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思_死刑犯 bl

那一天的遭遇,似乎就如沉重的枷鎖一般,它如揮之不去的陰影一樣籠罩在敖丙身邊。

從未消散。

哪咤的電話怎幺撥打都無法接通,一開始還是有嘟嘟聲,后面直接變成不在服務區。

他…去哪里了?哪咤絕不會故意不接他的電話,可現在也的確無法聯系得上他。

敖丙皺著眉頭,他好討厭這種燒心的感覺。他已經沒心思管阿晴到底是什幺姿勢倒在車里的,十分急迫的拜托楊戩快點開車送他回哪咤公司那邊。

“只要你答應和我約會,我就立馬送你去。”楊戩一副很得意的表情,他還沖滿臉焦急的敖丙眨眨眼。但看見敖丙沉默的可怕的模樣,他也有點恍惚。

“好吧好吧當我沒說嘛…”楊戩依依不舍的把占有yu的目光戀戀不舍先撤了回來。嘖,遲早也要搞定你。

很快,就到了公司樓下。

敖丙顧不得那幺多了,甚至車還沒停穩就開始想拽開車門,楊戩不爽的看著他這副拼命的樣子,都是為了見到哪咤?fk!

敖丙還是摔了一跤,他不顧磨破流血的手心和疼痛的膝蓋,看見公司口有幾個他曾經見過的哪咤部門同事,大聲喊住他們。

“請問..!你們見到哪咤了嗎?我..我打不通…”敖丙急得小臉上都是豆大的汗滴,甚至濕透了額前的碎發,他身上粘著灰,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可狼狽了。

帝王思_死刑犯 bl

“你居然不知道哪咤出事了嗎?”對方仔細看了一下,隨后瞪大了雙眼特別吃驚,而這時楊戩還不緊不慢的從車上下來,故意作秀一般脫下西裝外套套在了敖丙的肩上。

這一幕被周圍人看見,大家本來還特別著急要打車去醫院看看哪咤的情況。可這下,他們好像都知道是怎幺回事了…

“媽耶,果然是個狐媚怪,咱們老大剛不幸出事這連后路都找好了!”

“挖槽太可怕了吧,沒想到還是這種人!老大真可憐…”

“別說了!咱們快去看看情況吧!”這些人一副作嘔的表情,無比嫌棄的眼神掃視著敖丙,眼里的都是刻薄戲謔。

“你們胡說什幺!”敖丙憤怒得胸腔也快要炸開了一下,他難過的揪著自己的衣角,滿腦子幾乎一片空白。

哪咤出事了?不…不會的….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敖丙還想親自做一份特別棒的大餐給他愛的人,巧克力和蛋糕都有。還有他仔細挑選了好多套的“神秘禮物”,最終選了一套粉色貓耳帶軟尾巴的超短裙…

正好也趕上哪咤的休假,倆人還提前了很久一起商量去哪里玩,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和攻略。

不…不會的….不會出事的,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

敖丙拽著那件外套就甩地上,這一刻他什幺都顧不了了,那些尖酸的語言都沒有那句話帶來的痛苦大。

哪咤,我現在就來了。

帝王思_死刑犯 bl

“開車!”敖丙追到了那些同事身后,他瞧見車子正好要發動,他用力的撞在車門上,“砰”的一下,嚇壞了司機。

“喂你…找死啊?”“我叫你開車!”司機和車里其他人瞬間安靜如雞,也沒有什幺原因,就是突然畏懼了。

病院里———

“患者現在情況有點嚴重,還在昏迷狀態。手術雖然順利下來不過….”醫生表情嚴肅,他頓了頓語氣,還是和哪咤父母坦白輕則植物人重則失去生命。

哪咤母親直接哭到崩潰,聽到這樣的消息更是無法接受,失去了意識。這個時候楊桃桃一直陪伴在夫妻倆旁邊,悉心照顧,也是聲淚俱下。

但她的淚,也是真的。畢竟哪咤對她來說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很深愛的人啊…為什幺事情會成這樣?按照哥哥劇本那樣不就好了嗎?

她越想越生氣,直接認定都是敖丙的錯!如果沒有他的話,哪咤一定會愛上自己的。

“叔叔!我都知道…這一切都是那個敖丙造成的!”楊桃桃話音一落,李靖那雙寫滿疲憊悲傷而布滿血絲的眼睛一下子瞪大。

“我的姑姑在國外有一家特別好的醫療公司!我們可以帶哪咤去國外治療!叔叔,你相信我吧,哪咤一定會沒事的!”楊桃桃見李靖點頭答應,心里的大石頭也暫時落下了。

“為了哪咤,我們什幺都愿意。”李靖抱緊了懷中仍未恢復意識的妻子,他通紅著眼,輕撫愛妻臉上的水痕。

對于自家的醫療公司,她有絕對的信心可以讓哪咤康復。在國際上他們家的口碑好的不得了,富豪們加倍加錢都想進去,似乎覺得握住了長壽秘訣。

帝王思_死刑犯 bl

楊桃桃命人堵在病房門口,防止那個多余的敖丙進來打亂計劃,隨即馬上撥通電話安排私人飛機。

“韓醫生,我們要帶哪咤先生去國外療養,飛機上的設施都是最先進的,這點不用擔心。一會就告訴一個叫敖丙的人,說哪咤已經確認死亡。”

楊桃桃笑里藏刀,不緊不慢的傳達了自己的安排,她看見韓醫生眼里有猶豫疑惑,有些不耐煩。

“聽說你們院里又要換新院長了,我和我哥說一下幫你安排安排?”只要好好配合她,什幺都有了不是嗎?

韓醫生最終放棄了醫道良心,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按照楊桃桃所說的做。

私人飛機比想象中來得還要快,楊桃桃看著哪咤那緊閉的眼,以及蒼白無力的面容,特別心疼。帥氣的臉上還留下了一道傷痕,在左眼下方。

“叔叔,您看這個。敖丙故意勾引我哥哥,還同時和哪咤在一起,太過分了!是哪咤發現敖丙背叛他,然后敖丙還故意刺激他叫他去死!嗚嗚嗚好過分,我也沒想到…哪咤他…”

楊桃桃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拿出手機給李靖展示了一張楊戩把衣服外套披在敖丙身上的照片。

“夠了!!當初就不該同意他們兩個…怪我啊….哎…”李靖只看了一眼就背過身去,他根本也沒注意到照片里的敖丙臉上的神情,和他一樣充滿悲傷憤怒。

“沒事的,叔叔你相信我!我姑姑一定會治好哪咤的!我們現在就出發吧!”楊桃桃雪中送炭的行為令李靖非常感動,他甚至也想好了,如果哪咤真能平安無事,那他也會促成楊桃桃和哪咤的婚事。

楊桃桃不惜一切代價為了哪咤,誰都能看得出來她的執著。

帝王思_死刑犯 bl

敖丙終于趕到醫院,他一下車就急急忙忙沖到門口,還沒進去就被人攔下來。

“里面在處理高級患者的后事,閑雜人不能打擾!”比機械還冷冰冰的話仿佛一下把敖丙推入深淵。

“哪咤..真的是哪咤出事了嗎?我是他的愛人!我不是什幺閑…”敖丙使勁往里擠,對他們來說就是無力的掙扎。

“正在處理高級患者的后事,閑雜人等不能打擾!”依舊還是重復著這句話,他們無情的打斷敖丙。

心急如焚的敖丙見不到愛人,這下徹底失控了情緒,滾燙的淚崩流而出。他們一口一個后事,這….敖丙顫抖著哭音嘶喊他的名字。

“哪咤你混蛋!別嚇我了!嗚…你…你快出來啊!哪咤!!!”敖丙不甘心的抹了抹淚,他今天一定要見到哪咤才行!

“讓他進來吧!”韓醫生冷不丁的出現在敖丙面前,他遞了紙巾給敖丙。隨后緩緩開口:“你是敖丙對吧?你要找的哪咤已經不幸離世了..我們也無能為力,請你節哀順變。”

絕對,在騙他吧…哪咤怎幺可能…

韓醫生從口袋里拿出了便攜袋,交給了泣不成聲的敖丙。

那是攜刻了ab&nz字樣的另一對情侶戒指和同款項鏈。

戒指和項鏈上面都粘著暗紅色已經凝固的血,它們靜靜的待在一塊。敖丙發愣怔怔地看著袋子里的東西,嘴唇一直在顫抖著。

帝王思_死刑犯 bl

“也請你節哀,家屬那邊情緒崩潰現在不能見你,所以請回吧!”韓醫生說完之后都有些不忍心去直視敖丙了,他能感覺得到,敖丙這份深沉的愛是多幺….

可他也無能為力,他不過也是枚棋子罷了,為了生存而低頭。

敖丙攥緊了裝著那對哪咤曾經隨身攜帶的飾品,盡管項鏈部分戳得他手心疼,他也越攥越緊。

這種痛怎幺能比得上,他們所說哪咤已經離開的那種痛呢?

哪咤,你真狠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090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