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交苒_人肉交網

I

平安夜,清清在家里無聊地度過了。她尚在休養身子,爸媽說什幺都不肯讓她吃圣誕大餐,只做了清淡的家常便飯。她覺得這是小題大做,自流產手術后都過了半個月,再者那又是全身麻醉之下所做的手術,她其實沒任何痛感。

滕思悠今天帶她去Dave的診所檢查,結果是她的傷口癒合得很快,估計完全不影響日后的生育功能。

「不過,房事始終要顧忌一下,至少再過半個月才能做,也不要……」Dave乾咳了幾聲再說:「不要太過激烈。」

滕思悠俊顏微紅,之前他每次帶清清過來,她頸側至鎖骨總有幾枚吻痕。跟他在一起時,他是不準清清用遮瑕膏蓋掉那些痕跡的,因此不管那天有多熱,她也會戴上圍巾,或多或少遮掩一下。

清清更是嬌顏酡紅,含糊答應過了,仍堅持說:「我、我會叫我男友……以后小心一點。」她依然不肯在Dave面前承認自己跟滕思悠有茍且關係。滕思悠牽她的手,她一下子甩開,他皺了皺眉,卻也沒再強逼她。直至踏出診所,他再牽她的手,這次她才勉強接受。

「即使再過一個月,只要你不愿意,我就不會再強逼你。」

他想通了,他想跟水清澄重新開始,當一對尋常的情人、夫婦。他要學習的第一件事就是尊重她的意愿,她若是不想要,他就先退一步。再怎幺說,她其實是喜歡他的,只要他肯對她溫柔一點,清清肯定會回心轉意。

人肉交苒_人肉交網

滕思悠沒頭沒腦的話令清清一陣困惑,直至他湊過來跟她耳語幾句閨房話,她才明了:「真的?」

「嗯。等你哪天真的打從心底不抗拒那種事,我才會碰你。你以后……不要將我看成債主,我不想再向你討債了。」

「那你還想要什幺?」

他想要的東西多著了:他不想清清怕他或避他如蛇蝎,他想跟她光明正大在一起,在街上摟摟抱抱,他想她再次孕育只屬于他們的孩子。但他不敢說,只說:「我想你對我笑,就像…..」你在大谷身邊那樣。

清清一陣惘然,任由他一直牽著她的手。晚上,他們像夫婦般,在他床上相擁而眠。水冬陽對于清清在滕思悠房里過夜,大為反感,可是陸少瑤眼見女兒從醫院回家后睡不好、甚至被惡夢驚醒,姑且讓滕思悠先陪著她,之后清清的情緒穩定下來,才想辦法分開他們。

翌日醒來,清清已不在他床上。可能是擁著心愛的女人,滕思悠睡得很熟,以至他沒察覺到清清是何時離開的。他揉著一雙睡眼,出去問陸少瑤,她不冷不熱地說:「清清難得想出去,我就讓她出去。她晚上也不回來吃飯。」

「她去了哪里?」

「她回去大學宿舍,為大谷做圣誕大餐。」

人肉交苒_人肉交網

滕思悠頓時清醒過來,臉上的表情就像被逼吞了一只蒼蠅般,難受不已:「阿姨,清清的身體還未復原,你怎可以讓她出去!」

「她前些天才被你抓去看私家醫生,而且也過了半個月,她的精神也好了不少,難道要一輩子把她困在家里嗎?」陸少瑤翻看著文學雜誌,但把滕思悠慌亂的樣子看得一清二楚:「怎幺了?不捨得放她去陪別的男人?」

「我……不,清清也得有正常社交生活。她跟那個谷永懷只是朋友,就由他們去吧。」他緊皺著眉頭,回房間拿了手機,給清清傳了一條短訊,大意是叫她打算回家前兩小時通知他一聲,他去中大接她回家。她隔了數小時才回覆一句「知道」。這期間,滕思悠在家坐立不安,就算在看英文小說,手里還是撮著手機,生怕錯過任何一條短訊。陸少瑤見到這大男孩的心明顯都牽在女兒身上,卻又想起他跟清清那段複雜的過去,覺得這對小兒女不如分手、放生彼此更好。

這兩個孩子,沒準是前世作孽了,今生才糾纏如此。

==========

-包包按:大谷同學又要出來了,不過這次不算大活躍。大活躍是在再到后一點的部分~

(小劇場)

小睿:過分,難得能在小番外登場,我卻失聲了><

人肉交苒_人肉交網

清清(白眼):是因為你吃了巧克力噴泉,才搞得病情惡化,還敢說!

水媽:冬陽跟思悠也太寵小睿了,都把孩子弄得嬌縱了。

小睿(淚眼):因為、因為……以前爸爸、公公都不理我,現在難得他們肯關心我,我才……

水媽:……是婆婆不好。不吃甜的,那來吃薯片吧。

清清(明知兒子裝可憐但還是心痛):……巧克力什幺的,一天不能吃多過三塊喔。

某滕(嘀咕):為啥兒子用眼淚攻勢有效,我就沒效,我倆不是長得很像嗎?

清清(瞪):還敢說!給病人做巧克力噴泉的醫生跟教授,給我好好反省!

(水爸跟某滕默默打理著新買的菇包)

人肉交苒_人肉交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00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