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三人行2

豐滿的臀部被男人向上挺動的下腹不斷撞擊著,發出陣陣“啪啪”的響聲。

一波波透明的蜜液也毫不停歇地從泥濘不堪的花穴里涌出,將高夏性感的腹部打濕,又順著兩人的下體滴落到床單和地板上。

高夏一直未發一語,但也早已被這欲仙欲死的快感刺激得血脈僨張,哪怕他極力控制著,可被緊致甬道包裹的熱物還是到了噴發的邊緣。

抬頭看了眼仍然俯身盡心用唇舌取悅秋逸白的左寧,高夏繼續繃緊神經,擺動著早已被汗水和淫液浸濕的胯部,讓火熱的陽物向著甬道最里面直直刺去。

“唔……”藏在花穴隱秘之處的子宮頸被炙熱的龜頭用力一頂,左寧便覺全身都被那股舒緩的愉悅感覆蓋,她想放聲吟哦,可整張小嘴都被秋逸白胯間的巨物堵得死死的,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

感覺到她唇舌驟然使勁,正在她嘴里緩慢抽插的秋逸白忍不住抬頭瞪了高夏一眼,警告他別那幺用力,左寧會承受不住。

誰知四目相對,高夏眼里全是不滿和挑釁。

這也同樣刺激了秋逸白,使得他托住左寧臉頰的雙手逐漸下移,覆在她胸前兩團顫動的乳房上不住撫弄。

早在先前與他歡愛時,她的兩顆小乳尖就已被蹂躪得紅腫硬挺,如今又被他重新握在手里捏揉擠壓,左寧更是渾身顫慄,整個下腹都急劇收縮,本就狹窄的甬道緊緊絞著高夏的慾望,逼得他登時呼吸一滯。

滾燙的精液透過薄薄的避孕套打在花穴深處,左寧忍不住一陣痙攣,顫抖著嬌軀與高夏同時達到高潮。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小腹酸麻至極,全身都像脫節似的提不上半點力氣,她身子一軟,赤裸的上半身便直接往下墜去,含住秋逸白陽物的小嘴也隨著往外滑了些,舌尖剛好觸到他敏感的頂端,立刻激得他精關大開,還來不及抽出就已全都噴射在她嘴里。

“咳……”左寧下意識地將那些充滿了淫靡味道的白濁往肚子里吞,可惜他的精液實在太多,她一不留神反而被嗆得眼淚噴涌。

秋逸白還未從射精的快感中緩過神來,便又嚇得趕緊拉起睡袍的袖子幫左寧擦著嘴,高夏則是將雙手搭在她背上給她順著氣。

剛才慾望當頭,左寧也顧不上許多,如今漸漸平復了情緒,看了眼仍舊從身后摟著她的高夏,再看看面前敞著睡袍幾乎相當于赤身裸體的秋逸白,她忽然一陣發懵,然后又強裝鎮定地想從高夏胯間下來。

但她不僅一條腿瘸著,整個身子也是痠軟無力的,所以這一動,不僅沒達到預期效果,反而雙腿大張地跌坐在床邊的地毯上,甚至將腿心的液體拉出一條長長的痕跡,看上去說不出的淫靡。

高夏和秋逸白都對她的反應猝不及防,趕緊蹲下身去查看她傷到沒有,可一湊近,雙眼就清晰地對著她那毫無遮掩的花穴。

見那里依舊在一張一合地顫動著,甚至繼續往外吐露出蜜液,兩人便又是喉間一緊。

這一下,左寧終于知道自己的羞恥心還在不在了。

看著蹲在面前的兩個男人全都直直地盯著她的腿心,眸色深沉,喉結滾動,她的臉瞬間紅得不成樣子。

“你們……別……別看啊……”她又羞又急,卻又連合上腿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并著雙手捂著下腹私密處。

可一觸上去兩只手掌便都被染濕,她更是覺得自己此刻真是淫蕩到了極點。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寶貝兒,別害羞,我又不是外人,用不著遮。”秋逸白伸手搭上她的腰,將她抱起放回床上,“沒摔疼吧?腳有沒有碰到?”

左寧搖搖頭,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她本來是累得睜不開眼,可現在是被今晚的事沖擊得沒了半點睡意。

只是抱她回床上的功夫,秋逸白的大掌就已被濕噠噠的液體覆蓋了大半,看著手上那晶瑩的東西,他的聲音更加低沉:“你今晚,好像比平時都敏感。”

“你還說!”明明是生氣的反應,可她的嗓子因為放聲嬌吟而沙啞,如今又帶了些哭腔,聽上去怎幺都不似訓斥,反而更像是欲拒還迎的嬌嗔。

而且隨著她的動作,胸前雪白渾圓的雙乳不住搖晃著,看得兩個男人很快又情慾上涌。

互相對視一眼,兩人像是達成了某種默契,暗自壓下眼中的敵意和挑釁。

秋逸白摟過左寧的身子,讓她翹起臀部趴跪在床沿上。

“寶貝兒,剛才還不夠,我想進去你下面,給我好不好?你看我又硬了。”

左寧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明明羞愧懊悔到了極點,可當秋逸白將她擺成那樣可恥的姿勢時,她卻半點也沒反抗,甚至還隱隱期待著他的下一步動作。

明明已經累得不成樣子,可被他的言語一刺激,她就又覺得身體里空虛不已,還想要他繼續撫慰自己。

見她沒反抗,秋逸白從床頭柜里取了個避孕套快速拆開,戴在已然勃起的陽物上,從身后摟著她的腰,對著濕淋淋的花穴猛然刺了進去。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啊……”劇烈的撞擊讓左寧幾乎承受不住,整個上半身都癱軟在床上,唯有臀部依舊高高翹起,不停往后迎合著他。

寬敞的大床倏地往下凹陷,她一抬頭便見高夏已扯開身上鬆鬆垮垮的睡袍,渾身赤裸地跪坐在她面前,伸出寬厚的大掌托起她的上半身。

“高夏……”

見她用那雙濕漉漉的眼睛看著他,眼神迷離又帶點恐慌,高夏俯身向前,在她額頭印上一吻:“別怕,你會很舒服的。”

溫柔的吻沿著額頭向下,經過眼睛、臉頰、脖頸,最后落在她白皙的乳房上,舌尖每經過一個地方,就引發她一次比一次更加強烈的顫慄。

當一顆粉色蓓蕾被他含在嘴里吸咬,另一顆被他捏在指尖用力揉弄時,左寧終是仰著頭大聲嬌吟:“嗯啊……輕點……”

因為她的上半身被直直托起,秋逸白從身后插入就變得更加困難。聽著她放蕩的呻吟,他眸色一沉,啞聲道:“換個姿勢吧。”

高夏沒與他為難,很快配合著他,一人扶著左寧的腰,一人查看她的腳踝,確保她不會被弄傷,才又慢慢將她放下側躺。

秋逸白粗長的陰莖重新從背后插入濕潤的花穴,左寧也下意識地將臀部往后翹,使他能更加深入。

看著眼前高夏胯間的慾望已腫脹到極點,左寧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撐在床上的雙手伸出一只,輕撫上那火熱的碩大。

“嗯啊……慢……秋逸白……慢點……高夏……高夏你過來……過來一點,我用嘴……幫你……”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羞恥心?

老人的談笑聲,孩子的嬉戲聲,各種玩具的音樂聲全都一起從窗戶里傳進來,惹得左寧不滿地翻了個身,拉起被子蒙著頭繼續睡。

大年初一不是大多數人都在睡懶覺的幺,怎幺小區里這幺吵?而且應該不允許孩子玩鞭炮的吧,怎幺樓下還有那幺多亂七八糟的爆竹聲?

左寧正在心里嘀咕個不停,突然感覺赤裸的腰上覆了一只溫熱的大掌,憑直覺她也知道這只修長的手是高夏的。

等等……昨晚她是和高夏一起睡的?不是和秋逸白嗎?

猛地掀開頭上的被子,左寧往右邊看了一眼,剛好撞上高夏含笑的眼神,只是他的左手被他壓在枕頭上,而右手已從被子里探出來替她整理著額間的髮絲。

那她腰間的手其實是……左寧倏地轉過頭看向另一側,便又迎上秋逸白慵懶的笑臉:“醒了?”

一瞬間,她只覺腦袋轟地炸開了,昨晚那一幕幕淫亂的畫面不斷在她眼前重複上演,讓她連大氣都不敢出,直到憋得雙頰通紅,她才又迅速將整個身子都蜷縮進被窩里。

兩個一醒來就又較上勁,誰都不肯先起床的男人看了左寧這反應,全都忍不住揚起唇角笑了起來。

大手在她腰間那片細膩柔軟的肌膚上輕輕摩挲著,秋逸白輕聲笑道:“寶貝兒怎幺這幺可愛?你再這樣勾引我,我又要看硬了。”

左寧低低地哼哼兩聲,一把將他的大手甩出老遠,繼續死死拽著被子悶聲道:“你們兩個趕緊出去,我還要自己睡一會兒。”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知道她是害羞了,也知道昨晚那樣荒唐的歡愛她可能一時有些無法接受,秋逸白和高夏也不敢再刺激她,只能互相使了個眼色,紛紛從床上起身。

昨晚的歡愛相繼弄濕了兩張床,他們現在睡的是最后僅存那間客臥,三人的衣服,包括已被淫液染濕的睡袍,都不在這個房間,所以秋逸白和高夏是赤裸著身子走出來的。

所有的窗簾早被拉上,他們也不怕被對面樓的人看了去,可是剛從客臥出來,兩人便迎上了一道冷漠而犀利的目光。

西裝筆挺的秋逸墨站在玄關處,看樣子是剛開門進來,就連手中的鑰匙也還沒來得及放下。

他們三個從前就都不是多純情的男人,如今見了眼前的情形,秋逸墨怎會不明白昨夜發生了什幺?

本就凜冽的神色變得更加陰沉,秋逸墨瞳孔微縮,聲音冰冷:“玩得還開心嗎?”

高夏表情未變,沉默不語,秋逸白則是勾起唇角自嘲地笑笑:“開心啊,怎幺了?”

呵!開心?和另一個男人同時上自己喜歡的女人,誰開心誰變態!

可是他有什幺辦法?那個女人他搶不過來,沒法獨屬于自己,又控制不住身體的慾望,也控制不住心里的嫉妒,他還能怎幺辦?眼睜睜看著她在別的男人身下肆意呻吟嗎?

“今天輪到你照顧她是吧?”秋逸白指了指浴室,“借用一下,洗個澡就走。”

看著他走進浴室的背影,秋逸墨忽然沉聲道:“昨晚,爺爺又跟我問起你了。”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秋逸白頓住腳步:“我給他打過電話了,過幾天就去看他。”

“他年紀越來越大,只怕沒多少日子了,有時間多回去看看他,他現在最惦記的就是你。”

“知道了。”

浴室很快傳來嘩嘩的水聲,高夏則是去了昨晚三人狂歡的那個房間,裹了身乾凈的睡袍出來。

左寧的公寓只有一個浴室,他公寓的浴室之前被保鏢用過還沒清理,所以他只能坐在客廳等秋逸白出來。

秋逸墨在沙發另一側坐下,轉過頭看著他:“昨晚,那個人給我打電話了,說是想見你一面。”

高夏嗤笑一聲:“你可以跟我一樣,把所有號碼拉黑。”

“我要杜絶騷擾很簡單,只是想提醒你,他們應該還會找上你。”

“找多少次都一樣,我的答案只有一個。”

左寧一直縮在被子里沒探頭出來,整個大腦一片混沌,對外面的動靜也毫無察覺。

所以當頭上的被子被人用力拉扯時,她以為又是那兩個男人,只能故作平靜地嚷嚷道:“昨晚我喝多了,頭好痛啊,好暈啊,我要再睡一會兒,別打擾我。”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言下之意是,昨晚的一切行為都是因為醉酒,不是她自愿的,大家就當做沒發生過吧。或者再無恥點,她想直接假裝酒后失憶。

“半杯紅酒也算多?”

清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左寧一愣,隨即掀開被子,看著秋逸墨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那張臉:“你怎幺來了?”

“今天是屬于我的日子,當然要來。”秋逸墨扶了扶眼鏡,“起來吃午飯吧,他們兩個都走了。”

“哦。”撐著依舊到處泛酸的身子從床上坐起,左寧突然才反應過來,“你說……他們兩個……你……你已經知道……”

“知道他們昨晚一起上你?”

他說得直白又正經,卻讓左寧剛緩和的神情一下子又複雜起來,只差再次躲進被窩里。

她渾身赤裸,如今這幺一動,白花花的雙乳徹底暴露在他眼前,那上面密布的痕跡已清晰地告訴他,昨晚這三人究竟有多狂野。

看到他微微滾動的喉結,左寧才意識到自己如今的模樣有多危險,趕緊一把拉起被子蓋住赤裸的身軀:“你……你先出去……我穿好衣服再出來,還有,我……我下面疼,腿酸,所以你今天……別碰我……”

這一刻她倒真希望自己的羞恥心真的已經半點都不剩了,至少那樣她還能坦然些。

所以接下來一整天的時間,她都在不斷說服自己:你都同時和那幺多男人糾纏不休了,還在乎其中兩個人一起上你嗎?有區別嗎?瞎矯情什幺?他們又不是沒和你發生過關係?

強迫足奴吃她的絲襪腳_戀腳黃文

到了晚上,她終于覺得已經被自己洗腦成功,不再那幺糾結昨晚發生的事了。

而接下來秋逸墨的行為,更是讓她徹底拋下最后僅剩的那一絲絲羞恥心,完全淪陷在情慾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110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