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個老男人一要我_三個死去活來的人 

車開到半路,傅霜和唐怡還有事,傅清寒看了傅云衣一眼,他面無表情,任何人都無法猜測他心中的想法。

猶豫了一下,傅清寒道:「那我就在這里下車吧,叫小劉來接我就行了。」

傅霜皺皺眉:「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別耽誤你們的事。」傅清寒這會兒冷靜下來,從剛才的場景已經大致能猜測到傅云衣出來,應該和唐怡有關係。這個女人雖然有她的心思,但畢竟在這件事還未徹底平息之前,傅清寒不想去跟她計較小節。黑道上的事說來複雜,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時常變化、因事製宜,這些覺悟,傅清寒還是有的。

道理都明白,但心底難免有些波瀾,女人本就是感性的動物。傅云衣出獄的好消息暫且沖淡了這一點,傅清寒只想表現得從容一些。

她說著就準備下車了,才打開車門,端坐在副駕駛座的傅云衣伸手解開安全帶,淡淡道:「傅哥,沒什幺事的話,我也先回去了。」

傅霜幽暗深邃的眼瞳中看不出起伏,眼見傅清寒一只腳已經落地,心情有些複雜,但還是點頭道:「也好。」

車子再度啟動,很快消失在路邊兩人的視野中。唐怡坐在傅霜身邊,似笑非笑:「傅三公子,好像也不像傳說中的那幺刀槍不入?」

被三個老男人一要我_三個死去活來的人 

傅霜眼底掠過一絲警覺,臉上卻是不動聲色,他自然地接過話茬,輕描淡寫地說:「誰不是肉體凡胎,怎幺可能刀槍不入?在我認識的人里,唐小姐的父親倒是最刀槍不入的人。」

「哦?傅哥這幺高看我父親?」儘管知道他是在轉移話題,但唐怡還是忍不住表露出了興趣。

「道上的人,有點門路的,大概都不會忘記唐叔當年那一槍吧。」傅霜道。

唐怡微微一笑:「多少年前的事了。現在也就是個愛打牌的老頭子。」

「我看不見得,」傅霜輕笑著看向她,眼眸深深,「前天看見唐叔練拳,雄風不減當年,倒還進益了。」

唐怡面色微滯,雖然很快掩飾過去,但眼底的那一抹驚異與慌亂還是被傅霜盡收眼底。她看似漫不經心,語氣卻多少帶了幾分急促:「你見到他了?」

傅霜倒是回答了她想問又沒問的話:「見是見到了,但沒聊什幺。唐叔現在作息穩定,不好多打擾。」

唐怡的表情有些難看,隨口應了一句,傅霜觀其神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也不追著她敲打,把話題岔到別處,聊起了別的。

被三個老男人一要我_三個死去活來的人 

唐怡多少有些心不在焉,后背卻升起一股寒意,悄悄打量身邊這個男人,他的手段和城府,真是遠遠超過她的想像!本以為自己掌控著一切,至少能操控他一次,沒想到他倒是彎了腰,也把她利用了一把!絲毫不肯吃虧!

難怪這個男人,不依靠家族勢力,一個人就能在在道上混出模樣,反倒逼得家族向他低頭。太可怕了!

唐怡的心思,傅霜知道,傅清寒卻不得而知。此刻她與傅云衣站在路邊等司機來接,兩人目送著車子遠去,相對沉默了片刻,傅清寒低頭道:「你不該跟我一起下車。」

男人看她一眼,劍眉微皺,半晌,突然說了一句無關的話:「那個女人來歷不小。」

「我知道。」傅清寒看著自己的腳尖。

傅云衣明顯猶豫了一下,拿起她的手,傅清寒一慌,很是意外地盯著他,傅云衣表情平淡,另一只手隱晦地在她手心寫下一個字。

唐。

唐怡的唐。

被三個老男人一要我_三個死去活來的人 

傅清寒沉思片刻,抬眼看向他,他卻鬆開了她的手,恢復冰雕的模樣,立在她身側直視前方,側臉看不出任何錶情。

直到兩人上車,傅清寒終于忍不住問:「唐兄會?」

傅云衣點頭。

果然如此。

唐兄會里的唐,想必是一個家族,但現在的唐兄會里,并沒有唐姓勢力。傅云衣特意點出唐這個姓氏,無疑已經告訴了她,唐怡和唐兄會有很深的淵源。

瞟一眼欲言又止的傅清寒,傅云衣淡淡地叫了一聲:「小劉。」

正在專心開車的司機立即會意,向傅清寒介紹起唐家來。

小劉說得很清楚,傅清寒聽得越發屏息蹙眉,表情凝重。

被三個老男人一要我_三個死去活來的人 

唐兄會本是幾個結拜兄弟一起創立的,幾家聯盟,唐家為尊。后來因為搶地盤,幾家關係破裂,經過一場惡斗,唐家完全掌控了唐兄會。

傅霜進入唐兄會核心圈子后,唐家掌事人唐鶴突然宣布整個家族徹底脫離唐兄會,并帶著大部分唐氏子弟移民美國。

當年在黑道上混的人,大大小小,見了唐鶴,都要尊稱一聲唐叔。這個人近乎全能,當年有個家族勢力還在青幫和唐兄會之上,家族掌事人被他一槍爆頭,后來全城戒嚴,黑道封鎖附近好幾個市,進行多次地毯式搜索,發動上萬人追殺他。那時候連唐家都不敢出面保他,結果還是被他跑了,后來帶著人殺回來,還接管了唐家。

到唐鶴手里的唐兄會被重新振作,短短十年內竟恢復到能與青幫抗衡的實力。總之唐鶴的人生經歷堪稱傳奇,傅清寒明顯能聽出司機言語中壓抑不住的崇拜。

而唐怡,就是唐鶴最寵愛的小女兒。

聽到這里,傅清寒心里最大的疑問就是,唐家現在和唐兄會,是什幺關係?敵人,還是朋友?

傅云衣像是看出她心中所想,道:「唐鶴移民美國以后,唐家就擺出了一副與唐兄會再無瓜葛的做派。這一次唐怡從美國回來,態度很曖昧。無論是敵是友,和唐家的人打交道,都要萬分小心。」

傅清寒默默點頭,又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被三個老男人一要我_三個死去活來的人 

在黑道上混,連醋都不能隨便吃。

傅清寒有些心煩意亂,不想再為這個討厭的女人煩心,轉而去問傅云衣在獄中的情況,他還是一副平淡的樣子,沒有詳敘的慾望,好像蹲局子這種狼狽的事放到他身上,也變得不值一提起來。總之看他的樣子不像受傷,傅清寒也算徹底放下心來。

到家停車時,傅云衣坐著沒動,傅清寒有些奇怪地看著他,良久才看到他細長的睫毛扇動幾下,輕啟薄唇,道:「沒什幺事,只是有點想你。」

傅清寒半晌沒回過神來,獃獃地看著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2524.html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252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