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文學VS網絡文學:誰的民間更真實

5ed92163cbc59d9d16ca44f2f6d90ce7
圖片與本文無關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曾經有一場對“民間”以及“民間立場”界定的論爭。

90年代初,陳思和曾寫了兩篇文章《民間的浮沉》、《民間的還原》對“民間”與20世紀中國文學的興衰關系做了獨到的梳理,對民間的概念,民間文化的特征,民間文化形態在文學史中的影響、地位、作用以及民間與政治意識形態、民間和知識分子精英意識之間的關系等作了系統的論述,指出民間是國家權力中心以及它的主流文化的邊緣存在,有著藏污納垢的特點,是一種自在的文化形態。

到了90年代末,陳思和在他的《中國當代文學史》中寫道:也許并不存在著一個純粹的“民間世界”,也沒有一個純粹的民間文化形態,正如“任何一個時代的統治思想始終不過是統治階級的思想”那樣,民間總是以低調的姿態接納國家意志對它的統治、滲透和改造,同時它又總是從漫長歲月的勞動傳統中繼承并滋生出抗衡和消解苦難、追求自由自在的理想的文化品格,而且,民間也不是完美的概念,它是一個包容一切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們的污穢、苦難、野蠻卻又有著頑強生命力的生活空間,有關這個空間的文化形態,又總是能夠比較本色地表達出下層人民的生活面貌和情緒世界。

90年代是網絡文學的積蓄期,到新世紀以后迅速達到“井噴”。可以說,網絡文學的景觀是不折不扣的“民間人寫民間”。既對接不上陳思和在90年代初關于“民間”的論述,似乎也無法解釋他在90年代末的關于“民間”的判斷。這也意味著,在中國當代文學中的確存在著兩個“民間”。一個是知識分子的“民間”,還有一個是“民間人”自己的“民間”。如果說,陳思和的判斷是基于知識分子創作的文本而言,那么,網絡文學作家自身的生活則被傳統文學忽視了。或者就壓根沒有寫到這樣的“民間”。

回頭看看網絡文學中的“民間”是一個什么樣的“民間”呢?毫不避諱地說,網絡文學中的“民間”也不是傳統精英文學作家想看到的“民間”。網絡作家的世界基本采取的一種方式是建構一個抽象的社會或者回到幽閉的過去,對所謂的“權力中心”更多的是一種仰望,或者是在過去的世界里建構一個“權力的王國”。這是網絡文學一直不愿意探討的問題。無論是精英文學還是網絡文學,真正的“民間”是個什么樣子,似乎都沒有能夠回答得清楚。無論是傳統文學還是網絡文學首先需要解決一個問題:如何破除走出一種迷信,迷信自我,迷信超現實的權力話語。“權力崇拜是人類最壞的一種偶像崇拜,是洞穴時代的遺跡之一,也是人類的一種奴性,權力崇拜起源于恐懼,是一種應當受到輕視的情緒。”(卡爾·波普爾:《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當下的文學需要走向真實的“民間”,無論是高居廟堂的精英文學,還是自詡為“民間”的網絡文學。這不是符號,而是一種真實的態度或是虔誠。

來源:網絡文學課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