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手在_別動我輕輕的一會就好

第144章 電話中的聲色

  舞池,音樂喧鬧,群魔亂舞。其中最惹眼的就是江雕開,他帥氣、冷酷,穿著個性、舞姿叛逆,他的身邊圍繞著最多的女孩兒,每個女孩兒都盡力跟隨著他的腳步,向他賣弄著風騷。

  不遠處,包小月注視著舞池中的江雕開,眼睛放光。

  「這幾天開很不對勁兒啊,到底出什麼事了?不過不得不承認,這樣的他酷得讓人抓狂啊。」

  「有問題,肯定有問題。」高照向江雕開比了個開槍了手勢。

  「南宮大少被軟禁了,老大又這種樣子,不會是姐姐出什麼事了吧?」包大龍猜測。

  「紅杏出墻。」高照拍了下手點著手指說。

  「放屁。」包小月瞪了高照一眼駡道,「我紅杏出墻還差不多,看看開身邊那些狂蜂浪蝶們,難道姐姐瞎了眼,身邊有兩個極品男人還要紅杏出墻?她要紅杏出墻我就去死了。」

同桌手在_別動我輕輕的一會就好

  「丫的,我看你是欠收拾了。」高照指著包小月也駡,他向包大龍使了個眼色,兩人一把扛起了包小月,包小月又叫又駡,可卻是不傷大雅的掙扎,眼見兩個人高馬大的男孩把她弄到包間去了。

  舞池中音樂依舊,江雕開跳的很自我,他眼里看不見周圍所有人,只是在宣泄著某種情緒。可越是這樣的他,身上越散發著特別的魅力。

  而此時,江新月卻在斗室中急得團團轉,已經很晚了,江雕開還沒有回來,她一遍遍撥他手機卻總是無人接聽,最后她找出了包大龍的手機號。

  花雨包間內傳出極度淫糜的聲響。赤裸的包小月被兩個人高馬大的男孩擠在中間,男孩兒的嘴里駡駡咧咧,身體卻在發動著最原始的進攻。

  「啊……呀……你們想戳死老娘啊……啊……死人,弄死我了……」包小月半真半假地淫叫,「哎……電,電話……」

  「騷娘們兒,現在還有力氣管電話,看來是我和老包沒給夠你呀,看我們不弄死你……」

  「啊……啊……」

  怎麼回事,爲什麼都不接她電話?不會出什麼事吧……江新月開始胡思亂想,她實在坐不住了,看來她要去花雨一趟了,她剛換好衣服,手機響了,她趕緊抓起來喂了一聲。

同桌手在_別動我輕輕的一會就好

  這才發現拿錯了,是姜成給她的專綫電話響了。

  「姜隊。」接到姜成的電話江新月心里直打鼓,她知道姜成是「無事不登門」的。

  「新月,我們剛接到一個內部消息。」姜成開門見山,「又要有一大批毒品從傾城集團流出來,這次的數量比上次還要大很多,如果不及時制止,不知會有多少人遭到荼毒,也不知又會有多少家庭家破人亡。這個時間或許是明天,或許是后天,新月,我不知道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決斷,我等著你的電話。」

  幷不等她說什麼,電話就已經切斷了。江新月閉上眼睛,幷沒意識到自己正使勁抓著手機,抓得骨節發白,她的臉上滿是痛苦的神態。

  她的內心在不停地交戰,一邊是她最愛的人,一邊是良心和正義,她必須做出選擇,而在做出抉擇之前,她的心已浸著滴滴的血。

  不管怎樣,她要先把江雕開找回來,說服他去見他最后一面。

  江雕開的動作狂放、灑脫,舉手投足間酷勁十足,既使她不喜歡這樣激烈、喧鬧的音樂,也不禁被江雕開的肢體「語言」所迷惑。他發現了她,黑眸看過來,帶著雪山的傲、深海的冷和點點的嘲弄味道。

  他就一直盯著她,身體卻在舞動,動作卻更加魅惑,他開始和那些女孩配合、甚至有了些出格的親昵動作,臉貼著臉扭動身體或者敏感部位相貼做出摩擦曖昧的動作,而音樂里也似乎有種穈亂的喘息聲隱隱浮動著。

同桌手在_別動我輕輕的一會就好

  江新月實在看不下去了,轉身要走,卻立刻被一雙大手抓住了胳膊,江雕開連拖帶拽地把她拉進了一個包間。

  「你吃醋了?」他仍舊扼著她的手腕,一臉的叛逆不羈。

  「我沒有。」掙扎了一下,她卻甩不開他。

  「你有,你就是吃我的醋了。」江雕開語氣清冷自負。

  「隨你怎麼想。」江新月嘆息,「跟我回家吧,這麼晚了不要在這兒鬼混了。」

  「鬼混?」江雕開表情夸張,怪聲怪調,「怎麼像怨婦的口氣?」

  江新月長出口氣,平息情緒:「別鬧了,明天你去見見他吧……」

  「別給我提他!」江雕開的爆發讓江新月噤口,她呆呆看著他,想不到他反應這麼激烈。

同桌手在_別動我輕輕的一會就好

  這時,江雕開褲袋里的手機響了,讓緊張的氣氛緩解下來,他又用食指警告了一下她,接起電話。說了幾句,便把手機遞給她。

  「祭的電話。」

  江新月取過手機喂了一聲:「祭,你沒事吧?」

  「我有什麼事?」南宮祭的聲音依舊柔和,「就是很想你,想得要死了,覺得我現在越來越像個『怨婦』,因爲自從我被爺爺軟禁起來你都對我不管不問,可能在你心里還暗自慶幸爺爺這麼做吧?」

  「嗯……怎麼會這麼說?」江新月有點語塞,轉頭看到江雕開正盯著她看,她趕緊轉開視綫。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南宮祭問。

  江新月沈默,她的確沒有擔心過南宮祭,因爲她知道他不會有危險,而這一陣子他不在,她確實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不過她承認對他確有種說不清的感情,如果他面臨危險,她也會爲他著急的。

  「新月,你的表現太讓我傷心了。不過,你怎麼對我都沒關係,我早就認定了你,不管怎樣我都不會放棄的。我很想你,想抱著你,想……」

同桌手在_別動我輕輕的一會就好

  江新月臉紅,江雕開拿過電話:「想她就別掛斷電話,別的我做不了,起碼讓你過過耳癮吧。」說完他挑逗地看向江新月。

  江新月一驚,江雕開卻已經靠了過來,按了手機的免提鍵。

  南宮祭仰躺在床上,聽著江新月的小掙扎、小反抗,還有江雕開大膽的聲音,他知道江雕開和他一樣最愛吸她的奶,咂咂的曖昧聲音響徹耳邊。他只覺得熱血沸騰,心上像被什麼在不停地抓著,眼前分明浮現出江新月赤身裸體的畫面。

  「新月,新月……」電話里傳出南宮祭旖旎的叫聲和低低的喘息。

  「聽到了嗎?祭在叫你呢。」江雕開把她抱在了茶幾上,把她的雙腿壓在胸口,他雙手罩著她的雙乳,一邊揉搓一邊慢慢進入。

  「阿開……啊……」江新月的嚶嚀落入電話那端的南宮祭耳里,急速的肉欲聲清晰地傳來,夾雜著江新月的聲聲呻吟,他能夠想像出江雕開怎樣把她壓在包間的桌上,怎樣暢快地玩弄著她的身體。他的手慢慢向下,和著那淫糜的聲音自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375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