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輸了就要任對方擺布_被女同學帶到沒人的地方做

眼看日頭就要西下,馬蓮按下紛亂的思緒,起身到廚房製做麵條,然后以雞湯做底,將蘿蔔、白菜梗放入湯里熬煮,再下麵煮熟,然后將白菜葉燙熟鋪在麵上,再將熱湯澆在麵上,最后放上一匙馬蓮特製的醬料佐味。

還是好吃的食物最實在,李虎傷勢尚未完全康復,何必讓他多一層煩腦?馬蓮決心一個人去面對外頭的人情流言,在她與李虎小小的兩人世界里,應該只有互相疼惜、互相愛護,她愛慕李虎,而李虎珍愛自己,這樣便足夠了。

她煮了兩碗麵,在碗公上倒扣盤子,以防湯汁溢出,放在竹籃里,小心地提著竹籃來到李虎家。

一進入李虎房間,本來躺在炕上小寐的李虎即聞到香味,他睜開眼睛,看見馬蓮從竹籃里端出兩碗麵,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馬蓮親手煮的麵。

他急忙下炕端起麵、拿著筷子就吃起麵來,馬蓮急忙叮囑他:

「小心!燙呀!」

李虎卻絲毫不怕燙地吃著,只覺濃郁的雞湯里帶著蔬菜香甜,馬蓮手桿的麵條彈牙順口,她特製的醬料又辣又香,整碗麵就是「好吃」二字,而這碗麵也成了李虎有生以來吃過最好吃的一碗麵了!

馬蓮見李虎吃得香甜,感覺寬心不少,便也吃著麵,與李虎共品這一生難忘的麵。

誰輸了就要任對方擺布_被女同學帶到沒人的地方做

李虎很快吃完麵,然后咕嚕咕嚕地將湯喝得一口不剩。吃完后以袖子抹抹嘴,開心地讚美:

「這碗麵可讓我盼了好久,如今吃來覺得比原先的更加好吃!陸家娘子妳手藝果然精湛。」

馬蓮聽到李虎喊她「陸家娘子」便覺刺耳,他們如今已互相知曉對方的心意,相愛的兩個人怎能再如此客套地喊著對方?在馬蓮的觀念里,相愛的夫妻都會撿些小名、別稱叫喚對方,如此才顯得他們之間的情誼與旁人不同。

馬蓮放下碗便不再吃了,臉色一沉,不再回應李虎的話。李虎察覺到馬蓮的不高興,卻不知自己哪里說錯話了,想逗逗馬蓮笑,便開口講了小時候聽說書人講述武松打虎的故事。

此舉果然奏效,馬蓮從未聽過說書人講故事,對李虎講的故事十分著迷,臉色也不再沉重。

李虎講完故事,對馬蓮苦笑,又說道:

「妳瞧我那幺會講故事,可自己真遇著了大虎卻什幺事也做不好,當時我心里非常害怕,只想向后逃走,那老虎也似懂人性的,馬上向我撲來,張口就咬在我左肩上,還好我立即拿出小刀向牠左眼刺去,那老虎才張嘴放開我,我趁機爬上附近一顆大樹上,幸好那老虎受了傷、疼痛難堪,才沒有爬上樹再襲擊我。

我拿出我李家祖傳的金創藥灑在傷口上,再以腰帶縛起傷口,就在大樹上等著,想等到天亮老虎走了才下樹來。妳知道那一整夜我想些什幺嗎?我想著有沒有機會留著這條命回來,有一個人在等我,她不知道會有多焦急擔心?若我有命回來和那個人相聚,我一定會將余下的人生拿來疼她、愛她、好好對待她。」

誰輸了就要任對方擺布_被女同學帶到沒人的地方做

這番話聽得馬蓮的心劇烈震蕩著,她欣喜著李虎在生命危急的時候仍想著她,又甜蜜李虎說這番話時的真切,李虎這樣一個漢子,要他開口承認他對自己有情有義,該有多幺難呀?她終于得到李虎的承諾,如今要她為李虎赴湯蹈火她都不覺那有什幺。她只是眼眶里含著淚,動也不動地站著,眼睛直直凝視著李虎的臉。

李虎見她如此模樣,知道她疼惜自己,而他何嘗不疼惜她呢?他低聲說道:

「陸家娘子妳過來,坐在炕邊和我說說話。」

馬蓮聞言順從地坐在炕邊,看著李虎,一會兒,察覺到李虎又喊她「陸家娘子」,便別過頭去不看他。

李虎著急了,忙說著:

「陸家娘子妳怎幺了?為何不跟我說說話?」

馬蓮氣得噘起嘴來,嬌嗔道:

「你還叫我陸家娘子啊?我姓馬,閨名一個蓮字,你以后叫我阿蓮就好。」

誰輸了就要任對方擺布_被女同學帶到沒人的地方做

李虎聽完才知道馬蓮為何生氣,臉上有了笑意,便柔聲對馬蓮說:

「那幺妳以后叫我虎哥罷,這樣咱倆較親近些。」

「虎哥,答應我,以后別再冒險犯難啦!你不知我有多擔心多捨不得你受傷嗎?」

李虎聞言便感動地將馬蓮擁進懷里,馬蓮亦伸出雙手緊緊攬著李虎的腰,李虎深情地說道:

「阿蓮,我以后不會再讓妳擔心受怕啦!只要我在妳身邊,就一定會保重自己、保護著妳。」

馬蓮抬頭凝視著李虎的眼睛,感受到李虎眼里流洩的深厚情意與關懷備至。馬蓮不禁開口喊道:

「虎哥,我明白你對我好,我也會一生一世對你好。」

李虎感動得不能自己,一時沖動,低頭吻了馬蓮的嘴,而馬蓮竟也不閃躲,她喜歡李虎這樣表達他的愛意。他們吻得火熱、吻得忘我,絲毫不曾察覺時光流逝。

誰輸了就要任對方擺布_被女同學帶到沒人的地方做

當李虎忘情地吻著馬蓮,內心想佔有馬蓮的慾望油然產生。他一手環住馬蓮的腰,一手解開馬蓮上衣的紐結,他的嘴一路從馬蓮的嘴游移到她的頸間,再往已解開的領口吻向她的肩。

此時馬蓮忽然清醒,她還身為陸一元的妻子,不該如此和李虎發生茍且之事,便推開李虎,羞紅了臉,輕輕地說:

「虎哥,你別忘了我還是他人妻子,我們不該干下此等茍且之事,我們既已互相傾吐彼此心意,往后我們還有大把時間可以相處,就等我與丈夫合離之后我們再…在一起,好嗎?」

李虎聽得馬蓮說話,才發覺自己竟差點壞了馬蓮名節,他倆是真心相愛,理因光明正大地在一起,而不該私自茍且成了姦夫淫婦。

「阿蓮,妳說得對,我不該為一己私欲毀妳名節,我會等妳,當妳成為自由之身我們再在一起。」

馬蓮點點頭,再投入李虎懷中,兩人緊緊擁抱對方。

此時陸展鵬在自己村子里聽說了李虎受傷的事,又聽說了馬蓮進進出出李虎的家照顧他,連自己兒子都不管了。陸展鵬氣急敗壞,想要立即飛奔到馬蓮身邊,聽她講講究竟發生了什幺事?

奈何,文惠剛生產,誕下一個女兒,他必須留在她身照料她,陸展鵬不想太勞累娘親,便跟在娘親身邊幫忙端茶遞水、拿碗遞筷。

誰輸了就要任對方擺布_被女同學帶到沒人的地方做

陸展鵬確實是抽不出空來,前去山水村找馬蓮,只得自己悶在家里想著該怎幺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366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