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127一言不合就撲倒_一言不合就撲倒278

第 33 章

A-

A+

  藍九娘在送午膳的半途被皇帝截走,太學雄性們扼腕無比,拼不過皇帝,只得默默淌淚,難得在有生之年遇見個可比擬洛神的女人啊……

  午膳被送去給藍策,而人已經和皇帝直奔長安城西的上林苑。

  進入了長林苑算是進入了自己的地盤,錐帽什幺的直接就被丟到馬車上。

  當皇帝抱著靖王下車時,離殤和離逝結結實實的吃了一大驚,立刻行禮下去:「靖王長樂無極。」

  劉旎抿著笑,被小心放在地上了,才瞄了那倆 精 明得完全不疑其他立刻表態的大侍從,「久日未見,可好?」

  「托靖王福。」兩人笑容這回是真的誠意滿滿了,靖王回來了,皇帝應該再也不會抽風了。

  劉邰從鼻子里哼了聲,明確表明了劉旎的專注對像不對。

  忍著笑去拉他的手,袖子下,雙手交握。

更127一言不合就撲倒_一言不合就撲倒278

  皇帝這才顯了笑,牽著她往前走,「想去騎馬還是游湖?」興致勃勃的向她介紹,這兩年,上林苑擴建了多少,新增了多少建筑,羽林軍又擴充了多少人數。

  聽起來,上林苑基本成為了羽林軍是軍事基地,還完全可以自給自足,不但陸地連水上都能練兵。劉旎很不厚道的想起兩年前皇帝剛開始的政策幾乎每一道都伴隨有軍隊出面震懾,這個是拿羽林軍來練手用?趁機殺幾個不聽話的貪官和暴民?

  她是很想去看看羽林軍的現況,可惜皇帝不允,一副:咱倆好不容易在一起,怎幺可以當我面提出要去看其他男人的要求?臉色配合的稍微發綠。

  她忍笑沒有再說什幺,而是乖乖的被他牽著上了昆明池的船,遙遠的觀望了一下羽林軍的駐地再遙望了一下羽林軍訓練的船只,就轉到扶荔宮去看那些南方奇花異木去了。氣候正處于初夏欲熱還涼的季節,百草稱得上豐茂,萬物也正是花朵凋零果實初掛的時節,看起來也挺有趣的。

  看到某樣有趣的植物,她抬頭想要劉邰一起看,卻好奇的瞧了他若有所思的表情老半天,等他注意到自己了,才笑問:「皇兄在想什幺?」

  他低頭看著她,認真回答:「這里蚊蟲不少。」

  ……她的視線不自覺的往下瞄,在看到他寬敞衣袍下竟也難以掩飾的隆起,臉一紅,「我只想和皇兄走一走而已。」

  他挑了挑劍眉,表情邪惡得很,「其實抱著玖兒吾也可以走的。」

  馬上被帶入了某個極為鍛鍊男人腰力的姿勢,她連眼睛都不太敢看他了,「聽不懂。」哼了一聲,轉頭就往宮內走去。

  劉邰輕笑著追上,牽住她的小手,粗糙的拇指按住柔軟的手心打著轉,語調輕緩無比:「聽不懂不怕,為兄教你。」

  漂亮的小臉爆紅了,從一開始他就一直想教她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更127一言不合就撲倒_一言不合就撲倒278

  大眼兒似瞪還媚,他心兒一癢,手臂一攬,抱起她就這幺親了上去,柔軟的唇,嫩嫩的舌,短促的喘息,他咬咬她,親親她,再吮一下,抱住她的大手曖昧的滑到她的翹臀,中指往那幽縫里按壓了一下,頓時引來她的輕叫。

  反手捉住他手腕,拚命不準他亂來,她害羞得一塌糊涂,「這里是外面。」四處都有侍從啊!

  他瞧著她被舔得亮晶晶的唇瓣,歪了歪頭,故作無辜:「什幺?」

  她恨恨的要打他,手揚了半天都只能抱住他的脖子,低頭埋進他肩窩去咬他的耳垂,口吻又羞又惱:「皇兄太壞了!」

  他低笑,抱著她轉身就往外走去,「為兄實在難忍,玖兒便從了為兄吧。」

  她低低的哼一聲。

  耳垂上熱熱的吮吸帶來的舒適讓他微微瞇眼,彎起笑,「為兄禁了一個月的 肉 ,玖兒心疼幺?」

  「完全不。」她朝他耳朵眼兒里吹氣,惹得他一抖,頓時發現了好玩的,又是猛力一吹。

  他啼笑皆非的一掌拍向她的小臀,「乖點兒。」拍完不忘揉一揉做為安撫:「還是玖兒喜歡為兄的打屁股?」又嫩又膩,隔著衣料都揉搓得極有手感。

  她羞憤得很,「不喜歡。」

  「那玖兒喜歡為兄怎幺做?」他偏過頭,親暱的湊到她耳邊輕道:「是要吾親玖兒全身呢,還是摸玖兒全身?」略做思考,知道這小家伙羞得根本不想理他,自言自語得也很樂:「哦,吾知道了,玖兒最喜歡為兄的那里,對吧。上次玖兒還求呢,求為兄的硬屌。是不是一想到為兄,玖兒下面就會濕答答的張開嘴等為兄來操?」

更127一言不合就撲倒_一言不合就撲倒278

  她被他用語言挑逗得已經羞得亂七八糟的毫無辦法,只得咬牙切齒的安靜裝乖,一待他抱著她走入建章宮寢殿,將她放到床榻上時,立刻像兔子一樣竄起來拔腿就跑。

  他沒料到,反射性的伸手去抓,撲了個空,不由得失笑,也不追,就這幺原地笑彎了眼,深邃的眸子亮閃閃的望著她,「玖兒,來。」

  她停在幾步以外,任性搖頭,「不要!」

  看來是把她欺負得有點慘,他略微懊惱的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一聲,拱起雙手朝她行禮:「為兄過分了,玖兒就原諒吾吧。」

  她瞠目結舌,跳腳了:「皇兄怎能如此輕易折腰?!」

  他維持著禮的彎腰,卻抬起頭朝她眨了眨左眼,「比較起香甜可口的玖兒,這算什幺,玖兒的腳趾頭吾都可以舔。」

  ……不要臉的老東西!幾乎要仰天長嘯了,她竟無言以對啊!

  見她漲紅著那張 精 美過火的臉蛋就是不過來,他抿起薄唇一笑,也不催她,直起腰,慢吞吞的解自己的衣裳,極度大方的脫光光,強健威猛的裸身上是纍纍的肌 肉 ,每一條曲線和弧面都反射著窗邊燦爛的太陽光澤,如同天神一般,完美性感雄壯誘惑。

  也不管她呆呆瞪著他的樣子有多可愛,他后退一步上了床榻,側身坐靠著被縟半躺著,結實修長的腿一曲一直,古銅魁偉全身上下唯一在視覺上引起的顏色沖擊就是胯間那漆黑的毛髮間突兀屹立的暗紅駭人巨大莖棒。

  然后,在她的注目下,他從容的張開寬大優美的右掌,從自己的頸項流暢的摸上胸膛,帶著她的視線落在寬厚魁梧的胸膛上,先是在厚實的兩塊胸肌上摸了一圈,塊狀的邊緣還用食指緩慢的滑過,速度突然加快的在圓褐的小 乳 周圍轉了個圈。

  她口乾舌燥,盯著那修美的五指,心頭熱熱的忽然涌起強烈的嫉妒,怎幺不是她去親自摸摸看呢?皇兄一定是歡迎的吧……她還記得親他 乳 頭時,他會溢出低沉的呻吟,動人得要命啊。

更127一言不合就撲倒_一言不合就撲倒278

  他噙著笑凝視著她的緋紅,大手撫到自己的腹肌,調皮的長指在那些方塊上有節奏彈跳,再纏繞入小腹下方漆黑的曲捲毛髮,勾勾轉轉著,簡直就要繞到她心尖尖上去了。

  她吞嚥著,眼都舍不得眨一下。

  頎長的食指尖兒順著粗長的莖體側面往上又滑下,他好心情的瞧著她的眼珠子的無法移動,誘哄輕道:「玖兒想不想親手摸摸看?」

  她連連點頭。

  他彎出個竟然極其蠱惑的笑容來,另一只手朝她勾了勾。

  她就這幺沒志氣也沒什幺骨氣的走過去了,跪到他身前,在他好聽的渾厚低笑聲中,渴望的小手伸出,被他坦然豪爽的按到身上,他也就這幺半坐躺著,慷慨笑道:「吾是你的了,玖兒。」

  她著迷的撫摸著他硬實健壯的胸膛,厚厚的肌 肉 ,優美的肌理,光滑的皮膚,好聞的香味,簡直是愛不釋手呀。

  「要摸這里幺?」他用指尖撥弄自己的 乳 頭。

  她有些為難,既捨不得放開他的胸肌又不愿錯過那可愛的小圓點,取捨之下,只得低下頭,將那小圓粒吸入唇里去含吮,雙手仍留戀在他寬闊厚實的胸口。

  他微微瞇眼,輕吸一口氣,「莫咬。」大手去解她的發髻,散下厚厚的漆黑烏髮,冰涼滑順的流淌了他一胸口,如絲般光滑。

  她將他的 乳 頭又吸又吮,另一個也不冷落,捏捏掐掐的還用拇指和食指揪著玩。

更127一言不合就撲倒_一言不合就撲倒278

  他輕哼著,后靠入堆積的柔軟被縟間,享受著帶刺的舒暢,時不時還得輕扯一下她的小臉,提醒她莫要又將他一個失控咬出血。

  待她直起身,美麗的小臉已經染上情慾的殷紅,瞧著他的舒服被伺候,她嘟了嘟粉唇,「皇兄,我癢。」咕噥著就低頭去解腰帶,在他興致滿滿下,將外衣和里衣脫掉,露出繡著蝶兒戲花的粉紅報腹,反過手去解背后的帶子。

  「吾來。」他伸手溫柔的握住她背住的雙手,偏偏又壞得很不讓她掙開去,輕輕這幺一使力,將她頂著拱了腰,正好將高聳的雙 乳 給送到他面前。

  他垂眼欣賞了下那繡功,「不錯,正好兩只蝶。」曖昧的朝她一笑,就這幺與她對視著,慢慢張開嘴,將那蝶給咬入口中。

  濕熱瞬間纏繞住蝶兒后悄然挺立的 乳 頭,她瞇眼瞪他,被他輕微的一吸,腰上的力彷彿就被抽了去,軟倒入他懷里,酸癢的扭起腰來。

  他就這幺隔著濕潤絲綢吸吮著她,鎖著她的雙眼不移開,「硬了。」鬆開她雙腕,一手按住她的腰往前壓,一手去解她的報腹繩子。

  她羞紅著臉低頭看著他英俊的雙頰是如何動作配合著 乳 尖兒上的要命吸力,雙眼氤氤氳氳的抱住他的脖子,不自覺的已經跨坐到他身上,快樂的接受他給予的快樂。

  覺察到自己的褲子正在往下墜落時,她回了下神,扭頭垂眼瞧見他的大手正罩在自己的翹臀上揉搓,粉嫩的臀兒一會兒就落下幾個暗紅的指痕,臉兒一熱,低頭瞧他已經換了一邊咬自己的 乳 兒。

  「皇兄。」遲疑了半晌,她才股起勇氣開口。

  「嗯?」他對嘴里被絲綢纏繞著的小硬粒完全不愿鬆嘴。

  雙手捧住他的俊臉,她羞紅著臉勇敢的問:「你是不是又把報腹的繩子給扯成死結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382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