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力屁放不出來怎么辦_新生兒晚上總是拉大便

19 壕。 我能夠跟他相遇,并且睡在同一張床上。明明好幾年沒說上話,卻感覺沒有任何間隙。
等我躺上床的左邊,屬于任白川的味道讓我恍如隔世。
「任白川。」
「做什么?」
我們躺平后,中間還有兩條棉被的距離,離得可夠遠的。
「你……這幾年過得好嗎?」
問完我就后悔了,他這幾年怎么會過得不好?都豪到能住這種別墅了,是好到不行吧。反觀我,在工作上面還被他罵得臭頭,簡直慘不忍睹。
本以為是很理所當然的答案,在任白川遲遲不回答的情況下,我遲疑地朝他看去。

啊,他睡著了。
也對,都一點了,肯定是累壞了。
失笑搖頭,有點高興他沒聽到我問的問題,不然肯定會覺得我傻。
「晚安,任白川。」小小聲地說道,我的嘴角往上勾起,幸福洋溢。

小說里的男女主角,好像在睡過一夜后,兩人的軀體都能夠跨越棉被障礙交織在一塊。
雖然有點不切實際,可是我也想要跨越種種障礙,沖進任白川的懷抱--
「好,我知道,我等會會帶她回去。」
迷迷糊糊地眨眼,好像聽到任白川在跟誰講話。
別說要跨越棉被障礙,任白川壓根兒不在床上!
「豬醒了?」
「你在講電話?」實在是昏得慌,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
「跟妳弟講電話。」
「我弟?我弟!」前一刻我還迷糊著,下一刻我瞪大了眼,「你怎么跟我弟講電話呢?」
「還說!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響了一個早上,我想忽略都難。」把我的手機丟給我,我趕緊解鎖畫面,果然看到一大排的來電。
完蛋了,我昨天竟然忘記傳簡訊給老弟報平安!
「快點起來吧,我還得先送妳回家一趟。」
「啊?」
「妳總不能穿這樣去公司吧?昨天的衣服我已經幫妳洗好了,可避免讓別人知道妳沒回家,還是換一套比較好。」任白川打了一個哈欠,一副仍然很疲倦的樣子。
「我可以叫計程車--」
「這個時候哪有計程車可以給妳叫。」
咬了下唇,我有些無措,「現在才七點,你不多休息些嗎?」
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幫我洗衣服的,我怎么都沒有發現呀。
他不理我,直接去浴室拿了牙刷,準備刷牙。像是想到了什么,拐了出來道:「妳的牙刷我放在另外一間浴室,快去刷牙洗臉。」
既然任白川都這么說了,我繼續推托也是浪費時間,只能加快速度來收拾自己。看著鏡子里頭的倒影,素面朝天,一改在公司的濃妝艷抹,好似在任白川面前卸下了所有偽裝。
任白川會覺得我這個樣子很難看嗎?
「還沒好?」在我疑惑的同時,任白川大喊。
「好了好了!」
我抹了抹臉,快步跑出去。

坐在黑色轎車里,我新奇地到處亂看。
「我以為你不會開這種車。」
「怎么?」轉動方向盤,任白川仍是穿著居家服,「這臺車不好嗎?」
「不是,我以為你是那種喜歡開酷炫跑車的人。」黑色轎車是日系高階款,記得二叔也買了一臺,要價六七百萬。當然比起高級跑車還是差了一截價格,不過也是讓尋常人感到驚人的數字。
「我二十一歲的生日,為了慶祝自己談妥了第一個案子,買了一臺紅色法拉利。」
法、法拉利。
「原本以為我會很喜歡,后來開了幾回就沒興致,我還是比較喜歡簡單沉穩的事物。」
哎呀,這個沒興致還真是……真是壕。
壕得要命。
「又或許有些年紀,我認為凡事都該徐徐圖之,安穩順遂是最好的,不要想著快,要想著好才行。」開了幾段路,陽光晃眼而逝。「麻清澄,妳昨天想跟我談服裝企劃案,我不跟妳談除了在家不喜歡講公事外,還有一點,我對于設計是門外漢,我只懂經營和行銷,妳不需要跟我討論什么樣的服裝比較好。」

20 弟弟。 「可、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樣的服裝比較賣錢。」說起來也是很蠢,我當了設計師這么多年,對于流行的敏銳度還是很低。
「妳在這方面的確很欠缺,不過在現階段,妳要做的是管好設計部門,而非在乎怎么行銷。行銷,交給我,妳要沒有任何后顧之憂的往前沖,不要綁手綁腳的,拿出妳去法國學設計的實力,妳總不會去法國學如何設計破布窗簾吧?」
雙手扭捏在一塊,仍然有些焦慮。
「妳知道時尚的定義是什么嗎?」
搖頭。
「時尚不是說妳設計一件衣服有多么好看,是保有妳個人特色,外加行銷和媒體的烘托,讓妳成為上流社會的寵兒。時尚絕對不是妳靠單打獨斗便能成功,是要靠一個團隊的努力才行。先前妳的團隊不夠強,妳也有所不足,導致妳現在要上不上、要下不下,不過現在有我,我當妳的后盾,妳必須要成功才行。」
「你,會一直當我的后盾?」
「我會當妳的后盾。」
眼眶莫名發熱,這么多年獨自奮斗,努力去掩飾內心的不安和徬徨,建筑起冷漠的高墻,竟被他幾句話給輕易瓦解。快速眨眼,把淚水給眨掉,避免被任白川發現我的糗樣。
「妳家到了,下去吧。」不知不覺中,車已經停在我家公寓底下。
「要、要不要進去坐坐?」抓著自己的包包,我小聲問。
「我要趕著開會,不適合上去坐,妳去吧。」任白川揮揮手,要我快上樓。
鼓起雙頰,我下車后猶疑叫了他:「任白川。」
他挑半眉,看我要干嘛。
「謝謝你。」
「蠢豬。」
為什么還要罵我啦。
「把門關上,上班要來不及了。」比起我的依依不捨,任白川倒是斷捨離分明。
我把車門給闔上,傻呼呼地站著,想要目送他離開。
「快上去。」他搖下車窗,堅持道。
「喔。」有些不甘愿,我把東西揣在手上,最后再看他一眼,迅速跑進公寓里。
原本要搭電梯,發現電梯臨時故障,只能改走樓梯。走到二樓恰巧遇到自家老弟唐堯。
「姊!妳終于回來了!昨天真跑去任白川那?」唐堯一看到我便皺眉詢問。
「昨天出了一點事情,怕回來會吵到可安,恰巧遇到任白川就--」
「跟妳說了多少次,我們是借住妳家,每次讓妳因為我們而猶豫要不要回家,真的很不好意思。」
「哪需要什么不好意思呀,我又不是為了你們,我是為了我那幾個姪子。再說了,可安不用力屁放不出來怎么辦_新生兒晚上總是拉大便她懷孕辛苦,我多少體貼她一點有什么不好?」我知道他們都不想讓我退讓,不過我這不是退讓呀,是一種關懷。「你現在是要去公司了?可安醒了嗎?」
「我還沒要去公司,我是要下樓看妳回來了沒。」
「哦。」這么說,我們兩個一同緩緩爬上樓。
「可安昨晚睡得不好,好不容易睡下,現在還沒醒。」
「哎呀,你看吧,她一次懷三個肯定不舒服,我昨天處理事情已經十一點了,搞到好到一點,那個時候大家都別睡。」孕婦敏感脆弱,我才不想要打擾她休息。說起來我的弟妹也不是普通的厲害,普通懷多胞胎的孕婦,撐到七個多月會因為身體素質,被迫選擇早產,可弟妹本身是運動員,承受力較強,懷著三個寶寶努力步入八月孕期。
「還是覺得很抱歉,妳本來可以不需要顧慮我們的。」
「唐堯你真的很煩耶,我們之間有必要一直客套嗎?」送給老弟一個大白眼,實在是受不了他的個性,「你當以為我是什么惡姨子?眼睜睜看著可安這么辛苦還能不顧慮?我跟可安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多少替她想,不是很正常嗎?」
「是。」
「當初會讓你們住到我家,我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一點都不覺得委屈!也不要再說你們要再租一間房子來暫時居住,現在一次來三個寶寶,該花費的地方多的是!外加裝潢費、新家具的費用,奶粉錢還沒算你們的存款就砍了一半,還不知道節省一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999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