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友出去玩住一間房_和男朋友出去玩住一間

第020章

  江雕開是能把冷暴力玩到頂極的少年,他要不待見誰,你只要在他旁邊一站,立馬能凍成冰坨。更不要說生活在一起,那絕對絕對是一種煎熬。

  如果哪一天阿開要喜歡上一個女孩會怎樣?郁悶的江新月居然還會想這種問題,看他平時對她和姜薇的態度,能被他喜歡上的女孩兒一定是稀有動物,他一定會對那個稀有動物喜歡到極點、霸道到極點,占有欲強到常人難以忍受的地步。想到這里,江新月激靈了一下,撫了撫胳膊上起來的鶏皮疙瘩。

  這時有客戶來訪,那個年介中年略有些富態的客戶指著她的鼻子,一直叫著「jd」還一臉驚喜的樣子。起初江新月以爲他認識站在她身邊的于瑋呢,不過后來她確定客戶的手指的是她,她也指了指自己,那客戶頻頻點頭,江新月卻一頭霧水,莫名其妙,她幷不認識這個男人,而且她也不叫jd。

  「jd?」站在一邊的于瑋突然叫了一聲,恍然大悟般扯住江新月的胳膊,「你認識jd?真的嗎,那個盛傳已久的it界神童?」

  原來是他……她豈只是聽說,而且是不止一次聽說,那個it界天才少年披著一層神性面紗,被業界傳的神乎其神。it+天才,如果這兩項桂冠再同時加在一個風華正茂的少年頭上,那麼實在令人神往,況且她的職業還是記者。她不僅僅神往,而且有時還迷惘,jd這樣神話般的少年是否真的存在?

  「你們怎麼回事?」江新月看看于瑋,又看看莫名興奮的客戶,「我怎麼會認識jd?」

  「江小姐就別裝了。」那中年客戶上前一步,熱情地握住了江新月的手,使勁晃了幾下,「你不僅認識,還和jd先生關係親密啊。」

和女友出去玩住一間房_和男朋友出去玩住一間

  于瑋有些「驚恐」地看向江新月:「她……?和jd關係親密?」

  「您在說什麼?」江新月抗議道。那客戶仍抓著她的手:「江小姐不記得我了,在xx小區門口……」

  這一提醒,把江新月僅存的一點記憶勾了起來:「啊,是你。」,他是前些日子跟蹤過她的男人,那些日子她常常感覺被人窺視和跟蹤,記者這個職業,常常得罪人而不自知,她以前還真碰到過伺機報復的,所以心里也有點發毛。有一天她用了林南教給她的一點反跟蹤法,把那男人逮個正著,正要開口質問,不料那男人卻向她問起了阿開,那天也正趕上江雕開放學回家,他遠遠的把那男人拉開去了,江新月在樓上看他們在樓下談了好半天。

  好笑,原來他是找阿開,害她虛驚一場。江雕開上樓,她問他那男人是誰,江雕開說是同學的爸爸,她就沒再追問。

  「我們企業開發了一款美容皂,引進全自動流水綫,可是后來發現了一個bug,常有盒子沒裝香皂,這大量增加了生産成本,于是我費盡辛苦打到了jd,要求他爲我們公司設計一款檢測軟件,我愿花三百萬元購買其專利權。我給了jd三天時間,先付了一半定金,三天后我找到他,他卻告訴我他什麼都沒做。當時我真想火冒三丈,我尊重他是it天才,不過天才也不能隨便浪費別人時間呀,我們企業一天就是數千萬的損失啊,這時jd卻對我說,二百五十萬,明天我把軟件交給你,少收的五十萬算是我的違約賠償,如果你確定需要的話。另外我有更簡單的方法,不用測試,不用申請,立刻就能實行,而且除了定金不再收一分錢,你選哪一個?」客戶說的眉飛色舞,吐沫星子四濺,「我不傻當然選后者。哎呀,真想不到,真想不到,天才的頭腦就是不一樣,原來問題的解決就這麼簡單……」客戶咂著嘴,擊掌叫絕。

  連江新月都被勾起了好奇心,于瑋追問:「到底是什麼辦法?快說呀。」

  「你們猜怎麼著。」客戶賣關子地說,「jd叫我花100塊錢買了臺大功率的電扇放在流水綫旁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說真的一百五十萬我花的心服口服,jd真的了不起……」客戶竪起大麼指。這jd也確實了不起,這錢對于他也太好賺了,和「騙」來的也差不了多少,但和真騙不同的是,被「騙」的人還對這個「騙子」佩服的五體投地。

  「你和jd到底什麼關係?」于瑋犀利地問。

和女友出去玩住一間房_和男朋友出去玩住一間

  「他是我弟弟,而且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就是jd……」江新月說。

  「你今天才知道?」于瑋明顯不信,「你不會捂著想爆個大新聞吧,江新月,你也太好命了吧,不僅當紅影帝追求你,而且你還有個it天才弟弟……」

  江新月站在天臺上發著待,她需要找個沒人的地方,來消化一下這個「大驚喜」,的確,她做夢都沒想到江雕開會是那個天才少年jd。一百五十萬,她需要賺十年都不夠,而他唾手可得,如果他愿意,成百上千萬恐怕都不在話下,她的弟弟居然是一個百萬甚至千萬富翁,而她卻可笑地每月支付他兩千元的生活費,可笑地覺得自己將會是他未來n年的監護人……

  她對自己的弟弟是多麼可笑的「無知」啊……

  「媽,你聽沒聽說過jd這個人?」江新月百感交集地再次撥通了母親的電話。

  「jd?是個外國人嗎?」

  「不是,對了,媽,阿開是不是在電腦方面很有特長?」江新月轉換了問法。

  「是啊,你忘了阿開小時候對電腦特別癡迷,他六年級還得了全國什麼游戲比賽的一等獎,那時候就有好多商家找他去試玩,我還納悶怎麼給人家玩玩游戲還給那麼多錢呢,初中阿開參加世界青少年機器人大賽也得了一等獎,還去國外領獎來著,我和你爸都不知道這孩子是什麼時候學的這個本事,他從初中就開始給人家編程、設計軟件……我還專門給他辦了張卡,他賺的所有的錢都存在卡里,由我幫他收著,他自己從來都沒花過……」

和女友出去玩住一間房_和男朋友出去玩住一間

  「媽,你怎麼從來都沒和我說過這事?」

  「我以爲你知道呢……」

  是啊,她不該知道嗎?她應該知道啊。怪不得她問江雕開錢從哪兒來時,江雕開會反問她,難道你不知道?怪不得他會生氣,因爲她這個姐姐實在是當的太不合格了!

  「阿開。」江新月討好地站在正在玄關換鞋的江雕開旁邊。江雕開直起身,冷淡地看了她一眼。

  「嗯 ,今晚上想吃什麼?」她繼續討好地問。

  「隨便。」江雕開拎起書包走向臥室走,江新月抓住了他的胳膊。少年的瞳孔收縮了一下,手腕處溫暖柔軟,他的目光從她抓著他胳膊細白的手指移到她白晰的臉上。

  「我從不知道你玩游戲玩的這麼好,居然全國都排得上名,也從來不知道你這麼厲害,世界青少年機器人大賽能獲得第一名,阿開,以前我們沒生活在一起,我對你了解太少,現在我知道洗衣機的錢是哪里來的了,對不起,我不該誤會你。可是以后再買什麼東西,哪怕是用你自己賺的錢,也和我商量一下好嗎?因爲我們是在一起生活呀。」

  少年眸中的鋒芒減了幾分,終于點了點頭,「好」,笑容在江新月面龐上綻放,她的手無意識地在少年的手腕上輕輕摩挲了幾下,而少年的眼睫動了一下,目光定在她的臉上,而她沒發現他眼神的變化。

和女友出去玩住一間房_和男朋友出去玩住一間

  「那……那臺舊洗衣機你弄哪里去了?」見他態度好了,她的話也活份起來。

  「讓送貨的人弄走了,我告訴他們隨便扔哪里都可以。」江雕開不著痕跡地抽回手臂。

  「你……那臺舊洗衣機還很好用啊……」她真切地惋惜。

  他的唇角勾了起來,「有新的好用嗎,不然我找人把那臺舊的再找回來,你用舊的,我用新的?」他哼了一聲,向臥室走。

  她咬唇呼了口氣,對著他的后背大聲說:「既然已經扔了,那就不必費力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360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