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負我女人的下場”總裁文章節試讀

12.欺負我女人的下場(二)

男人微微蹙眉:「夏薇?」似乎自己并沒聽過這個名字。

「今天早上政南哥送詩涵去上課,然后我們就認識了,因為詩涵講話可能比較直接,冒犯了她,所以她讓人去打詩涵。」

傅詩涵?那不是傅政南的妹妹嗎?

「妳和傅政南的妹妹同班?」慕容琛問。

「對啊,今天我們倆成朋友了。」沈蓉嫣不以為意的說。

其實會有人想打傅詩涵他挺不意外的,他也覺得傅詩涵很欠抽,講話不但跩還很白目,想不到才剛上學第一天就這么快就給人記上了。

「那她是要打傅詩涵,怎么會打妳?」

「我自己要去擋的,詩涵那時候并不知情。」

慕容琛沒好氣的看著她,有些調侃的開口:「下次有人要打她,妳就讓人打她,別多管閑事。」

「……」

沈蓉嫣抿著嘴無辜的看他,不敢相信深叔叔會說這種話……

慕容琛發現她臉上的表情變化,不禁趕緊別過頭,神色凝重地說道:「不管是誰,只要和這件事有關係的我通通都會找出來,先趕緊吃晚飯,待會我帶妳去學校。」慕容琛臉色依舊陰沉,他對著旁邊的許官繼續說:「把這件事有關的人都給我找起來。」

接著他拿出手機打給傅政南,他得要好好教訓一下傅政南,看他怎么教傅詩涵的,居然讓他的沈蓉嫣受委屈?

「喂~琛二爺有事啊?」電話那頭的男人聲音很慵懶。

「有,你和你妹立刻滾去學校去,你妹今天闖了個禍,我得好好處理處理。」

語畢,他就馬上掛了電話,男人深邃的雙眼瞇的緊緊的,那手機也慘,被他捏緊,幸好是質量好啊,不然說不定都被捏裂了。

「叔叔……我沒事的……我……」

沈蓉嫣話還沒說完,慕容琛就冷冷地看向她,「要是我每件事都當沒事,別人會以為我慕容琛是吃素的。」

沈蓉嫣抿直了嘴,不敢繼續說什么,硬著頭皮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晚餐。

…………

被掛電話后的傅政南覺得很莫名其妙,他妹闖禍為什么要對他大吼,他是無辜的好嗎。

嘆了一口氣,傅政南極有耐心地敲著傅詩涵的房門,想好好問問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感覺慕容琛在電話里的語氣是很不爽的那種。

敲了三十秒的門,傅政南沒有什么耐心了,直接闖進去,看見了傅詩涵正窩在電腦前面打游戲。

「傅詩涵!」傅政南大叫。

聽見他聲音后,傅詩涵也沒扭頭過去看他,只是很認真地一邊動著滑鼠一邊按鍵盤,但還是隨便回應:「干嘛啊!」

「妳今天干了什么好事?」

「什么也沒干啊。」

「妳別騙人了,慕容琛給我打電話了,他很生氣的叫我帶妳去學校,妳還說沒干嘛?」傅政南沒好氣的對著她說,也不知道這性子像誰,性子這么無關緊要。

學校?

傅詩涵突然想了起來今天這件事情了,但是這件事又不是她做的,她也是無辜的好不好!

難道今天沈蓉嫣戴的口罩就是要防止慕容琛知道?現在被發現了,只好把事情說出來嗎?

天哪,今天到底什么日子啊。

「妳現在跟我走。」傅政南抓著她的手焦急地說。

「哎等等啊……我還在打積分呢……哎哎哎!」

傅詩涵被硬拽著出房門,依依不捨的望著電腦螢幕最后一眼,她就快要贏了呢……隊友們,抱歉了,希望別檢舉她中途離開。

當她被塞進車里面后,傅政南問:「所以妳干了什么?」

傅詩涵冷哼:「我還能干什么,殺人嗎?今天有個女同學一直瞪我,我看不順眼只是小小的羞辱她而已,誰知道她叫人打我啊!蓉嫣知道這件事后就來保護我……所以她才替我擋下了一巴掌。」

「那妳不要亂羞辱人不就沒事了,大小姐,把妳那性子改一改!」

那張嘴要是在這么賤下去,他傅政南敢保證,不但會沒有朋友,未來還找不到老公,反倒引來許多仇家。

傅詩涵撇了撇嘴,哼了一聲后就拿出手機來玩,發現沈蓉嫣傳一條訊息給她。

沈蓉嫣:抱歉,詩涵。我原本不想被他發現的,結果琛叔叔趁我不注意就把我口罩拿下來了。

琛叔叔?她叫琛二爺琛叔叔?

笑死人了,明明才差了快十一歲居然叫叔叔!

傅詩涵忍不住笑出聲,卻被正在開車的傅政南狠狠鄙視了一眼。

傅詩涵:嗯,妳可欠我欠大了,我原本在打游戲快贏了,現在又被我老哥拖出來。

沈蓉嫣:……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傅詩涵:要是覺得抱歉明天放學就請我去吃點心。

沈蓉嫣:好,只要妳不生氣都好。

傅詩涵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沈蓉嫣人還真是不錯,一點都不像其他噁心的女生一樣,還好她后來改變主意和她做朋友了。

聽說一個性子溫和的女生和一個性子潑辣的女生在一起當朋友會很合呢!

她可總算找到這個朋友了,不錯不錯。

…………

慕容琛帶著沈蓉嫣到了學校后,其他人早被許官找了出來。

傅詩涵看見沈蓉嫣來了,高興地想湊上去拉著她坐在一起,哪知道慕容琛狠狠的瞪她一眼,讓她根本不敢靠近。

「妳就是夏薇?」慕容琛拉著沈蓉嫣坐在一旁沙發,看著一個面色鐵青的女孩。

校長急忙的點頭哈腰:「琛二爺,什么事情讓您在這種時間過來?」

即使校長是算慕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但在慕容琛眼里卻是一只不重要的螞蟻。

慕容琛口氣淡淡的,眼神充滿不屑地看著校長:「這個女孩叫人打傅詩涵,結果打到我女人的臉,你覺得該怎么處理?」

校長看了夏薇和那個女孩一眼,便急忙道歉:「對不起啊琛二爺,沒有照顧好您的養女,這樣吧,我給她們都退學。」

「退學?」慕容琛輕蔑著看著他:「退學這種事情不痛不癢的,你覺得我會接受?」

校長慌了。

退學已經是最重的處罰了……

「我給妳個機會吧,夏薇,為什么要叫人打傅詩涵?」

被點到的夏薇身上一直冒著冷汗,臉色鐵青轉為白的看著慕容琛……跟她今天在照片里看到的不一樣……眼神沒有一絲溫和,只有想殺人的眼。

「我……因為當時我站在沈蓉嫣旁邊,傅詩涵卻推開我……然后我只是看一眼她,她就羞辱我,我心有不甘……所以才……」

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完美計畫會出差錯!

聽到這句話的傅詩涵可是坐不住了,一把站起來對著她開罵:「我推妳?我那時候根本沒注意到妳好不好,而且妳哪是看我,分明就是用瞪的,不信妳問班上其他人就知道了!」

「傅詩涵,給我坐下!」傅政南瞇起銳利的眼睛,怒斥的對她說。

慕容琛微微的點了點頭,又看向動手的女孩:「妳叫黃娜娜是吧?」

聽到了這種冰冷的聲音,黃娜娜的身體不自主的抖了一下,不過還是點頭。

「為什么打她?」

「我……我當時沒撞到傅詩涵,想說打旁邊的她也是一樣道理……」黃娜娜說的時候臉都快哭了,下午才被佟苓好好教訓過,沒想到慕城更厲害的角色來找上她了。

「所以,妳是覺得沈蓉嫣比較好欺負?」

「沒有沒有,琛二爺我沒這么想,我根本不知道她是……」

眼圈,在那一刻紅起,眼里滿滿的都是后悔。

冷笑了一聲,繼續道:「妳們兩個都給我跪下,好好的跟沈蓉嫣磕頭道歉。」

黃娜娜沒有任何猶豫的跪了下來磕頭道歉,但夏薇卻猶豫了。

從出生到現在,她就沒有受過任何一絲的屈辱,要什么就有什么,如今現在卻為了沈蓉嫣要跪下磕頭道歉。

這不只是屈辱,還把她的臉狠狠往下踩!

「不愿意嗎?」慕容琛勾著唇角問。

夏薇咬牙切齒的跪下去,忍著最后一絲的理智磕頭道歉。

正當以為大家都完的時候,慕容琛才又接著說:「誰準妳們起來了?給我跪著,巴自己巴掌,等到我說停的時候才能停。」

哼,敢欺負他的女人?那他就加被討回來!

黃娜娜一邊哭著一邊甩自己巴掌,夏薇也紅著眼眶打著自己的臉,在這么多人面前,真的是有想死的沖動了。

過了五分鐘后,慕容琛淡淡地問著旁邊一直沒開口的沈蓉嫣:「妳覺得怎么樣?」

「夠了。」

沈蓉嫣臉色很難看,不管怎么說有道歉就行了,誰知道慕容琛還不打算放過她們……

「她說停,那妳們可以停了。」

她們停了下來,然而黃娜娜和夏薇的臉比沈蓉嫣還要紅腫了。

本來以為結束了,倏地,身邊的男人狠戾地來了那么一句話,話音里透露著無限的陰冷,「將這兩名強制退學,不得再踏入名質。」

退了就退了吧,她們也沒臉繼續待在這個學校了。

事情結束后,他們慢慢走出學校,一路上傅詩涵也勾著沈蓉嫣的手一起走著,而慕容琛和傅政南一起走著。

「琛二爺,想不到你這次懲罰這么輕。」傅政南半開玩笑地道。

「恩,接下來該你做了。」

「我?」

「當然是你了,你管教妹妹不當,我給你個機會贖罪。」慕容琛冷哼了一聲。

「行,那你說。」

「讓黃家和夏家破產,要是他們找上其他學校,跟那些學校說不準收她們。」

傅政南笑了一聲:「行,這簡單,交給我處理就行。」

13.你就是欺負我沒父母

回到家后,沈蓉嫣就直接先去洗澡了。

她在鏡子面前看著自己的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擦藥的關係,她覺得臉上的紅腫一點都沒有消退的狀況。

難怪琛叔叔會這么生氣……

嘆氣,沈蓉嫣就擦著頭髮,穿好睡衣走了出去,才剛打開浴室的門走進房間一步,就看見慕容琛坐在她的床上。

「琛叔叔。」沈蓉嫣叫了一聲。

「過來坐。」慕容琛聲音依舊淡淡的,好像剛剛都沒發生什么事一樣。

她緩緩地走了過去,坐在他的旁邊,不知道他要干嘛。

慕容琛手里拿著一條消炎藥膏,他將蓋子打開,把藥膏擠在自己的手指上,又將沈蓉嫣的頭髮塞在耳朵后。

這下她明白了他是要替她擦藥。

「琛叔叔,我可以自己來。」沈蓉嫣想要搶過藥膏,可惜慕容琛比她快了一步的把藥膏放進自己口袋里面。

總覺得怪彆扭的……為什么他要對自己那么好呢?

「別動。」

當藥膏涂抹在她那一片紅腫的臉上時,她很明顯的可以感受的那火辣辣的疼痛。

「嘶——」痛啊,明明她一開始都不覺得痛的!

慕容琛抿了抿嘴,眼神不禁多了幾分不捨和心疼,但還是不悅地發出低沉的聲音:「痛也要給我挨著,自己活該替人家擋巴掌!」

沈蓉嫣無奈地咬著牙忍著,確實是她活該……

俊美的臉龐不斷在她的眼里放大……那張認真的臉仔細的盯著她的臉看,手里的動作也很輕了許多,雖然很痛,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心里卻暖呼呼的……

忽然腦中掃出那一個夜晚的畫面,那個畫面也是他的臉離自己很近很近……而且那是她的初吻啊!

就這樣我們的沈姑娘不爭氣的又再度臉紅了。

「怎么搞的,臉越來越紅?」慕容琛皺起眉頭。

沈蓉嫣摸著自己自己發燙的臉頰,嬌羞的別過頭:「房……房間太熱了。」

熱?

怎么可能會熱?他剛剛已經開冷氣了,基本上應該是不會熱才對啊……

微微瞇起的眸子又恢復了剛才的樣子,接著一抹笑在臉上浮現:「真是奇怪的丫頭。」又繼續問:「今天第一天去學校怎么樣?學習還行嗎?」

「嗯,老師都有講解,基本上我都聽得懂。」

「有不懂的問題可以問我,我可以教妳。」

沈蓉嫣睜大眼睛:「琛叔叔你會學習啊?」

「當然,我學習能力好,每次成績都第一呢。」慕容琛驕傲地說著。

「那太好了,以后琛叔叔可以做我的私人家教了。」

慕容琛挑眉,笑道:「我這個私人家教可是很貴的,妳確定妳付得起?」

沈蓉嫣愣了一下,還要錢啊?

「那還是算了!」

慕容琛琛收起了笑意,但是薄脣還是出賣了他,然后他咳嗽了一聲:「我開玩笑的,妳認真呢,不過有幾個方法能夠不用付錢,要不?」

「什么方法?」

「我說一妳不許說二,妳受了委屈就得馬上跟我說,開心的時候要笑,不開心的時候要說,難過的時候要哭,因為我的肩膀可以借妳。」

這到底是……「我想我可以做到的!」

沈蓉嫣默默的一笑,雖然不知道這是啥規定來著,不過她總覺得琛叔叔是個體貼的大男人,怎么就沒見過他身邊有女人來著呢。

突然想到了今晚和傅詩涵傳訊息的事情,沈蓉嫣才緊接著說道:「琛叔叔,明天我放學要和詩涵一起去吃點心,行嗎?」

「不行。」某男人果斷拒絕。

「為什么?」

「那丫頭會帶壞妳,今天就是最好的例子。」

哼,果然是傅政南的妹妹,這么快就勾搭上他的嫣兒了,還一起去吃點心呢?休想!

沈蓉嫣無辜地睜大眼睛嘟了嘴:「詩涵人很好的,拜託嘛。」

看著那副萌萌噠的表情,慕容琛受不了這可愛的誘惑,最終還是妥協了下來:「真拿妳沒辦法,那放學我請陳叔派車接妳和傅詩涵,請他帶妳們去吃點心,這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好,謝謝琛叔叔。」

沈蓉嫣高興地抱住他,這讓慕容琛一下就紅了臉,不禁,也跟著勾起了脣角,眼神里充滿柔和。

…………

今天真是糟糕透頂了!在學校發生那種破事就算了,晚上又被自己的老哥狠狠的教訓了一頓,還好慕容琛讓那該死的兩個女人受到報應,除了這件事讓她看得痛快以外,她心情還是很不爽。

傅詩涵不知道哪里可以出氣洩憤,只好又再度打開電腦,繼續打積分打到爽了!

她等級可是菁英來著呢,算很好了。

打開電腦,本來要連上線的時候,卻跑出一個’無法連線上網’。

怎么搞的,該不會是網路不給力吧?

不可能呢,她線也都有插好啊!從來沒發生這種狀況。

該不會是……

「老哥!」傅詩涵用跑的跑出自己房間,又噠噠噠的直接打開傅政南的門。

傅政南不悅的看了她一眼:「是不會敲門嗎?」

這姑娘真的是習慣太差了,連敲門都不會,快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老哥,是不是你斷我的網路!」

「嗯,就是我。」

太可惡了,這家伙居然承認得這么爽快!傅詩涵瞪大著眼睛:「你為什么斷我網路!」

「今天妳做了什么事情難道都不用反省一下嗎?妳那嘴太惡劣了,等妳反省完我自然就會把網路還妳。」

傅詩涵冷哼,雙拳都握的死死地:「我又沒做錯,我又不是故意推她的啊!」

「妳還說!今天要不是慕容琛不跟妳計較,妳現在就不會在這里了,說不定他會體罰妳呢!」

傅政南還隱約記得,有一次傅詩涵小的時候亂說話,惹得慕容琛不開心,就罰她跑操場二十圈呢,她當時還邊哭邊跑著說原諒她吧。

聽見他這么說,傅詩涵眼眶不禁紅了起來,大叫:「你一直欺負著我!就是因為我沒父母!」

看著她那副樣子,傅政南的心頓時都揪了起來,他們的父母在傅詩涵兩歲的時候就過世了,原因就是因為遭酒駕撞送醫不治才走的。

那時候他也才十幾歲,靠著爺爺奶奶照顧他們兩兄妹才有辦法活到現在的。

也因為這樣,傅政南才會特別疼著傅詩涵,她要什么就給什么,彌補她從小就沒有的父母愛,但這丫頭太壞了,越大越叛逆了。

嘆了一口氣,傅政南才站了起來走過去抱著她:「哥哥跟妳道歉,我只是怕妳越走越偏,我不該斷妳網路的,等會兒我就去恢復網路,別難過了。」

……靠,傅政南狠狠的暗罵了自己,為什么換他認錯反省啊!

頓時傅詩涵偷偷笑了一下。

計畫成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944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