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打開uc是什么梗_誰給說個uc能看的網址

轉學生

  第二天早上,路念是被外婆叫起來的,8點鐘對老人來說已經很晚了,只是對于休息日睡到中午的年輕人來說,休息日8點鐘起床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更別提路念昨晚經歷了一場激烈刺激的戰斗,她再次回到床上躺下的時候都已經是3點半了,她又在床上翻滾了好久才睡著,現在8點鐘被叫醒,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

  「小懶蟲們,快起來啦,吃早飯啦,今天我給你們煎了粽子,可香了。」外婆拿著鍋鏟扯沈姿婕的被子,她嘟囔了幾句,翻了個身又睡了。外婆又去拍上層床上的路念,「起來啦起來啦。」

  路念頂著一頭鳥窩,睡眼迷蒙的窩在被子里穿好衣服,才在外婆的督促下磨磨蹭蹭地下床了。沈姿婕也敗在了外婆的魔音催耳功里,不情不愿地起來了。

  她們下樓的時候,小姨和小姨夫已經坐在餐桌邊吃早餐了,小姨夫正細心地給小姨挑出粽子里的肥肉,夫妻倆情意綿綿的樣子。路念笑了笑,她第一次如此慶幸自己有這個特殊的能力,讓她能保護身邊的人。

  估計是陸續起床感受到能力的提升,路念一個上午陸續接到了三個男生的電話,無一不是詢問她昨晚的情況。路念一一給他們詳細描述了,再三保證自己沒受傷,受傷了也自己治好了。這讓路念感到有些暖心,被人關心的感覺真的挺好,昨晚戰斗后留下的疲憊似乎也消失了,同伴之間的羈絆真厲害呢,就算不在身邊,她也清楚地感受到了。

  過年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飛快,一周里的行程都安排得滿滿的,今天去這家吃飯,明天去那家,路念也收到了許多紅包。路母從小就給她辦了張銀行卡,把她收到的紅包錢都存了進去。

  年過完了之后,很快就要迎來開學了,這是學生們都不想面對的事實。雖然春節過后就是春天,天氣暖和起來了,但是大家就是沒法適應一大清早從溫暖的被窩里爬起來上課的日子。

默默打開uc是什么梗_誰給說個uc能看的網址

  「早啊,小路念!」夏燕飛笑著摸摸她的腦袋,身邊的幾個女生還在嚷著「燕飛你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可愛的小蘿莉!」、「快介紹給我們!」

  「學長早。」路念朝著他們揮了揮手,立馬獲得了女生們「好可愛呀!」的尖叫。

  「喂,站在這干嘛,趕緊走了。」鄭渺峰從后面冒出來,拉著她的手快速把她從包圍圈里帶走了。

  「早呀,你今天好早啊。」路念望了望被牽著的手,笑著說道。

  鄭渺峰耳根有些泛紅,一語不發地拉著她走著,把身后幾個女生八卦的討論聲丟遠。

  「咦,前面是秦邦彥學長!」路念抬頭就看到三三兩兩走進教學樓的學生中那個孤身一人的背影。「學長!早呀!好久不見!」

  秦邦彥聽見她的聲音立刻轉過身來,看著她微微露出了一個笑容,隨即看到鄭渺峰和她拉著的手,又沉下臉來,快步朝他們走來。

  「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秦邦彥冷冷地說著,一邊把他們的手給分開了。

默默打開uc是什么梗_誰給說個uc能看的網址

  鄭渺峰臉紅了,還硬撐著頂了一句,「關你何事,死老頭子。」

  秦邦彥沒理他,只看著路念道:「你沒事吧?」

  路念楞了楞,才想起來他是在問春節時她一個人對付「饕餮」的事,旋即笑了笑,「當然沒事啦,幸好有你的共享能力,我才能打敗它呢。」

  三個人走到了兩棟教學樓的連廊前,路念道別了秦邦彥,和鄭渺峰向著他們的教室走去。在前世的學生時代,每次新學期開學路念都有點期待,可以見到一個假期沒見的同學們,還有可能會有轉學生之類的新面孔加入。

  他們來得比較早,教室里只有三三兩兩的同學,聚在一起閑聊,一個假期不見,大家都有許多話要說。

  「大消息!大消息!」班里消息靈通的胡辰風一般地從門口跑進教室,這時班上的同學差不多都到了,見吸引了教室里所有同學的目光,他也沒賣關子,神神秘秘地說道,「我們班要來一個轉學生!」

  教室里的同學立馬炸了鍋,七嘴八舌的詢問,「是誰是誰?」

  「男的女的?」

默默打開uc是什么梗_誰給說個uc能看的網址

  「長的怎麼樣?」

  胡辰立馬被大家圍住了,他抬手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才開口道:「我只看到了個背影,在呂老師的辦公室里,是個男生!」

  沒過多久上課鈴便打響了,第一節課正好是呂老師的課,她面帶笑容踏進教室,身后果然跟著一個陌生的男生。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轉到我們班上的新同學,來,你跟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呂老師把講義放在講臺上,抬手示意她身旁的男生。

  男生對著老師點點頭,對著下面幾十雙亮晶晶的眼睛也不顯得窘迫,好似習慣了一般,「大家好,我叫徐子佩,徐是徐志摩的徐,子佩出自于『青青子佩,悠悠我思』,希望能和大家相處愉快。」男生有著一把溫潤的嗓音,長相俊秀乾凈,是中學階段的女生最喜歡的類型。路念也知道這位新生待人溫和有禮,馬上就會成爲他們班上的班草,是班上一大半女生的暗戀對象,不過到了初二他就轉走了,同學們都沒能再聯繫上他。

  「好了,大家要和新同學好好相處。」呂老師的笑容就沒消失過,很顯然也很喜歡這個帥氣懂事的新生,「老師給你安排個座位吧。」說著便開始掃視下面的學生們。

  「那里吧,第三排第二列的那位女生旁邊。」呂老師指著路念身邊的空座位道。

  路念的同桌在上學期期中考因爲成績退步太大,被老師抓去講臺前的特殊關照座位去了,因此她的旁邊正好沒坐人。徐子佩就在女生們對路念的羨慕嫉妒恨中走到了座位上,對這個從他走進教師起就一直用那雙大大的杏核眼盯著他看的精緻女孩笑了笑,說了聲,「你好。」

默默打開uc是什么梗_誰給說個uc能看的網址

  路念一直盯著他自然不是因爲他帥得人神共憤正好是她的取向狙擊,她從他還沒走進教室時就感受到了「騎士」的氣息,他走進來后才確定了,他是「騎士」!終于又出現了一個新「騎士」,巖巖也興奮的在路念的課桌上直蹦噠,路念激動的同時也在思索怎樣和他拉近關係讓他相信她,從而加入他們,這樣一個好機會就從天而降了——他成了她的同桌。

  因此這時她也揚起了甜甜的笑容說了聲,「你好。」

  徐子佩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放好書包后,講臺上的呂老師已經開始講課了。路念拿出課本,瞄到旁邊的徐子佩貌似還沒有課本,拿手上的自動鉛筆捅了捅他的胳膊,「噯,你還沒發課本吧,我們先一起看吧。」說著把她的課本擺到了桌子中間。

  徐子佩低頭看著用鉛筆捅他的女生,心形的小臉上帶了點笑意,兩個淺淺的梨渦綴在粉嫩的臉蛋旁,一雙大眼睛認真地看著他。他不知爲何臉上有些熱,低聲道了謝,和她一起看她的課本。課本上有她記著的筆記,字跡和她本人一樣娟秀小巧。她靠過來,認真地在課本上記著老師講解的內容,徐子佩能隱約聞到她頭髮的香氣,淡淡的又有點甜。他不自覺地清了清嗓子,路念抬頭看了一眼背對他們寫板書的老師,小聲問道:「怎麼了?」

  「咳,沒什麼。」徐子佩別開了眼,讓自己集中精力聽課。

  只是一節課下來他還是什麼都沒聽進去,眼角的余光總能看到身邊女生精緻的側臉,當下課鈴聲響起時,他才恍然45分鐘就這樣過去了。第一節課和第二節課中間是大課間,一般他們是周一升旗周二到周五做課間操。

  今天是周一,在老師宣布下課后,大家都從位子上站起來,三三兩兩地結伴下樓。徐子佩也站起來,他從上小學開始就跟著做生意的父母不斷轉學,一向是獨來獨往沒什麼朋友的,這會也打算自己一人跟著大部隊走下去。何瑩真已經跨上了路念的胳膊拉著她準備走了,路念回過頭對著徐子佩道:「要和我們一起過去嗎?你還沒去過操場吧?我們帶你去吧。」

  徐子佩楞了楞,隨即點了點頭,「嗯,謝謝。」

默默打開uc是什么梗_誰給說個uc能看的網址

  「以后大家都是同學了,不用這麼客氣的。」說著路念想起什麼道:「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吧,我叫路念,路是馬路的路,念是想念的念。」說完還笑了笑,「我的名字不像你的那樣有一個文雅的出處。」

  她又指了指身旁的何瑩真,「這是我的朋友何瑩真。」

  何瑩真笑嘻嘻地對著徐子佩道:「初次見面,以后多多關照啊!」

  徐子佩也溫和地笑了,「我才是,要請你們多多關照。」

  三個人有說有笑的一路走去了操場,路念大概給徐子佩介紹了學校的情況,「嗯…還有一些老師的習慣和注意事項之類的我之后再慢慢和你說吧。」

  徐子佩有些受寵若驚,第一次轉來一個學校,進入一個新環境后這麼受人照顧。他們在前面有說有笑,后面和一群男生一起走著的鄭渺峰可是打翻了醋罎子,臉黑得像是潑了墨,眉毛皺得能夾死蚊子,一群男生也不敢這時候觸老大的霉頭,硬著頭皮跟在他身邊,和前面氣氛輕鬆愉悅的幾人形成了鮮明對比。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4681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