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肉失禁尿出來bl文庫_錦鯉吸水的方法


[封神]靈珠子

「此孽童無父無母,與我無任何關聯。」

李靖那絕情話出口,哪咤只能怔在原地,然后突然明白了。他并不怪罪李靖的無情,恰好相反,他這父親是個多情的男人,只是他給他兒的那五分情,始終是比不過他給陳塘每人的一分。

但,就是明白了,又如何呢?

太乙真人惦念著徒弟心頭上的那塊肉、那塊寶。他匆匆乘云趕到陳塘,卻不出手制止。

「割肉還父。」哪咤面無表情地用怪力扯下自己的胳膊。

「剔骨還母。」哪咤踩著斷臂抽出白骨。

「從此我哪咤,與李靖,再無因果相欠。」支離破碎。

太乙立于云端,手中擦拭著九龍神火罩,神色木然。

龍王帶著複雜的表情離開陳塘。

他自然是瞧見了太乙,就是不明白太乙為什么不下來。

興許太乙有什么打算的罷?

想到后來哪咤是如何把自己交待的,龍王臉上晦明變化不定。

一部分郁悶,敖丙被抽筋剝皮,結果兇手把自己也給涮了,他自始至尾就站在邊上,碰都沒碰著那個囂張的哪咤。

一部分震驚,縱使李靖才否認,那個哪咤還真是他兒子,父子倆一個樣,太勇敢、太果斷,李靖那番話到底還是說服不了誰。

一部分憐憫,兒子比老子狠心,李靖再是鐵石心腸,也不可能如表面那般風平浪靜。

李靖確實驚呆了。

所以在看見太乙裝作心急地替哪咤撿骨時,他沒有說上半句話,也沒上前。

不再緊盯著么子,李靖心中不敢多想,轉頭回宅子,最后還是沒有勇氣挽回些什么。

太乙焦慮地在哪咤的尸塊中翻來翻去,挑挑揀揀,像個粗婦在肉販攤上找塊肥瘦適中的豬肉,著實好笑。

終于,他在哪咤微弱震動的心臟上,找到一顆玉珠,一顆流露微光、溢散靈氣的靈珠子。

回到洞府。幾朵蓮花幾段藕,合著靈珠子,太乙捏了個「哪咤」出來。

「叫師父。」太乙喜孜孜地擺弄著徒兒。

「師父。」哪咤如他所愿地喊了一聲。

楊戩聽說了哪咤的事,于是藉著自己師父—玉鼎真人—的名義,打算前去探望。

「一切皆是命數。」離開前,玉鼎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

楊戩心中隱隱發寒。

卻說那李靖的妻子殷氏,得知兒子將自己大卸八塊后,登時泣不成聲,哭得嗓子啞、眼睛腫,哭得原本心里還愧疚的李靖都煩了。

「你還哭他!你曉不曉得他給我們帶來多少麻煩!」

「你倒理直氣壯!」殷氏抬頭,用核桃眼剜了他相公兩眼刀:「那是你兒子啊!」

李靖白日見太乙在那兒忙東忙西,大概也猜到哪咤并不那么容易就死,于是挺起腰板子與愛妻爭斥:「你還道他是兒子,我是老子。敖光掌東海兵權,他要發怒,整個陳塘關都給淹了,我怎么對百姓負責!」

「你好狠的心啊!」殷氏理說不過去,又開始哭,只是眼睛大概真哭累了,只有喉嚨發出悲悽的嗚咽,再沒有早些時候淚如雨下的氣勢。

東海龍宮。

「龍王大人,這消息可是十成十地真!」

「那你且說罷。」敖光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地下那靈力微小的土地神。

「今天稍早,陳塘關口那兒一陣天搖地動,小仙還道怎么著?附近也沒有什么妖仙渡劫呀……」

「說重點。」敖光一聽陳塘關,身子都坐直了。

「呃、是!」福德正神見東海龍王打起精神,更加賣力地道:「小仙后來發現,是陳塘關的陣關之寶『乾坤弓』與高肉失禁尿出來bl文庫_錦鯉吸水的方法『震天箭』被人動了!」

乾坤弓與震天箭乃上古兇獸尸骨所制,乾坤弓難以拉動、震天箭出手殺生。

那么,究竟是誰拉弓?誰死了?

「那枝箭啊,就落在石磯娘娘的門人—碧云童子—的腦門上!后來,石磯娘娘氣得出洞府要找李靖算帳,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敖光心里疑惑:怎么會是找李靖算帳?那乾坤弓,李靖小子怕是拉不開吧?

隨手賞了些靈石珍珠給土地神,敖光直到步回寢宮才赫然想起:李靖拉不開,他么子那怪力能啊!

石磯找李靖要兇手,李靖定是不會包庇哪咤的……,仔細一想,敖光只覺整身鱗片都要豎直了。

石磯是截教,而太乙是闡教。

石磯至今未回洞府,怕是兇多吉少,敖光回想起白日那乘云而來的太乙真人,手中持著的法寶,十之八九就是足以煉化石磯的九龍神火罩。

截闡兩個道教分支三不五時就斗法打架,本來這也沒什么,但是石磯被打回本相還不夠,太乙直接把這頑石給煉化了。肯為了徒兒將石磯滅口的太乙,為何今日卻袖手旁觀?

敖光活了這么久,只覺聞到一股濃濃的陰謀味,也多虧他一把歲數,深知不能多想,便只慶幸今早沒有昏了頭,拆穿太乙乘云偷窺這齣鬧劇。

「師兄,你見過我師父了嗎?」哪咤見楊戩來找他,特高興,像只小犬一般纏著楊戩問東問西。

「還沒呢。你倒著急。」楊戩一邊答道,一邊往洞府內部走。

「那你快些!師父說有你看著,我能下山玩一整天!」

楊戩隱約還能聽見玉鼎當初告訴他的話,整個人有些心神不寧。他留下哮天在哪咤身邊,只身去見太乙。

「師叔。」楊戩向太乙行禮。

「師姪不必多禮。」太乙捋捋鬍子,眼神飄了一會兒,又趕緊定回他師姪身上:「我師兄近來可好?」

「家師讓我轉告,讓您可以不用惦記他。」想到玉鼎和太乙這樣似親兄弟一般的情誼,楊戩的嘴角略略柔和了一些。

「……說起來,以你的聰慧,大概也發現了吧?」

太乙一提正事,楊戩跟著嚴肅起來。

「師叔,哪咤他,為什么沒有魂魄?」

太乙將事情又細細地從頭說了一遍,說哪咤將自己切塊時,魂魄跟著崩解,待他這個師父趕到時,已經無法挽回,只得用靈珠子和蓮藕重塑身體,但哪咤本身即是靈珠子化身,就算沒有魂魄,一切還是和以前一樣,可能會更缺心眼些。

楊戩沉默地告退,后來依言帶著哪咤下山游玩。

若要說哪里不一樣……怎么可能是心眼問題啊!

告別太乙哪咤這對師徒,楊戩并沒有回玉鼎的洞府,也沒回灌州,帶著哮天躲進深山,對著明月邀起酒來。

要問哪咤少什么最多,楊戩是會回答的。孤傲乖戾。從前哪咤身上最為靈動的情感,真真切切地消失了。捨棄了人性,就像個傀儡一般。靈珠子真的就是哪咤嗎?

楊戩灌了一口酒,眼神略帶水光。

「這是……命數嗎?」

(本文僅向   今何在<悟空傳>致敬)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959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