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劈打點好爽_腿張開再深點好爽辦公室

馬蓮見李虎似是沉沉睡去,心中明白此時的他必定又饑又渴,身體十分虛弱;便又快步回家,從藏著銀兩之處取出十兩銀,為夏生穿上小斗蓬,再將夏生背在背上,然后牽出驢子,騎上去便往城里趕去。

她趕了半時辰的路到城里,趕緊到較熟的藥材鋪去,買了極好的創傷藥膏與三天份的治傷藥材;又往市場而去,在賣生魚的鋪當上買了三條鯉魚,生魚對于皮肉傷最有補身效果,這是馬蓮的娘從小就告訴她的。

馬蓮再趕半時辰的路回到家里,馬上將剛死的鯉魚處理好,片下肉片,丟下鍋里與小米一起熬成生魚粥;然后再到雞寮里挑選了一只較肥的老母雞,忍痛殺了拔毛、切塊放進另一個鍋里煮雞湯。最后馬蓮將煮藥陶壺取出,將藥材放進去,直接在火盆上煎藥。

當煮藥的水從四碗水熬成一碗水,生魚粥早已熬好,雞湯也快煮好。馬蓮將藥湯放入一盅瓷瓦罐里,再將生魚粥和雞湯一一倒進其他盅瓦罐里,然后將瓦罐與藥膏都放進竹籃,再謹慎地提到李虎家。

馬蓮提著食物進入李虎房間,火盆已燒旺了,炕也暖了,李虎身上的溫度也回溫了些。馬蓮扶起李虎,將生魚粥一匙一匙小心餵進李虎口中,此時半昏迷的李虎似乎是真餓壞了,模模糊糊地吃下美味的生魚粥,再喝下一罐香氣濃郁的雞湯,最后馬蓮將藥湯餵入李虎嘴里,讓他消化一下。

然后馬蓮又燒熱了水,將裝有熱水的木盆端進房間,再退去披在李虎上身的衣服,然后解下之前裹的棉布條,露出傷口,她將棉帕放進熱水里浸溼,擰乾后將傷口上的金創藥擦乾凈,快快地打開藥膏瓶口,將那上好的創傷藥膏涂抹在傷口上,再拿乾凈的棉帕蓋上,最后以另一綑乾凈的棉布條包裹好。

馬蓮扶李虎躺下,再為他蓋上棉被。馬蓮見李虎的血色恢復了一些,面容也安祥了,心里才放下大石。此時馬蓮才發現自己腰酸背疼,肚子發出響雷般的叫聲,她才意識到自己忙了一整天,卻一口水一粒飯都未曾下肚。

馬蓮見李虎睡得香甜,這才放心回家,泡了熱茶喝下,再將多煮的粥盛一碗吃了,雖然粥早已涼了,馬蓮心里牽掛著李虎,倒也不覺得粥冷。她將鍋碗洗凈之后再將背上的夏生放下,進房里奶了孩子,這才舒服地小歇一下。

把腿劈打點好爽_腿張開再深點好爽辦公室

馬蓮睡了一個時辰便醒來,又到廚房熬生魚粥、熱雞湯、煎藥。當所有食物和藥湯都準備好了,馬蓮便將其放入竹籃,背上夏生,出發到李虎家。

馬蓮一進入李虎房間,發現她臨走前準備好的裝熱水的小陶壺有移動過的痕跡,她知道李虎曾起身喝過水,尚不致于完全的昏迷不醒,便讓她放心多了。

馬蓮坐在李虎炕邊,伸手輕撫著李虎長出鬍渣的臉龐,心中有多幺不捨與心痛,她眼前這個男人,曾經強健英挺地在她面前割斷那些他獵來的動物的咽喉,他是多幺生龍活虎地帶著她為他所做的乾糧上山打獵,將獵來的野兔、花鹿拿來給他們加菜,他是那幺情意真切地關心她、體諒她,他是條鐵打的漢子,如今卻身受重傷虛弱地躺在床上昏睡著。

馬蓮的淚噗蘇蘇地掉下來,她忍了一夜一日,所有的擔憂與委曲都化成淚一串串地從眼眶滑落。這個讓她初嚐愛滋味的男人,是她心里的寶,她不可以讓他再受半點傷害。

她扶起李虎,拿生魚粥與雞湯餵他,再將藥湯一口一口餵入他的嘴里,李虎似乎意識到自己是飽暖安全的,嘴角揚起淺淺的笑意,卻也未睜眼瞧上她一眼,但她相信李虎心里是知道的,能夠如此照顧他的人,世上也只有馬蓮一人了。

馬蓮的眼角仍噙著淚,她看著李虎的病容,雙頰似乎消瘦了不少,便取出袖里的手帕,輕柔地拭去李虎臉上的風霜,等他醒來,她要緊緊地環抱住他,請求他為了她別再深入險境,這一次李虎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已經夠讓她驚心動魄了!她無法忍受失去他的情境,她好怕!好怕再也不能擁有他、照顧他。

此時天色已晚,馬蓮猛然想起還有許多事尚未去做,便起身照看李虎身上、身邊還有什幺需添加的,再看看炕內木炭夠不夠熱、房內火盆火夠不夠旺?只見一切都安好,馬蓮才拾起李虎那沾滿血跡的衣服和包裹過傷口的棉布與棉布條,輕手輕腳地走出房間。

馬蓮將那些沾有血污之物拿到后院,從井里打起一桶水,就著月光,開始在冰冷的水中清洗。洗好之后,馬蓮將使用過的棉帕、綿布條放進滾沸的熱水里消毒,煮了好一會兒才將棉帕、棉布條取出,與李虎的衣服一起晾在后院。

把腿劈打點好爽_腿張開再深點好爽辦公室

馬蓮打點好李虎家里,才回到家,盛起冷掉的粥與湯,草草地吃完一餐,然后泡了熱茶一杯飲盡,才進房奶了孩子。經過一整天的折騰,馬蓮累得連炕都沒夠暖便抱著夏生睡著了。

到了半夜,馬蓮突地驚醒,想起李虎不知如何?便匆忙披上短襖,快步走到李虎家,進到房里,發現李虎翻了身,床旁裝水的小陶壺掉落地摔碎了。想來是李虎夜里想喝水,翻身欲拿壺來飲,卻不想力氣不夠,壺拿不穩便摔碎陶壺。

馬蓮忙將李虎扶起翻回正面,然后到廚房拿陶杯倒了鐵壺里的水,端到李虎炕旁,扶起李虎的頭讓他喝水,李虎飲盡杯中水,仍迷迷糊糊地說要喝水,馬蓮再去倒了一杯水,讓李虎喝下,正要轉身去拿掃把掃乾凈地上摔碎的壺,想不到李虎又喊著要方便,馬蓮只得到茅房拿出久未使用的尿壺,以清水略微沖洗一番,便走進房里。

馬蓮怯生生地走近李虎,羞紅了臉,伸手解開李虎的褲頭,掏出那話兒,將尿壺口對準,別過頭讓李虎方便。說也奇怪,拿尿壺服侍丈夫方便也好幾次了,從來都不曾像現在一樣脹紅了臉、緊張地流下汗來,但這一次,服侍心上人方便,她卻覺得比初夜還令人害羞。

李虎方便完了,她將李虎褲頭綁緊,再將棉被蓋好,臉紅心跳地將尿壺拿到茅房,把尿倒入茅坑中。馬蓮站在后院,月光灑了她一身明亮,她想起李虎的那話兒,又開始害羞地不能自己,那是一個人身上最私密的地方,只有在兩情相悅時才會裸裎相見,同入纏綿悱惻之鄉。

馬蓮想起了自己,她同丈夫并無男女之情,卻得相對一生,甚至生下孩兒扶養長大;但此時此刻,她知道自己是愛著李虎的,卻只能以禮相對,并無肌膚之親,開口喊對方也要依足禮數與輩份,才能符合禮教與道德的規範。她不懂,一個陌生人與另一個陌生人因為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而成為夫妻,在成親之日草率地發生肌膚之親,卻從來不懂情為何物。

這樣的夫妻會快樂嗎?會幸福嗎?

忽地她猛然想起她時常做的夢,夢中那個高大英俊的男人,對她深情而專一,他會在她需要他的時候出現保護她,他會熱情地擁抱她、親吻她,對她說她是他唯一的女人,他要帶她遠走高飛。

把腿劈打點好爽_腿張開再深點好爽辦公室

這個男人,竟然真的從夢中走出來,雙手迎向她,等待著她輕輕點頭,她就能夠得到這個她夢魅以求的男人。李虎,就是那個男人,他完全符合馬蓮心中對丈夫的理想,她愛定了這個男人!再也不愿從愛情中抽身。

她又想起娘親對她的敦敦告誡:一個好女子是千萬不能妄想得到舒服快活的,否則就與淫婦無異。

她想娘親也經歷過這樣的婚姻,卻認命地與丈夫廝守一生;不只她的娘親,還有娘親的娘親,娘親的姊姊妹妹,和所有跟她家族有關的女人都是這樣過完一生,為什幺只有她,能夠遇到夢中的好男兒,更與他相熟相惜?甚至于,他們之間或許產生了愛情?

馬蓮想到這里,臉上的表情變得溫柔美麗,李虎會不會像自己一般愛上了她?她輕輕地笑了。

馬蓮打了水洗凈雙手,進入李虎房間,掃乾凈地上的碎陶壺,又在炕內、火盆中添了木炭,然后將陶杯倒滿了水,放在李虎炕邊,見他睡得香甜,這才放心回家。

馬蓮脫去短襖倒在炕上,看到她的兒子夏生,便疼惜地輕拍他,然后俯身親吻了他一下,她的兒,也是她心頭的寶,她這一生都要好好地為兒子與李虎而活,親力親為地照顧他們,直到她再不能夠為止。

馬蓮抵受不住疲累侵襲,便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365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