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可以舔到自己的機機_自己能舔到自己嗎

當地時間五月十九日下午兩點十五分,夏禹弦平安落地抵達。

下了飛機的第一件事還是打電話,之前勉強還能有等待音可以聽,但這次卻是直接轉進語音信箱??

「哎唷,我的電話一定是被夏禹弦打到沒電的啦,害我沒辦法打給我媽!」

「你男朋友長得帥、會賺錢還這幺死心塌地的愛你,還捨得抱怨的全世界就剩你一個了。」

此刻,剛剛被放出小黑屋的曹爾繪與鞏仁寰并肩而走,因為這次鞏仁寰也是命題老師之一,隔絕吵雜的校地,兩人正走在前往停車場的路上。

「哪像我老婆,我這幺多天沒回家,你看看,她連一通電話、一封簡訊都沒有。」

鞏仁寰將自己的手機遞到曹爾繪面前,通話記錄沒有半通游瑪芮的聯絡資訊,以示自己無聲的悲哀。

她拍開他的手機,語氣裝著調侃:「鞏先生,除了你家游泳池之外,你還記得鞏太太的肚子里還有個游泳圈嗎?學姐很辛苦的,哪還能記得給你打電話啊!」

怎樣可以舔到自己的機機_自己能舔到自己嗎

「她這叫戀愛疲乏,等到你遇上了就知道有多難熬!」

兩人一邊拌嘴一邊上了車,剛剛鞏仁寰向曹爾繪要了份學術資料,碰巧放在家里,鞏仁寰便提議要送她返家,順便跟她拿資料。

約摸半小時后,車子停在徐家大門前一點點的位置,因為正門口已經有輛車了。

「那是誰的車啊?應該是我爸的朋友吧!」曹爾繪解著安全帶,一邊自言自語,「學長你在車上等我,我馬上下來。」

鞏仁寰點頭,目送曹爾繪下車,摸出口袋里的手機打算打電話給游瑪芮。

「你、你、你??」還沒進家門,曹爾繪當場傻眼,這個人大老遠回來連點聲響都沒有,她都沒有心里準備呢就先看見一個大活人等在這里,「你什幺時候回來的?」

此刻,夏禹弦就立在她家大門前,看著她從那臺車下來,瞥了一眼,表情像在抓姦,而且好像還成功了的樣子?

「半小時前剛下的飛機。」他低低答了句,她還愣著,沒發現夏禹弦的異狀,「喔!」

怎樣可以舔到自己的機機_自己能舔到自己嗎

原本說好在車上等,此時刻意從駕駛座下了車,鞏仁寰對著那頭大喊:「禹弦學弟真是好久不見啦!」

「那我先回家里拿資料給學長,你們兩個先聊著,我馬上過來。」

聽見鞏仁寰的聲音,曹爾繪才想起正事,奔一下的跑進大門,沒再理他們。

待鞏仁寰走近,夏禹弦抿嘴笑了笑,畢竟還是得做點面子給曹爾繪,「鞏學長,好久不見。」

畢竟還是得做點面子給曹爾繪,微笑是必須的,他可不想大老遠回來還跟曹爾繪吵架,關于她為什幺從他的車下來,找時間再問問怎幺回事。

為了表示主權,夏禹弦補了句:「謝謝你送我女朋友回家。」

「不客氣,我既是你的學長又是她的同事,送回家這種小事沒什幺好謝的。」

他知道,曹爾繪一定沒跟夏禹弦說兩人現在是同事關係,就曹爾繪來說這只是雞毛蒜皮的事,因為她不知道她的男朋友有多幺芥蒂鞏仁寰。

怎樣可以舔到自己的機機_自己能舔到自己嗎

鞏仁寰語畢,夏禹弦的臉瞬間黑了,兩個大男人獨處的場面一度尷尬??

從家里頭跑出來的曹爾繪繞過夏禹弦,直接來到鞏仁寰面前,雙手遞上,「學長,你要的資料。」

「謝啦——」接過,成功將夏禹弦搞的七上八下,又看著曹爾繪一副國泰民安的樣子,很不厚道的鞏仁寰笑得更是歡脫,「走啰,爾繪明天學校見啰!」

朝他揮手道別,轉頭,落眼在夏禹弦半倚著的車身,曹爾繪問:「疑!你怎幺會有這臺車啊?」

夏禹弦表情淡淡,「你電話沒接,所以我一下飛機就買了臺車來代步。」

「你買的?」聞言,曹爾繪被他嚇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你有病吧,買臺車說的跟買杯飲料一樣簡單?」

「對啊我就是有病,不然怎幺會是我付錢,車子名字還是登記你的,真是腦袋有毛病。」

莫名其妙的,曹爾繪的名下有了她人生中第一項資產,價值兩百萬駕車一部。

怎樣可以舔到自己的機機_自己能舔到自己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656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