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輪流好爽琳娜_b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地鐵嗯啊不要震動棒

第二章 不怕死的資優生(4) 洗了暖呼呼的熱水澡,全身放鬆許多,雷晴穿著寬鬆衣物從浴室出來,沒有穿著束胸的胸部微微突出。
書桌上一堆散亂資料,寒晴一張張放進寫著大大的機密兩字的牛皮紙袋里。
「這樣他們不會懷疑嗎?」任誰看到寫著機密的資料袋都會覺得奇怪,更何況是那兩兄弟。
「我怕他們不知道要偷這牛皮紙袋。」寒晴玩味笑道,準備好心的把最近黑道干的勾當透露一點給他們。「這里頭的訊息都是真的,給他們點甜頭讓他們回去好交代。」
雷晴拿起丟在一旁的假卡和筆記本,上面事由都寫好,只剩家長簽名。
「妳請假?」
印象中,姐姐通常都直接曠課,不曾請過假,這還是她有史以來第一次摸到假卡。
「是那個超級資優生自作主張請的,那筆記本也是他的。」寒晴連翻都懶,才不稀罕他的幫忙。
雷晴翻開來,見到內文,略微訝異的開口,「真詳細。」
寒晴湊過去,里頭是寫了挺多字。連課堂筆記都幫她做好,這人到底多有同學愛?
「今天上課的筆記我印一份放到你的書包里,功課的重點我也在書上標記,
翻一翻就找得到答案。明天要考數學、物理第一章,記得念。
如果還有什么問題再打給我。
俊修。」
還留電話,他以為自己是萬人迷啊?不要臉程度跟她有得比!
寒晴根本不想管什么功課,將筆記本扔到一旁,繼續剛才的事。
「他好像是認真的。」
「他有病,別理他。」寒晴不以為意,過幾天他發現徒勞無功,就會放棄找下一個目標去幫助了。
叩、叩、叩──門板被人敲響。
「少爺,安長老請你們到書房找他。」
「知道了。」
寒晴放下手中的資料,記得前陣子安長老才說要環游世界,怎么這么快就回來?
她們走到書房,里頭像是個小型圖書館,書柜散發出清淡的檜木香,聞著令人神清氣爽。
一個略微年長,慈眉目善的老人坐在里頭,見到她們來了,放下手中的厚書,和藹的笑著,「小晴、晴兒,好久不見了。」
「安爺爺,你不是去環游世界,尋找有潛力的學生嗎?」寒晴像是見到親爺爺般,親暱的靠過去。
安長老是教育界備受尊敬的泰斗,教育界幾乎無人不知安長老,雖然退休已久,但對學術界還是有著很深的影響力。
向安長老拜師學習的人眾多,但安長老不是以對方有沒有錢,而是用有無潛力來決定是否要收為學生,學術界不少有名的人都受過安長老指點,她母親就是安長老的學生。
見到兩人,安長老欣慰一笑,一直以來他都把她們當成親孫女一樣對待。
「是啊,不過時代不同,想學習的人已經不多了。我活了數十年,就只見過三個極有潛力的學生,正是寒晴和妳的母親寒媚。另一個是龍門的領頭,夜嵐楓。此生能教到你們這么優秀的學生,我也該滿足了。」
雖然雷晴也很聰明,但資質還是和姐姐有差距,寒晴就和寒媚當年一樣,學習能力驚人。
安長老提到他們,臉上便帶著驕傲,這幾個學生可以成為他的徒弟,他此生可以說是了無遺憾。
他們都極具智慧,只要稍微指點便可融會貫通,有著令人羨慕的資質,再加上他們對教育都有很深的認同,光有肌肉沒有腦袋的黑道是無法長存的,因此愿意努力學習,這讓他們事半功倍,在極短的時間內吸收了大量知識,只可惜都是黑道出身,無法在學術界發光發熱。
聽到龍門的夜嵐楓,寒晴和雷晴的神色立刻轉變。
龍門是唯一與天獄并駕齊驅的黑道家族,兩家族彼此是勁敵關係,爭相搶奪國家黑道龍頭的寶座。或者說,龍門曾經是國內最鼎盛的黑道,然而因為天獄的急速竄起,現在兩家族勢力不相上下。
而夜嵐楓是龍門的老大,和寒媚年齡相仿,同樣有著超群的領導能力,二十幾歲就繼承家族,并把組織管理得有模有樣,一直到現在都持續壯大中,是天獄最大的威脅之一。
要不是這兩個家族是死對頭,安長老真想讓他們切磋認識。
想到這,他不禁嘆了口氣,黑道的恩怨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化解的,就算經過兩、三代都不見得好轉。可他還是由衷希望他們不要起沖突,畢竟兩邊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對了,我聽妳爸爸說,妳們到天日就讀?」
「是啊,沒辦法再收到女孩們的點心和情書,有點可惜。」寒晴開玩笑的道。
「妳們也要有點身為女孩子的自覺吧?」她們這樣真叫人擔心,如果不是本來就知道她們是女孩,就連閱人無數的安長老都會認為她們是帥氣的小伙子。
這話不知道在家里聽過幾遍,她們從小就被當男孩養,女孩子該有什么行為她們反而不懂。
寒晴俏皮的朝安長老眨眨眼,「安爺爺不覺得我們很可愛嗎?」
見到寒晴調皮的模樣,安爺爺不禁莞爾。她們是很可愛,實在難以想像,她們在外頭舞槍弄刀和人火拼時有多駭人。

第三章 第一次臥底任務(1) 踢,踢,再踢……
趴在桌上睡的人不安分的動了動,被隔壁的超級資優生亂到無法入眠,忍住氣不予理會。
寒晴昨天和妹妹聊到凌晨,根本沒什么睡,本來連學校都不想來,但想到有機密資料要外洩,只好硬撐著來學校補眠。
終于,寒晴受不了的抬起頭瞪著鄰居,沉下語氣警告,「你再踢試試看。」
俊修好似刻意要激怒對方一般,當場再踢一下。
資優生挑釁意味十足,寒晴真火了,老虎不發威,當她病貓是吧!
「你……」
俊修沒等對方先發怒,冷言打斷,「我不是有幫你整理重點嗎?為什么還考零分?」
考卷題目起碼有一半都是他昨天整理的重點,這家伙竟然一題也沒寫!
「關你什么事?」這人真的神公車輪流好爽琳娜_b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地鐵嗯啊不要震動棒煩!
「功課寫了沒?」
「……」他是聽不懂人話嗎?寒晴決定把他當空氣,手撐著下巴,懶得再搭理他。
見寒晴不打算理會自己,俊修也不介意,直接拿走對方側掛在桌上的書包,翻出里頭物品。
「你干嘛?」這家伙是強盜啊?一天到晚亂拿她東西!到底誰才是不良少年?
「還我!」寒晴動身要搶回自己的書包。
「不要。」一手擋住撲來的寒晴,歐俊修大方翻著里頭的東西,如果不是他昨天在里頭塞書,書包里的東西真是少得可憐。
由于身高加上手臂長短差距,寒晴只能跳啊跳的,奈何不了他。
「不要以為我真的拿你沒辦法!」
讓他一下真的以為怕他嗎?她只是不想動粗而已!
「你們感情還是這么好啊!」連兩堂的考試摧殘,讓豪士有氣無力的癱在桌上。
雖然這兩人看似不和,一點小事就能吵起來,可班上敢這樣和寒晴說話的只有俊修。
「我看你改追俊修算了。」溫風勛建議,俊修也不比毅朗差,應該說更優秀才對。
寒晴一臉噁心,跟這家伙當同學就夠煩了,誰想浪費青春在這種人身上!
「我對超級資優生一點興趣也沒有!」
俊修眼底同樣閃過不希罕。
「這是機密?」俊修注意到寫著大字的牛皮紙袋,困惑的唸著上頭的字。這怎么看都是故意讓人知道里頭東西是機密一樣。
「這什么?」豪士和風勛好奇的湊過去。
警察兄弟眸底閃過異樣,警覺起來,難道那是……
「十八禁的啦!」寒晴粗魯的搶回自己的東西,眼角余光瞄往警察兄弟,察覺到他們神情的細微變化,她知道已經引起他們注意,「是男人都會有興趣。」
聞言,風勛雙眸都亮了,精神大好的靠近,「你怎么可以把好東西藏起來?借來瞧瞧!」
「不行。」
「為什么?」竟然想私吞,太過分了!
「因為這是我寶貝晴兒的居家生活照。」
寒晴一臉陶醉的抱著牛皮紙袋,其他人無言以對,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吐槽。
一聽聞是雷晴的照片,他們神色立刻沉下來,無趣的坐下。誰要看他弟弟的生活照,他們都是正常的男人!
少毅絕和弟弟交換眼神,他們可不會這么輕易就相信里頭沒什么。兩人前后離開教室,寒晴瞧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微勾起嘴角。
到了無人的頂樓,少毅絕才開口,「那里頭可能有我們要的資料。」
「可是上頭大剌剌寫著機密,有點奇怪。」少毅朗起疑心,如果真是機密資料,會寫成那樣讓人知道嗎?
「不管什么原因,先拿到手再說。」少毅絕道。
「教室一直都有人在,根本找不到機會下手。」少毅朗思考著。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取得資料,才是真正的難題。
「放學后你約寒晴,我會把雷晴引開,你找機會動手。」
「好……」少毅朗才應諾,忽然覺得有什么不對勁,似乎答應太快了,猛然心一驚。「為什么是我約他?」
少毅絕認真凝視著弟弟,託付重責大任般拍著他的肩,「因為他喜歡你。」
寒晴這幾天動不動就向少毅朗拋媚眼,甚至直接吃豆腐,勾肩搭背不打緊,竟然還偷捏他的小屁屁!
寒晴一向是在眾人面前大方捏下去,讓有苦不能言的少毅朗感到委屈,礙于不能撕破臉,再苦也得忍。
「哥,算我求你,這次你幫我擋好不好?反正我們長得一模一樣,把制服換一下,他就不會發現了!拜託啦……」制服上的學號只要換一下,其他人肯定分不出來!
少毅朗哀求著,他不想再遭受寒晴精神與肉體上的摧殘。被性騷擾就算了,對方竟然是男人!此時他可以深深體會,那些受到性騷擾和家暴的男性,無法向外求援,孤苦無依的無助感。
少毅絕稍微同情弟弟,這幾天真的難為他了,時不時就要被摸一把,如果只是交換一次角色,應該沒關係。
「你欠我一次。」
「謝啦!欠你兩次也沒問題!」少毅朗感激的道。
「好,兩次。」
「……」

「好啊。」寒晴毫不猶豫的答應,「親愛的小朗約我當然沒問題。」
寒晴好笑的看著少毅絕,看來少毅朗是被她給嚇到了,竟然叫少毅絕扮成他,不過寒晴很配合的裝作不知道。
俊修神情參雜著不易察覺的不悅,對別人態度那么好,和他說話就像仇人似的,這差別待遇會不會太明顯?
約到寒晴后,少毅絕兄弟暫時鬆口氣,可還不能掉以輕心,放學后真正的任務才開始。
接下來的體育課,大家換上運動服后到操場集合。外頭天氣炎熱到光是站著就令人滿頭大汗,可并沒有減去這群男孩想消耗精力的慾望,體育老師讓大家自由活動,自己也非常熱血的揪團打球。
「挑一場?」少毅絕拿著球,這是唯一可以活動筋骨的課程,不好好動一下怎么可以?
「來啊。」寒晴乾脆答應。敢跟她挑籃球,簡直不自量力,她家可是有專屬籃球場,平時沒事就跟家里那群黑衣人打,連那些暴力的家伙都不是她的對手,這幾個小毛頭算什么!
「等等!」風勛喚住他們,提醒道:「脫衣服吧,否則等下全身汗,很不舒服。」
已經可以預期等會課堂結束后的慘狀,教室里充滿臭男人的汗味,說有多噁就多噁。
學校沒有女學生,不需要忌諱太多,大部分的男生都光著上半身打球,沒脫的運動服真成了「汗衫」,隨便擰都能出水,在這反而是不脫的人較奇怪。
除了寒晴和俊修外,其他人毫不避諱,直接脫下上衣。
寒晴挑眉,這是就讀男校的福利嗎?難得可以如此近距離看到這么多青春肉體。她瞧向警察兄弟,果然有練過就是不同,體格特結實。
感覺到寒晴直勾勾的視線,少毅朗頓時彆扭的側過身,突然后悔脫了衣服,頓時又想穿回去。
「俊修,你也脫了吧,來打三三。」豪士道。
「別勉強人家,他的專長可是唸書。」寒晴一想到超級資優生那白斬雞的身材就不禁想笑。書生還是乖乖待在教室就好,沒有鍛鍊過的肉肯定都軟趴趴的,就別拿出來展示。
睨了寒晴一眼,俊修大方的將上衣脫了,露出精壯身材,那厚實分明的肌肉看起來一點也不比警察兄弟遜色。
俊修這一脫立刻成為焦點,大家一直以為他是純書生,大多和書本作伴,畢竟他用功程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想不到體格毫不遜色!
「哇靠,你有偷偷在鍛鍊?我以為你都在讀書……」風勛低頭看看自己白嫩的胸肌。輸慘了……
「我家是開武術館的。」俊修簡單解釋。
寒晴揚眉,這還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想不到超級資優生也學武。這么有料是挺養眼,可惜仍無法改變他是超級資優生的事,他們注定不合。
「哇,你家這么酷!」豪士讚嘆,家里就是武術館,那俊修從小習武,肯定很厲害!
「輪到你了。」歐俊修用著回敬的口吻,「不敢脫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983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