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文市值腰斬后一直未翻身,網絡文學是真繁榮還是假昌盛?

原標題:閱文市值腰斬后一直未翻身,網絡文學是真繁榮還是假昌盛?

閱文市值腰斬后一直未翻身,網絡文學是真繁榮還是假昌盛?

據《2017-2018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顯示,2017年國內數字出版產業整體收入規模突破7000億元,達到7071.93億元。其中移動出版收入1796.3億元,占比高達25.4%,僅次于互聯網廣告收入。這說明移動出版依然是數字出版的重要發展方向,具有雄厚的發展潛力。此外,在國內數字出版產業的用戶統計中,2017年規模達到18.25億人(家/個)(包含了重復注冊和歷年塵封的用戶等),微博的用戶數與2016年相比,增長了16.6%,原創網絡文學注冊用戶數增長13.5%。

而隨著中國數字化轉型的進一步深化,作為數字出版重要發展內容的移動出版地位愈加凸顯。同時,作為移動出版中核心內容的網絡文學,發展也愈加規范、精品化。據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網絡文學市場規模達到130.2億元,較2016年增長44.2%。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到3.78億,占網民總數的48.9%。

并且,在2017年9月和11月,網絡文學平臺兩大巨頭掌閱科技和閱文集團分別于上海和香港上市。其中,閱文集團首日開盤不足半小時股價即破百,當日收盤價為102.4港元,總市值超過900億港元,奪得國內市值最高文化公司寶座。然好景不長,閱文集團的市值很快就出現了腰斬,至今市值仍然未翻身。

這不禁令人深思,是什么讓網絡文學平臺飛速發展?又是什么吸引了投資人的注意?這“腰斬”是否說明行業背后隱藏著巨大隱患?而這背后又隱藏著什么秘密?

巨頭矗立、新秀崛起,網絡文學市場羽翼漸豐

要想揭曉“腰斬”背后的秘密,我們首先要了解網絡文學的發展過程。國內早期的網絡文學發展大致有四個時期,分別為1998年-2001年的黃金時代、2001年-2003年的白銀時代、2003年-2004年的青銅時代和2004年-2005年的黑鐵時代。正是由于這七年的艱辛探索,網絡文學市場建立了初步秩序,還為后來網絡文學平臺的發展打下了深厚基礎。

于是,在2008年出現了中國網絡文學史上里程碑式的網絡文學平臺——“盛大文學”。盛大文學以起點中文網為出發點,不斷發展自身文學網站,同時還收購了大量其他文學網站如瀟湘、紅袖、晉江等,最終使得盛大文學在網絡文學市場份額占比高達72%,一時風光無限,艷壓群芳。

但事物的發展都逃不脫“盛極必衰”這個真理。2011年,盛大文學兩度赴美上市皆失敗;2013年,以吳文輝為首的起點團隊出走、侯小強請辭等事件,給這家傳奇企業帶來了沉重的打擊。到2015年,其母公司盛大網絡整體轉型到投資公司方向,隨后盛大文學被出售給了騰訊。這朵傲立枝頭的梅花最終凋落,退出了網絡文學的舞臺,與騰訊文學共同組成了閱文集團,并于2017年11月成功上市,成為行業巨頭之一。

而行業另一巨頭掌閱科技則與閱文集團完全不同。同樣于2008年成立的掌閱科技,創立伊始便走的是移動閱讀的路子。并且掌閱科技一直以來都是一家進行獨立運營的數字閱讀企業,這是它與閱文集團這種以互聯網巨頭為主要參與者企業最大的區別。

在最初的幾年,掌閱科技以自主研發的數字閱讀APP“掌閱iReader”為中心,先后在塞班、微軟及安卓平臺布局,培養了大量用戶,在眾多手機閱讀APP中脫穎而出,為其之后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到了2012年,隨著智能手機的高速發展,市場掀起“免費打付費”的浪潮。為了爭取更多的用戶,掌閱平臺也采取了免費的運營模式。初期收效甚好,然隨著市場的發展,免費浪潮后的弊端日益明顯,行業發展面臨危機。

就在其他企業繼續堅持免費模式時,掌閱科技決定轉型為“收費模式”。先破后立用來形容掌閱科技是最貼切的,正是由于這大膽的轉變,企業探索出了新的經營方式,遠超其他同行,并于2017年9月上市,成為網絡文學平臺兩巨頭之一。

除此之外,以通信運營商為主要參與者的咪咕閱讀、天翼閱讀,以電商為主要參與者的當當閱讀、京東閱讀等,也擁有著大量用戶,在網絡文學平臺市場中占據一席之地。至此,網絡文學平臺發展興盛,行業一片繁榮。但這繁榮的背后,卻面臨著行業盈利模式單一、企業難以持續發展等問題。

背后隱患重重,網絡文學成也IP、敗也IP

調查顯示,作為網絡文學平臺主要收入來源的在線閱讀業務近年的增長幅度一直在減少。以行業巨頭閱文集團為例,2015年至2017年閱文集團的在線閱讀業務漲幅分別是114%、103%和73%。主要收入的驟然減少使得企業發展受到限制,不得不正視“盈利模式過于單一”這一弊病,企業急需開發新的發展方向,以求持續發展。

此種情況下,版權運營業務無疑是最適合的。所謂版權運營,即是指通過向內容改編合作方在協議期間轉售作品版權產生收入,包括對電影、電視劇、網絡劇、網絡游戲以及動畫制作等公司的合作授權。相比于在線閱讀業務,大力發展版權運營業務帶來的利潤更多、更穩定,雖前期成本投入較大,但發展版權運營業務能帶動企業建立良性生態圈,有助于企業持續發展。

據悉,掌閱科技2017年版權運營業務收入在總收入中占比僅有2.20%,同一時間閱文集團版權運營業務收入為3.66億元,同比增長48%,在總收入中占比8.93%。從數據上看閱文集團在版權運營方面更勝一籌,并且業內皆知,閱文集團旗下網絡文學平臺不僅數量眾多,而且平臺提供的作品質量也十分優異,這是它的天然優勢。不過,雖然閱文擁有國內最大的IP庫,但其在版權運營業務發展上并未一帆風順,甚至整個行業在這個方向上都面臨著不小的問題。

首先,在IP開發過程中,其嚴重依賴市場的需求認可,并且受政策影響嚴重。當市場需求轉變或者政策發生變動時,其流量就會大大減少,無法發揮出應有的價值。如“穿越”“重生”“架空”等題材被禁拍后,一度火熱的穿越小說要么無人問津,要么就被改的面目全非自損招牌。

其次,是行業整體在IP開發方式上的不足。到目前為止,閱文集團在內容運營業務上所取得的成績依靠的都是頭部IP。同時通過對比閱文集團版權運營業務與在線閱讀業務在總營收中所占比例,我們發現,這個手握大量IP財富的集團,到目前為止還停留在單純的IP輸出階段。同樣的情況在行業內部屢見不鮮,如何轉變IP開發方式是行業面臨的另一大難題。

最后,由于目前市場上,企業對IP的追求過于瘋狂和盲目,往往在拿到資源后并未進行適當的培育,在短時間內就榨取了這個IP的資源。這種方式無異于殺雞取卵,不僅沒有得到預期中的收效,反而消耗了一個優質IP,如《擇天記》、《鳳囚凰》等。而好IP是有限的,當優質IP被消耗得差不多的時候,網絡文學平臺將會出現后續力不足的現象,行業將面臨滅頂之災。由此,如何更好地利用手中的IP資源,成了整個行業迫在眉睫的問題。

此外,在版權及行業人才結構上,也有著不小的問題。網絡上正版文章與盜版文章的斗爭,IP劇中出品方與作者、作者與作者之間的沖突,暴露了這個行業一直以來都未解決的版權保護問題;而在行業人才組成上,全新的發展方向需要不一樣的人才,原有的由網站早期編輯運營人員轉型而組成的營銷、版權合作等團隊已不能滿足行業未來發展。

綜上,上游內容公司與下游運營市場的連接不順,行業探索商業新模式不利,如何獲取更多利潤是繼“免費浪潮”后的又一大挑戰,企業又該如何解決呢?

凜冬已至,網絡文學平臺如何渡過難關?

在今年10月,閱文集團宣布完成對新麗傳媒(《如懿傳》出品方)的股權收購。然而,收購完成后的閱文集團股價不增反跌。與此同時,行業另一巨頭掌閱科技的發展雖相對平穩,但其市值與股價大跌的閱文集團對比依舊相差甚遠。行業兩巨頭面臨的發展困境,讓投資人們開始注意到行業背后的隱患。那么,企業要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呢?網絡文學平臺的未來又該如何發展?在此,結合行業盈利模式中的IP開發方面,筆者有以下幾點建議:

其一,在IP培育方面,企業要將內容產出者包含其中。

網絡文學平臺的發展主要靠的是內容,這是整個行業發展的核心。所以對于內容公司而言,不斷輸出具有影響力的IP是十分重要的。而網絡文學原創作者是整個內容產業鏈的源動力,因此將這些內容產出者包含到IP培育的過程中就顯得尤其重要。此種情況下,企業可以將作者綁定,從IP孵化的初期,作者就與內容公司進行合作。負責創作的作者,在創作的同時配合后期影視、游戲等改編的要求,并且根據市場的變化來調整整個作品的走向。這樣培育出的IP,不僅質量優異,還減少了對“大神”作品的開發成本,并且能給成長中的新作者提供更多意見,助其成長,為企業培養新的“大神”。

其二,行業要加緊對團隊人才結構的升級。

互聯網的發展在推動原創文學飛速發展的同時,帶來的內容同質化問題也日益明顯,這就要求網絡運營者進一步增強對平臺內容的把控力度。并且,在這個IP開發時代,對編輯運營人員的要求提升到需要擁有發現IP價值凸顯的作品和挖掘IP潛在價值的能力。此時的市場需要的是集懂內容、運營、營銷、管理、法律等方面知識為一體的復合型版權經紀人才,這樣的人才才能為企業培養更多的優質作品,才能更好的將IP轉化為版權衍生品,創造更大的利潤,吸引更多的資本。

其三,行業要完成從“IP輸出”到“IP聯動”的跨越。

合作開發是價值鏈延伸的重要手段,打破行業壁壘,開放內容合作,聯合行業上下游,讓更多的專業性企業參與到價值開發環節,彼此優勢互補,共同在某個環節上創造新的競爭優勢,形成品牌規模集合效應,此方面的標桿性企業是美國的迪士尼和漫威。

以迪士尼為例,企業以動畫電影發家,并以此為源頭發展其他分支產業,當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時,企業開始構建全新的、立體交叉的產業鏈布局,線與線之間互利互助,打造了一個龐大的王國。聯想到國內的企業,在行業內部占據領先位置的閱文和掌閱,可以在平臺運營、內容創作、版權保護等方面與其他公司交流共享,打破價格壁壘,開放內容合作,完成從單純的“IP輸出”到“IP聯動”的跨越,帶領行業進行良性競爭發展。

總體來看,網絡文學平臺在經歷了初期爆發式的增長后,市場已趨于飽和。并且行業背后問題重重,未來發展面臨巨大挑戰,行業急需改革。但機遇與挑戰是共存的,高風險高收益,期待未來中國網絡文學平臺的發展!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本文首發曠創投網

來源:劉曠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