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照顧好你們的女兒”miru新書試讀

miru大大新書4~6章節試讀,喜歡的書友們別忘記書名噢!

04.我會照顧好你們的女兒

「不用了,像這么變態的事情還是你留著自己干吧。」

「就是嘛,什么幼稚園啊,根本就是殘害國家幼苗呢!」云穆白贊同的說道,臉上還不禁鄙視了一眼慕容琛。

什么叫做他們可以去幼稚園啊,他們身邊可不缺女人呢,也不像慕容琛一樣喜歡玩養成,再說了,如果真的去幼稚園找一個小蘿莉來養,等她們長大自己早就老了,這種鬼父的劇情他們可演不來。

慕容琛臉黑了下,面色凝重:「說完了?說完就可以滾回去了。」

傅政南無辜的撇了撇嘴:「我們這才剛來沒多久,你連一杯水都不愿施捨就要趕我們走。」

「是啊是啊,咱們兄弟多年感情都不放在眼里,有了媳婦就忘了娘了!」

有了媳婦忘了娘?這句話不是用在他們身上的吧?

他們什么時候變成娘了?

慕容琛無可奈何,便讓人去準備兩杯水過來。

「還真的給我端水啊?小氣鬼。」傅政南嫌棄的接過了水杯,好歹也要給點果汁吧。

「再吵就都給我滾。」

云穆白一邊喝著水一邊看著沈蓉嫣,看著看著,就看出興趣來了。

「小姑娘,妳幾歲啊?」

「十五歲。」沈蓉嫣誠實回答。

十五?那離成年還有段時間呢……

而且也跟慕容琛差十一歲呢,沒想到,慕容琛真是深藏不露。

云穆白抬起頭看著慕容琛,臉上又是滿滿的鄙視,人家正青春年華呢,居然十五歲就要栽在慕容琛手里。

唉,這姑娘肯定以后會很命苦,還要伺候這個老男人。

云穆白拍了拍小姑娘的肩,雙手合十誠心說道:「愿上帝保佑妳。」

沈蓉嫣:「……」

慕容琛:「……」

兩個人的水也喝完,要走的時候,換傅政南拍了拍慕容琛的后肩:「兄弟加油。」

慕容琛臉一抽,臉上寒意更深,這他么還是兄弟?

才剛走出了門口,沈蓉嫣就淡淡的笑著說:「琛叔叔,他們好有趣。」

有趣?哪里有趣了?

「他們可是好基友。」

當然耳尖的兩個男人就這么聽到后,不禁大罵:「你才搞基,你全家都搞基!」

「……」慕容琛無語,又看見沈蓉嫣很有意味的看著自己,沉聲:「別聽他們胡說,我待會帶妳去一個地方。」

沈蓉嫣趕緊的點了點頭,不敢反抗,現在來說,能被一個這好人收養已經是萬幸了,要更聽話不能給他人添麻煩才是。

此時大門口停了一輛銀色的保時捷,是慕容琛的車子已經在門口準備就緒。

沈蓉嫣一看到這種車子,第一就想著這種車子肯定很貴……連外殼居然都可以保養到反光呢。

唉,她坐進去不是,不坐也不是,要是坐進去肯定會弄髒人家的車子,但是琛叔叔已經在等自己了……

「怎么不進來坐?」慕容琛見沈蓉嫣一直在車門外不進來坐,便問。

沈蓉嫣猶豫了一會兒,不好意思說道:「我怕把你的車坐髒了。」

聞言,他那雙好看的雙眼彎了彎,難得的嘴角上揚笑著:「不用怕,快進來。」

最后她還是妥協的坐進去了,這椅子是真皮的,還有些軟呢,坐上去挺舒服的。

慕容琛見她沒有繫安全帶,便俯身靠了過去,抽起她旁邊的安全帶幫她繫上。

沈蓉嫣一愣,差點沒被這個舉動嚇死了,男人的氣息就朝她襲來,讓她連動都不敢動,現在就想揍揍自己的腦袋瓜,自己怎么可以糊涂到連安全帶都忘記繫上,還要琛叔叔來幫忙。

她低了低頭,小聲低喃:「謝謝琛叔叔……」

慕容琛嗯了一聲,看著她很僵硬的樣子,連坐姿都做得非常正經八百,他就覺得好笑,第一次見到有女人這么老實。

這服裝跟他要便宜一點的,早餐也要簡單一點的,現在連坐車都怕自己弄髒他的車。

果然他的眼光沒錯,這個女人很好,哦不,是女孩。

等到車開到了一個地方后,沈蓉嫣下了車才發現這邊是墓園。

她不解地看著他,不懂為什么要帶她來墓園。

慕容琛接到了她的疑問,也不急著告訴她,反而手里拿著一束花和水果自個兒的向前走著。

沈蓉嫣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一看到那兩個墓碑,她才知道為什么他要帶她來這邊。

這是她爸媽的墓……

怎么可能……她爸媽的尸體不是都被壞人帶走了嗎……那這個墓……

慕容琛將水果和花放在墓前,淡淡的對著她說:「我知道妳爸媽被那些人帶走了,所以我買了妳,順道把妳爸媽的尸體給處理了下,妳不用擔心了,我相信妳爸媽在天之靈會保佑妳的。」

看著眼前墓碑上的那兩個名字,她就覺得自己很不孝,為什么親眼看到自己爸媽死在面前,自己卻不能做點什么。

眼眶一下子就紅了,通紅的眸子,空洞洞的,還帶著麻木,還是流出淚來了。

心里就覺得好難受,心好像被什么狠狠的敲碎了一樣,痛到不能用字眼來形容了。

她跪在墓碑前面,雙手緊緊地合十,一邊哭著一邊在心里面說著:

“爸媽,意外來的太快,我根本沒接受你們在我面前自殺的事實,我覺得我很不孝,我沒辦法替你們做點什么,我愛你們。如今我也被琛叔叔收養了,我希望你們可以保佑我平安長大,我會常常來看你們的。”

爸媽死了,她也不能一直消極下去,她一定要努力一點,爸媽如果看到她的成就,肯定會很高興吧。

慕容琛看她那個樣子,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也開始泛酸了起來,這個女孩是多么的懂事、堅強。

他看著眼前的墓碑,向祂們保證:「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女兒的。」

接下來的一個舉動,慕容琛怎么想也想不到,她居然會跪下來和自己磕頭道謝。

「謝謝琛叔叔替我爸媽辦后事,我也很感激琛叔叔把我買下來并且收養了我,現在還替我爸媽處理后事,我真的很謝謝,真的萬分感謝。」沈蓉嫣臉上一直在淌淚,就好像是下雨一般,但又很誠心的對著慕容琛道謝。

老實說,真的讓慕容琛愣了幾分。

這孩子的舉動和想法都很懂事,但他同時也替她很心疼。慕容琛嘆了一口氣,把沈蓉嫣給拉了起來。

「妳要是真感謝我,以后就乖乖聽我的話,別讓妳爸媽失望。」

沈蓉嫣重重的點了點頭,聽話是一定要的。

等到兩人上了車后,沈蓉嫣想要說些什么,卻又不怎么敢開口,慕容琛看到一副想說話又不敢說話的樣子,便主動問:「想說什么?」

沈蓉嫣扭扭捏捏的抓了抓頭髮,小聲問道:「那……那個,可不可以去我的家,我想要回去拿一點東西。」

「好。」慕容琛答應后,對著前面的司機冰冷說道:「去沈蓉嫣的家。」

「是的先生。」

司機覺得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有長的這么糟糕嗎?為什么先生和自己說話就口氣這么冰冷,對沈小姐說話就溫柔如水呢?

到了目的地后,沈蓉嫣跑下車,還好她知道備用鑰匙藏在哪。

她也沒想要拿什么貴重的東西,就只拿了一本相簿,又匆匆的回到車上去。

慕容琛見她動作那么快,挺好奇她拿了什么,睨了一眼她手上的東西后,便問:

「拿了什么?」

「相簿,里面有很多我跟爸媽的合照。」

沈蓉嫣回答,還把手里的相簿像個寶貝一樣的抱進自己的懷里面,臉上也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

這是她和父母所有的回憶,可是很重要的。

05.我摸了她的胸,是大小奶

幾天后,沈蓉嫣梳洗完畢,從樓上下來,自從那天起后,就很少見慕容琛了。

她嘆了一口氣,就拿了桌上的報紙起來看著,早知道就多帶一點自己的書來了,前幾天就只帶了一本相簿回來,現在也不知道可以干嘛。

「小姐,妳可以看電視的。」傭人見她無聊著,便提醒道。

沈蓉嫣點了點頭,雖然說可以看電視,但是她哪敢真的看啊……

「我的天啊,還真的來了個小姑娘!」

一位髮型中分大捲的女人站在門口驚訝地叫著,嘴上涂抹著的大紅口紅擺出了一個O字型,她穿著顯瘦無袖洋裝,還背了一個包,顯示著和一般人不同的氣質高貴。

沈蓉嫣下意識地放下報紙站起來,她看著這個女人很漂亮,但不知道她是誰,也不好意思問。

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將近一分多鐘時,女人才踩著高跟鞋,興奮地朝她跑過來:「真的好可愛呀!」

沈蓉嫣被她又捏又抱的,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那個……妳是……」

女人的臉上還是帶著歡喜的笑,繼續笑道:「抱歉抱歉,太久沒看見可愛的女孩了,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慕容琛的姊姊,慕容熙,妳就是沈蓉嫣吧?」

「是……是的。」

原來是琛叔叔的姊姊,難道姓慕容的基因都那么好嗎?男的帥,女的美。

慕容熙朝她轉了一圈仔細打量她全身上下,想不到她這個好弟弟有這種癖好,居然喜歡年紀小的小姑娘,不過這姑娘長得好看,她喜歡。

尷尬了一會兒,沈蓉嫣才不好意思的開口:「熙姊姊,妳……妳來是要……」

慕容熙頓了一下,臉色有點沉:「妳剛剛叫我什么?」

難道不能叫熙姊姊嗎……還是她叫錯了?如果是叫錯的話我該怎么稱呼她才好……?

沈蓉嫣有些敬畏的看著她不敢開口,深怕她下一秒又叫錯,只能呆呆地站在那兒看著她。

突然一股力道將她摟住,沈蓉嫣一個重心不穩,倒在對方的懷里面。

「我喜歡妳叫我熙姊姊,走,我帶妳出去。」慕容熙爽快的就摟住她,二話不說地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啊?」

「啊什么啊?別擔心,是阿琛要我帶妳去的。」

「琛叔叔?」

見她一臉茫然的樣子,似乎是不知道她要帶她去買衣服的事情。

而且她居然叫她弟弟琛叔叔?叫她卻熙姊姊,這也反差太大了吧,快笑死她了,這姑娘也有趣!她喜歡。

他這個弟弟也真可愛,一早就打電話吵她起來,就為了叫她去他家帶一個什么沈蓉嫣的小姑娘去買衣服。

還真的是喜歡把事情丟給她做,而且還花了一億去買下她,這是吃飽太閑是不是?

沈蓉嫣坐在這輛白色的法拉利里面,壓力是非常大,這么好的車子都被她坐著,深怕會把這車給弄髒了。

當車緩緩地停下來后,慕容熙就拉著沈蓉嫣下車,進去了一家訂做服裝的店。

才剛踏進門內,服務人員就急忙點頭哈腰:「您好,慕容小姐,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熙姊姊,這里是?」

這個地方雖然不大,不過墻上掛了一些很精緻漂亮的服裝,看起來價值不斐。

慕容熙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對這那位服務人員說道:「給她先試穿看看在修改。」

「好的。」

服務人員拿著一套制服放在沈蓉嫣的手上,并帶她去更衣室更換,很快地,沈蓉嫣就換好衣服出來了。

她很訝異,這不是慕城里最有名的貴族學校制服嗎?為什么要給她穿這種衣服,何況她已經有學校了。

一陣腳步聲傳來,慕容熙優雅地把手機放回包里面,微微擡起黑眸,目光朝著那個女孩的身上射去,下一秒,嫌棄的眼光一直掃在她身上。

「這裙子怎么這么長,有夠俗的,把這裙子給我改到大腿上去,還有這上衣是怎樣,也太寬鬆了吧?都給我改緊一點,我的妹妹要穿特好看的,給我趕快拿去改。」

慕容熙嫌棄的拉了拉她身上穿的那身制服,設計的是好看,不過這沒改過的樣子也太土了吧,裙子長的就跟當修女一樣呢,慕容家的人就應該要穿的和別人不一樣才對。

沈蓉嫣無語地看著她,這身制服她覺得就已經夠好看了,何必改呀?更何況這群子也到膝蓋而已,怎么講的那么夸張?

不過又想到了問題,她好奇問道:「熙姊姊,為什么要讓我穿名質高中的校服呢?我已經有學校了,還去報到過了。」

撇了撇嘴,她皺了眉頭:「阿琛沒告訴妳嗎?妳被他安排到名質去了,等妳開學就會有人送妳去上學了。」

「什么!?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現在妳是慕容家的人,身分可是跟一般人不一樣,況且名質的學習環境也很好,學得更多,很多人都搶著要進去,怎么妳一臉不愿的樣子?」

慕容熙好笑的看著她,這姑娘可真是奇怪,剛剛坐她的車一副很害怕的樣子,現在知道要讀名質居然是不情愿的臉?

沈蓉嫣十指交纏擺弄著,顯的手足無措。

怎么會到名質去呢,雖然她也知道名質學校環境很好,但是她不適合進去啊,到底該怎么辦?

看見這個小姑娘一臉沉思的樣子,她繼續說服她道:「別想了,阿琛安排的事情就是定下來了,妳趕緊把這制服換下來讓店員替妳修改。」

沈蓉嫣沒能拒絕,最終還是把這制服給換了下來遞給店員,她納悶啊,怎么會是這樣子……

因為改服裝需要一點時間,所以沈蓉嫣和慕容熙就坐在另一旁等著,她拿起手機就開始玩,而沈蓉嫣卻不知道要干嘛,只能坐著發呆。

抬頭睨了一眼沈蓉嫣,好奇問道:「妳沒手機?」

她搖頭,怎么可能會有,她也不需要手機。

「這樣不行,對面正好是手機店,我帶妳去買。」

「不,不用了,熙姐姐我不需要什么手機的!」她連忙拒絕,都已經買這校服了,怎么可以又買手機,而且每個手機都不便宜。

慕容熙不滿意的嘟了嘟嘴:「原始人啊妳?得了吧,就當作是我送妳的見面禮,妳要是不收下,我就當作是妳不喜歡我這個熙姊姊!」

看著慕容熙一副可憐巴巴要哭的樣子,這話也太言重了,她怎么可能會不喜歡她呢!

「熙姊姊,我沒不喜歡妳。」

下一秒,就揚起燦爛的笑容:「嗯,那就走吧。」

沈蓉嫣無奈,那也只好挑一點便宜的手機了,看來有錢人都很喜歡亂花錢呢……

到了手機店,展覽柜里面有著各式各樣的手機,她看著這些手機,心里就覺得不好,一看就知道很貴了,連直視都不敢直視了。

「蓉嫣,快選一支喜歡的。」

在她的催促下,沈蓉嫣看了很久,才看到一支簡單型的按鍵手機:「這個。」

慕容熙還挺好奇她會選什么的時候,一看到臉又垮了下來,繼續嫌棄:「妳還真是原始人啊,這種的是要玩什么呢?」

沈蓉嫣撇了撇嘴,繼續看,又指向另一邊:「這個呢?」

慕容熙扶了扶眉心:「我的好姑娘,這翻開型的是老人用的,妳怎么就專挑這種的!而且這些價格都很便……」說到重點了,她看見沈蓉嫣的臉一看就知道了,便繼續說:「妳不用怕貴,慕容家有的是錢,既然妳不會選,那我就幫妳選。」

她到處看了看,看見一支玫瑰金顏色的手機,覺得這好看:「我要這款,幫我包起來,順便搭配門號。」

「好的。」

很快的,店員將手機給拿了出來,也快速的把電話卡給插了進去,把包裝包好后,遞給慕容熙。

「刷卡。」慕容熙將金卡丟在桌上,輕鬆的將那紙袋塞進沈蓉嫣的手里:「先說啊,妳要是被我發現妳沒有用這支手機,我可是會生氣的。」

沈蓉嫣急忙地點頭,深怕她一個不開心。

「小姐,我們現在有做個活動,因為這手機有一定的價格,而您又刷卡,所以我們會送你一臺粉色的拍立得。」

「嗯,一併送她吧。」慕容熙無所謂的說道。

一愣,沈蓉嫣抬起頭,驚訝:「熙姊姊!」

「這是免費的,我也有很多相機了,這種拍立得應該是你們這種年紀的喜歡,就送妳了。」

隨后,又一臺拍立得放進她的紙袋里面。

她總覺得,有錢人好可怕……

回去服裝店后,校服也被改好了,沈蓉嫣再次的穿上已經被修改過的校服。

只不過這穿出來有點彆扭,這裙子也太短了吧?還有這上衣也太剛好了,太顯示她的身材了……

當慕容熙又見到這小姑娘穿出來的時候,就好像看見當初的自己了,單純又漂亮……,年輕真好啊。

她滿意的點了點頭,這裙子的長度也剛剛好,看了一眼她襯托出來的身材后,一股壞笑就浮現,伸手就摸住沈蓉嫣的胸。

「啊!」沈蓉嫣驚呼,嚇得瞪大眼睛,公共場合下,她第一次被人摸胸部,而且還是女生。

「妳是大小奶呀,哈哈哈~」

……

被送回去之后已經是快傍晚了,慕容熙說什么也要請她吃下午茶,直接拉著她去私人的甜點店吃蛋糕喝茶去。

回到家后,她就只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有錢就是任性,想怎么花都可以。

沈蓉嫣將校服整齊的掛在衣櫥里面,把紙袋里面的東西都拿出來,這手機盒里面有附說明書,不過她真的要用嗎?

猶豫之時,房間門被打開了,嚇得她站了起來,看著進門的男人。

「那什么?」眼尖的男人一看到桌上的東西,問著。

沈蓉嫣一喜,說不定她把手機和拍立得拿給慕容琛,這樣他就可以替她還給慕容熙了。

「這是熙姊姊送我的手機和拍立得。」

熙姊姊?

慕容琛不悅的皺起眉頭,到底為什么,這丫頭要叫他琛叔叔,叫慕容熙熙姊姊啊?

那女人年紀比他大,今年好像三十來著吧,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他冷哼了一聲:「那就用啊,熙姊姊送妳的還不收下。」

慕容琛特意將熙”姊姊”這兩個字加重,很明顯的在表達不悅。

而沈蓉嫣總覺得奇怪,又不知道是哪里奇怪,便沒有繼續說什么。

「手機給我。」

沈蓉嫣還以為是他要收回去了,興奮的拿給他。

誰知道過沒多久,他又把手機還給她:「不準改名字。」

她接過手機,還覺得奇怪,看了一眼螢幕停留的畫面才知道,慕容琛剛剛拿手機是為了輸入他自己的電話號碼,名稱還是一個字“琛”。

沈蓉嫣狐疑的看了一會兒慕容琛,叫琛一個字不太禮貌吧?應該要叫琛叔叔對呀。

「看什么?下去吃飯。」

才剛離開房間,慕容琛的手機就傳來了訊息。

慕容熙:那姑娘真可愛,想不到你喜歡未成年的女孩。

慕容熙:我今天帶她去買校服了,順便送她手機,這姑娘太有趣了,一臉節儉的樣子!

慕容琛:熙”姊姊”,還有事?

慕容熙:沒事,不過琛”叔叔”,不過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慕容琛:什么?

慕容熙:蓉嫣的胸是大小奶,我給她摸過,大小奶呢哈哈哈。

……敢情趁他不在,這女人就動手動腳,還摸了她的胸?

太過分了吧。

慕容琛:終于知道妳為什么還沒有結婚了,妳這德性連我看了也無語。

慕容熙:……

06.你笑起來很好看

沈蓉嫣已經待在慕容家一個月了,少了父母的陪伴,她每一晚都會想起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回憶,雖然難過,但她也不能就這樣墮落消極。

她要更好更堅強。

但心里是這么想,但是她房里沒有書啊啊啊,她的房里就只有一些她用不到的物品,沒有其他的東西

天知道她這些日子是怎么度過的,想要出去玩也不敢和慕容琛說,整天只能待在房里或客廳滑手機看電視。

連她想要幫忙傭人打掃也被阻止,這還有人性嗎?

「小姐啊,妳站在這邊做什么?」李嬸正拿著拖把要拖地時,看見沈蓉嫣站在走廊上。

沈蓉嫣轉頭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問:「李嬸,我想進琛叔叔的書房找書看,我可以進去嗎?」

「但是先生不喜歡外人進去書房呢,連打掃他也是請最親近的助理。」

李嬸說著,那間書房啊,除了慕容琛和許官跟……一些他的兄弟進去過外,其他待在慕容家的人都沒進去過呢,何況是他們傭人!

「哦……」她失望的點頭著。

「小姐,如果妳無聊的話,那么去看看電視吧?」

「不用了,那李嬸我先回房了。」

沈蓉嫣咬著下唇,不知道可以干嘛,看到一旁的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打電話給慕容琛,但是又怕他在忙,突然打過去也有點不太好吧。

猶豫了很久后,她還是拿起手機起來,打開唯一的聯絡人……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

輕輕的按下撥打鍵……

「我認為這個方案如果可以考量到另一方面的角度的話……Boss,Boss?」

慕容琛拿起手機,看見是那丫頭打給他的時候,心情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有點好,也不顧現在是開會的時間,拿著手機就朝著外面走。

「搞什么,琛二爺從來都沒在開會時離場呢。」一位董事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有些不解的說著。

「各位先莫急,總裁很快就會回來的。」許官站在一旁解釋,想也知道是誰打電話給他的,剛接起電話時就露出一絲微笑呢。

慕容琛到會議室門口外后,馬上就接了起來。

「嫣兒,有什么事啊?」

「我……琛叔叔,我可不可以進你的書房?」

聽見了電話里那頭弱弱的女聲,男人嘴角不禁揚起,眼底也出現了一抹柔和。

「進去做什么?」

「我想找書看……」

抬起手看一眼手錶的時間后,也快到吃晚餐時間了:「嗯,那等等我回去我帶妳去吃晚餐,再帶妳去買書好了。」

才剛說完這句話,他就馬上掛了電話,不給她有機會再說下去的機會,他要好好和這個丫頭相處才行,而且剛剛是她第一次打電話給自己呢……

慕容琛愉快的進了會議室,他看了一眼在場的人,恢復了剛剛的冷淡:「我們改天再開會議,我還有事,先走了。」

眾人:「……」

這其他董事經理紛紛都傻眼了,剛剛他們的總裁說啥?改天再開會議?還有這樣子行的啊?總裁沒吃錯藥吧。

而且看到他們怎么就一副屎臉,剛剛進來的時候明顯嘴角上揚啊……

就在他們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慕容琛早就已經走遠了,就連許官都有點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情呢。

慕容琛上了車后,就匆匆忙忙地開著車準備返往家裏去。

而在家的沈蓉嫣坐在床上,想著剛剛慕容琛說的話,他說他要帶她去晚餐?還要帶她去買書?

就她跟他兩個人……

那她還在等什么呢,這是第一次增進親情的機會呢,她必須給他留個好印象,讓他知道收留她不是錯的才行。

沈蓉嫣打開了衣柜,首先她得要換一套得體的衣服,這樣出去才不會丟慕容琛的臉。

但看了看去,還是不知道該穿什么衣服才好,挑了將近五分鐘后,沈蓉嫣好不容易才看中一件白色的連身裙。

快速的換上連身裙后,她坐在梳妝臺前面,把自己的頭髮綁起來,熟練的將她的長頭髮給綁成包頭后,拿起旁邊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髮圈固定住。

沈蓉嫣看了一眼自己,很滿意她的裝扮,很整齊又好看!絕對不失慕容琛的面子。

把手機放在口袋里面后,便換了一雙白色的帆布鞋下樓。

「小姐這是要出門啊?」李嬸看了一眼穿的很平常不一樣的沈蓉嫣,好奇的問

「嗯,琛叔叔要帶我出去吃晚餐。」

才剛走到門口而已,慕容琛也剛好到了門口。

上了車后,沈蓉嫣覺得車里面挺尷尬的,不知道有什么話可以聊,只能扭頭看看車外的風景。

一旁的慕容琛微微轉過幽幽黑眸,淡淡問道:「嫣兒,妳要買什么書?」

「一些高中的參考書,琛叔,你給我安排的是慕城最厲害的名質學校呢,我得趁暑假時間多念一點書,不然我怕我跟不上進度。」沈蓉嫣嘴上說著,臉上卻是不一樣的表情,她實在很不想去什么最厲害的學校,一般的不就行了嗎。

但是事情定都定了,琛叔也不可能讓她去普通的高中,那自己只能更努力了。

「那順便去買一些妳需要用的用品吧。」

沈蓉嫣點點頭,剛好她想順便買文具用品來著。

到了餐廳后,她一下車就看見如此氣派的餐廳,連停車場也做的好漂亮,風景特別佳。

一進門口,馬上就有服務員替他們帶位置。

「想吃什么?」慕容琛將菜單遞給沈蓉嫣。

她悠悠的看著,這些應該就是西餐的名字了,可惜她一點都看不懂西餐的菜單,因為她沒吃過,也不知道什么好吃。

「琛叔叔,就和你吃一樣的就行了。」

慕容琛點點頭,對旁邊等待點菜的服務員說道:「兩客八分熟牛排。」

「好的。」

這家餐廳放的音樂是鋼琴的音樂,曲目是卡農,她好久沒彈鋼琴了,依稀記得要升國中的那時候學了一年半的鋼琴。

不過這餐廳格調也很好,客人也都是小聲的談話,感覺一個人的價位不便宜呢。

牛排上來后,大廚也很貼心的已經替他們把牛排可切成一口量了,還附上了一般的濃湯,看起來很簡單,但價錢卻上萬。

這大廚外國請來的,牛肉也是用上等品質和牛下去做的,每一樣料理都是採用最好最優質的食物下去做的。

沈蓉嫣用叉子叉起一塊牛肉放進嘴里去,才嚼了兩口,她的眼睛就不禁睜大了,從來沒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尤其這醬汁和牛肉很搭配。

「好吃嗎?」慕容琛見她一副要融化的樣子,便笑著問道。

「好吃,超級好吃的!」

看著她那么滿足的樣子,慕容琛勾著薄脣,彎著眉眼望著她。

他很享受這樣的時刻,不為什么,總覺得和這個女孩在一起的時候,心情會變得很好,所有什么雜事也瞬間忘記。

快吃完的時候,沈蓉嫣覺得這刻應該紀念下來才對:「琛叔,我可不可以跟你合照?今天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出來吃晚飯,我想要紀念一下。」

慕容琛本想下意識地拒絕,但又怕掃了這丫頭的興,于是點頭說道:「好。」

雖然他沒有拍照的習慣,不過是這個丫頭拍,他很樂意,說什么也攬上她的肩膀,等著她拍照。

被這么一個異性攬著,沈蓉嫣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不是排斥,也不是喜歡….但還是拿起手機,把手給抬高,將前鏡頭照向他們兩個。

要按快門下去時候,她才覺得慕容琛的表情很奇怪,一臉不笑的樣子,好像欠他幾百萬。

「琛叔叔,你要笑啊。」

笑?

怎么笑?

他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要表達什么意思。

「像這樣啊。」沈蓉嫣示範一次給他看,露牙齒笑,有什么困難的嗎?

慕容琛跟著做一次剛剛她做的動作,就在這時,沈蓉嫣馬上按下快門,喀擦一聲,照片就顯示出來了。

「喂,妳怎么這樣?」

慕容琛眉頭鎖緊,沒想到這丫頭居然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按下快門,他剛剛只是測試,測試而已呢!

「我覺得很好看啊。」她看著手機里面的照片,倒覺得好看呢。

「刪掉。」

「就不刪。」

「壞丫頭,妳刪不刪?嗯?」

「這張照片挺好呢,而且是我們第一張合照,怎么可以說刪就刪啊,我自己留著就行了。」沈蓉嫣扭過頭,把手機給收起來,說什么就事也不刪。

慕容琛撇了嘴,伸手就搔癢她的腰部:「壞丫頭。」

「你這是犯規!」

「哈哈,是妳先犯規的。」慕容琛笑著,停止了搔癢的動作,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琛叔,我覺得你笑起來很好看,你要多多笑啊。」

聽見這句話后,那雙幽深的眸子,微微瞇著,帶著些許寵溺的笑意,直直地盯著她,最要命的是,臉上那抹笑容……

此刻,沈蓉嫣突然覺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943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