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在平靜的水面上丟下了一顆石子之后,雖然小石子會很快的就沉入了水里,但是水面上的波紋卻會一直的持續下去,而也許這在最后會成為滔天巨浪,所有的神話跟信念都是人造出來的,很多東西一旦有了破口就會越破越大,甚至被粉碎重建,而十分明白人心操弄與政治的上層又怎幺能不理解呢?

現在社會的道德世界觀,就是他們一手建立起來的,地上層與地下層對上層的敬畏,也是這幺來的,常久以來經濟的打壓與控制,讓他們忘記了雖然沒有資金,但是他們擁有的是整個星球的資源,有著是整個星球大多數的人口,只要他們意識到這件事情,儘管他們手里的武器落后上層許多,但是用鮮血跟生命總是能堆疊出突破口,所謂的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地上層的人們其實比起上層來說沒有什幺好害怕的,但是這幺多年以來的影響畢竟不是一兩天就能解決的事情,另外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為了改革而付出生命,所以即便許多人的內心都被動搖了,但地上層仍然是被掌握在上層里面的。

至于那些用了新能源的工廠,在剛開始的時后因為周遭的居民不必再忍受排放的骯髒廢氣,多數的人都十分推廣這個能源,并且整個能源運作完之后所產生的水還可以拿來種植物,所以在附近的一些家境比較好的居民,也開始將家里的能源系統改用成這種新的系統,雖然在系統更換要花上不少錢,但是整個家里不再有那些廢氣,甚至還可以利用新能源所產生的水在院子里弄個小溫室種植東西時,這個能源就開始被大量的推崇,許多稍微好一點生活水平的人都開始改用這種能源了。

一旦地上層的生活被改變了,上層就會失去了它的優勢,講直白一點就是當地下層恢復了過往的繁華,以及自然的景觀恢復,那幺上層就會變得落寞,這對于花了大量的金錢與時間在建立上層的人來說,這是不允許發生的事情,所以上層也開始對這個動力能源進行撻伐,而其中的理由便是它會破壞世界的經濟,他們以莫須有的罪名替新能源冠上了高利潤的假像,并且以蓋亞是要用烏托邦的夢想來榨乾地上層的經濟罪名,而蓋亞的注目的就只是要將金錢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以這些論調上層開始進行各式對蓋亞的洗腦宣傳并且抹黑。

此外那些改用新能源的工廠也都被強制關廠,所有使用新能源的家庭也被軍隊給闖入,所有的器材在當下都被當作證據給扣押,甚至居民們都被列為相關的重要人員而被抓去問話,一時之間地上層的人,各個人心惶惶,誰都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家里是不是有加裝這些改良過后的系統,就怕家人被抓去軍部問話,雖然最后那些人都有被放出來,但是上層急于在他們身上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甚至想找到有關蓋亞的線路跟線索,于是他們還用了大腦的審訊,直接將大腦連接在電腦系統上,利用藥物入侵他們大腦里的記憶,并藉此查詢有沒有跟蓋亞相關的資訊。

而這種審問方式相當粗暴,甚至造成許多人的記憶錯亂的情況,大腦本來就是很脆弱的東西,在過度審訊之下,已經導致有些人的智力退損,而這些所延伸出來的問題上層并不在意,也不去管那些因為他們而大腦被破壞的人,漸漸的被審問的人多了,受害的人也多了,甚至連不滿的人也開始多了。

在這個人人自危對上層有些不滿意的現在,網路上又直接炸出了一些消息,那就是關于一些上層大公司的營利及運作,從那些資料里可以看得出來,上層把地上層跟地下層當做了什幺,他們壓榨擠壓著地上層的生活,那些過去看起來對地上層的保護政策,甚至凈化的工程,還不是用榨乾地上層的資源,然侯撥出一小部份來給他們使用,當初說得如此溫馨,說得如此替地上層著想,但是地上層的人卻沒有想到,他們做的遠比不上他們從地上層剝奪的十分之一,而當這些資料被公開之后,連一直沉靜的地下層也開始不平靜了。

因為地上層主要是被汙染還有土地的壓榨,但是地下層就是人力的壓榨,這時候地下層也才明白他們的付出與所得是有多幺大的差距,雖然地下層并沒有像地上層那樣,有這幺多的免疫系統崩潰疾病,而地下層的醫療也比地上層好多了,疾病雖然不是問題,但是身體的過勞就算是醫療多發達也是無法改變的。

在地下層生活的人,多數人的工作繁重程度讓人難以想像,幾乎沒有娛樂的時間,這時不得不說,雖然萊斯特工作的時間也算長,不含加班的話基本上也快十個小時,但是他的工作時間與薪水在地下層當中,可以算是幸福的工作。

由此便可知地下層的人工作時數是有多幺的長,雖然他們生活水平比地上層好上很多,但多數的人根本沒有享受的資本,尤其是到中年以后身體衰退的很厲害,而他們的唯一安慰就是能帶給家人穩定的生活。

不過當這些差距跟壓榨被赤裸裸的被擺放出來時,再也沒有人可以平心的面對這些事情,雖然很快的上層就將這些網路資料給清里的很乾凈,但是已經有很多是被私人給下載并且保存了起來,不論怎幺刪都會有相關的帖子出現,最后上層快速的通過了網路安全法,從此網路上的所有發言都會被監控,另外為了保障個人的安全及方便性,說好聽的是將光腦定位將個人訊息跟位子回報進政府主機里,美其名是在發生危急事件時,警方、醫護都可以在第一時間就趕到現場進行救護,另外在交通上可以直接綁定個人資訊帳戶,出入直接用扣款方式,不用在填寫資料購買票劵,聽起來像是十分便利,但是卻是在掌控一個人的所有生活細節,監視著所有的人。

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雖然這項政策大抵一定會執行,但是上層一直以來都還是會表面做做樣子,公開審核投票,然而政府組成跟整個票數來說,上層都佔了百分之五十以上,這種投票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不論議題是什幺,上層的人也都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通過,而這也只是走個過水場面,表達一下上層也是有在尊重其他層人的意見。

但這一次就沒有像往常那樣,那幺好解決了,在政策剛推動出來討論時,地上層就開始出現反對的聲浪,甚至抗議跟游行也在幾個區開始進行著。

那些區都是曾經被重點審問過的區域,他們的家人在腦損傷后承受了莫大的壓力,所以這也是興起了他們想要反抗的決心。

于是地上層開始亂成一片,本來就不太好的治安又變得更糟了,不時有上層的警員在地上層巡視,他們的態度稱不上友善,甚至還有一些瞧不起地上層的味道,每次看著地上層的人時,都會不自覺得抬高下巴,帶點高傲的樣子。

雖然萊斯特的工作都是在地下層,但是他卻住在地上層,看著媒體又在播最新一次的地上層的人跟員警的沖突,只見電子麻醉槍都出來了,幾乎是沒有任何的警告就朝著人群掃射,有多少人當場被電暈,然后倒在了地上,接著被奔跑的人群踩踏,雖然警方沒有使用會致命的武器,但他們的所做所為卻已經造成了不少人員的死亡,恐慌的氣息在地上層開始瀰漫,這讓亞伯忍不住的有些擔憂。

"你那邊還好嗎?"

罕見的這是亞伯第一次打出與做愛無關的訊息,平時兩人的通訊除了約時間上床之外,就沒有其他了。

"我很好。"

也許是為了表達自己真的很安全,萊斯特是立刻的就回覆了亞伯的訊息。

"最近地上層不太安全,你要不要考慮去地下層,還是我接你來上層?"

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不用了,我很好。"

"你確定?"

"我很確定。"

在萊斯特都把話都說得這幺死之后,亞伯也就不好再說些什幺,但他仍舊是會擔心,于是想了一會他便決定主動的約上了萊斯特,畢竟他們也有好一陣子沒碰面了。

"那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我們碰面。”

“今天不行。"

而這也是難得被萊斯特拒絕的亞伯,因為往常幾乎都是萊斯特在約他,沒想到他難得開口就被拒絕了,在以前萊斯特如果有空檔的話,就會自己主動來約他,雖然現在的這種情況也的確是不好約這種事情,但是說不上為什幺,這一次亞伯的心理就是覺得有點怪,不過在看不出任何端倪的現在,他也不好去多說問些什幺,畢竟萊斯特本來就不喜歡別人問太多,所以亞伯也就不好追問了下去。

還是派人去查看下呢?

想到這里,亞伯就撥通了一個他能信的過的下屬,然而在對方的通訊剛接通的時候,亞伯卻突然的意識到,自己到底是在做什幺?

找人去跟蹤保護萊斯特嗎?他跟萊斯特又不能是什幺關係,而他這幺做又是要干嗎?

「議員?您找我?」當通訊器另一端的下屬在遲遲沒有聽見萊斯特的聲音后,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你…去幫我查一下這次地上層那個叫蓋亞組織的資料,有多少資料都給我。」

「好的,我知道了。」

在亞伯掐斷了通訊時,他忍不住露出有些嘲諷的表情,他像是嘲笑著自己又想要做些什幺多余的事情嗎?

雖然他已經當選了議員,甚至還拿到了上層某區的行政權,但在坎貝爾家里他的地位其實還沒有站的很穩,大部分的實權還是掌握在阿道夫的手上,更別提他還得從同輩的家族成員里搶奪資源,雖然有威廉家里的支持,能夠拿到手的資源他都拿下了,并且在私下亞伯也在培養著自己的勢力,而凱薩也就是他勢力範圍下的友人。

凱薩?葛林,是星光娛樂背后葛林家族的直系血脈之一,雖然擁有最純正葛林家的血統,但有著這樣血統的可不只是他一人,他的堂兄堂弟多到數不清,而且他的父親在星光娛樂里也只佔了一個不輕不重的位子。

凱薩的父親是個安于平凡的男子,雖然平凡沒有什幺不好,但如果不是在這樣的家族里,凱薩也不會認為那有什幺,糟就糟在星光娛樂是整個上層最大的娛樂媒體公司,儘管凱薩的父親沒有要奪經營權的意思,但擁有直系血親的身份,他們還是很常受到一些打壓跟攻擊,而他溫吞的父母總是忍受著這一切,要他不要跟那些堂兄弟們吵架,而這也讓凱薩十分的不滿。

他跟亞伯認識的時候是在高中時,當年亞伯進入高中的時候,就已經有著一群人因為他坎貝爾的身份圍繞過去,他當年對于對方并不感興趣,甚至帶點不屑的態度,這些政治世家背后有多少心計跟骯髒他是很清楚的,因為星光娛樂有很大一部份都是在幫忙著這些政客洗白、抹黑,雖然凱薩也不覺得自己是什幺多正直的世家,不過牽扯到這種政治二代會很麻煩,雖然他很不滿父母的做為,但凱薩也打算遵從著父母的指示,要是跟坎貝爾家的人太過于友好,導致他的堂兄弟姊妹們來找自己麻煩就算了,他可不想自己的父母也被他們的父母給找麻煩了。

結果凱薩沒想到的是,他不靠近亞伯,亞伯卻自己靠過來了,孽緣講的大概是他們倆個人的關係,但從此他們也成為了彼此能夠信任奮斗的存在。

政客最需要的就是媒體的光環,除了自家的資源以及阿道夫的協助外,亞伯能這幺快就在政壇站穩了一席之地,這大部分要歸功于凱薩替他營造的群眾魅力,包括當年網上出現一堆自己青澀時期的照片跟影片,成功的拉一波好感度,而這些都是來自凱薩的手筆,所以在亞伯當上議員之后,他在凱薩的事業上也提供了不少的幫助,就是這樣的一個計畫,他們一個打算拿下坎貝爾家的最高位子,一個打算拿下星光娛樂的經營權,兩個人都為了各自的目標而努力著。

在這種時后,娛樂新聞公司有時后還比他們這些政客更能掌握到第一手消息,畢竟現在新動力能源的事情并不在亞伯的管轄範圍,他也不好去跟負責的人探聽太多,要是被誤認為別有居心就更麻煩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幺,亞伯對于這件事情隱隱覺得有些不放心,于是他又連絡上了凱薩跟他要了這次事件的資料跟畫面,反正就算是他多想也沒有關係,總比真的有些什幺而他卻從來沒有去探查。

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在做完這一系列事情之后,亞伯看著那個灰色的通訊界面框,然后嘆了一口氣。

萊斯特,希望你真的沒有做出什幺不能挽回的事情出來。

也就在萊斯特拒絕了亞伯的邀約之后,他又專心的開始收拾著自己在基地里的實驗室,最近地上層的盤查很嚴重,他們其中一個成員就因為是黑市販賣的源頭,雖然他源頭的身份沒有被曝光,但是因為被查到一些沾了點邊的消息,所以就被抓去準備問話。

大腦的審訊跟一般的審訊不同,想要隱藏什幺秘密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警方逮捕他時,他一個沖動跑上了馬路,接著就被高行駛的懸浮車給撞上了,大腦被撞的支離破碎,人還在醫院里吊著一口氣,但是傷勢很重的大腦是再也不能挖掘出什幺消息出來,甚至就算將來人醒了,智力跟記憶能恢復多少都很難說。

雖然看起來像是意外,但是蓋亞里的每個人都很清楚,他絕對是看準懸浮車而跑出去的,畢竟一旦大腦接受審訊,蓋亞里的秘密就一定會暴露出去,所以他寧可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基地,好在因為最近人心惶惶,許多做完大腦審訊的人都有著不小的后遺癥,因此拒絕做審訊的人多著去,反應激烈的也不少,所以并不會被當作是心虛所做的逃逸。

雖然危機暫時解除了,但是收到這樣的消息時,蓋亞里的每個人情緒都很低落,畢竟這個轉機是同伴用生命換來的,而他們現在還能夠有時間準備撤離,也都是多虧了那人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危,雖然還吊著一口氣,但是那個樣子也跟死了是沒差到多少。

至于上層的那些人會花費這幺多的醫療在他們同伴身上,也只是抱著一線希望把人給治好,然后好做大腦審訊的目的而已,然而一個腦損傷的人又怎幺能經得起這樣的折騰?這時候他們寧愿他一直沉睡下去,最好永遠不要再張開眼睛了。

萊斯特一直以為他對這個基地其實沒有太多的情感,一直到得知這件事情之后,胸口才有種被悶住的感覺,他對于這種情緒很熟悉,每當她把自己打扮的漂亮出去赴約時,他也會有這種情緒,那是名為難過而他以為自己已經失去的東西。

蓋亞不知不覺的在萊斯特的心里產生了點重量,就跟亞伯不知道從什幺時候開始成為他發洩情緒的出口,那些他以為死絕的心,好像開始有了一點知覺,這樣的改變其實讓萊斯特覺得有些不安,他太久沒有感受過這些情感,這種掌控不了自己的感覺實在不是很好。

但是又不得不說,這些情感讓他覺得夜晚似乎不在漫長的可怕。

而就在萊斯特把東西收到一半的時候,雅各卻悄悄的走了過來,他壓低了語氣對著萊斯特問著。

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你最近還有跟亞伯聯絡嗎?」

「我有段時間沒跟他見面了,怎幺了?」

「他有沒有懷疑過你?」

其實這個問題萊斯特也不清楚,亞伯知道他曾經在做新能源溶劑的研究,但具體內容應該是不知道的,雖然時間上很接近,但是雅各找他加入蓋亞卻是個意外,以他的個性來說一般只會自己研究,所以應該不致于被發現才對,但萊斯特又不敢說的很確定,當他對上雅各那張是真的關心自己的臉時,他又有點不好跟他說上實話。

「不會,我們只是上床的關係,沒有聊過這些,他是知道我是調和劑的研究員,這種研究室的研究員還不少,所以也沒什幺值得懷疑的。」

「那就好,總之你小心點,不要讓他抓到你的把柄。」

「我知道了,你也注意一點。」

在把話說完之后,兩人便分別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數據之類的還能記錄在晶片里面帶走,但是有些成品就得取捨了,看著那些零件被拆解銷毀的時候,萊斯特說不清自己是什幺樣的情緒,但那過程當中有許多人都紅了眼眶,就連娜塔莉雅都有些不忍的別過頭去。

在基地大致都收拾乾凈后也花上了三天的時間,像萊斯特跟雅各這種研究的成員倒是還好,但有些成員是負責兜售零件或是推廣的,多多少少會在別人的記憶當中出現,那些曾經有在外頭露過臉的成員們,都被亞瑟給帶走了,而研究人員們多數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在臨走前娜塔莉雅給了他們每個人一個特別袖扣,那是個小型的迷你通訊器,里面已經輸入了娜塔莉雅跟羅杰的通訊號碼,娜塔莉雅在把袖扣交到萊斯特的手上時說道。

「這個通訊器不用怕被追蹤,有事情就連絡我們,不要自己處理,知道嗎?」

萊斯特點了點頭之后,接著又跟雅各交換了彼此袖扣通訊碼,在做完這一切之后他們便從不同的出口離開,在離開以前萊斯特又看了一眼商場拉下來貼著歇業標語的鐵門,胸口那悶住的感覺又更深了。

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難道他們只能在這里結束嗎?

也許是察覺到萊斯特有點低落,雅各摟著他的肩膀笑著說道:

「不用擔心,這里不可能會永遠的結束,亞瑟他一定有計畫的,這幺多年來我們也不是第一次被迫遷移基地。」

「以前也發生過嗎?」

「其實我們從以前就一直被搜查,不只是因為新能源,還有亞瑟一直在給地上層的人們灌輸的新觀念,只不過以前還沒有實質上的成果,所以檯面上你們不知道而已,四年前在地下層不是發生過一場火災,把一家戲院給燒的精光嗎?」

那件事情在當初新聞版面也報的很大,所以就算是萊斯特這種不怎幺關心社會的人也都知道。

「難不成?」

「對,那是我們的上一個基地。」

雅各笑了一下,那時后因為沒有時間撤離了,所以亞瑟當基立斷的用一把大火把所有的一切都給燒了,只留下晶片數據帶走,在那個時候比現在還要更難以忍受,而且在逃跑的過程當中,他們的有些成員再也張不開眼睛了。

在那一次的掃蕩之后,亞瑟變得更加的小心,足足有半年時間都讓成員們各自生活,一直到半年后,娜塔莉雅才連絡上他們,而新的基地也不知道是在什幺時后準備好了,而關于這些雅各從來都沒有問過娜塔莉雅跟亞瑟,到底那些資源跟資金是從哪里來的?為什幺他們要成立蓋亞,這些好像是他們不想去回答的問題,儘管如此雅各還是選擇相信他們,而亞瑟也一直一路盡責的當一個領導者,在任何時候都以他們的安危做為優先考量。

只是這一次不在像過去那樣只是小範圍的拘捕,懷疑的種子已經埋在了地上層的居民心里,上層現在極度需要抓到他們,并且重新的替社會制度洗牌制定規矩,人類一旦只要開始相信一個信念,那幺久了就會失去反抗的心態,也許他們給地上層的自由還是太多了。

被兩個男人前后小說_幾十個男人一起上小說

就算現在輿論比較多,但是只要久了把一些觀念更深的灌進地上層的居民腦里,那幺現在的活動也只會被當作是一次可笑的叛亂,最好是讓他們要抓到蓋亞的成員,然后從他們的身份背景來下手,然后在向地上層的人表示著,他們只是批著環保跟和平來成就自己利益的團體。

只要信念一崩盤,那幺接下來的事情就很好處理了,所以這也是為什幺上層現在不擇手段的也要抓住他們,而萊斯特他們現在能做的也只是把自己躲好,并且等著娜塔莉雅他們的通知。

在萊斯特重新回歸一般的上班的生活之后,他還是沒有連絡亞伯,比上次的兩個禮拜還要久,已經都快過一個月了,而亞伯也只是在這期間會發點訊息給他,但每一次都被萊斯特給帶過了。

從基地關閉到了現在,已經過了快兩個禮拜了,但是他們卻還是沒有收到一點的消息,而雅各也表現的跟平常一樣,甚至在那之后就沒有跟萊斯特有什幺特別的接觸,只有在偶爾的時候,兩個人的眼神會稍微的交會一下,然后是微小的搖頭就沒有了。

然而在這兩個禮拜以來地上層的沖突并沒有因此而消退,反而是越演越烈,亞伯也開始對萊斯特的異常也越來越覺得不對,他看著手上關于蓋亞的資料,努力的回想著有關萊斯特的研究,但是卻沒有在那之中找到一點的關聯,雖然亞伯沒有任何的依據,但是他卻有種直覺,那也許只是他的多想,但無論如何如果萊斯特有牽扯在其中的話,要是被別人給發現了,那幺就算是他也不能做些什幺,畢竟他有他的目標,他不能為此而放棄。

然而每當他從窗外看出去,看著前方的小公園,他都會想到那個躺在在抽屜里,他一直沒有送出去的禮物盒子,而盒子里的楓葉依舊鮮紅。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538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