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調教_拍拍拍調教室

翌日,早上8:53。

鷹組總部。

溫羽嬋蹲坐在體育館的墻邊,一手拎著水瓶,微微喘著氣,汗水滾落額角,浸濕了她的碎髮、護腕,以及貼身的黑色背心。

她只打了一個小時的沙包,忍耐地沒繼續往下做其他訓練──這對她來說已經非常克制了,畢竟這種時候,她不能任性地運動到開心為止,假如需要出隊,她卻筋疲力盡不在狀態,反而得不償失。

用手背隨便抹去快要滴進眼里的汗珠,她站起身,到淋浴間快速沖個澡,二十分鐘后,她把頭髮吹乾、整理好,忍不住瞥了眼毫無動靜的手機。

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這種時候,每分每秒都顯得很漫長,同時卻又害怕時間走得太快。

她嘆了口氣,收好隨身物品,決定去煮杯咖啡喝。

休息室里,她的隊友們也都正在用各自的方式緩解焦慮,秦東煥戴起眼鏡,翻看著一本不曉得什幺語言的原文書,向寒晨則盯著一疊小白昨晚拿給他們的資料,不曉得是在思考,或者純粹在發呆。

「言非呢?」她問道,邊從柜子里拿出咖啡豆。

秦東煥回道:「去打靶了。」

拍照調教_拍拍拍調教室

「你們要喝咖啡嗎?」

「我不用,謝謝。」

她聳聳肩,問另外一人,「寒晨?」

「不用麻煩了,謝謝妳。」

他的語氣十分有禮貌且得體,因此顯得更加不正常,似乎從昨天開始就變成這樣了……溫羽嬋雖然常常在心里嫌棄他那副欠揍的散漫樣,現在突然收斂,卻又讓她覺得這家伙真是越來越陰陽怪氣了。

她忍下翻白眼的沖動,哼了聲,「隨便你。」

「啊,言非哥、小白,你們來了。」

秦東煥放下書,揚聲對著剛走進來的兩人打招呼,貌似鬆了口氣的樣子,孫言非朝他點點頭,沒注意到他的尷尬,剛毅的臉上倒是帶著幾分嚴肅。

跟在他身旁的白敏如,今天穿著露肚臍的短版黑色長袖T恤跟紅格子長褲,粉紅色的長髮還是一樣引人注目,她手上拿了杯飲料,邊喝邊朝大家揮手。

「喔,太好惹,各位都債,」她嚼著珍珠,口齒不清地說:「我這里有進展了,帚吧帚吧,快跟我來。」

所有人幾乎是立刻跳起來,丟下手邊所有事情,跟在她身后來到位于地下二樓的資訊監控中心。

拍照調教_拍拍拍調教室

白敏如先把飲料隨便放在門外等待區的小桌子,才按下密碼及指紋開門──這里有很多昂貴又重要的設備,張Boss嚴格勒令不能出現食物,否則不小心損害到任何一樣東西,照他的原話是「未來十年都別想領到薪水了」。

一行人簡單向其他工作中的技術人員點點頭,便一起走到最前面,四輛外型相似的小貨車并排顯示在大螢幕上,白敏如拿起控制的平板,沒有一句廢話,開始匯報資訊部門的發現。

「昨天早上,有四臺同型號的小貨車被山腳下的路口監視器拍到,首先,如各位所見,其中這臺后方的帆布蓋是掀起的,完全沒有遮掩,可以直接排除嫌疑,」她滑了下,照片減為三張,「我們繼續追蹤另外三臺,左邊那臺車在市區各處都有被拍到,應該是正常載送貨,而中間那臺昨天晚上在中新路附近被攔下來,負責臨檢的同事也回報了,車廂沒有可疑的地方,也就是說──基本上可以確定我們的目標是車號AX401這臺了。」

她手指輕點,叫出一則監視器影片,眼熟的貨車轉進一條偏僻的產業道路,畫面雜訊很多,并不是太清晰。

「這是最后拍到AX401的地方,可以看到時間是昨天早上7:23,開進東邊郊區之后,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再出現,我們已經發布協尋,或許很快就會有消息。」

等她說完,孫言非立刻沉聲說:「這樣太慢了。」

「沒錯,雖然算是好消息,但範圍縮得還不夠小,」溫羽嬋擰著眉同意道:「如果只有那些混帳,大可以陪著他們慢慢耗,但現在還多了五個無辜的孩子,我們沒有那種時間,嫌犯若是發現自己逃不掉,有可能把孩子們當人質,甚至為了脫身殺人滅口……」

她討厭這幺悲觀,但還是不得不去設想最壞的情況,如此才能制定出最適合的計畫,沉默半晌,她疲倦地揉揉太陽穴,朝白敏如道謝。

「不管怎幺樣,小白謝了,多虧妳才有新線索。」

「不用客氣,希望你們能順利找到人。」

「嗯,我們一定會的。」

拍照調教_拍拍拍調教室

離開監控中心,四人回到一樓辦公區繼續討論下一步行動。

「張盛平不肯鬆口,對吧?」

孫言非淡淡地說,彷彿并不是太意外,溫羽嬋瞥了他一眼。

「……對,他個性滿硬的。」

「何君柔呢?」

「她涉入得不夠深,并不清楚張盛平生意的細節。」

「不如像上次一樣,劃出一個範圍,搜索看看吧,這次地方空曠,人煙稀少,沒有打草驚蛇的問題,可以請當地分局幫忙,效率應該會快些。」孫言非建議。

秦東煥提醒道:「但需要搜索的區域相對而言,也大了許多。」

「不過,目前好像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溫羽嬋眉間摺痕未散,雙手抱著胸,頭痛地說。

「等一下。」

拍照調教_拍拍拍調教室

許久未出聲的向寒晨,卻在即將拍板定案的此時提出了異議。

「我有其他的想法。」

溫羽嬋抬眼,對上他難得認真的視線,「好,你說。」

「我想先去調查阿鐵這個人──」

「你還想調查什幺?」

孫言非瞇細眼睛,臉色不善地看著這男人,毫不掩飾對他的質疑。

向寒晨「呵」了聲,并未在意。

「我想從他周圍的人著手,找到讓他開口的切入點,」他挑起眉毛,不慌不忙地說:「再怎幺戴著面具生活,除非是多重人格,否則沒有人可以完全隱藏自己的真實性格,一個人的價值觀,深植于這里──」他抬手點了點腦袋,又指著自己的胸口,「和這里──深植于其中的東西,在與旁人的相處與對話中,一定是有跡可循的。」

「向寒晨,現在是開玩笑的時候嗎?我們哪有多余的時間給你慢慢嘗試?」

孫言非皺起眉頭,不假辭色地反駁他的意見。

向寒晨瞟了他一眼,手插進口袋,隨興地往墻壁一靠,顯得略有些傲慢。

拍照調教_拍拍拍調教室

「假如可以突破阿鐵的心防,我的方法可比搜山快得多了。」

「我習慣用最直接有效的方法,而不是做無謂的冒險。」

「要不然這樣吧,」向寒晨的語氣輕緩,帶著涼意,「你們先去搜索,我則用我的方法試試看,失敗了也不浪費你們的時間,可以嗎?」

孫言非沉黑的眼里過一抹寒光,面無表情地與他對視,半晌,冷硬地開口道。

「當然可以,求之不得,」他抓起裝備,轉頭對另外兩人說:「我們走吧。」

他沒再多看向寒晨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嘖。」

溫羽嬋實在不曉得這兩人突然發什幺神經,都什幺時候了還搞這齣?她煩得要命,對門口翻了個白眼,又火大地瞪了身旁的人一眼,懶得多說什幺,拿起槍套和車鑰匙,也跟著走出辦公區。

「呃、羽嬋姐,妳──你們──」

秦東煥錯愕地看著兩人一前一后離開,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抱歉地對向寒晨說:「寒晨,我先走了,希望你順利找到線索。」

說完便匆忙抓起裝備跟上去。

拍照調教_拍拍拍調教室

「……」

四周瞬間變空了,一下子安靜下來。

向寒晨半垂著眸,臉上落下了一層暗影,自嘲地輕笑了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365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