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太大了不了痛_無敵神醫混都市 

71 睡倒。 「我也想要去了解他啊,偏偏大表哥最近不在。」電梯到一樓,我們相繼走出。
「除了問大表哥外,澄姊可以主動出擊,直接問本人啊。問大表哥的確會知道很多任先生不愿意說的事情,可主動問任先生,表示的是一種積極和渴望。說不定任先生會因為妳的態度,有所軟化。」
我再度被弟弟的言論給震驚。
不得了、不得了,我們家的人談完戀愛后各個都會成為情圣!
「不,任先生對妳軟化的可能性,應該不是『說不定』是『一定』。當初姊不就是這樣死纏爛打追上任先生的嗎?」
「等等,你怎么可以對姊姊的初戀說出死纏爛打這句成語!」
「難道不是?」
好哦,是。我承認,我就是一個死纏爛打,怎么都打不退的小強。
明明我上次才決定要靠以往的方式追回任白川,結果不到幾天,我又退回原位。
「好啦,我知道該怎么做。」走到馬路旁,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最近的睡眠嚴重不足,早上換床單、整理房間,導致連吃早餐的時間都沒有。可惡,肚子好餓又不敢在弟弟面前有所表示。
「姊,如果妳不是去住任先生的家,之后住飯店的錢,都由我來出哦。」
「你少煩人了,滾回去吧,可安一人帶三個小孩肯定會累翻。」推了他的腦袋,不想跟他多費唇舌。
唐堯知道我的脾氣,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到公寓里。
我忍不住又打了哈欠,眼睛快要瞇起。
好餓、好睏,今天不知道要忙些什么,好想翹班啊。
迷迷糊糊坐上公車,一路上我都在打瞌睡,折騰到公司,我的腦袋已經從打瞌睡的等級到暈眩不舒服了。難不成,我這是低血糖?嘶,最近幾天都太亂來了,身體給了我絕佳的反擊。
走下公車,我行走的腳步變得很緩慢。沿途有不少人跟我說早,我皆是有氣無力地回應,腦袋想著其他東西。
想著什么呢?當然是想著任白川,思索該用什么方式來接近他。
可惜嗜睡的我,想不到任何一個好法子,空空如也啊。
「叭叭!」馬路過一半,我聽到尖銳的喇叭聲。
轉過頭,看見一臺闖紅燈的車子往我這邊沖。如果我身在八點檔里頭,自然會有白馬王子沖出來救我,但我活在現實中,只能連滾帶爬,勉強躲過快車,人卻跌坐在行人道上。
該死的臭車!沒事闖什么紅燈!
這一倒我更沒力氣,只好坐在地上歇不要了太大了不了痛_無敵神醫混都市 息,眼前的景致模糊得看不清。
「麻清澄?麻清澄!」
依稀聽到有人叫我,還是任白川的聲音。我抬起頭,天空一陣白光襲來,立即讓我雙眼昏花,下一秒人直接倒暈在地面上。嚴格說起來,不是暈倒,是我不在頑強抵抗睡魔,直接倒地呼呼大睡。

為什么我知道我不是暈倒,而是在睡覺呢?
因為我做了一個夢。
為什么我知道是夢不是現實呢?
因為我夢到我跟任白川正穿著高中制服,模樣青澀呆板,厚厚的書包足以把我們都壓死。
任白川從小就長得帥,帥得天怒人怨,人又孤傲,宛如荒野一匹狼。
很少人可以靠近他,甚至連說上一句話都難。若不是他后來跟大表哥當上朋友,我真以為他沒有交朋友這個技能。后來我才知道,智商高的人是很孤寂的,只喜歡跟智商高的人交流,偏偏知音難尋。
不是任白川不交好友,是沒有同水平的人跟他當朋友。
喜歡上任白川是一件很突然的事情。上天給我劈了一道劫情雷,直沖腦門,一看見任白川,我的心臟好像壞掉的馬達,噗通噗通失去規律。
原本專注學業的我,竟然完全忘記要學習,眼神天天追著他跑,他去哪我看到哪。一開始很隱晦,后來被他發現后,我沒有半點羞恥心,明目張膽地看,看得他生煩生厭,回敬我的眼神像是看一坨狗屎。
「讓開。」他最常說跟我說這兩個字。
能以想像,他說這兩個字的時候,語氣有多么冷漠。
冷得渣渣,一不小心就會被他凍死。

72 為什么呢? 「我知道你今天又沒吃早餐,所以我從家里帶了一份給你!」怕他不耐煩(實際上他已經不耐煩到連翻了好幾個白眼)我快速說道,把手上的早餐遞出去。
「我不吃。」
「不吃?很好吃的!是--」
「我不想吃妳送的東西,它讓我噁心。」
我知道他喜歡吃小籠包,在市區有一間特別好吃的小籠包,我在放學后特地趕公車去買。還特別早起,起來蒸小籠包,為了給他吃熱騰騰的早餐,我費盡心思。
現在他竟然說噁心?
憑什么說噁心!
「你可以污辱我!但是不準污辱我的食物!」
好哦,我承認我的論點很奇怪,可是我氣到不行!氣得能跟他大吼大叫。
「任白川!這個小籠包是師父辛辛苦苦包起來,蒸得特別好吃,怎么會噁心!」
「不噁心妳吃,妳對我吼什么?」他顯然對于我的情緒激動感到很莫名其妙。
「我吃了啊!我就是想要跟你吃同一份早餐,你為什么不成全我!」說到傷心處,我在校園走廊上哇的一聲哭出來。好險我們去學校的時間比較早,沒幾個人看到我失控。
站在我面前的任白川再度露出厭惡的表情。一看到他這表情,我知道他肯定不會收--欸?
「不準哭了!我只收一次。」
出乎意料的是任白川接過我的早餐,隨后從口袋掏出零錢。
「小籠包的錢。」
修長的手指,在他把零錢放在我掌心時劃過。這是我們第一次肉體的接觸,雖然接觸面積不到一平方,足以讓我高興得難以自持。
回到家,我把那零錢收在信封袋里,信封袋上面寫著:任白川的零錢。
放零錢的同時,我默默發誓要填滿這個信封袋。
我不算是一個很有耐心,并且能夠持之以恆的人。不過在替任白川買早餐這件事上很有恆心,每天給他換花樣,他不收,我就一直賴著他,賴到他收為止。
他每次都會很不耐煩,覺得我很煩,看我的眼神從看狗屎變成看智障。我竟因這個轉變感到很開心,畢竟從一個無生命體變成有生命體,值得開心鼓勵。
大部分的時間,他都會收我買的早餐。唯獨有一次,我為了給他買碳烤牛肉三明治,一早跑到市區,買到后放到保溫袋,沿路揣著轉車,壓著死線到校。我喘得快把肺給吐出來,在交上早餐時,任白川皺起眉頭。
「這、這是牛肉三明治!」
「妳去哪里買的?」他沒接,反而拋給我一個問題。
「我家附近!」開什么玩笑,我哪敢跟他說為了買這三明治,我一早五點起床,五點半搭最早的一班公車到市區。我家離市區有一段距離,搭清晨的公車,在不塞車的情況下要二十五分鐘。
六點整,我像個傻子,在空曠的市區里狂奔,從公車站牌一路跑到三明治早餐店。這間三明治早餐店非常非常有名,料多味美,很多上班族和住在附近的人都喜歡買,我也想給任白川買。
果不其然,早餐店外頭已經有不少人在排隊,真排到我又是十分多鐘過去。加上碳烤製作,等我拿到早餐已經六點四十。市區到學校需要轉兩班車,若公車時刻銜接好,所需三十分鐘。
偏偏就銜接不好,我搭第一班車到轉車地點,要轉的車已經緩緩開走,賞給我一對車尾燈。
面對我的回答,任白川冷漠道:「騙子。」
「啊?」
「我怎么不知道妳家住在市區?」邊說,任白川邊指袋子上印的早餐店地址。
智商頓時受到暴擊。我正想要辯解,任白川又說:「我不吃騙子送的早餐。」
抱持善意謊言的我,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任白川見我沒有要說話,轉身回去他的班級。
那個三明治,還是熱的呢。
為什么不要呢?
為什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9814.html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981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