爍,雖能聽見子胥的要求,勉力說出口的話語破碎不成語句。但她真心愛他,也希望子胥真心愛她,一輩子不離不棄,最好只有她一人。

「你…啊…啊…快來了…」酥麻感全身竄流,蜜穴尤甚,她不斷吞吐著肉棒,不想讓他離開,渴望他每一次的愛憐,填滿她每一吋的不安,內心對愛的渴求。

女主和暗衛的肉_,

「瑟瑟,不夠…還不夠,說,你愛我,好好地說!」子胥緩不下勁勢,抽插更為猛烈放蕩,直要瑟瑟承諾,直要兩人成為一體,才能滿足。

「啊啊啊啊…」瑟瑟揚聲脆啼,拱高胸脯,體內蜜水如天上水一瀉而下,沖刷濤弄瑟瑟迷迷茫茫,載著她登至頂巔,天地間只余純白,渾沌一片。

*************

簡體版

*************

「啊…不是…嗯…啊…」碩大灼熱的肉莖熨過花瓣,身體敏感而誠實,花徑立時縮緊,穴口淌出蜜水,不住地吸吮收縮,夾住肉莖的根部。

瑟瑟不知道即便子胥以這姿態,如此脅迫的方式,也能勾得她內心深處微微震顫。

她喜歡他,喜歡他碰她,總要在他激進瘋狂的碰觸侵犯時,感覺最濃烈的愛意。即便子胥是個…淫賊。

對這樣的他,些許害怕,羞赧萬分,卻不得不坦承如此的歡愛模式刺激得要命。

子胥輕哼,緩緩磨蹭著貝肉,享受瑟瑟花瓣的裹覆,蜜水沾濕了肉莖,他斜挑劍眉,凝視瑟瑟,半是倜儻,半是邪佞地勾起笑:「怎麼?不過是磨蹭兩下,梁家千金便受不了地淌水了?」扮演這淫賊,倒是讓他發現,征服欲蠢蠢欲動,內心的欲望勃發,炙熱的情欲開始蔓延全身,只想讓眼前心愛的女人輕喘嬌啼,非要肏得她求饒不可。

「唔…別磨啊…」瑟瑟輕叫,仰頭拱起胸脯,還想抵抗,但卻更為深切地感受內心由里至外的渴求。

女主和暗衛的肉_,

想要更多了。

不想子胥再這麼戲弄她,瑟瑟紅著臉,瞇著眼,喘息,悄悄地抬起臀。

子胥見狀,唇邊噙著滿意,握住猙獰昂揚的莖身,輕輕淺淺地往蜜穴內插入,僅進入方寸,便又迅速抽出,有意無意地搔撓瑟瑟的欲望。

蜜穴撐開一吋,又突然閉合起來的空虛感讓瑟瑟睜開眼,瞅著子胥欲訴難言。

子胥淺笑如月彎,雙眸如星,帶著戲謔與情意輕聲問:「怎那種眼神看我這淫賊?想要了?」

瑟瑟發現子胥有意捉弄,羞恥地抿著唇不發一語。

「那種表情好像閨怨吶,瑟瑟。」子胥輕笑,灼熱的肉莖再度貼著瑟瑟濕漉漉的蜜穴上下緩緩擺動,非要勾得瑟瑟松口才肯罷休。

瑟瑟忽而彎起膝蓋,抬腳抵著子胥的腰腹,硬是把兩人隔開。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子胥來不及思考,憑著多年武學訓練出的本能雙手捉住了瑟瑟的左腿,伴著全身重量向瑟瑟胸口一壓。瑟瑟嚇得失聲尖叫,子胥也震驚于自己的本能反應,連忙松開了瑟瑟的腿,撐起身子,愧疚問道:「怎麼?弄痛你了嗎?」

「…沒有…」這一來一回,瑟瑟左腿繞在他的腰側,兩人下身緊密貼合,瑟瑟的頭顱頂在了車門上,雙手握著車窗窗沿,不管她要躲與否,都沒有躲的空間。子胥望著瑟瑟驚嚇的表情,被他壓迫成奇怪躬身的姿勢,心里有些憐惜,便挪動身子,想往后退開。

「淫賊。你想去哪?」

不過一瞬間,子胥讓瑟瑟揪住了衣領,左腿一勾,子胥又壓在了瑟瑟的身上,欲莖陷在了瑟瑟的貝肉中,猶能感受蜜穴口的濕潤溫暖與花瓣不住地吸舔。

女主和暗衛的肉_,

「這是邀請嗎?」子胥與瑟瑟對視一會,唇瓣噙笑,有些訝異,卻更多歡喜。他的小蝴蝶羞澀矜持,哪時能拋開這些束縛,破蛹而出呢?沒料到這念想實現得如此之快。

瑟瑟雙頰染著淺淺的紅云,蹶著嘴似嗔更是羞,晶亮亮的眸子云霞流光,帶著期待與羞赧。

子胥低首點住了瑟瑟的唇。她馥郁甜香,津水如蜜,即使沒有回答,他已知答案。不再多語,緩緩將再次膨脹挺翹的男根滑入了蜜穴中,溫柔浪蕩地抽送起來。

「嗯…」層迭媚肉撐了開來,每一寸充滿著他,瑟瑟滿足地歎了口氣,凝眸望著子胥。

她的男人,她的天。

何其幸運他愛她,她也愛他。

「子胥哥哥…」瑟瑟甜膩低喃,抬手環住子胥的頸項。

如此溫柔主動,讓子胥軟了眉眼,款款擺動窄腰,軟聲低問:「怎了…」

只要瑟瑟如此喚他,他的心便綿軟似云,愛憐之意滿溢胸膛,云不會炸裂,但他的胸膛卻像要炸了似的,想掏出心肝讓瑟瑟瞧瞧,他有多愛她。有多愛,就有多想要她。

瑟瑟搖搖頭,隨著他的律動搖晃,每次的抽插都如此溫柔纏綿,硬挺的肉棒插入蜜穴深處,將他的愛傾注在每個抽送中,溫柔而深入,直抵花心,讓她難耐地輕吟。

「瑟瑟…」子胥加快了沖撞的速度,瑟瑟花壁層迭的媚肉吸吮著他的肉棒,濕暖滑膩,快感一分一秒累加,肉體交歡媾和是火星磨擦,愛欲野火蔓生,燒遍每一處饑渴。唯有交合處水漬飛濺,一片水濘,看似緩和卻是讓抽送的動作更無阻滯。他的肏乾更發浪蕩,猛烈狂放地在水穴中抽插,增添了車廂內淫靡氛圍。

女主和暗衛的肉_,

她的媚肉緊箍著肉棒,帶來無上的舒服爽快感,他放恣快意地旋弄肏乾,次次至底,惹得瑟瑟綿軟細吟,嬌喘連連,還不愿放過她。

「說,說你愛我…瑟瑟,說給我聽。」子胥銀牙緊咬,擺動窄臀撞進了軟肉深處,他想要更多,不只有肏弄抽插,而要更多,更多。

更多瑟瑟的承諾。

「嗯…愛…愛你…啊…」那處軟肉讓他肏得舒服至極,腦袋里一片銀光閃爍,雖能聽見子胥的要求,勉力說出口的話語破碎不成語句。但她真心愛他,也希望子胥真心愛她,一輩子不離不棄,最好只有她一人。

「你…啊…啊…快來了…」酥麻感全身竄流,蜜穴尤甚,她不斷吞吐著肉棒,不想讓他離開,渴望他每一次的愛憐,填滿她每一吋的不安,內心對愛的渴求。

「瑟瑟,不夠…還不夠,說,你愛我,好好地說!」子胥緩不下勁勢,抽插更為猛烈放蕩,直要瑟瑟承諾,直要兩人成為一體,才能滿足。

「啊啊啊啊…」瑟瑟揚聲脆啼,拱高胸脯,體內蜜水如天上水一瀉而下,沖刷濤弄瑟瑟迷迷茫茫,載著她登至頂巔,天地間只余純白,渾沌一片。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224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