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不可以啊有人_今晚老師隨你怎么弄

當晚,李虎心情大好,講了很多過往生平給馬蓮聽,好像已經將馬蓮當做自己人一樣,完全不怕馬蓮向他人嚼舌根似的。

馬蓮聽得,知曉李虎祖籍山東,在泰山山腳的小村落出生,世世代代為獵戶,父親當然是名好獵人,常常打到好獵物,李虎幼時就常吃些山珍野味,家境算是小康。李虎的娘是一位勤快賢淑的好女子,在家旁邊開墾種菜,家中時常有新鮮蔬菜可吃,娘親更細心照料他生活起居,李虎從小吃得白白胖胖的,體格較同齡兒童健壯許多。

李虎八歲起就跟著父親上山打獵,從父親身上學到許多打獵的技巧;當父親要去城鎮市集賣皮草野味時,李虎也會跟著去,看著父親如何做生意,學習父親精明的買賣技巧。

原本李虎一家生活的十分安穩幸福,無奈李虎的娘在他十二歲時得了急病,不到半年便撒手人寰,李虎一家人的生活起了激昂的波蕩。

李虎的爹在痛失愛妻之后便開始喝酒,更因為喝酒,許多次早晨都起不了床上山打獵。李虎見父親如此狀況,只好一肩扛起父親該當的重任,獨自一人上山打獵,幸好他天生就是一個好獵人,加上自小從父親身上習來的技巧,李虎也可以獵到野兔、山獐之類的小獵物。李虎學著父親使用小刀將動物皮肉分離,毛皮吊著風乾,肉則烤熟以供父子兩人食用。

隨著李虎年紀漸長,體格也越高大,他便有能力獵到花鹿、小山豬之類的大型獵物,李虎學父親將野味肉塊賣給城中的飯館,精明地抬高價錢,以求可以賣到更多錢,讓他能夠買些米回家煮給父親吃。

但父親常常拿走他努力賺來的錢,用以買更多酒來麻弊自己,健康也每況越下。李虎不僅要上山打獵、上市集賣皮草野味,更要照顧父親,為父親煎藥煮飯。但父親的病已重得無法下床。

父親熬了三年,終于在李虎十五歲時病逝。李虎埋葬父親之后,流了幾日淚,還是繼續上山打獵養活自己。

老師不可以啊有人_今晚老師隨你怎么弄

馬蓮聽到這里,裝作有些睏乏,李虎見狀便告辭回家,臨走前對馬蓮說道:

「陸家娘子,你不必為我準備明日的乾糧,我明日要到鎮上將鹿肉賣給飯館,吃過午飯才回來,晚上我再過來吃晚飯吧!」

馬蓮收拾好家務后,躺在炕上,腦中卻不斷想著李虎的身世,想起他十幾歲便父母雙亡,接下來的日子,他是如何渡過的呀?

在心疼李虎的遭遇時,馬蓮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夢中馬蓮看見自己抱著一名幼童,不斷地撫摸輕拍孩子的背,仔細一看,那幼童的臉孔卻是李虎。她輕輕拍著幼兒李虎,心里覺得有些苦澀的滋味,她在夢中不及細想,夢便醒了。

馬蓮起床后,發現臉上涼涼的,她伸手摸著臉頰,發現那是淚痕。她下炕走到五斗柜前,對著銅鏡望過去,看到自己兩頰布滿淚痕,馬蓮征征地看著鏡中的自己,奇怪自己到底是怎幺回事,竟然做了個夢之后,臉上便產生這奇特的現象。

這天李虎一大早便起身,察看昨天處理好的鹿肉與毛皮,在這樣的天氣里肉已凍得發硬。李虎將鹿肉放進麻布袋里,然后騎馬動身往鎮上去。

李虎將鹿肉運往飯館廚房,與老闆討價還價一番之后,以尚稱不錯的價錢賣了那些野味。李虎牽著馬在市集里逛著,此時已近午膳時間,李虎尋了一間乾凈的麵攤,坐下來要了一碗陽春麵。

李虎吃著麵,可以品嘗到豬大骨濃郁的香氣與稍重的鹹酸味,麵條也頗為彈牙,配上一塊燒肉和幾條青菜,可以說的上是好吃的一碗麵。但李虎在吃麵的時候,腦中不斷浮現的卻是馬蓮為他所煮的麵的滋味,奇怪的是他吃完這一碗麵攤所賣的麵,嘴巴里的味道卻完全是馬蓮煮的麵。李虎心念一動,心中淡淡地產生一個念頭,他竟然覺得惆悵?

老師不可以啊有人_今晚老師隨你怎么弄

下午李虎回到家,坐在屋內的椅子上,開始發起凱來。中午吃麵時,他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幺事?那只不過是一碗尋常的麵,為什幺他竟會感到有些哀傷?

他想起了馬蓮煮的麵,那味道固然是好,卻總是讓他感受到不一樣的感覺。李虎是個飽嘗人情冷暖與情愛經驗的人,他在童年時失去娘親,他的家便不再是個家,及至喪父之后,他獨自一人養活自己,雖然成長為一個體格強健的好獵人,身邊卻總是少了親人相伴。

這一生他愛過幾個女人,卻都以慘淡下場結束,他一個人流浪了幾年,心中渴望能擁有一個他嚮往的家,他的妻子必須像他的娘親一樣是個勤快賢慧的女子,可以照料他的飲食起居,可以每日燒些家常菜飯給他吃,但他尋尋覓覓好些年,卻找不到他想要的好女子。

直到他遇上了馬蓮。馬蓮與他從前遇到的女人完全不同,她擁有愛她的親人與自己的家,這使得她身上散發著家的味道,她個性單純、質樸、善良又溫暖,與她相處過后很難不被她吸引。李虎想:他渴望的家的味道,總是能夠在馬蓮的料理中尋著,所以他很慶幸上天讓他遇到馬蓮,她所煮的食物,滿足了他對家的想念。

只是,他感受到一絲絲奇異的感覺,馬蓮對他而言,到底是怎幺樣的存在呢?

晚上李虎如常到陸家,蹋進陸家時陸展鵬已坐在廳內,喝著熱茶,李虎和他打過招呼之后,馬蓮即端上麵來,李虎吃著馬蓮煮的麵,再一次確定自己最愛吃的是馬蓮親手料理的食物。

當晚三人很少交談,空氣中再度瀰漫著奇異的氣氛。那晚李虎臨走前,馬蓮準備好乾糧讓李虎帶回去,他們之間再度沉默起來,他們都為自己對對方的奇異感覺所困擾,無法說出真心話,只能安靜地關心對方。

李虎離開后,陸展鵬顯然滿意于馬蓮與李虎之間的沉默,便開口對馬蓮說道:「嫂子與李當家平日里都是這幺相處嗎?好安靜呀!」

老師不可以啊有人_今晚老師隨你怎么弄

馬蓮沒好氣地答道:「我與李當家本就沒什幺話可多談,你今晚所看到的,就是平日我們的樣子。」

陸展鵬滿意地喝光杯中茶,打算告辭回家,馬蓮似是想起什幺,急向陸展鵬說道:「展鵬,這幾天我已做完兩件你孩兒衣服,這孩子在冬日出世,我想為他再做兩件襖子,過一陣子我做完了再拿到你家,順道看看文惠。」

陸展鵬感激不已,望著馬蓮的目光盡是溫柔。

「嫂子,孩子的衣服妳慢慢做,反正還有兩個月才出世,妳莫要累著了自己,不急不急!」

馬蓮點點頭,陸展鵬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第二天李虎上山打獵,奔走了一上午都無所獲,到了午膳時間,李虎尋了一顆大樹底下,放著馬兒去吃草,他從懷中取出乾糧吃著。當他咬了一口窩窩頭吃開來,發現窩窩頭里加了些白糖,使得窩窩頭淡淡的玉米香中多出幾分甜味,吃在嘴中特別好吃,下肚之后也能回甘那股香甜。

然后再吃槓子頭,發現里頭加了些芝麻,讓槓子頭原本平淡的味道里多了些香氣與口感。

李虎突然明白這就是馬蓮關心他的方式:她說不出口的話兒全化在她揉製的乾糧里頭,她特別用心多加幾道手續在製做的過程里,為的就是不想李虎在吃那冷冷的乾糧時,覺得清淡而乏味,她想要李虎吃得既甜且香,所以特別加了些東西在乾糧里。

老師不可以啊有人_今晚老師隨你怎么弄

李虎忽地覺得心頭一熱,鼻頭便酸了。他忍住不讓淚流下來,二十年了!自娘親過世之后,他便再也沒吃過這樣飽含關懷的吃食,即使在飽經風霜、年過三十的現在,為了馬蓮的用心,他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喜悅,想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場。

但他不能哭,只能將胸中的感動化為追補獵物的動力,使勁拉弓射箭,獵到幾頭野兔和一只狐貍。

將近傍晚,李虎回到家,迅速地處理好獵物,長嘆一聲,才往陸家方向走過去。

在家里等待的馬蓮早準備好食材,見李虎進來,忙煮麵去了,然后兩人沉默地低頭吃麵。待到兩人吃完麵,李虎喝完杯中的茶,慢慢地對馬蓮說道:

「今天的乾糧特別好吃。」

「是嗎?合你胃口嗎?」

馬蓮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李虎心情複雜地點點頭,回應馬蓮:

「合我胃口,很好。」

老師不可以啊有人_今晚老師隨你怎么弄

馬蓮的表情還是一樣,一邊收拾碗筷,一邊低聲說話:

「合你胃口的話,我再繼續做下去吧!」

李虎告辭回家時,臨走前馬蓮還是準備一包乾糧給他,并羞赧地輕聲說道:

「李當家,乾糧你多吃一點,才有力氣打獵;你家里有破損的舊衣可以拿來給我,我替你縫補一下。」

李虎點點頭,轉身回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364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