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文邊界,中國網絡文學的邊界

按下“上傳/發布”鍵的一瞬間,他不知道這些文字將指向何方,或許是東方,或許是潛伏在世界各國的粉絲同道,或許還有“至少高過每月工資的”收入,還是美金結算的。

這位年輕人Alemillach在中國人創辦的國際版網絡文學網站webnovel.com上開啟了人生新篇章,中國網絡小說已成為新四大國際文化現象之一。

從武俠、仙俠、歷史、穿越文中衍生出的網絡文學,現在已經是許多影劇、動漫的劇本來源(《盜墓筆記》《瑯琊榜》《全職高手》等等),改編后行銷歐美東南亞。

在中國大陸,網絡文學是一種生活態度。有信號的地方,就有人在看網絡小說。

這種流行當然是可以量化感知的,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統計,中國網民平均人均每周上網時長為 27.6 小時,其中7.8%的時間分配給網絡文學,這也就意味著,一個普通的中國網民每周看網文的時間超過2.15個小時,折合每天18分鐘,與當下流行的短視頻旗鼓相當。

如果把網文IP改編的影視市場納入考慮范疇,網絡文學無疑處于在線內容舞臺的中央。前不久發布的《中國網絡文學IP影響力報告2018》認為,「網絡文學的產業聯動、跨界傳播趨勢明顯,從最初的小說到躍然屏幕的電視劇,再到身臨其境的手游,網文IP通過影游聯動實現了內容二級跳。」

閱文則是這場內容二級跳的實現者。在過去的2018年,閱文集團再次突破了中國網絡文學的多個邊界:誕生了網文歷史上第一部評論量超過百萬作品《大王饒命》;為國內主流音頻平臺貢獻了70%以上的原創類內容,同比實現翻番。

《2018年網絡文學發展報告》亦稱,通過數據梳理,發現「網絡文學正不斷進化和迭代,在各個維度均展現出新特征,其中新生代崛起和書粉經濟促發內生式的升級和變革。」

兩份報告均指出了這場升級和變革的焦點——「從內容融合到產業生態融合」:中國網絡文學正成為價值源頭,內容多元化,頭部平臺“樞紐”效應明顯。

大文創的價值源頭,網文催生大內容消費時代

網絡文學扮演著中國文創行業價值源頭的角色。理解網絡文學的行業價值,最關鍵的是要跳出行業本身,發掘它對于一個更大范圍的文創市場所產生的影響。

據此,我們從商業化、內容、用戶這三個關鍵維度上,看到網絡文學成為中國內容創造的主陣地。

從商業化維度看,網絡文學占中國居民文娛消費支出10%,健康內容消費時代來臨。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構成顯示,教育文化娛樂支出占比11.2%至2226元。數字閱讀市場規模數據進一步表示: 2018年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32億,占網民總體的52.1%。從網絡文學運營商閱文披露數據看單個用戶平均每年消費292.8元。

從內容維度看,網絡文學已經成為文創內容輸出源頭。藝恩數據顯示,2018 TOP 50劇中IP改編占據64%。據《2018年度IP評價報告》顯示,優質IP中,文學原創IP占比32.5%,遠超其他類別,更具有強大的跨領域能力。游戲界的一份數據統計則表示,2017年IP改編手游 收入達745.6億元,占手游總收入比超過六成,這一數字足見游戲題材的市場潛力;國產動畫播放量排名前列的作品亦大多由網絡小說改編而成,隨著二次元經濟崛起,網絡化也成為動畫產業發展的突破口。

毫無置疑,網絡文學催熟了中國文創行業的類型化發育。從玄幻、仙俠到都市、從歷史到動漫、從長篇到短篇,中國的網絡文學已經完成了高度的類型化發育,形成了數十種細分類別。

這背后,是用戶的需求直接推動了網絡文化的類型化發展。以網絡文學中最具代表性的玄幻小說為例,其根基于人類渴求長生、擁有超能、超脫生死的愿望,它投射的不僅僅是生活在21世紀中國年輕人的需求,更映射了遠古時期各個文明濫觴之初的神話根源。時至今日,我們發現網絡文學已成為一切主流文化的載體,多元類型化發展趨勢明顯。

由于傳統文學中作者的單向度寫作,許多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都是在作者和讀者之間的互動中完成,因此網絡文學的類型化過程,既放大了作者個人的獨創性,即對人類愿望情感的獨特發現和藝術表達,同時也擴大了用戶的閱讀視野,這是一個作者和讀者彼此塑造的過程。

Z世代即是網文消費主體,亦是背后推手

網絡文學對于影視、動漫、網游的強大穿透力,強大的發展驅動源自年輕的Z世代。

被籠統歸入Z世代的95后和00后,幾乎是所有商家都想抓住的消費群體,他們是互聯網的原住民,他們有經濟實力更為雄厚的父輩以及更為獨立、個性化的消費取向。

據QuestMobile統計,截止 2018 年 10 月,中國Z世代用戶突破3. 69 億 ,在全體網民中占比超 3 成,貢獻了移動互聯網近一半增長率,他們深度愛好網文、游戲、動漫等內容 。Z世代對「偶像經濟」貢獻突出,QuestMobile研究估算, 2018 年Z世代因偶像推動的消費規模超過 400 億,其中近一半為購買偶像代言、推薦或同款產品。

Z世代一手推動了中國網絡文學當下的發展脈絡,同時塑造了當下中國最流行網文的精神格調和內容設定。

在作者層面,Z世代作者正在崛起,從而推動網絡文學的「逆齡化發展」。閱文集團2018年新增作家群體中,90后作家占比超七成,95后作家占比近五成。顯然,他們比前輩們更懂圈粉和埋梗。在《我有一座冒險屋》中,90后作者「我會修空調」把手機作為敘事原點,迎合了手機網民一代的讀者,在上線不足半年的連載時間里,成功收割7348萬點擊,成為2018年度最炙手可熱的新銳作品。

在用戶層面,Z世代貢獻了網絡文學的絕大部份增量用戶。閱文集團發布的《2018年網絡文學發展報告》顯示,Z世代粉絲成為網文用戶的主力軍,在網文用戶中實現了20%的增長,在付費網文用戶中實現了15%的增長;網絡作品及網絡文學作家也以29.9%的票數占比成為Z世代追捧的偶像之一。

Z世代今天推動的網文、動漫和影視的增長神話,同樣也曾在美國、西歐、日本上演,青年人也一手推動了這些發達地區的消費趨勢。普華永道在2018年發布的《千禧一代與Z世代對比觀察報告》稱,相比千禧一代(出生于1980年至1994年之間一代),Z世代更愿意花費更多的錢購買那些「負責任」的可持續產品。而當下流行的極簡主義、無品牌主義潮流,正是對于Z世代這種消費價值取向的回應。

頭部平臺決定行業走向,“樞紐”效應明顯

Z世代錨定了網絡文學的趨勢,但決定讀者當即可以看到哪一部作品的權力,則掌握在頭部平臺手中。

中國網絡文學用近20年時間做到文創行業最上游。閱文則憑借其豐富的內容儲備資源及良性循環的商業模式持續向整個產業鏈輸送內容和故事,扮演了文創內容源頭的角色。

據悉,閱文平臺匯聚近730萬創作者,1000余萬部作品儲備量,月活躍用戶超過2億戶。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8年網絡文學 IP影響力研究報告》統計,在最關鍵的IP內容資源總盤子中,閱文集團以72%成為行業領頭羊,中文在線(5.75 -6.66%,診股)與掌閱分別以27.5%,5.2%位列內容資源占有量的第二、第三位。

近年來的熱門IP改編劇幾乎都帶著濃郁的閱文基因。從經典的現象級IP改編的《斗破蒼穹》,到熱播出圈的《將夜》《扶搖》《雙世寵妃2》,僅2018年,閱文集團旗下15部IP改編影視劇作品上線,帶來超過700億的總播放量,摘得改編劇播放量桂冠。

由閱文帶動的網絡文學作品內容改編已被運營成一條成熟產業鏈,內容改編的行業已經涵蓋至電影、電視劇、網絡劇、網絡游戲和動漫等方方面面。據中金公司估算,網文付費和IP運營有望在遠期合計達到500億市場空間。

網絡文學的源頭價值被更多參與者所效用。愛奇藝就提出「以文學驅動影視」的發展方向,通過各期「云騰計劃」助力自身文學業務的發展與影視化。阿里文學也為阿里大文娛提供內容源動力,致力打通IP變現的產業鏈條。

更為引人注目的是,在成為網絡文學巨無霸的同時閱文集團的跨界融合已經轟然上路。《斗破蒼穹》正是這是觀察其從「數字閱讀-版權孵化-衍生品開發」進化路徑的一個典型案例。

自2009年《斗破蒼穹》在起點中文網連載起,共在全網累計了百億點擊的超高人氣,電子出版物涵蓋英、法、韓、泰、土耳其五語種,實體書銷量破千萬;有聲書點擊量達幾十億次;《斗破蒼穹》的漫畫線上人氣僅2018年就破百億,實體單行本銷量千萬冊,長居同類動漫圖書銷售榜首;《斗破蒼穹》手游正式上線前的整體預約量達到800萬以上,上線首日即登頂IOS游戲免費榜冠軍。

《斗破蒼穹》在影游漫三方聯動,不但展示了閱文構建IP新生態上的壯志雄心,同時也積累了產業全產業鏈連通運營的經驗,更為行業探明了下一步發力的三大方向:

方向之一是網絡文學IP開發將更加分眾化。Z世代的崛起,也意味著從業者將會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二次元、動漫的開發,以迎合國內沉浸在日漫、國漫、輕小說中成長起來的95后的興趣。此外,現實主義、科幻等細分類別的開發也是行業將會重點深耕的領域。

方向之二是IP開發將更為精細化。一如前述艾瑞報告提示,經營好一個IP,需要長遠布局,從內容、制作、運營等各個層面協同入手,避免以涸澤而漁的方式開發IP,而是盡可能地延長IP的生命周期。

方向之三是IP開發的國際化。目前IP輸出還是以網絡小說為主,未來如何增加影視劇、游戲、動漫等更多IP衍生形式,將成為行業重點。

從這個角度看,閱文在不斷探索和擴展邊界,中國網絡文學亦在探索行業邊界。

來源:金融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871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